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其它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马列共产邪教:吉林监狱的残暴罪恶(一)

73820
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综合报道)吉林省吉林监狱,又称吉林省二监,地址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军民路100号。吉林监狱对外宣称“文明监狱”,里面却发生着残酷迫害好人的罪行。
吉林监狱在吉林省“610”操控下,执行中共江氏集团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指令——“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搞垮”,“打死算自杀”,犯下滔天大罪。
''吉林监狱''
吉林监狱
吉林监狱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多种酷刑迫害,实施迫害的手段和方式有:关押严管、上抻床抻、四肢固定、长期坐板、暴力毒打、关押在小号(或矫治中心)四肢被固定后对其进行暴力“转化”迫害,用烟熏、开水瓶烫、脏布堵嘴、用针扎、强制灌食、打毒针、药物迫害、洗脑迫害、转监迫害等多种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据资料统计,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八年吉林省至少有二百多名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先后被强行非法关押在这里。以原监狱长李强、王昆、沈杰祥、李士进等,亲自指挥谋划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至少有刘成军、雷明、梁振兴、何元慧、崔伟东、张健华、郝迎强、孙常德、林世雄、王启波、曹洪彦、杨光、徐佰仪、辛延俊、张景重、刘志军、张玉科、刘兆健、李智泳、徐会建等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云庆斌等十二人致残或精神失常,有张宏伟等多人遭残酷迫害。
一、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的部份主要案例
1、刘成军遭毒打、抻床、老虎凳、皮带抽、野蛮灌食等酷刑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刘成军,男,三十二岁,农安县人。在国营企业上班,后考入长春市粮食职工中专,学习财会专业,一九九五年秋刘成军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省法轮功学员为揭露江氏犯罪集团制造的“天安门自焚”等弥天大谎、救度世人,在长春市、松原市两地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的插播《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电视片,播放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使很多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在中国大陆及海外引起巨大震动。
独裁者江泽民对此极度恐慌,歇斯底里地下达“杀无赦”密令。随后吉林恶警绑架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十五人被非法重判四至二十年徒刑。
刘成军是真相插播的主要参与者,遭到恶人疯狂追捕。由公安部督办、吉林省公安厅厅长指挥,长春市公安局、松原市公安局等联合组成一群恶警,于三月二十三日晚,动用二十余辆警车包围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其中七辆包围刘成军藏身的姨父柳长发家。恶警将刘成军藏身的窝棚包围,纵火点燃,刘成军的手被烧伤,不得不从窝棚后面跑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用碗口粗的大棒对他暴打,当时恶警大叫称:“开枪,朝头上打,打死了不要紧!”一个叫李伯武的松原恶警拔枪朝刘成军的腿上连开两枪将他腿打残。刘成军被绑架回长春后,遭受老虎凳等多种酷刑折磨迫害,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并曾被绑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刘成军被吉林省“六一零”非法重判十九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一大队迫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当时的监狱长李强,副监狱长刘长江,当天在他们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刚、郭树铁、贾玉彪、刘X海等人)对刘成军进行残酷的迫害。
这些罪犯将刘成军拖到水房,用很厚的床板猛击刘成军,他的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很高,血渗透了短裤,连短裤都脱不下来了,木板被打折了几根。罪犯贾玉彪还用刘成军的腰带抽打他的脸、眼睛,把腰带上的一个大纽扣都打碎了,当时刘成军眼睛充血。打完后,让刘成军坐在用来压行李的方木板的木把上。木把是很窄(大约三、四公分宽)的小木条,肿得很高很高的臀部坐在这么窄的木条上,滋味可想而知。当时目击者(刑事犯)佩服的说,“刘成军真是一条硬汉,被打时一声不吭。”
