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可怜被共产邪教谎言所骗的官员 吉林50名官员的天报厄运

74137
迫害法轮功 吉林榆树市50名官员及警察遭厄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榆树政府官员、政法系统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充当打手,他们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关押、构陷,以致对他们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洗脑。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对大法修炼人的迫害,也给他们自己带来了厄运。
目前榆树至少五十名官员及警察遭厄运,他们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双规”调查,有的上吊、跳楼自杀,有的身患癌症疾病死亡或遭遇车祸伤亡、喝酒猝死,也有的殃及家人死亡等。
这些人包括:中共市委书记、副市长、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公安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院院长、派出所指导员所长、公安警察、乡党委书记、村书记、治保主任以及学校校长、银行行长们,都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挥者和直接参与迫害者,他们的被“卸磨杀驴”、伤亡、病故以及殃及家人等等,正应了中国的古训“善恶有报是天理”。
一/二、榆树市委书记马玉伦、市人大副主任徐凤山遭恶报
马玉伦、徐凤山因受贿、索贿、杀人、组织黑社会等,二零零五年被吉林省纪委、长春市纪委和长春市公安局联合专案组“双规”,后被逮捕。徐凤山被判死缓;儿子被判死刑。
马、徐在榆树市,在迫害法轮功方面心狠手辣,他们当政期间,二零零五年十月十日,榆树市政府召开会议,议定对法轮功进行新一轮迫害,市委书记马玉伦亲自布置,市长、副市长亲自上阵,几名主要官员各包(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十月十一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正阳派出所一天内就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有的是非法闯入民宅绑架,有的半路劫持……其中两人被非法劳教,其余遭罚款后放回,法轮功学员李凤琴被迫害致死。
十月十二日,该市一名主要官员徐凤山(人大)因涉嫌受贿被批捕。徐供出马玉伦犯罪事实,马玉伦被“双规”,后被逮捕、判刑,后保外就医,现在已经遭恶报死亡。
三、原榆树市委书记李伟遭恶报
二零一七年七月,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原白山市委党委书记、原榆树市委书记李伟,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
李伟,一九五八年出生。一九九九年一月至二零零二年六月,在榆树市任市委书记、市长期间,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多次开会亲自部署,开会时不让记录、不许录音、没有文件,只听李伟讲,李伟说,杀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轮功不能不管。李伟出差去上海,在给榆树市公安局打电话下令时说:“对于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人员,抓回来给我狠狠地打,留口气就行。”
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李伟指示警察毒打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仍达不到目的,就把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榆树市是长春地区最先把法轮功学员送劳教所的。
二零零零年九月,榆树教师集体上访,李伟害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给长春市“610”打电话,谎称是法轮功要集体进京上访,结果长春市防暴警察部队来了几车人,帮助截访,打了好多人。其中有教师被打坏住进了医院。李伟达到了制止教育系统集体上访又同时嫁祸法轮功的目的。
四、原榆树市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孙忠兴“玩火自毁”
二零零三年除夕夜十点钟,原榆树市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孙忠兴在住宅楼下自己家车库门前放烟花,“长了眼睛”的烟花蹿进了车库里,将库内存放的大量烟花点燃,引起爆炸,将库内的轿车烧毁。殃及邻居,二楼住户被赶走,玻璃烧炸,室内地板因热烤受损,连五、六楼的玻璃都被熏黑了。
孙忠兴,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出生,任榆树政法委书记期间,追随邪党的迫害政策。法轮功学员李淑花,时年三十二岁,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被恶警绑架劫持到看守所,仅仅十四天,被酷刑后眼球被打出来,没法向家属和社会交待,恶警请示上级后将李淑花灭口致死。当时正是孙中兴任政法委书记期间,李淑花的被灭口,孙中兴就是上级主要责任人。
