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体坛世界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增城魔窟——康宁医院》
中篇小说《增城魔窟——康宁医院》3

73491

第九回     夜探魔窟


次日,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广州镇龙镇的康宁医院前,下来一群年青人,扶着一个青年小伙,进了医院。
挂了号,然后来到精神科门诊,一个中年胖子医生,脸色很不好,昨夜扣了半宿麻将,上班前又被老婆臭骂一顿,他本人还有癫痫病,因憋气心不顺所以状态不太好。
见进来一群年青人扶着个人,问:“他怎么事?”久久道:“大夫,我们都是同学,前段时间打篮球,他摔晕过去后,从此以后状态越来越不好。”王有为道:“对了,连自己爸爸都不认识,见谁给谁叫爹,见女人就叫妈。”
钱树摇心里这个骂:你等着。突然傻呵呵的哭了起来。大夫道:“别哭别哭!(指指久久问)你知不知她是谁?”摇道:“妈妈!妈妈!”几个女孩差点笑了。大夫又指指王有为道:“他是谁?你认不认识他啊?”摇苶呆呆道:“是是……是我儿子!”众人大笑。
树摇突然把住大夫呼着爸爸。 大夫晃晃头道:“脑震荡,严重脑震荡!也许脑溢血压迫神经,若不治疗也许就傻了。”久久哭泣道:“我是她表姐,这可怎么办?你给想想办法。他父母还不知道呢!”大夫眼珠一转道:“这得很多钱啊!”
众人明白了,知道共产党的医生大多心黑。久久立刻塞其兜中二百元,果然这家伙眉开眼笑道:“好好好,我再给他深入检查检查。”
转头对树摇道:“你妈妈今年多大年岁啊?”“四十七。”“你奶奶多大?”“二十七。”大夫自语道:“这孩子确实精神不正常了。”问:“你奶奶怎么比你妈妈小?”“因为我奶奶是我妈妈生的。”“什么?”大夫呲着牙“这孩子病的真不轻,胡言乱语。”众人大笑。
王有为道:“他爸爸与爷爷都是贪官,这对父子娶了一对母女,爷爷聚了女儿,爸爸娶了妈妈,生了他。他奶奶也就是她妈妈的女儿也生了一个男孩,也就是他叔叔。可是男孩又应该管他叫舅舅,他爷爷又成了他姐夫,男孩整天与他打架与他排资论辈把他气病成这样。”
大夫推推眼镜道:“噢原来如此。放心放心!我是美国哈佛学院心理科毕业,韩国著名影星抑郁想不开,经我一番开导马上心情开郎,快乐而去。”众人道:“啊!遇到高人了!”“神医啊!”
大夫甚是得意道:“那是!(拍拍树摇肩头)小伙,我要深入与你交流。”有为怕问多了露了馅道:“大夫,你看那男孩应该是他叔叔还是他外甥。”
大夫皱眉沉思道:“现在这官 太不像话,连丈母娘一锅端哪!若那孩子管他叫舅舅,他爷爷就是他姐夫,他爸爸就得管他叫叔叔,若他管那孩子叫叔叔,他妈妈就是他姐姐的儿媳妇。”
有为道:“他爸爸的新妈妈的丈夫是他爷爷,又是他姐夫,那孩子是他妈妈的外孙,所以那孩子应该管树摇叫爷爷。”大夫想想道:“有道理。”
水蓉道:“不对,树摇妈妈的婆婆的儿子,应该管她姥姥叫大嫂,那树摇应该管那孩子应该叫叔叔。”大夫晃晃脑袋觉的太费脑筋,自己思维一进入似乎要崩溃,呲牙道:“有道理。”
李珂道:“不对!树摇的姐夫管他孙子的妈叫丈母娘,所以树摇爸爸又是他爷爷的岳父,如果树摇管那孩子叫叔叔,那孩子就得管他姥姥叫大嫂。”此时大夫捂着脑袋闭着眼道:“有道理。”
有为道:“不对,树摇的爷爷是他妈妈的女婿,所以他爷爷又是他爸爸的儿子……”这时,突然那大夫,嘴歪眼斜,癫痫病犯了。众人吓的大呼小叫,来了两个医生看看道:“没事,他的癫痫病常犯,你们怎么搞的给整抽过去了。”众人大笑。
晓强询问病情,那医生道:“住院!住院!慢慢观察。”树摇站起道:“不行,我要回家。”晓强拍其脑袋一下道:“看看,病的实在不清,住院住院!秀月你快给办理住院手序。”秀月性子比较柔和,知道晓强的性格一定会干到底的,只好去办。晓强李珂久久留下,其他人回去。
傍晚,久久从食堂卖了四份快餐,用过后。李珂晓强从住院楼出来。想去另一楼专门临时设立的收容所,知道那里才是真正的魔窟。
二人刚走几步又转了回来,见楼门口几个大汉。不时有白大袿警察进进出出。回到房间后,树摇低声问:“怎么样?”李珂道:“把守太严,靠不到近前。天黑后再看看怎么办。”这时病人家属进来。几人立刻止住谈话。
镇龙镇的康宁医院,座落在公路旁,尽管到了晚上,依然灯光通明。晓强李珂出来,见那楼尽管是晚上,可门口大汉们依然轮流把守,靠不近前。二人只好又退了回来,知道可了不得,若让人家发现自己就没命了。
刚退回到门口,突然一声大喝:“干什么的?”二人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黄毛汉子带着两个打手出来,冷眼看着。晓强笑道:“我们是病人家属,想买点食品。”打手陆虎道:“楼内不有小店吗?”李珂道:“那又贵又不好吃!”另一打手王前道:“想买高口味白天时去外边买,晚上这里不许随便走动。”“好的好的!”二人刚要走。
“站住!”黄毛来到其近前,伸出手摸着二人衣服。李珂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
从二人兜中搜出了手机,钱包等等,而晓强身上零碎太多,各类小玩艺黄毛不知道干什么的。晓强道:“大哥,这些都是我的小玩具,你最好别碰,小心伤到您。”黄毛不由望了望晓强,拿着一个圆球,见是个娃娃,张着大嘴正笑,稍稍一按,卟,喷了一脸臭墨水。
这都是晓强闲时调理同学们用的东西。把黄毛臭的呲着牙猛摔在地,上去一脚,嘭!将小人儿肚皮踩破。“哎呦,我的宝贝!”把晓强心疼的直哼哼。
黄毛此时成个大花脸,又拿着一个像笔一样的东西,摆弄着。晓强道:“别动,危险!快还给我!”噹挨了一脚。黄毛踢完人,一按笔上的钮,啊!捂着脸一声大叫。原来是个激光笔,调理人时,对着谁的手、脖子,露肉的地方,轻轻一按,如同针扎一样的疼。
这一叫立刻忽啦啦,冲过来十几个大汉围上。黄毛气的啪!将激光笔与二人的手机摔个粉摔,哐哐哐踢了二人几炮脚恶狠狠道:“他们俩是三无人员!关起来!”
打手们冲上一阵拳打脚踢,将二人扭住。李珂晓强大呼小叫,道:“我俩不是三无人员!我们是病人家属。救命!救命!”
可是无济于事,硬被关入收容所楼内。二人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可以进来看个明白,惊的是:可别被它们活摘了!
这间屋中,很是奇怪!八个人,正在板铺上睡觉,三个年青人正在盘腿静坐,很是威严神圣。其中一戴着眼镜,很帅气的年青人,睁开眼道:“二位小兄弟,怎么进来的?”
李珂道:“我们是护理病人的家属,刚才因得罪了看门的打手,就被当做三无人员抓了进来。”晓强反问:“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年青人道:“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进京上访。被从北京带到这里。”
李珂见这三位光彩照人,而那些板铺上的人形象鄙陋,便问:“睡觉的一定是流浪乞讨者了?”年青人点点头道:“二位老弟快点叫人出去,这里不可久留。”晓强道:“为什么?”年青人道:“这里抽人血,摘器官!”李珂惊道:“原来你们也知道了!”
“我们是受害人,我们能不知道吗?老弟请记住,法轮大法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千万别信电视上的什么自焚杀人的谎言。”
晓强道:“我看过你们发放的真相光盘,知道天安门自焚是三陪女公安特务身穿防火衣摆拍的电影。付怡斌本来就是个精神病人,犯病时把母亲老婆儿子砍了,被移花接木安到你们法轮功头上了。”