在吉林监狱里,因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刘成军遭受血腥的酷刑折磨。每天一大早,约四、五点钟,别人还没起床,刘成军就被迫起来坐板,六个犯人把他拉到铺下,按着他,把木板立起来狠命的打他后背、腰眼、臀部。后面的肉都被打开了,嘴里还叫骂着。刘成军被迫害的浑身冒汗,疼得死去活来。他们打累了,找了一块木板,把板子立了起来,强迫刘成军坐在上面,他们从后面踢他的后腰,刘成军臀部血肉模糊,鲜血把内衣内裤都浸透了。血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如此折磨,目的是迫使刘成军写所谓的“四书”。
为闯出牢狱的非法关押和野蛮迫害,维护真理和自身的合法权益。二零零三年十月下旬,刘成军和吉林监狱内被非法关押的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几个恶鬼一样的家伙一人举起一块木板就打,把木板都打折了(是床木板都是三至五公分厚,落叶松木板非常硬),把刘成军打得几天起不了床。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刘成军在小号内继续绝食反迫害,后被拉到狱内医院里强行灌食,其间五大队狱警张建华央求刘成军说:刘成军,你不绝食了,就送你回监室。
绝食十天,滴水未进,刘成军已被迫害得脱相,吐字说话已经很困难,生命随时处于危险之中,医院下了病危通知。然而警方蓄意阻隔亲人相见,家属接到刘成军病危入院的消息赶到吉林市中心医院时,发现刘成军已奄奄一息,浑身伤痕累累,精神恍惚。但刘成军仍被“610”办公室”强行转往吉林省公安医院、医大一院、医大三院。公安医院医生确诊刘成军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吉林监狱被迫于十一月四日为刘成军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吉林监狱和农安县“610”办公室互相推诿、草菅人命,拖延不予救治。
刘成军的父母到三院时,他已经高烧三十九度多,腋下、头下都枕着冰块,整个后背全是紫色瘀血,完全处于昏迷状态,瞳孔放大,由氧气维持生命。随后其他亲属到医大一院后,楼上楼下找人也没找到。当其余亲属赶到三院时,刘成军已停止了呼吸。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点。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刘成军这位硬汉子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当天,吉林监狱纠集大批警察,不顾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十一点强行将遗体火化。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
2、张健华大年三十遭酷刑致死
二零零三年末皇历腊月二十九日,在吉林监狱内,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张健华因拒绝体罚式的“入监班学习”而绝食,被强行送入严管,固定在床上“抻着”,身体悬空。这种“抻”刑极其痛苦,心碎肝裂般的疼痛。恶警又对其野蛮灌食,进行迫害。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大年三十,由于他抵制恶人的无理要求,恶警指使犯人用被子蒙上毒打,后又被押到“严管队”迫害,不长时间张健华胸部、腹部都肿胀起来,恶警仍视若无睹,又把他放在“固定床”上折磨。被施以酷刑后,身体极度虚弱的他又被犯人郭育民、丁绍松等抓其衣襟在铺板上颠,以他的痛苦呻吟取乐,奄奄一息后,几个犯人才将他用棉被兜着送往狱内医院,但是无人照看。第二天(二零零四年大年初一)下午三点,值班犯人才想起去看他,张健华早已去世多时,身体僵硬。吉林监狱从上到下编造谎言,掩盖迫害的事实真相,欺蒙家属和不知情的刑事犯人,事后吉林监狱却执法犯法,草菅人命,未追究当事人责任。
3、雷明被吉林监狱折磨致重伤出狱不久离世
 
雷明
雷明
雷明,三十岁,吉林省白山市人。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五日因参与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到长春市公安局,遭到恶警们疯狂迫害。两恶警手里各持一根电棍,把雷明上衣和裤子扒下,同时电击雷明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门,使雷明痛苦万分,惨叫不止,直至电棍电量用尽。又换两个恶警用塑料袋套住雷明的头,扎紧袋口,不透一点空气,使雷明憋得要咽气了,恶警们突然松开塑料袋,雷明刚喘几口气就又套上,这样不停的反复折磨,直到电棍充完电,就又换两个恶警继续给雷明用电刑。恶警们觉得邪恶的程度还不够,又拿来一个扁头螺丝刀在电炉子上烤,然后再往雷明的脖子上烫,烫的肉皮脱落。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紧接着,恶警用电棍电击雷明的烫伤处,再用水往脖子上浇,使雷明痛得生不如死。在这期间恶警们还用一个大铁桶套在雷明头上,用一根大铁棍使劲地敲,达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恶警还用一个木棍的一端插在肛门上,然后另一端卡在椅背底部的横梁上,再用电棍电击肛门,使雷明苦不堪言。一个恶警抓住雷明反背铐的双手,使劲往上抬,使雷明的前胸和大腿紧贴在一起,雷明小腹被铁棍硌的十分痛苦,这个姿势大约过了五分钟才停手。由于双手被强力拉抻,雷明右胳膊已经脱臼了,右小臂呈紫黑色,象残废了一样悠荡着,双手肿的象馒头一样,手指粗了二、三倍。
到了监号里首先要洗澡剪头,当雷明把衣服脱下露出满身伤痕时,满号的犯人都惊呆了,有的人甚至不敢看。雷明满身被电击的黑点和脖子上的烫伤,又被电焦的伤痕,还有手腕、胳膊、脚腕被迫害时留下的痕迹,惨不忍睹。这时牢头说:“以前我不相信法轮功被迫害这么严重,今天我彻底相信了。这共产党要完了!”
