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看侵华日军也没有马列共产邪教凶残

73732
中共集中营的女魔头们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很多人都说,翻看那些纳粹女战犯的照片,很难相信她们竟然都是些人面兽心、十恶不赦的女魔头。然而她们的罪行确实令人发指,成百上千的犹太女囚就死在她们的手里。历史学家凯瑟琳•科姆佩斯在其著作《女性作恶者:纳粹制度下的女人们》一书中披露,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女人同男人一样残酷无情,是纳粹大屠杀的帮凶。她们同男人一样沉迷于折磨人的残暴运动,有的集中营里的女看守甚至比男看守还凶残。她们无疑是一群凶狠残暴的纳粹恶魔。
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一群中共集中营的女警察同样颠覆了人们对东方女性的看法。她们与善良温柔、端庄贤淑的中国女人的传统操守背道而驰,演绎出了一桩桩比男人还凶狠的残暴罪行,其展露出的蛇蝎心肠和穷凶极恶丝毫不亚于纳粹女战犯,以致人们不约而同地称她们为地狱转世的女魔头。

这些女魔头分布在中共的集中营——看守所、原劳教所、监狱、洗脑班中,是忠实地执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灭绝迫害的邪恶帮凶。由于受到中共的蛊惑,她们使尽、用绝各种残暴、下流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以致每个人都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然而她们不仅自己沉迷于此,变态地以此为乐,还教唆、怂恿犯人(吸毒犯、卖淫犯)参与作恶,最终迫害致死、致残、致疯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这些东西方女人都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邪恶,是因为秉性使然吗?其实,这些女人都是受到了邪恶的蛊惑,才将她们人性中的恶发挥到极致,沦为邪恶的帮凶。中共是建立在暴力、谎言和仇恨之上的邪恶政权,一经洗脑,党性取代人性之后,人就会变成没有人性的冷血恶魔。
但是,人都要为自己所为付出代价。纳粹女战犯已经受到法律的严惩,有的被绞死;有的被长期监禁,在监狱中度过余生;有些侥幸逃脱的,经过几十年被追剿的恐慌,最终在古稀之年落网,印证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天理。中共的女魔头们同样难逃法网,她们的姓名已经牢牢地印刻在“追查国际”立案追查者的名单上,不久的将来,她们也将站在被告席上,经受正义的审判,并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下面列举出来的只是从中共集中营中曝光出来的个别案例,实为冰山一角。
伥鬼江黎丽
湖北省洗脑班二中队副中队长江黎丽,原是魔窟沙洋劳教所恶警,在那里打磨出一身的下流之气,又自以为有中共撑腰,更是有恃无恐,满脑子是中共灌输的邪恶:“你还跟我们讲法律?你知不知道公检法是一家,都由政法委领导?政法委由共产党领导,共产党弄死你就象弄死一只蚂蚁。明天把你拖出去枪毙就说你是自杀,给你家属一盒骨灰了事,或者把你弄到医院割几个器官,就象给你看的苏家屯事件,然后再把你一烧,连骨灰都不给你的家人,你又能怎样?”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位赤壁的婆婆在洗脑班喊“法轮大法好”,江黎丽和彭刚不仅用电棍电击她,还疯狂地卸掉了婆婆的下巴。江黎丽用带塑料壳的《转法轮》书打段姓法轮功学员的脸,将其脸、鼻子打变了形;用电棍电击湖北省中医院的邹丽玉,并拽住邹丽玉的头,让警察、犹大八个人围住邹丽玉暴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零年七月,江黎丽一面打王晓鸣耳光,一面叫嚣:“我不怕下地狱!”“我不怕遭报应!”。黎丽抓住王晓鸣的头发,恶警邓群猛打。后来,邓群先把一张板凳的铁脚压在了王晓鸣的已经肿起的脚趾上,再将自己一百八十多斤的身子蹦起来,身子重重的落在凳子上,王晓鸣的脚背脚趾几乎断裂。江黎丽又抓起王晓鸣的头发拖拽……
阴损狠毒的刘子维
刘子维原先是河北女子劳教一大队大队长,后调动到三大队。刘子维心理变态,以折磨法轮功学员为乐趣。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有:扒光衣服、抓阴毛、电击乳头、阴部进行性虐待;大夏天在太阳底下长跑、曝晒;大冬天脱掉棉衣棉鞋在院里受冻。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一不顺心,就将人暴打一顿。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张艳春是一位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刘子维和女警赵雅丽、柳玉芬将张艳春衣服扒光,用剪刀把内衣剪的一丝不挂,用电棍足足电了四十分钟,直电到张艳春面色苍白,浑身颤抖。又将张艳春单独关到没有窗户的小号(小库房)内,把双手吊铐起来,打得浑身是血。第二天,刘子维又朝着张艳春已经肿得高高的脸上,狠狠打去,直到打累了才罢手。被打后的张艳春满脸开花、面目皆非、脸部完全变形,脸和嘴肿得高高的,圆圆的眼睛只剩下一条小缝,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连熟悉她的普教都认不出来了。