第十回 神秘的女子

这时,突然咣噹,铁门打开,几个白大袿进来道:“好啊!死到临头了,还敢在这宣扬法轮功。带走!”上来几个打手扭住晓强李珂。二人大叫道:“干什么?干什么?我们不是法轮功!”恶医道:“干什么,要你点血为社会做做贡献。”二人吓的冒了汗。
忽然,另一个打坐的大法弟子,睁开眼,正气十足道:“你放开他们,他俩还只是个孩子,你们尽可对着我来!”白大袿恶狠狠的道:“好啊!将他们三个法轮功带走!”打手们如狼似虎的将三人拖走。
流浪汉们与两个小偷吓的萎缩成一团。
片刻后,忽然大叫声传来:“共产党活摘人器官了!”随后几声惨叫声,突然没了声音,一切静悄悄!这个安静的甚至掉根针都能听见。这恐怖气氛,把晓强李珂吓的瘫坐于地。
晓强道:“生死关头还想着别人想着救我,这些法轮功才是真正的好人,才是真爷们儿!”
一个小时后,铁门又被打开,两个大法弟子,卟嗵卟嗵被扔在地上,昏迷不醒。“叫你们学法轮功,就这下场!”哐噹铁门关上打手们扬长而去。
二人壮胆爬到近前,知道那个大法弟子被害了,伸手推了几下轻声道:“大哥,大哥!醒醒!醒醒!”李珂见其胳膊上有几个针眼,低声道:“他们被抽了太多的血!失血过多而昏迷!”晓强咬牙道:“没这么整人的!我算见识了什么叫共产党。”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二人觉的这一秒简直像一个小时一样的漫长,祈盼着久久树摇来救自己。
约摸半夜里,一个大法弟子悠悠醒来道:“水,我要喝水!”晓强道:“好的!好的!”轻声问:“床上大哥们可有水?”
片刻啪嚓!不知谁甩到地上一个塑料瓶子。李珂拾起见足有半瓶,分别给俩人饮了下去。二人又睡了过去。
李珂低声念道:“久久哎!亲爱的,快来救救我!你老公要死了!”晓强道:“她们女人有个屁用,还是佛祖管用!佛祖哎!快派来个人来救救我们吧!”
突然门外一女子的声音道:“谁说女人没用啊?!”哗!铁门大开,进来一个棒球帽戴着口罩的女人,一身紧身衣,干净利落。晓强大喜道:“佛祖显灵了!救星到了!”刚要说谢谢,哪知被对方像揪小鸡一样揪过去,钢刀压在脖子上。
晓强大惊,他没事经常去武馆练武,一般三四个小伙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在此女手中,竟然毫无反抗的能力。
“哎!大姐饶命!大姐饶命!”“我问你,哪儿关着女人?你可看到年青姑娘?”“哎!没没没!我是前边护理病人的家属!刚刚得罪了那个黄毛被抓到了这里!”
女子丢下晓强沉声道:“屋中人听着,哪里是关押女人的,谁说谁活!”
床上一人道:“那面的第二间!”女子闪身离去。片刻后,几声惨叫声。晓强站起道:“哥们快跑吧!在这不是让牠们抽血抽死,就被摘了器官。”床上众人一听,咬咬牙!豁出去了,轰轰轰全跑了出去。
晓强耍了个尖心眼,外边若开枪就让他们先送死,若没事自己再跑,见没有声音。拉李珂刚要跑,忽听呻吟声。转回身使劲推着地上二人道:“大哥!大哥!醒醒快跑快跑!不然来不急了!”由于二人被抽血太多,根本无法行走。其中一人道:“谢谢你老弟!你快走!快走!”“大哥!我背你!”转头道:“李珂咱俩一人背一个?”这时突然远处有呼喝之声。
大法弟子急道:“你们快走!快走!记住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将这里罪恶曝光!”晓强咬咬牙道:“记住了,大哥保重!”转身拉李珂跑了出去。
这时人声大噪,还传来枪声。晓强见门已经被堵住,二人向楼上跑去!推开二楼窗子跳了下去。
只听吵闹呼喝声“抓住二个!别让他们跑了!”“救命啊!救命啊!要杀人啦!”李珂晓强见灯光中一个独眼龙矬胖子过来!刀光一闪,叫喊的那流浪汉捂着喉,慢慢倒下。此人正是孙强,大声道:“统统抓住,一个也不许跑掉!反抗者格杀勿论!”
晓强见众人走开,拉李珂悄悄溜到大墙底下,急的二人乱蹦也爬不上去。医院前边墙矮,但不敢过去。这时有声音过来。李珂摸起一个大石头,顺声就狠狠的一下,只听啊声大叫,二个打手见遭到袭击,撒腿跑掉。
二人遛着墙根,忽见一条绳索,知道可能是刚才那神秘女子所留。赶紧爬了上去。刚跳下墙,后面喊声大作。二人尥蹶子般的急急而去,一气跑出五六里,终于累的趴在石头后面。
天亮后,找个公用电话,给钱树摇通信让其快跑,哪知小子说:“早跑了回来!”原来昨晚二人被黄毛抓住时,被久久看见,二人当时就跑掉。
中午时,众人终于都回到李家!秀月扑在晓强怀中泣哭。久久闻听经过,对几个男生一顿大骂:“你们都去死吧!别连着我们闹心!”众男生哈哈大笑。
晓强又咕咚咚喝了半瓶子水,流下泪道:“太刺激了!死里逃生!终生难忘!”擦把泪又哈哈大笑。
李珂,晓强最但心的是被搜去的手机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些人若找上来怎么办?
谁知过了几日后,平平安安,啥事没有。众人玩心大起,又开始闹腾寻求刺激。