雷明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后,被长春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十七年,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被劫持到吉林监狱。
雷明在吉林监狱同样经受“抻床”坐板、抓生殖器、捏、上“固定床”、不准睡觉、逼写“四书”、电击、毒打、电烙等各种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痛苦不堪。各种酷刑折磨和整日整夜无休止的精神施压,致使雷明双腿残疾,肌肉萎缩,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严重的开放性肺结核,肺部出现结核空洞,肺部只剩约十分之二。
雷明体重由原先的一百三十斤被折磨得只剩七十斤,身体虚弱到极点。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吉林监狱将已生命垂危的雷明推给家属,雷明被所谓的“保外”。但是当地“610”、公安局、派出所、监狱人员经常不断到家中骚扰,雷明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4、曹洪彦被折磨致昏迷送医不治去世
曹洪彦,四十六岁,职业:摄影,家住吉林市昌邑区河湾子镇二委一组。自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曹洪彦和家人因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而多次遭到恶警、恶徒的绑架、洗脑迫害,家里留下未成年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曹洪彦下班时被长春市杨家崴子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吉林监狱迫害。在吉林监狱,曹洪彦曾绝食抗议迫害,遭恶警关小号、上抻床等酷刑迫害。二零零四年十月左右,曹洪彦曾被吉林监狱警察送到吉林铁路中心医院抢救,那次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见曹洪彦双腿浮肿,脸部肌肉痉挛、抽搐不止。在这种情况下,监狱依然不同意保外就医。稍有好转又押回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曹洪彦又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不省人事后,被送到吉林铁路医院。当家人赶到医院时,看到曹洪彦正在被输氧、输液,曹洪彦的身体一动不动,左眼闭着,右眼半睁,眼皮一动不动,嘴张着,十月九日早五点五十分,曹洪彦去世。家人在给曹洪彦换衣服时,曹洪彦嘴角部位流出血,擦完还出,腿根部位有一大块紫黑瘀痕,右胸部位有一个一角硬币大小圆印。曹洪彦的家属追问死因,警察说是脑出血,家属问医生,医生则说:我们可没说是脑出血,也没有做脑部检查。十月九日,曹洪彦的遗体被匆匆火化。
5、王启波遭酷刑折磨致死
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王启波曾被吉林监狱犯人用扁担抽打,长期坐板,上抻床等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王启波
法轮功学员王启波
王启波,四十七岁,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妻子孙士英是小学教师。二人原本家庭矛盾突出,经常吵架。孙士英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等疾病,久治无效。修炼后,他们时时以真、善、忍为准则,使家庭日益和睦,病症不治自愈,整个家庭沐浴在一片祥和、温馨的气氛之中。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杨树林派出所新所长王平领着前郭县公安局吴局长和两个持枪的恶警到王家将王启波强行带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年底,将王秘密非法判刑七年,送往吉林监狱。
因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在吉林监狱多次遭凌辱,并受到各种折磨迫害。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坐板十四小时左右,强迫“转化”。犯人把床铺板抽出来,叫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两腿伸直,再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恶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音)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还被送入教育科严管队迫害两个多月,在严管期间,王启波遭受了坐板、抻床、拳脚相加等多种酷刑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称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家属五点多钟赶到时,见王启波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已奄奄一息了。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王启波死亡,年仅四十七岁。二十九日,吉林监狱将王启波的遗体强行火化。