五、榆树市原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市长赵国军被调查
二零一八年八月,中共榆树市常务副市长赵国军遭恶报被审查。赵国军,男,一九六八年一月出生,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赵国军任政法委书记的近三年时间里被非法判刑的有刘淑春、张学民、朱海山、杨信、李传兰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赵国军还和“610”头子李奉林年年办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六十至七十人次。
六、榆树市原政法委书记、副市长常建被约谈后跳楼自杀未遂
常健,男,一九六六年二月出生,榆树人,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从市政府六楼跳下,自杀未遂,身上肋骨、锁骨和踝骨三处骨折。现任中共榆树市委常委、副市长。二零一一年八月至二零一四年二月,常健任榆树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统战部部长、市委办公室主任。在常建任职政法委书记期间的两年半时间里非法冤判了郭凤学、杨亚芝、孙淑侠、许丽华、郑洪琴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他还和“610”头子李奉林也是年年办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五十至六十人次。
七、榆树市“610”头目李奉林心脏病手术支架
李奉林自从邪党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初期就任“610”头子,一直干到二零一五年初,整个榆树市迫害法轮功的坏事他都参与了,被迫害致死十几人,被非法冤判了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三百一十六人次被劳教,每年的洗脑班迫害与拘留迫害,被绑架的上千人次的法轮功学员,都少不了他的恶行。
李奉林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榆树办的洗脑班结束不久的十二月份,心脏病发作,去长春某大医院做了心脏手术支架,花掉不少公款(人民的血汗钱)。二零一二年八月旧病复发还不觉醒,继续干坏事。在二零一二年九月初办洗脑班期间李奉林在长春住院回榆树去洗脑班时,政法委工作人员劝法轮功学员说:“李书记带病坚持工作,特别关心你们,刚刚手术几天就来看你们,你们怎么就不好好想一想,该转化了。”可见李奉林迫害法轮功,为邪党卖命真是“不遗余力、呕心沥血、死而后已”。
八、榆树市原法院院长张凤军涉嫌严重职务违法接受调查
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原院长张凤军涉嫌严重职务违法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接受调查,张凤军在法院任职期间,始终是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他于二零零六年八月至二零一零年九月任榆树法院院长兼党组书记。在他任职期间非法冤判的有吕先锋、王续芳、陆桂容、高艳霞、刘淑春、李满庭、张学民、朱海山、杨信、李传兰等十名法轮功学员。
九、榆树市培英街道书记张林德车祸丧生
原榆树市培英街道邪党书记张林德,因在社区布置手下涂抹大量法轮功真相传单、不干胶,并扬言:要一个字不留,什么其它小广告、办假证的都不管,就涂抹法轮功的标语。还说,要狠点,(指对法轮功学员)抓几个,判几个,整死几个。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张林德在黑龙江遇车祸丧命,年仅五十三岁,死时离他亲自部署组织涂抹大法真相标语正好一个月。死后,家属要求组织部门报烈士待遇,因查是私人旅游没被批准。
十、榆树市培英街道办原副书记充当迫害大法的工具 糖尿病死亡
榆树市培英街道办原副书记邢会全,男,六十岁,自从他主抓迫害法轮功以来,始终受邪党的控制,一直仇视大法,步步配合紧跟,充当邪党迫害、诽谤、污蔑大法的工具。法轮功学员经常给其讲真相,他都不听。邢会全原本一米八多的大个儿、膀阔腰圆、篮球运动员的身体变成未老先衰的样子。法轮功学员多次与他见面,还想救他,可一提及真相,邢会全就躲躲闪闪,还是不听。二零零八年四月末,邢会全死于糖尿病综合症。
十一、榆树市福安乡原邪党书记沈洪山迫害大法徒遭恶报,又殃及其父
榆树市福安乡书记沈洪山,五十岁,自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以来,他亲自部署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迫使法轮功学员违心的写不修炼的所谓的保证书等。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劳教、罚款等,罚款最多一万元,少的三千五百元。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沈突发心血管动脉突出,去大庆市女儿所在的医院手术,手术无效,第三天死亡。沈的父亲七十岁,在沈死后,曾多次要自杀,终于在二零零四年中秋节前服“乐果”农药自杀。
十二、榆树市环卫处原邪党书记毕永志迫害法轮功车毁人亡
毕永志:男,54 岁,原榆树市城建局环境卫生管理处邪党支部书记,二零一三年一月 十五日去长春办事返回途经五棵树境内路段时,轿车撞在公路旁电线杆下面的护栏上突然起火,车毁人亡。