第十一回 凶险的偷拍

晚上,久久众人去夜总会跳舞,白天老爸找来给了一千元钱。此夜总会背后真正大老板就是何靖。
这群年青男女疯狂蹦哒着,喝呀跳呀!久久见人群中有几个小美媚,一看就是中学生,十三四岁左右,打扮的妖里妖气。久久皱眉心想:这么小就出来混!其实她也不大才十七岁。
跳完后,各归座位,那四个小中学生开始喝酒。这时过来两个油头粉面的小伙,招呼道:“几位妹妹好!”两个秀气的默不作声,两个丰满的女孩道:“哥哥,你们好!”小伙坐在其近前道:“哇!刚才见你们的舞姿很美。咱们再跳一曲好吗?”“好哇好哇!”现在女孩子被马列改造的一点羞怯不懂。
乐曲一响,又跳起了难看刺激的动作。一女孩道:“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胡伟,他叫王伟。你叫什么?”丰满女孩道:“我叫张晓静,她叫陈枫,她叫薛丽丽,她叫庞洁。”“噢!好名字!”
胡伟道:“走,我请你们吃大餐,怎么样?”“好哇!”“好哇!”“太谢谢你了。”几人来到单间要了一桌。
久久见其走了,悄悄对李珂道:“那两个家伙我听说,他们专门诱惑少女!”李珂点点头对晓强道:“那四个女孩跟他去了!”晓强道:“完了,那四个傻瓜!”秀月道:“走,咱们去看看他们干什么?”
这时正巧对面包间客人离去。众人入内,要了一桌。只听对面几个女孩嘻笑声:“伟哥,你也来一怀!”王伟道:“哥,若醉了对你们非礼怎么办。”
只听一声娇喝,张晓静道:“你敢,我爸是公安局的!揪住弄死你!”胡伟嘘声道:“我们老大是局长!吓死你!”“我们不怕!”一阵莺声燕语。“好好!哥哥怕了你们!来来干怀!”“干怀!”“干怀。”
这个单间中几人默默吃着听着。忽然对面房间静悄悄了。久久伸玉指道:“怎么没声音了!”王有为道:“一定是中迷药了!”晓强出来闪到门边偷看着,只见几个女孩有的躺在座上,有的趴在桌上。王胡二人,轻轻拍拍几人,低声道:“哎哎!怎么醉了?醒醒,醒醒?”陈枫庞洁嘤咛几声却不动。
两只爪子又揉搓着女孩乳房,这是女孩最敏感部位,若不是昏迷绝对不许他人碰的,可她们却一动不动。
晓强闪身回屋,做着摸胸的动作,轻声道:“她们一动不动!”李珂道:“这俩条色狼,给下迷药了。”文丽道:“怎么办?报警?”晓强撇嘴道:“这家夜总会就是公安局长何靖的,谁敢来啊?”“那怎么办?”
钱树摇道:“活该了,只能让人家白玩了,谁让她们小小年纪跑这来胡混了!”初水蓉道:“我们年岁也不大啊!”
一直趴门偷看的晓强嘘了一声,久久秀月也趴门看着,只见胡伟将经理魏风带来。
进入包间后,魏风掐了张晓静脸蛋一下,奸笑道:“好嫩的小羔羊,拿楼上去!老大一定又有重赏!”王胡二人大喜。一人背起一个,出来两边看看,故意道:“你看看醉成这样!”奔楼上而去,二次全部背走。