6、杨光被迫害致瘫、受尽凌辱致死
法轮功学员杨光,在被迫害瘫痪后,被吉林监狱关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受尽凌辱与折磨,终致死亡。
法轮功学员杨光
法轮功学员杨光
杨光,男,生于一九五六年七月十八日,长春法轮功学员。吉林省公路设计院总工程师,曾任吉林省交通科学研究所所长。修炼法轮功前,患严重的失眠症,为摆脱失眠的折磨,杨光用尽了各种治疗方法,可是,连美国最先进的药物也不起作用。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前不久杨光喜得大法,身心很快获得健康。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长春有线电视,向人们播放法轮大法真相视频。邪恶疯狂抓捕,杨光在长春被绑架后被打折右腿,后来遭迫害导致股骨头坏死,被吉林省“610”操控公检法司非法判十五年重刑,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吉林监狱遭迫害,入狱时杨光已经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当时是被恶警们抬到吉林监狱。
杨光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监区的“裸体区”,下身常年被禁止穿裤子,赤身裸体。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类似残疾人用的轮椅一样的简易小车。每当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自己方便,就没人管了。因车的四周围都是木板,杨光的手根本够不着臀部,所以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杨光和监狱的精神病犯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被关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睡觉的地方不足六十厘米,伙食极差。洗澡时,被扔到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
对于杨光这样的残疾人,狱警还常常对他使尽各种酷刑折磨手段,妄图逼迫他放弃信仰。没能得逞后,吉林省“610”又恶毒的胁迫杨光的妻子张静媛与其离婚。杨光坦然面对,他说:“我的选择没有错,我的心永远给大法。”后来,虽已离婚,张静媛还经常来探视杨光。见此计不成,恶人们又生一毒计。当时的吉林监狱教育科科长谭富华,带领一班人马拿着摄像机,来到杨光母亲家,诱骗年近九十的杨母和其他家人,给他们录像,让家人在镜头前劝杨光“转化”。看到多年未见的老母,孝子杨光心如刀割。但中共邪党人员这些骗人的伎俩仍未改变一个大法修炼者对真理的坚定追求。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杨光身体状况出现恶化,家人要求保外就医,但吉林监狱不放人,却强行将他转到长春铁北监狱。在长春铁北监狱中心医院后面的简易房里,杨光没有得到治疗,他骨瘦如柴,全身已近瘫痪。不法人员还强迫家属每月交纳一千一百多元的高昂“床费”,这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光被转回吉林监狱,恶警一直将他视为重点迫害的目标,在他身体状况极度恶化的情况下,继续加重迫害他,欲置杨光于死地。杨光在妄图“转化”他的人面前,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八月八日左右,吉林监狱在杨光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情况下,把他送到吉林监狱内部指定医院,不许家人见面。
二零零六年,杨光已全身瘫痪,患结核性胸膜炎,全身器官衰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吉林监狱却迟迟拖延,一直不肯放人。
二零零八年八月,杨光再度生命垂危,骨瘦如柴的身体突然出现全身浮肿,不能进食。吉林监狱不但不放人,反而将杨光转到吉林铁路医院继续迫害。在受尽常人无法承受与想象的多年残酷的肉体迫害及精神凌辱之后,杨光于八月二十五日被迫害离世,年仅五十六岁。吉林监狱中共恶党人员为掩盖其犯罪事实,在没有家人同意的情况下,却强行将杨光的遗体火化。
7、梁振兴遭吉林监狱等迫害致死
梁振兴,男,一九六四年出生,长春人,曾是水暖工程师,因参与插播被绑架入狱,先后在吉林监狱、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中被残酷迫害,在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上午十时左右在公主岭监狱狱警的看管下死于公主岭中心医院,终年四十六岁。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
法轮功学员梁振兴