不仅如此,刘子维还唆使吸毒犯对张艳春进行毒打、性虐待、揪扯头发、拔扯阴毛。暴行过后,地上落满了毛发,张艳春身体各部位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刘子维自己则使用一种类似女性梳头用的金属利器,狠刺张艳春的两臂及皮肤,使得张艳春斑痕累累的身体上,又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小伤口,并不断地向外渗血,用了足足一卷卫生纸还是止不住。
以虐杀灵魂创收的邱萍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中队长邱萍,被中共喉舌央视称为“东方之子”,并如此夸耀她的成绩:“在近三年的工作中,经邱萍亲手转化送出马三家的学员就有近百人。”劳教所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级拨款一万元,也就是说,邱萍已经为该所创收近百万元了。然而,邱萍的每一笔创收都是以对法轮功学员残暴的肉体折磨和精神虐杀换取的。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邹桂荣因不放弃信仰,经常被逼迫在走廊里站到后半夜,见她不妥协,邱萍就用四根电棍电她;还让邹桂荣倒立和长时间半蹲着;后来又让她撅着,让她马步站桩,好几个人轮着殴打她。她的脸被打肿了,眼睛充血,胳膊青一块紫一块,都这样了,还是不停的打下去,直到木棍断了才停手。
酷刑演示:蹲马步
酷刑演示:蹲马步
有一次,邱萍等人把法轮功学员苏菊珍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强制她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不久,苏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四肢不能活动,目光呆滞。她们让苏菊珍撅着,两手不许放在膝盖上,命佟艳玲拿一根小棍看着,只要苏菊珍手一拄膝盖,佟就拿小棍打她手,就连上厕所都不让她直腰。她的背心湿透了,手肿了,脚也瘸的很厉害。就这样连续七天七夜。又过了几天,警察叫苏菊珍蹲着,每天从早上蹲到晚上九点,整整一个月。邱萍见罚蹲对她不起作用,又用电棍电她。她回到监室时,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手背都被电糊了。
法轮功学员史迎春经受了各种折磨后说,相比于肉体折磨,精神折磨更难过。一九九九年,在邱萍的百般欺骗与迷惑下,史迎春一时糊涂,写了所谓“不炼功”的保证,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随之而来,时常莫名地流泪,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回劳教所后,又被强迫吃药。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据明慧网报导,对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马三家教养院诬陷他们得了精神病,强行注射和灌食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前十三年中,据不完全统计,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被酷刑、精神折磨、采用药物迫害,致疯或精神失常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四名。
迫害急先锋苏境
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原所长苏境,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被中共评为“二等功”、获得中共司法部奖励五万元。后来又因为参与谋杀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职工高蓉蓉,获得“全国英模二等奖”。中共将苏境“事迹”作为先进典型四处宣扬,在全国各地掀起疯狂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恐怖浪潮。