众人低声议论。久久道:“原来要献给他们老大。”王有为道:“他们老大是谁?”李珂道:“可能是何靖,听说这家伙是色魔级,专门对幼女感性趣。”晓强唰晃出他的小相机,仰着头道:“007行动!”
秀月一把拉住他道:“你找死啊!叫他们知道会杀了你!”晓强一把推开她道:“妇道之见,我们的人生实在太无聊太乏味!不来点刺激实在没法活了!”说着拉李珂出来,久久秀月被推了回去。
二人来到楼上顶层,楼门站着两个大汉。二人缩回头急忙转回下一层,钻进一屋,见各种衣服杂货。二人大喜,套上服务员服装,拿个托盘上边放上酒,来到顶层。果然大汉闪开,二人大摇大摆的上去。
二人眼睛搜寻着,一个房间连一个房间,到底放到哪个房间去了。忽见地上一个发卡,是女孩头上之物。二人大喜,轻轻推开门闪了进去,还在回头观望可否有人偷看。
“放桌子上吧!”这一句差点将二人吓拉了。抬头见一个白胖的中年妇人,浓妆艳抹确实有几分姿色。
那四个女孩像睡着了一样,被放到大床上,被扒的一丝不挂,毫无瑕疵的胴体,胸前一对玉兔衔个粉樱桃……那妇人正拿着化妆品在给打扮, 如同一个个睡美人。她连回头看一眼都没看,只是吩咐了一句。
晓强李珂吓的心脏差点没跳出来,将酒放到桌上转身而去。刚走出不远,忽听魏风道:“艾丽经理,好了没有?”“好了好了!”她说着慢慢出来而去。
晓强拉李珂又返了回来。艾丽进入另一室,广东政法委书记陈绍基与何靖正在谈话。这时陈道:“就这么办了,康宁医院那的器官的钱全归你,只是别走露了风声传到国际上去。”
何道:“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奸几个娘们杀几个人算个什么!苏萍张森被‘南方周末’各大媒体曝光了,又怎么样!老子照样还再活摘,外国人知道又如何,有谁不认钱,美国欧洲在我党强大的经济利益面前,对中国人权问题都闭嘴装聋作哑了吧!”
陈道:“还是小心点好,必竟是给大活人掏心挖肝!”见艾丽进来后二人立刻不语了。
何道:“陈书记,我得到四个小美人!咱们一起享受享受?”陈看看表道:“时间不早了!”“哎!回去干什么?人生不及时行乐,死了白搭!走走走,咱们又不是一次。”又低声道:“都是十三四岁的,破处升官。”二贼哈哈怪笑着。陈道:“好好好!老何啊!真有你的!”
共产党就是邪教,它们祖师爷马克思就是撒旦魔教信徒。共产党徒们口说无神论不迷信,他们有几个不迷信,它们不信正的专门信邪的,官场们流行一句话叫作:破处升厅。就是要想升官,就破几个处女,所以它们就变态般的搞幼女,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在中国太多了。
李珂,晓强藏在床下,静静的等待。突然门开,从床帘缝隙见进来四条腿四支脚,来到床前。突然,裤子落到脚面,唰唰唰!裤衩内衣快速的落地。二头色狼急不可耐的脱光。
晓强以为会立即扑到床上,哪知牠们来到桌前,倒了二杯酒,何靖拿出两个药丸掐碎放入杯中,道:“喝了它虎虎生风,东方不败!”二人怪笑着。李珂心想这俩家伙在电视中人模,现在是狗样,禽兽不如!
片刻后,也许是药力发作,那两个吓人的驴种如同两门铁炮,猛扑到床上,拼命的蹂躏四个未成年少女,可怜的孩子们如同刚刚含苞欲放的花朵,被瞬间催毁。
那如玉的娇躯如同野兽口中的羔羊,被翻来覆去的撕咬着。终于,地下落下四只大脚,片刻又落下八只精巧的小脚,原来玉腿被扯搭在床边。
片刻,一滴滴,哗哗落地四滩新鲜的鲜血……这四滩处女之血将共产邪教的血旗、红领巾染的更加鲜艳风流,也许是年龄小的原因,流了好大一滩血。
……片刻后,传来疯狂撞击声……女孩们如同在恶梦中,发出一声声颤抖的嘤咛……两头野兽高呼:快活,小处女就是好玩!
……终于平静了。
陈何二人穿上了衣服,
是人类的衣服,
于是他们又是人的样子,
他们又成了人民的公朴,
他们又成为了国家的领导。

二零零九年东海军演,江泽民二次刺杀胡锦涛失败,胡温人马与贺国强连手反扑江泽民血债帮,广州江派人马频频落马。零九年四月十六日陈绍基被中纪委带走,罪名是涉嫌严重违纪双规,接受组织调查。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重庆一中院宣判,受贿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江胡斗你死我活。

陈何二人离去后,李珂碰碰晓强。
床上那二位快活的要命,
出了一身大汗;
床下的也出了一身大汗,
床下的越听那疯狂的声音越害怕,
二人吓的出了一身大汗,
吓的脸色苍白,
这若被其听见!
明天,明天!
南海中一条寻食的鲨鱼嗅到
一条、不,是两条麻袋,
里边两砣肉肉实在美味,
如同品尝火腿一样的快乐。
开始,人们还在询问,
李珂赵晓强哪去了?
……渐渐的再也无人知道,
世界上曾经有这样的人出现过,
只有几滩鱼粪落在了海藻的根部。
李珂低声问:“拍下多少?”“快满了!”二人轻轻的将门欠条缝,见无人,拽拽领花,托着盘子迈着服务员标准的步子来到楼下,站岗的大汉并没有阻拦。二人简直心跳到嗓子眼。
忽然,背后脚步声,二人惊的一回头,见一英俊的年青人,戴着金丝眼镜,一字胡,二人让开,年青人走了过后,突然停下,转回身撞在晓强身上。
强急忙道:“对不起,先生!对不起!”“没关系!没关系!”他说了两句后,又像记起什么事,转回身又向楼下走去。
二人回到包间,久久抱住李珂,秀月抱住晓强,觉的二人衣服湿透了,文丽问:“拍到了什么?”“那当然了!”晓强得意的将手伸入兜中,大惊失色,如同皇帝登基之日,突然传国玉玺不见了,上下摸着。李珂问:“哪去了?”
晓强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再也没有勇气返回去找!突然冷汗直冒,想起来了,那微型相机里,还存有他们撕闹的照片,这要被何靖发现!太刺激了!
秀月见了立刻拿出香帕给擦着汗问:“怎么了?”。
夜深了,一个美丽的倩影还在来回度着莲步,不时的望着夜总会一眼,晚风拂动着她的秀发。唉!可怜的孩子!亦暔忽然看见一个戴着金丝眼镜一字胡的英俊年青人过来。
那年青人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不对,是四个。亦暔转过身子,因为她不好意思面对英俊男子,突然对方卟嗵撞在她的身上,肩上的包包落在地上,化妆品等物滚了出来。年青人道:“对不起对不起!近视眼太苦恼了,晚上像个瞎子!”说着弯腰帮捡着东西。
亦暔道:“没关系!没关系!”迅速拾完后,又挂在肩头。年青人微笑的点点头,又向前走去。“站住!”突然前边拦住二个大汉。后边又上来四个,晃着刀。亦暔立刻躲的远远的。
“哎!小子!你这几次鬼鬼祟祟的在楼内作个甚么?”另一个大汉来个高姿态道:“当然了,你可以不说,或者编个瞎话!”说着将手中刀晃晃刮起胡子,唰唰胡须落下。果然年青人十分害怕的样子。大汉道:“当然了!撒谎最容易,你撒个谎吧!”
年青人笑道:“不必撒谎,来这的还能干什么,我是来找女人的。”大汉卟卟吹吹刀道:“合情合理!不知你看上哪个花魁了?这的姑娘除了大学生就是演员模特,北有天上人间,我们这就是南国的人间天上。”说着上下搜摸着其身。
年青人笑道:“我看上的,不是大学生也不是演员模特!是个最美的经理。”“哪个经理?”他们奇怪着。“艾丽经理。”卟!众人大笑。
大汉道:“那艾丽可以做你妈了!”众人大笑。从其身上搜摸出手机钱包名片。拿起一张,念道:“中央经济改革办公室主任,驻广州经济巡视办公室主任汤逍。”几人惊道:“呀!官不小啊!”
年青人却仰着头,陶醉道:“啊!那丰乳肥臀!白白胖胖的大咪咪,那迷人的肥臀……啊!令我魂牵梦绕!”几个大汉又哈哈大笑。亦暔听到这肉麻的样子,简直欲呕,又躲的更远。
大汉们没搜到可疑物品,将名片钱包手机还给了他,汤逍则拿出一大叠的钱,分给几人道:“我是这里的常客,求求几位大哥,帮小弟引见引见艾丽,必有重谢!”几人非常高兴。
汤逍又道:“饱汉不知饿汉饥,两地分居的日子很不好过噢!”那大汉将钱揣好道:“好说!好说,有空我给你引见引见!”汤逍道:“多谢多谢!请问几位大哥贵姓高名?”
那大汉道:“我叫杨哲。他叫朱贵。那四位叫花龙、侯东、许四、随三。”汤逍道:“请几位大哥多多关照。”“好了,你走吧!”说完回去。
汤逍上车而去。