为破除中共利用传媒宣传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成功插播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使长春市逾百万市民明白了真相。对此,江泽民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恶警们把梁振兴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期间被非法提审六次。恶警们每次都是把梁振兴的眼睛用布蒙上,带到长春市郊净月潭山上的某宾馆迫害,那里有一个秘密的刑讯逼供室,每次回来都是遍体鳞伤。恶警对梁振兴连续多日酷刑折磨迫害,持续用电棍电击乳头,使其一乳头被烧掉,肋骨被打断。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十五名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被长春中级法院非法判重刑。其中,梁振兴被非法判十九年,被非法押送到吉林监狱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梁振兴被送到吉林监狱六监区,因坚持信仰,成了所谓“重点人物”,到二零零五年三月间,梁振兴在吉林监狱里遭受残酷的迫害。吉林监狱狱警指使刑事犯毒打梁振兴,用手使劲捏,用手指往肋条骨缝里插,把胶皮管灌上水往身上猛抽,用鞋后根猛刨后背、腰部。折磨梁振兴的目的是要逼迫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就持续不断的折磨。因梁振兴拒绝“转化”,先后三次被送到“严管队”迫害。在“严管队”里,狱警指使刑事犯打梁振兴,强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过年前的一天,犯人李明用塑胶管毒打梁振兴,梁振兴头撞到暖气片上,昏死过去。监区怕引起义愤,一边封锁消息,一边把梁振兴送到医院。手术后留下后遗症,使梁振兴说话吐字不清,有时头脑不清。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梁振兴从吉林监狱被转到长春铁北监狱二十二监区迫害。在铁北监狱梁振兴主动向狱警和犯人讲真相,使有良知善念的警察和犯人明白了真相。监狱和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知道后非常害怕,对梁振兴进行报复、关小号迫害。八、九月犯人放风时,在众目睽睽之下,监视梁振兴的犯人对他大打出手,还猖狂地说:“就打你了,找谁都没有用。”八月中旬,梁振兴被送到公安医院残酷迫害。在公安医院,梁振兴被上“抻床”酷刑,四肢被铐抻起,固定在双层铁床的四角,身体悬空,只是头部被垫起,连续不断六天六夜。不久,梁振兴又被送回铁北监狱医院,白天戴脚镣,晚上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由近十名犯人轮流监视。
酷刑演示: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
酷刑演示: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
二零零五年八月末,梁振兴被强行转到四平石岭监狱迫害,一下车就被强行押入小号,后转到所谓的教育监区。因梁振兴坚定信仰,狱警就针对他集中迫害,利用犯人包夹监视,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甚至看一眼,连对个眼神都不允许。有一次,梁振兴和一位法轮功学员相视一笑,被狱警看见,两人被高明龙等犯人包夹拉到水房毒打迫害,打的脸肿变形,牙齿松动。
狱警又对梁振兴实施更严酷的肉体迫害。以监狱长尹首东、监区狱警杨铁军为首的四、五个警察,给梁振兴戴上手铐,从医院架到接见室。在地上洒上水,把梁振兴按倒在地上,十来把电棍同时放电,他们还称这种酷刑为“飓风”,表示对人伤害非常严重。他们每天用这种酷刑折磨梁振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每次梁振兴都是被包夹犯人架着回来。对梁振兴的持续迫害,梁振兴始终坚定,没有妥协。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四平监狱医院,时常能听到梁振兴喊“法轮大法好”,沙哑的声音从走廊里面的内科病房传出来。那是犯人高明龙等打手又在狱警授意下折磨、毒打梁振兴,迫害越重,梁振兴的喊声越响。
由于长期的酷刑折磨,使梁振兴身上伤痕累累,头部有直径约三厘米的圆形塌陷,左侧外耳撕裂,经常出血,鼻骨骨折,门牙掉两颗,声带已因灌食等严重损坏,说话声音嘶哑、微弱,已无法大声喊话,后背等处有多处疤痕。二零零九年末,梁振兴的身体非常虚弱,有时神志也不太清醒。四平监狱看到再这样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为推卸责任,二零一零年元旦把梁振兴又转到公主岭监狱迫害。
在公主岭监狱,狱警又开始逼迫梁振兴放弃信仰,梁振兴再次绝食抗议。更加残忍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急剧恶化,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梁振兴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据悉,狱警在给梁振兴插管灌食的时候,误把管插到了肺里,导致其死亡。送到公主岭中心医院的时候,梁振兴已经没有呼吸,两个脚腕呈紫黑色,肿的很大。
8、张玉科被迫害致大量吐血后去世
六十四岁的老人张玉科曾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吉林监狱关小号,戴背铐、死刑犯脚镣,被犯人日夜轮流骑在脖子上迫害十多天,去世前曾大量吐血。