毕永志想借迫害法轮功之机往上爬,迫害本单位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前毕永志带人到本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马玉玲家门口蹲坑,二十四小时跟踪监视。二零零二年经常找马玉玲的麻烦,马玉玲被迫流离失所。邪党“十六大”前夕毕永志带领派出所警察又多次到马玉玲家对其家人进行骚扰,还逼迫家人说出下落,之后毕永志带人到马玉玲亲属家去找和马玉玲打工处去找,逼迫她写所谓不修炼的“五书”,不写就抓人。马玉玲向其讲真相也不听还是一意孤行,到头来给自己造成恶果。
十三、新立镇双余村前党支书记李加力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新立镇双余村前邪党支书李加力为了往上爬极力配合,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收书,绑架法轮功学员。当时就他管辖的双余村就绑架了二十多人次送拘留所,送劳教二人。可他好景不长(当时是新立镇下派干部邪党培养的接班人)于二零零零年冬去黑龙江拉煤车祸身亡。
十四、榆树市城建局专职书记孟庆江遭恶报免职
孟庆江,榆树市城建局专职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八——九月,把本系统法轮功学员抓到洗脑班迫害,后来因经济问题被免职。
十五、红星乡政府民政工作人员蒋福林仇视大法,遭恶报身亡
榆树市红星乡政府管民政的工作人员蒋福林,谁要在他面前提起大法,他就恶狠狠的骂。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在他家族某家中打井,蒋正好赶上,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就开始骂,法轮功学员说你侄女修炼大法,身体健康,蒋大骂:“我家人谁修炼法轮功,谁就不是我们老蒋家人。”二零零五年八月份,蒋骑摩托车撞在砖上,当场摔死。
十六、弓棚乡原邪党书记刘岚遭恶报被判刑
刘岚在弓棚乡任邪党书记期间,积极追随邪恶迫害法轮功,在榆树电视台采访他时,在电视上诬蔑法轮功,造成很坏的影响,后来因经济问题被判刑。
十七、榆树市电视台台长任雨昌配合邪恶污蔑大法脾脏被摘除
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在榆树搞的电视宣传,多半是任雨昌亲自安排或亲自录制的节目,毒害了很多世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由于他诬蔑大法,后来出车祸脾脏被摘除。
十八、榆树市经贸委纪检书记王继学,污蔑谩骂大法二零零四年突发脑溢血死亡。
十九、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建国被调查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建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当局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李建国,男,一九六零年生,一九九六年三月,任榆树市五棵树公安分局局长。二零零七年四月,任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五棵树公安分局局长。二零零八年五月,任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
榆树市是吉林省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八年四月,仅八年多时间,李建国任榆树市五棵树镇派出所所长和五棵树公安分局长期间就有近几十人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自打李建国二零零八年五月升任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到现在十年时间里,榆树就有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这其中有朱海山、刘淑艳被迫害致死。其他被绑架拘留、送洗脑班迫害的就更多了,就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召开前的敲门行动,榆树就绑架了二十一人,被骚扰的二百六十多人次。
二十、榆树市公安局副局长宁延生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儿子猝死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榆树市吉海宾馆传出一条爆炸性新闻,公安局副局长宁延生儿子在宾馆房间里突然死。还正赶上“七一”出殡。儿子死亡那一刻他痛不欲生。
原来他在二零零六年以前是榆树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法制科与国保大队互相勾结,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国保大队想叫那个法轮功学员劳动教养,报到法制科,宁延生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门的批准,申报从来没有退回过,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直到二零零六年,也就是宁延生任法制科长期间,榆树这个小小的县级市据不完全统计就有二百六十八人次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这个数字在全国的县级市也是首创记录,把这些好端端的家庭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就有王先有、韩玉珠、郑福祥、岳凯、于春海、李淑颖、李继旺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你想想宁延生得造多大的孽吧?