第十二回 伟大的母爱


包间中的晓强,突然又笑了。初水蓉道:“哎!你一会惊一会笑的作个甚么鬼花样?”晓强道:“相机可能被人偷去了!记不记的有人撞了我一下?”李珂点点头。
几人终于出来,这次她们没有醉熏熏,不但清醒,比任何时候都清醒。胆突突的急急来到外边,好像刚刚从恶鬼盘聚的古墓中爬出来,长出了一口气。
突然,看见一个婷婷玉立的倩影站在那里望着她们。几人立刻跑了过去。“老师,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孩子这么晚还没回家,当母亲的能放心吗?”亦暔说着落泪。“啊!老师你竟然有孩子了?”几人大惊,心想:老师是个大姑娘怎么会有孩子呢!
亦暔道:“你们叫我老师,就是我的学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老师是女的,就是你们的母亲,你们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这么晚没回家,当母亲的能放心吗?”
众人才明白老师的意思,惊看着。过去的那些老师都是党文化教育出来的,管理人都是用暴力,用强制威胁冷言冷语,即使说点温暖话,几天就没了耐心,续而再不理他们了,而这个老师竟拿自己当孩子,怎能不惊!
亦暔道:“老师没有权力约束你们的自由,回家吧!明天若回来晚了,老师还会来接你们。”
文丽父母去世,好久不知母爱什么滋味,其实母亲在世时也对其兄妹经常打骂。突然感应到强烈的母爱,猛扑到亦暔怀中哭泣,道:“老师,广州这么乱,你一个姑娘家,竟然这么晚站在这等我们!”亦暔伸玉指抚其秀发道:“你就是我的孩子,你也是女孩子啊!只要你好好的!老师什么都不在乎。”
这时秀月也泪水下来,抱住亦暔道:“老师,对不起,让您操心了!”“好了,回家吧!只要你们好好的,老师就最高兴。”几人拥着亦暔上了面包车,秀月驾车回到了家。
这时已经到半夜,进屋后,大家看屋内收拾的干干净净,桌子上一壶温茶。亦暔道:“你们喝了不少酒,快喝点茶吧!”
众人觉的奇怪,别的老师一上来,就是指责,你们不应该这个,你们不应该那个。而亦暔一字指责没有。
片刻,安顿好后,亦暔道:“好了,老师该走家了。”她与之嫒租了房子。久久道:“老师,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别走夜路了,还是住在这吧!”
亦暔抚其秀发笑道:“谢谢你,老师从小到大,没经妈妈允许,夜晚从来不在外边留宿。”几个女孩登时羞愧的低下了头。
亦暔晃晃手中钥匙笑道:“别怕,来日方长,李玲姑妈把钥匙交给了我!也就是将你们交给了我。”众人高兴的欢呼。
秀月道:“老师,我送你回家,然后我也回家。”“好的,谢谢你。”初水蓉道:“我也搭车回学校宿舍吧!”众人将三人送到楼下。

几日后,班级每人收了四十元书费,可是并没有给学生买来书。亦暔问另一个班的班主任于丽怎么办?,于丽道:“这钱做班费吧!” 示意亦暔这钱归班主任所有了。每人四十元,五十多个学生,两千多元啊。
那时一月工资也不多。亦暔想:我是修大法的,能唬小孩的钱吗!这钱不能要。可别的班都收了,怎么办哪?决定:先把钱存起来,等到这班学生毕业时还给他们。就这么办!
三年后,这个班的学生毕业了,亦暔一个一个的找,把钱还给了他们,告诉他们自己是因为修大法才这样做的,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多少年后,一次乘火车,一位穿着非常时尚的女士叫住了亦暔,说自己是某学生家长,也是教师。
她对亦暔处理所谓“书费”的做法很钦佩,明白了大法好,也做了“三退”。