中共媒体曾刊登《走出马三家》一文,披露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部份真实情况:廉价劳作、体罚、蹲小号、电击、上“大挂”、坐“老虎凳”、缚“死人床”……。它没敢披露出来的是,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中共公然给马三家批了两个死亡名额。苏境拿到了尚方剑,更加丧心病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想出花样百出的招数,用尽、使绝。上述运用到上访户身上迫害手段,是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其中一部份。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由于苏境的坐镇指挥,十年间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几十名大法弟子。
毫无人性的刘忠梅
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四中队队长刘忠梅,指使吸毒犯以各种下流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并乐此不疲。
刘忠梅指使吸毒犯扒光法轮功学员蔡美琴的衣服,踩在她身上走来走去;用马扎劈头盖脑在她被剥得一丝不挂的身上乱抽乱打,并用最下流的语言羞辱她;还经常揪住她的头发用力往墙上撞;用做汽车垫用的三寸长的钢针扎她的手,手背上针眼密密麻麻,手肿得象馒头,内衣内裤上经常血迹斑斑,惨不忍睹。为了不让学员看见,她们总是将血衣扔进垃圾箱。
酷刑演示图:针刺手指
酷刑演示图:针刺手指
她还经常用一种叫做“燕儿飞”的酷刑折磨蔡美琴:让吸毒犯扒光蔡的衣服,让她背靠床铺全裸坐在水泥地上,对面坐一吸毒犯用两脚蹬在她的大腿跟部,强行将腿分成180度,身后床上站一人揪住其头发向后拉。用布蒙住双眼,口里塞上破布、臭袜子,脖子上勒一条毛巾或粗绳,然后将两臂拧在身后床面上,或有人站在胳膊上踩,或向后向上用力抬双臂,几处同时用力。蔡美琴常常痛的一身大汗,几近晕厥。
蔡美琴被折磨得全身瘀血,头部水肿,气息奄奄。吸毒犯说:我们也不愿这样。这是队长的命令,队长说,只要有一口气,怎么折磨她都行。上边说了,打死她不负责任。
毫无人性的刘忠梅险些把蔡美琴迫害致死,非但不受任何指责,反而被评为“五好警察”,打人的吸毒犯也被评为”五好学员”,受到了减少教期的奖励。
变态虐待狂张小芳
年仅三十多岁的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队长张小芳,被人称为十恶禽兽暴徒。此人脾气暴躁、性情古怪、心狠手辣,却因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中表现“积极”,被四川省评为“十佳青年卫士”。
张小芳常采用的折磨人的办法有:延长劳动时间,加大劳动量,吊铐,用警棍、电棍、狼牙棒、钢筋条等刑具毒打,整天面壁站立十七、八个小时等等。
酷刑演示:“球”形捆绑
酷刑演示:“球”形捆绑
为了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寒冷的冬天,张小芳唆使犯人将她们弄到小间,脱掉衣服,将双手反绑背后,用绳子把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将人绑成一个球形。一般人这样一会儿就受不了了,而法轮功学员一捆就是很长时间,有的甚至长达二十多个小时,期间还被拳打脚踢。恶人们害怕她们痛苦的叫声被人听见,将嘴蒙住。从那里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个个都是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走路一瘸一拐的。有的走着进去,抬着出来,有的几个月过去了腿也没好。
张小芳还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次灌五杯水,每个人都被灌的肚子滚圆,却不许上厕所。有的控制不住尿顺着裤子流下来,恶警就唆使犯人脱掉她的衣服,用衣服把地上的尿抹干,然后把衣服一件一件的扔进垃圾桶里。冬天室外冷风飕飕、寒风刺骨,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冻的全身发乌。恶徒们还丧心病狂地把法轮功学员的头按到地上舔尿。
四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朱银芳,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送到七中队,因她抵制殴打等迫害,恶警叫了二十几个打手(由吸毒犯、抢劫犯、贪污犯组成的专门整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对她强行灌食,据说灌进了半袋多盐,不到两天,就将她活活的整死。
疯狂折磨数百人的宋书琴