二十一、榆树法院副院长方云海恶报殃及儿子死亡
方云海,榆树市法院副院长,株连亲人死亡。在迫害初期,在榆树“610”任职,几次在电视上诬蔑法轮功,毒害众生。在任副院长期间,榆树法院多次冤判法轮功学员,其中经方云海负责的至少有两起。二零一零年过大年,方云海的儿子方明和朋友去广西旅游,因吸毒过量在正月初九那天死于南宁一个旅店,对外说是心脏病发作死亡,年仅三十一岁。
二十二、榆树检察院副检察长柴玉峰遭恶报死亡
柴玉峰,男,四十二岁,榆树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局长,死于肺癌。
榆树市二零零八年以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半都是经他一手签字、批捕的。由于江氏邪恶集团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择手段、不讲法律、随意莫须有定罪,柴玉峰为了一己私利,受上级控制摆布,不分青红皂白,无知的对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罪,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八日(皇历端午节)身患晚期肺癌死亡。
二十三、榆树市育民乡“610”负责人邵奇遭恶报突然死亡
榆树市育民乡 “610”负责人邵奇,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帮凶,曾经将法轮功学员姜玉兰强行绑架到长春洗脑班,在洗脑班不收的情况下,邵奇托人强行往里送。善恶有报。二零零五年八月末,邵奇突然去世。去世前一天的晚上,打麻将到九点多。第二天早晨不起床。他妻子去叫,不应。仔细一看人已死了,什么时候死的也不知道。
二十四、榆树市刘家镇“610”综治办负责人周德纯遭恶报死亡
榆树刘家镇“610”综治办的负责人周德存,积极追随邪恶迫害法轮功,几次骚扰、绑架本地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带来很大的伤害。法轮功学员张凤军三次被劳教都是周德存带领派出所警察绑架迫害的。二零一四年七月,又全面逼迫本镇法轮功学员签字放弃修炼,凡是以前挂名的都不放过,可惜一个刚跨入知天命年龄的人,于二零一四年底就撒手人寰、癌症死亡。
二十五、榆树市原国保大队恶警孙铁军遭恶报得脑梗塞
榆树市公安局原国保大队恶警孙铁军自从事这项工作以来始终仇视大法,一直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经常逼供毒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他与另一名恶警逼供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秀丽(上大挂)时,把张秀丽右胳膊给弄折了。又一次毒打法轮功学员樊老太太时,将笤帚把子都打碎了。还有一次石海林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时他在旁边说:“电她敏感部位”。二零零八年二月末突然得脑梗塞,在长春、榆树市医院治疗,后来到一私人诊所治疗时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使其明白了自己的症状是迫害大法所为,痛悔自己做的恶事,自此在治疗中逐渐有所好转。
二十六、榆树市原公安国保大队恶警郭树清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家人
国保大队恶警郭树清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绑架、抄家、刑讯逼供迫害法轮功学员无数,在讯问法轮功学员时经常不是打嘴巴就是拳脚相加,还不时的侮辱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郭树清不但不听还反唇相讥,毫无悔改之意。
可是就在他准备一家人团聚一起欢度新年之时的二零零八年腊月二十八这天,噩耗传来,儿子被自己养的加长大货车给挤压成重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郭树清就这么一个儿子,这白发人送黑发人那是啥滋味,比他自己命丧黄泉那要难受得不知要多多少倍。
二十七、榆树国保副队长徐鹏被捕入狱
徐鹏是榆树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凤山的儿子,徐朋到国保大队后,任榆树国保副队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法轮功学员在家被绑架后,徐朋向家属要钱,张口就说要两万。因家属是靠做小生意维持生活的,后来他说那就要四千吧。徐朋穷凶极恶惯了,根本就无法无天,真象百姓说的,“警匪一家”。后来受他父亲徐凤山、哥哥徐大伟黑社会的牵连被捕入狱。
二十八、榆树市拘留所管教组长徐久飞恶报身亡
徐久飞,男,五十二岁,榆树市拘留所管教组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次毒打女学员,并狂喊:“每年都有三个打死的指标呢,怕啥”。学员多次对其讲真相劝善,徐不信。得了肺癌后,徐久飞极力隐瞒事实,怕人说他遭了恶报,在长期的病痛折磨后徐久飞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死亡。
二十九、榆树市拘留所张福学肝癌死亡