转回话题,次日,果然文丽兄妹晓强秀月久久,所有旷课学生都来齐。班长张馨若、纪保贞大惊:老师太厉害了,用什么办法将他们全部召来。
亦暔教语文英语两门课程,利用课文,讲传统美德,最主要将真善忍善恶有报的理念传达给他们。一段时间后,同学们道德素质明显好转,超过其他所有班级。
由于李珂久久等旷课太多,根本跟不上进度,所以亦暔只好给他们补课,李家就成为补课的教室,其他同学都可以来,当今教师利用补课挣钱简直红了眼,可亦暔看淡名利从不收钱。
把学生买的资料费的回扣都用在学生身上,用自己的钱资助贫困学生。 其高尚品德令李玲众家长教师们又惊叹又佩服。
这天,补完课同学们大部分走了,文丽给做着夜宵。亦暔记录着课题,一摸笔不见了,将包包内的东西倒出来寻找。
晓强李珂突然大惊。一个微型相机与其它物品同时滚了出来,亦暔道:“找到了!”拿起笔挥玉指唰唰写着。
晓强一把拿起相机仔细看着,没错正是自己的,但是存储卡却不见了。强问:“老师,你的手段好高明啊!”亦暔不明其意道:“什么?”“老师,我的相机怎么在你的包包中?这个存储卡呢?”
亦暔晃晃头道:“不知道,我还奇怪这个东西是什么?即然是你的就还给你吧。”晓强默默的揣入兜中,饭后,秀月开车将亦暔等人送回。
次日,星期六,众同学们聚在李家。晓强拿出相机道:“咱们的老师真是高手!她一直在耍我们!”久久等人大惊。“对了。相机怎么在老师包包中?!”李珂道:“这个老师非常神秘,她派人偷去了相机留下了存储卡,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文丽道:“瞎说,老师要那个作甚么?”晓强道:“卖钱啊!没看电视剧,若抓住哪个大官的把柄能敲出好大一笔钱。”秀月撇嘴道:“你去敲诈吧!那何靖陈绍基不要了你的小命!扒了你的皮!”
李珂道:“反正咱们的老师对我们的好意都是假的。我说这年头谁能有这么好的良心!”文丽道:“你胡说八道!”晓强道:“她有许多咱们不知道的秘密!我再也不相信她了。从后天起再不去上课。”
钱树摇、周藏宝、福久久这些天难得规规矩矩做人,憋的挺难受,终于有了借口欲望大发了。
星期一,果然李珂、晓强、久久等人,请假不来上学了。亦暔询问文丽,她只说病了。秀月水蓉哼哼哈哈顾左右而言他。亦暔明白了,老病复发了。
晚上,来到李家补课,只有秀月水蓉文丽众人,李珂等人出去玩了。亦暔不动声色的正常上课。下课后,学生回家。亦暔送到楼下。
突然,看见个金丝眼睛一字胡的年青人站在那里,一个瘦弱戴眼镜的男孩呼着叔叔走在其面前。亦暔这才注意到,这个叫小林的孩子不是本班的。心想:可能是其他班的,众生平等,教谁都一样,反正自己又不要钱。
那年青人过来微笑点头道:“时老师,好有缘,没想到你竟然是位老师!对了我叫汤逍。”亦暔笑道:“幸会幸会!”汤逍道:“那天真是对不起,撞了您!”
“没关系没关系。小林很聪明,将来是可造之材。”“谢谢您的关照,您真是难得的好老师,免费给学生补课,我好像没听说过。您确实在实践着真善忍,我尊重你的信仰。”
亦暔奇怪,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大法弟子身份。心里很是感激道:“谢谢汤先生。”
汤逍道:“您要回家吧!顺路我送你一程。”亦暔道:“不必了,我还有事。”“你是找那几个孩子吧!他们在光速网吧!”亦暔一惊:他怎么对自己如此的了解。汤逍笑笑拉小林上车而去。