山东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第一任头目宋书琴,被人称为女魔头。她心狠手辣,打起人来歇斯底里。对宋书琴而言,打人、将人打残、酷刑折磨甚至注射毒针都是家常便饭。很多人当场被她打昏死过去。在宋书琴任洗脑班头目的三年里,遭到她疯狂折磨的有几百人,上有耄耋老人,下有稚嫩的初中生,最小的甚至不满两周岁。
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宋书琴指挥七、八个恶徒用棍子、拖把从头到脚殴打两位女大法弟子至全身青紫。别的恶警打不动了,宋书琴却正打得兴起,她一把扯下脚上的高跟鞋,用鞋跟在大法弟子脸上乱抽,大法弟子被打得鼻青脸肿,耳朵出血,嘴肿得张不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该大法弟子很长时间无法进食,宋书琴借机指挥恶人往大法弟子鼻孔胡乱插管灌食折磨,每次都将鼻孔插破,鲜血直流。接着她又强迫这位大法弟子面壁站立六天六夜,一合眼就打。宋书琴见这位大法弟子仍不“转化”,又扯下高跟鞋朝她脸上抽。该大法弟子被抽得呕吐,口中流血,宋书琴逼迫她将嘴里的鲜血和呕吐物一起吞下。她又给这位大法弟子戴上手铐脚镣绑在老虎凳上十天多,还故意放蚊虫叮咬。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宋书琴给人注射毒针和勒索钱财是配套采用的,敲骨吸髓本领堪比吸血鬼。二零零二年九月,宋书琴给女学员邵某注射毒针,导致她全身疼痛难忍,并呈黄色,起斑块,生命垂危。后把她绑在铁椅上七个多小时,关进小号由恶徒轮流折磨她,十二天不准她合眼,不准出门上厕所。宋氏大发淫威,一次关押她一百零五天,还嫌不够,又勒索了两千五百元。凡是进洗脑班的,她一个不放过(官方数字一千多多人)。多则上万,少则过千,榨取多少,随口而定,原则是整得你无法过日子。所敲诈巨款一律无任何凭证,这些血泪钱被“六一零 ”和洗脑班恶徒吃喝、送礼、发奖金、贪污,中饱私囊。
凶狠歹毒、欠有人命的宋书琴被中共记功授奖,电视露面,上报典型,火线飞升,由镇政府一名普通妇女干部,一举“荣”升到“六一零”副主任的职位,还被招远市妇联主办的“招远市巾帼十杰”活动提名为二十名候选人之一。
魔鬼般的贾美丽
贾美丽原是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省女子劳教所大队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立功而被重用提拔为劳教所副所长。她是酷刑害死几名大法弟子的主要罪犯之一,也是个凶狠毒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贾美丽惯用的手段是:暴打、上绳、用电棍电、上老虎凳等等酷刑,包括最易致人死命的“约束衣”。“约束衣”原本是专门用于精神病人的,却被该所用来“转化”大法弟子。受此刑者,双臂立即残废,首先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的,背骨全部断裂,活活疼死。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项城法轮功学员孙士梅被穿上“约束衣”吊挂在铁窗上一天一夜,解下来时,人已经冰凉。贾美丽还指使两个犯人假装背着孙士梅的尸体去“就诊”,以此掩盖谋杀。两个犯人因此立功,被贾美丽减刑三个月。两犯人被释放时,贾美丽一一警告道:假如“约束衣”事件泄漏,连你们的家人都不会放过。
用牙刷刷的女流氓洪鹰
江苏劳教所恶警洪鹰,由于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短短几年,被邪党先后升为三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头目、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教育科副科长。
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洪鹰用尽卑劣手段折磨她们:狠毒咒骂、罚站、罚蹲、罚长时间的坐小板凳、强迫队训、“熬鹰”(不让睡觉)、电击、不让大小便、关禁闭、野蛮灌食灌药、不让接见亲人等等。
她还唆使纵容吸毒卖淫犯人采用下流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侮辱、摧残,如用牙刷刷(遭此折磨的有南京法轮功学员胡珍如)、用凳子砸下身、用拖把柄、数只铁衣架暴打、用皮鞋抽;还教唆、培养劳教人员专门监视、汇报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以及谁和谁比较接近等等。
洪鹰教唆劳教人员,谁毒打法轮功学员就给谁加分,提早释放;相反,哪个法轮功学员被毒打,就要被所谓“严管”和加期。
在种种邪恶的折磨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残、打坏头脑、打断肋骨,有的吐血休克,有的被逼疯,南通王吉平被折磨成“骷髅”状,还有的法轮功学员最后失踪。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