榆树市拘留所张福学(外号“大有子”),毒打法轮功学员当乐趣,薅头发、打嘴巴、用大皮鞋踢脸、给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打完法轮功学员说“真过瘾”,二零零三年身患肝癌,患病后有所醒悟,生命延长,大约在二零一四、或二零一五年间死亡,约六十岁。
三十、榆树市拘留所孙景富遭恶报坏事连连
榆树市拘留所孙景富,也是打法轮功学员的恶棍,在一次强迫法轮功学员给拘留所种地时当着众多法轮功学员面说:“你们讲真、善、忍,我们在打你们时讲真上瘾”。后来孙景富家里又是丢钱,孩子偷车被抓,赔了十几万,妻子有病,现在穷困潦倒。
三十一、榆树市拘留所恶警高勇连累父母双双被烧死
高勇在拘留所期间,经常狠毒的打骂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刘淑娟(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扒掉外衣弄到外面冻,逼迫刘淑娟说不炼,刘淑娟不说,就给戴上重脚镣,手和脚铐在一起,走路只能猫着腰往前一点一点的挪,用小棍在操场上赶着走,他恶行招致恶果,连累年迈父母。父母瘫痪在床,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晚他父母家突然失大火,两老人被悲惨的烧死。
三十二、榆树市原华昌派出所胡跃驰迫害大法 遭恶报畏罪自杀
榆树市原华昌派出所指导员胡跃驰,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胡跃驰一直充当打手参与迫害,九九年七二零刚刚开始他任站前派出所指导员时,就亲自带领包街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干了绑架、骚扰、抄家、毁大法经书等勾当。
二零零六年他和银行的一位朋友密谋,有一笔十三万元私人存款,存款主由于车祸身亡,此款很长时间没人领取,经他们共同策划,办假身份证,将此款窃取私分,胡跃驰得个大头, 后来死者家属拿着存款折,找到银行时,东窗事发,胡跃驰自觉逃不过法律制裁,于二零零六年七月选择了上吊自杀之路。
三十三、榆树市正阳派出所指导员刘洪军恶报身亡
刘洪军,三十九岁,榆树市正阳派出所指导员,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有时带领本所警察跨辖区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三月上旬和同学联欢会喝酒死亡。
三十四、榆树市刘家镇派出所所长王大海身患多病经四年痛苦折磨离世
榆树市刘家镇派出所原所长王大海,男,四十二岁,在刘家镇任职期间横行乡里,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从不手软,亲自拦截、绑架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 。法轮功学员张凤军被送劳教三次,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的经济、精神造成极大的损失和痛苦。
王大海于二零零六年得了脑血栓不能正常上班,又调入大于派出所闲职,又添了其它病症,经历了六年左右的身体上痛苦和精神上的折磨于二零一二年离世。
三十五、不信报应的榆树市恶警刘宝峰死于脑瘤
刘宝峰生前为榆树市华昌派出所警察,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追随江泽民集团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宝峰迫害自己的老师程晓华时也一点不手软。程晓华生前多次遭到刘宝峰的骚扰,每到敏感日,程晓华为了躲避无理的骚扰,带着年幼的女儿在亲友家辗转流离。
刘宝峰最终自己却恶报连连:先是父亲刘长海得脑梗,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接着妻子徐岩红杏出墙,与多人有染,刘宝峰不堪忍受,二零零八年与其离婚,随后刘宝峰的母亲陆淑荣患子宫癌于二零零九年正月死亡,父亲于同年九月死亡。最后刘宝峰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丧命于脑瘤,年仅四十三岁。
三十六/三十七、榆树市公安局育民派出所所长李长远、杨亮遭恶报
育民派出所所长李长远,副所长杨亮,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开车一起上班,发生车祸,所长李长远当时被挤死,副所长杨亮挤得肋骨、腿骨骨折,肋骨扎进肺里,送往长春医治。其状十分恐怖、凄惨,两人都是四十多岁。
李长远在任育民派出所所长期间,经常配合“610”、国保大队亲自指使手下人甚至亲自参与,多次绑架或骚扰本乡的法轮功学员姜玉芝、姜玉兰、王桂芳、张国荣等,并且抄家、殴打她们,给法轮功学员和家属从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生活上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伤害,有时被迫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他们两人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给自己种下了恶果。
三十八、榆树市原刘家镇派出所所长李春清车祸重伤