第十三回 无声的暗杀

光速网吧内,一排排的电脑,一排排的年青人如同网中的鱼,尽情的在游戏中发泄着一切欲望。
李珂晓强兴奋道:“我们已冲过了长板坡!”久久道:“最厉害的就是吕布!每次打他我都费了好多人马……。”
这时一个婷婷玉立的倩影进来,晓强忽然觉的香气袭人,这气息怎个如此熟悉,猛抬头。见亦暔笑眯眯的站在其近前。晓强道:“老师,你怎么来了?”
亦暔道:“好孩子没来上课,老师能放心吗?”久久道:“我们不用你的关心,假慈悲!”亦暔面现苦色道:“看样老师修炼的实在差劲,才让你们如此态度!唉!罪过罪过!”“你别说话,我正玩呢!没时间理你!”
“好吧!老师不烦你!”亦暔说着拉把椅子坐在其近前,反思:为什么孩子说自己假慈悲?仔细一找果然发现许多执着心,如急燥急于求成,爱听人家赞扬等,找到问题后心性立刻提高,修炼达到更高境界。
一个小时过去了,亦暔静静的心中默念大法经文。网吧老板是个中年男子,过来道:“你怎么不玩?” 亦暔摇摇头。“那你坐在这干什么?”亦暔伸玉指微笑道:“这几个是我的学生,我不放心来看看他们。”
老板惊道:“你是他们的老师,哎呦,你真是个好老师,我的孩子若不送到国外一定教给你!”
亦暔道:“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们师父让我们无私无我处处为他人着想。”老板惊道:“你是法轮功,我说怎么这么好。”亦暔道:“千万别信电视上共产党的谎言,法轮功绝没有自焚自杀杀人。”
老板道:“信共产党的死了没裤子穿!那天安门自焚就是摆拍的电影,谁傻的往身上浇汽油点火升天?那些远镜头近镜头特写镜头,若不是事先安排好的,他怎么拍的那么到位!”
亦暔道:“是的,那王进东身着大火还能盘腿不动,就是穿防火衣,再说严重烧烫伤绝不包,一包就烂,得光身放入无菌玻璃罩中,你看电视中那些所谓自焚者全身包着厚厚纱布。”
老板道:“共产党太坏了,我的太爷就因为开个工厂,就被打成资本家批斗而死,我太爷从来爱行善!”这时又进来几个人来玩,老板过去给开机记时。
久久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你坐在这我一点玩兴都没有了?”“好吧,老师去外边等你们。”说着来到门外,望着来来去去的车流,整座城市仿佛都在忙碌着,都在追求追求。
为什么钱越多物质多了,反而精神越来越空虚?亦暔感叹众生之苦,从圣洁的世界来到人间寻找救命的大法,反而堕落在滚滚红尘之中而不能自拔。
这时,一个戴着墨镜口罩的苗条女子提着兜子进入网吧!亦暔见天上阴云密布,马上就要下雨了,台风的余波将路过广州,风很大,将亦暔秀发吹的随风飘摆。这时那墨镜女子又空手出来匆匆而去。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雨下来了,开始还轻轻柔柔,片刻后如同瓢泼。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风中、雨中、雾中!
一阵阵寒冷无情的袭击着那早已湿透的娇躯。亦暔这时却微笑着,她越痛苦的时刻往往笑的越甜越美。
突然,风雨不见了,还有丝丝温暖,噢!原来自己身上,被披上一件透明的雨衣。接着一句带有磁性的男子声音:“时老师,您辛苦了!”亦暔立刻知道了是谁,笑道:“汤先生,怎么是您?”“噢!我路过这里。他们还没出来?”“是的。”“傻瓜,这些网虫往往通宵啊!”“那我就在这里等到天亮!”
汤逍眼睛湿润了,道:“你跟我那师弟宇恒一个劲,我算服了你们!”亦暔喜道:“宇恒也是大法弟子?”“对。快,我们快叫孩子们出来!”
二人来到门前,见门已经锁上。亦暔道:“这是网吧常例,怕丢东西晚上锁门。”汤逍则一语不发,使劲踹了几脚。
突然,里面连连大叫,一群年青人急砸门窗,拼命大叫“着火了!着火了!”哐哐哐里面被打砸开,可是窗外却是非常结实的钢筋。这时浓烟滚滚,里面更加疯狂的叫喊救命声。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老师救我!老师救我!”原来久久隔着铁栏杆,伸出手用力的摆动着。
亦暔吓的抓其手哭叫着:“快来人哪!着火了!……”可是老板不知哪去了。里边咳喘声不断,许多人举着凳子疯狂砸着栏杆。
这时汤逍从车上返回,在亦暔耳边小声道:“我将门炸开,你让他们退回去。”他说话时又好像怕被谁知道,回头向远处寻看着。
亦暔急忙道:“你们快返回去,门会被炸开。”可是这时那些人哪肯退回拼命向门口拥挤,久久痛的哭叫着。亦暔抓住晓强李珂手道:“快退回去,不然炸伤你们。”李珂晓强树摇藏宝有为几人拼命倒推,可是依然无用,里面传来绝望的嘶叫着。
这时王有为急中生智大叫道:“那边窗子被砸开了,快从窗子逃走!”晓强几人都跟着齐喊“那边窗子被砸开了。”果然人群冒着烟火返了回去。
汤逍利用此机会,放好炸弹,拉亦暔跑到风雨中,咚!一声巨响,铁门被炸开。李珂抱久久大喊:“门开了!门开了!”率先逃了出来。
人们像漏网之鱼,先后冲出,个个狼狈不堪。久久扑在亦暔怀中痛哭着。
亦暔道:“里面还有没有人了?”“不知道。”亦暔冲了进去,见一些踩踏受伤或熏晕的年青男女,一个个将其背了出来,自己也被呛的咳嗽不断泪水直流。其实各类火灾被烧死者少,缺氧呛死者居多。
这时李珂有为等人似乎悟到了什么。也冲了进去,片刻将受伤者都救了出来。那中共消防队才慢腾腾到来,几道水龙射入,片刻后大火熄灭,老板从家赶来,差点昏了过去。
亦暔见没事了,拉着几个孩子离去。
星期一,大校长赵忠红来巡视,见空了几个位子。问:“怎么旷课?是谁?”班长张磬若道:“李珂病了,她妹妹文丽照顾他去了……。”校长没等说完怒道:“这个家伙应该开除了!影响太不好!”晓强久久道:“这次是真的。”校长道:“你们几个是一伙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亦暔道:“是真的,这次李珂因救人,受了伤。”“噢?还有这事?”校长闪着疑惑的目光而去。
经过这次的死里逃生,李珂众孩似乎对刺激厌倦了,都老老实实的读书了。亦暔继续给他们补课,继续用真善忍教育他们,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故事,果然他们道德与成绩都在快速回升。班级里出现了互相友爱关心的氛围。
可奇怪的是汤逍与小林都不见了。亦暔逐个班级去找,结果发现本校根本就没有小林这个学生。亦暔皱娥眉寻思:他们为什么突然的出现,突然的消失?那个汤逍好像对自己底细非常的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第十四回 是风是雨

这晚,何靖又在夜总会与陈绍基奸污了几个小女生,他非常的高兴,尽管自己为非作歹,但是因为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不但逍遥法外,还连连升官,不由哈哈大笑。
陈绍基走后,他眯着眼躺在沙发上,还沉浸在刚才的刺激中。