法轮功学员张玉科
法轮功学员张玉科
张玉科是公主岭怀德镇拉拉屯村的法轮功学员,原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简称中水一局)财务处副处长、总会计师,担任过国家级重大工程项目的财务部长。修炼法轮大法使得张一家三口身心获益: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小伟,突然患上了脊椎炎,随后下肢肌肉出现萎缩,双侧股骨头坏死,瘫痪在床;本来多病的妻子于凤云在打击下精神异常。一家陷入了绝望。一九九六年八月,一家三口开始学炼法轮功,妻子精神正常了,其它病症也消失了;接着奇迹又在儿子小伟身上发生了,萎缩的肌肉长出来了,从扶着起来,搀着慢走,到自己能走。法轮功使这一家恢复了生机。
然而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发动对法轮功迫害以来,张玉科一家人均遭到迫害。
张玉科在吉林监狱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被狱警关小号迫害,加戴背铐脚镣五十三天,睡觉都不解开,还曾遭受残酷的抻床、灌食、打骂等迫害;恶警还给他戴上死刑犯的重镣,锁在铁栏杆上二十多天;更加骇人听闻的是,对于这样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让犯人日夜轮流骑在脖子上十多天;曾将张玉科打致休克,送医抢救时,恶警还把张玉科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日夜值班看守。还曾被多次灌食导致出血,留下后遗症。
二零一零年六月,监狱有文件规定,六十岁以上的在押人员刑期过三分之二的可办假释。张玉科既不是刑事犯又无触犯法律,监狱却因其不写“四书”拒绝放人。六十四岁的老人绝食、绝水,要求无条件释放,第六天被狱警关小号强行灌食加戴背铐脚镣六天。一个月后,也就是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老人突然抽搐,晕倒在床,抬到医院已不治,于当日被迫害致死,临去世时还大量吐血。
9、徐会建遭吉林监狱等迫害致重病后去世
徐会建,男,四十一岁,白山市江源区法轮功学员,九十年代中期曾就读于长春光机学院。
法轮功学员徐会建
法轮功学员徐会建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二日,徐会建等法轮功学员印制真相资料时被发现,警察在没经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把门撬开,私闯民宅强行把人抓走,贵重物品洗劫一空,其中包括法像、复印机、磁化净水器、手机、BP机、微波炉、两个皮箱(其中贵重衣服被劫走,其余衣物被扔出)。
徐会建在失踪将近两年后,家人偶然在一张报纸上看到他的消息,才知道他遭绑架并已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吉林监狱。家人去监狱探望,发现他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无法想象这几年他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
十年冤狱期间,徐会建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长春铁北监狱、公主岭监狱,徐会建多次遭受酷刑迫害,加上生活条件恶劣,心理压力巨大,致使他感染肺结核病,严重时更多次咯血。
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狱回家后,徐会建的身体也没能完全恢复,一直咳嗽,时常咯血。后来他的胸腔已经严重变形,无法躺、右侧卧、仰卧,只能左侧卧且非常痛苦,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会儿。
二零一一年四月出狱回家后,时常咯血,后来胸腔严重变形,只能左侧卧,每天只能在凌晨睡一小会儿,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经历一阵很严重的咯血后,停止了呼吸,年仅四十一岁。
上述法轮功学员为捍卫真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却惨遭吉林省“610”及当地“610”特务组织的迫害,被劫持构陷并被非法判刑,而在吉林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却又遭酷刑迫害,并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上述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刑事犯人、监区长、教育科长、狱政科长、监狱长及吉林省“610”和当地“610”特务组织,而幕后真凶则是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
善恶有报,人命关天。参与迫害的凶手,受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的蒙骗,已犯下弥天大罪。如一直不明真相、执迷不悟,不及时将功补过,将面临法律的审判和生命的彻底淘汰。
(待续)
网址转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