“大姑娘玩够了,专尝小女生,何局成仙了!”
何靖吓的噌坐起,见一个瓜子脸的妙龄女朗,翘着二郎腿端杯酒不知何时坐在对面沙发上。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何伸手去摸枪,突然脖子一凉,一把钢刀压上,何靖怪眼向上一挑,见又一圆脸美女出现在沙发之后。他将手又缩回知道稍一动可能就要了自己的命,因为他明显感觉这两个女子所带的杀气。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动我何靖?找死!”他大吼着。女子道:“你是故意大声想把保镖引来吗?放心他们不会来的。”何靖知道对方有备而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杀了我……。”
“杀了你如捻个臭虫,李长春在我们眼里都是个屁。”沙发后的女子边说边用刀刮掉了其脖子上的毛。何靖吓的冒了汗,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想要钱说一声,我有的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对面女子樱唇吮口酒,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整天钱啊女人啊!”何靖道:“怎么讲?”“有人正在搜集你的证据,你们的老底都被人家摸去了。”“什么意思?”“你,陈绍基李长春黄丽满,暗中都有人在搜集你们的证据。就说你吧!康宁医院那的事,你以为没人知道啊!早有人在查你们!”
何靖惊的圆睁双目,道:“有谁这么大胆?”女子道:“不是胆大是权力大。我党自成立以来从来是血腥内斗,到今天依然如此。你以为上边党政军各级官员都听江泽民的!现在朱镕基乔石与下代王储胡锦涛结成联盟对抗江主席。即然江利用打压法轮功站队打击胡朱乔李,凡沾血极及执行者自然是属江派,朱乔派系自然不会束手待毙,自然在搜集你们的证据。他们的广州情报网一直在暗查你们,你们的一举一动人家都知道。”
何靖当时冒了汗,道:“那你们?”女子甩过个证件,何靖一看是特工。立刻笑道:“妹子失敬失敬!不知是哪部分的?”女子道:“罗干让我们来照看照看你。”
何笑道:“原来是自己人,我们即然都是江主席的人,嘿嘿,刀子收起来吧!怪吓人的。”果然身后女子收好刀。何道:“二位妹子怎么称呼。”女子喝口酒道:“我叫风,她叫雨。”
这时,突然门破,从外边冲进一伙持枪保镖。啊啊啊一片惨叫声,全部被雨瞬间放倒。原来他们发现杨哲朱贵许四随三都被打昏在一个房间内。魏风命人冲了进来。结果又全趴下,哼叫着。
雨将十几把枪丢在何靖面前。何鼓掌大笑道:“好!真有两下子。”转身大喝道:“自己人,你们出去,不经招呼不准进来。”魏风从门外进来,大家互相掺扶而去。
何靖道:“咱们接着谈,你刚才说我们的底细都被朱乔人马知道了?”说着又给风满上了酒。风道:“是的。据可靠情报朱镕基手下王牌特工大鱼已经在广州活动。我们奉罗干命令,查出大鱼身份并干掉他,他多次破坏了我们暗杀朱镕基的行动。”
何靖点点头道:“你的意思是大鱼盯上了我?”“对,他一直在查你们,而且还常常去康宁医院转转。”何一惊道:“他去了康宁医院?”风道:“上些天我们跟踪他到康宁医院,哪知被他发现,点昏了雨,所以雨被你们抓住关在康宁医院。”
何靖大惊道:“原来如此,那天半夜时将雨救走,并杀了黄毛光头陆虎王前几个打手,并放跑流浪汉的就是你了?”风道:“对!那些废物太蠢。”“我一定要增加安全意识。你还有什么交待的?”
雨道:“还有你们遭人偷拍了还不知道吗?(何靖大惊)上次,你们搞人家小女生,床下有人给你们拍照了。”何道:“是谁?我一定杀了他!”雨道:“我们已经替你做了一下,可惜没成功。”
何笑道:“求求两位帮我干了那个偷拍者,我必有重谢。”“好吧!就算与何局交个朋友啦!”“多谢多谢,还有什么事?”
风道:“没了,我只是叫你小心,有什么事,急时通知我们!”何靖道:“其他同志在哪?”雨道:“不该你知道的,你就不要问。”
何靖笑道:“那是那是,多亏妹子告诉我。我一定重谢。”说着从皮包中拿出两个卡递上道:“一点小意思啦!不成敬意。”二人看看非常满意道:“何局够意思,今天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那是那是,两位妹子一定要把偷拍的家伙结决了。”“放心吧!不就捻个蚂蚁吗!”说完离去。
远处某楼内的汤逍却听的清清楚楚,他微笑着摘下了耳曼,自语道:“贪婪的东西,你们有必要向何靖曝露身份吗!无非想捞他点钱!妇道之心!”立刻将此事报告给了罗干。
晚上,风雨二女沐浴过后,一丝不挂的梳理着头发,雨道:“这时要有个心爱的男人多好!”风道:“又痒了?”雨道:“咱们只有党性,我们的青春肉体贞操都奉献给了党,我们的工作无非就是杀人欺骗勾引男人陪男人上床,这就是色情间谍的命运!”
风道:“我早已厌倦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来年我申请转业。”雨道:“我们能说了算吗?唉!身不由已啊!”
风道:“你愿意把自己的贞操身子交给你不喜欢的男人玩弄吗?”雨道:“那有什么办法啊!不完成任务就是死。上回那个国民党要员,我一个晚上就把他搞定,回去就把军方与美国合作的机密都给了我们。”风道:“你的骚劲第一啊!不知打入谷歌内部的雾,能否搞定谷歌老总主管们。”
雨乜着眼,边打开电脑边道:“你的骚劲也不赖啊!那个美国佬不让你搞定的吗?还有思科高管。”
打开邮箱吓的春意无存,原来因为见何靖,罗干狠狠将二人骂了一顿。雨哆嗦着道:“风,不好了,我们见何靖并要了他的钱的事,罗书记都知道了。”风也吓的脸色苍白。
这时罗干秘书打来电话道:“你们俩个是不是想死?见何靖干嘛?你们的任务就是查清朱乔派系的广州情报网,并摸到大鱼!”风镇定镇定道:“是这么回事,我们已经跟上那个大鱼,他正在调查何靖,何靖他们摘器官那事若曝光到国际实在不得了,对江主席罗书记影响太大,而何靖又没安全意识,所以我们才出面,请秘书明查,我们对江主席罗书记绝对万分忠诚。”
“好啦好啦!你们要小心!不许随便透露身份,任何官员都可能是朱镕基乔石胡锦涛的人马线人。”“是,我们知道,一定努力工作。”
挂断电话后,风无力的倒在床上,那如玉的丰乳弹性十足的乱颤着,喃喃自语道:“这样的鬼日子,我实在过够了!”雨擦着汗道:“混吧!哪天死哪天算。”

这天,学校考核教师,让学生们写一篇作文,题目:《最喜欢的教师》。
学生们写了很多有关亦暔的故事,写了她的点点滴滴,就连不经意的把废卷子订成作业本给贫困学生都记在了他们的心中。
亦暔感慨万分:嗟乎!为人师表,真是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得做好啊!这次教师总测评,亦暔这个科任老师被评为了第一。
教学组内的教师道:“你教过的学生别的老师教不了,没法教了,实在无法超越于你。” 亦暔只是微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