榆树市刘家镇派出所所长李春清由于在邪党“610”的胁迫下,参与迫害法轮功。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由于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走脱,造成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从生活上、经济上、精神上给妻子和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伤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初,李春清由于审理一起刘家村书记与出租车司机经济纠纷案,司机被刑讯逼供受重伤后,李春清送司机去医院途中出车祸,司机当时死亡,另一人从挡风玻璃射出轻伤,李春清重伤,造成肋骨四根骨折、胳膊骨折、脊椎骨骨折。送长春中日联谊医院抢救。
三十九、榆树市闵家镇派出所警察李跃辉恶报死亡
榆树市闵家派出所恶警李跃辉,男,四十二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遵从邪党的部署,积极参与、蹲坑、骚扰、跟踪、诬告法轮功学员,到处打听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就连亲属都不放过。他的恶行前几年就已经殃及家人,妻子几年前就患上脑血栓了,自己不知悔改,还继续作孽,终于导致自己也患癌症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九年正月十八死亡。
四十/四十一、榆树市五棵树派出所副所长李岩松与司机韩广献遭恶报车祸死亡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六点多钟,五棵树派出所副所长李岩松(四十四岁)与司机韩广献(四十二岁)驾车沿着榆陶公路,行驶在二十三公里处时,被对面一女司机驾驶的大吉普车穿过路中间的隔离带,撞飞后起火,车毁人亡,面貌皆非,惨不忍睹。
李岩松、韩广献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李岩松在榆树市正阳派出所做包街警察,就多次积极参与打压、跟踪、蹲坑、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和抄家等。后来被上级看中,提拔为派出所副所长,于二零一一年前后,调往五棵树派出所。司机韩广献也是从榆树正阳派出所调往五棵树派出所的,也曾经多次参与迫害绑架法轮功学员。两个正当壮年的人就这样的悲惨的走了,给他们和家人带来莫大的不幸。
四十二、榆树市五棵树派出所所长周东恒酒后驾车撞树身亡
周东恒,榆树市公安局五棵树派出所所长。一九七四年九月出生,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晚,周东恒喝醉酒自己开车在回家的路上,撞到树上导致车毁人亡!年龄四十二岁,年纪轻轻就命归黄泉了, 周东恒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实施公安部“敲门行动”的主要执行人。
周东恒,原先在榆树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任中队长,为了升职,据老百姓说花了五十万元买官,在二零一六年调到榆树市五棵树镇担任所长一职。当他调到当地之后就扬言说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让警察到当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给法轮功学员照相、按手印等。
四十三、榆树市第一中学原校长李范遭恶报殃及儿子
榆树第一中学原校长李范紧跟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就和当地公安局联手把本单位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七十多天。二零零零年八月又私自强令本单位六名法轮功学员下岗,使榆树很多单位都效仿他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在榆树市迫害法轮功学员充当了急先锋。不久他和他老伴都重病在身,仍不思悔改,其妻现患小脑萎缩,现呈痴呆状态,在二零零四年他唯一的儿子又患上肺癌,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去世。
四十四、榆树一中副校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被免职
榆树市一中副校长王敬东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参与绑架,非法威胁、骚扰法轮功学员家属等。二零零六年四月,王敬东利用职权,强行搂抱其下属女教师而被报案,榆树市教育局令其停职。人们暗地里议论,这是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
四十五、小学校长杨瑞实诬告、迫害法轮功学员恶报死亡
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榆树市泗河镇文明村小学校长杨瑞实诬告给他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吕先锋和一外地学员,吕先锋被泗河镇派出所所长及警察绑架,导致吕先锋被非法判刑,那位外地学员被拘留。给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造成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九年初有人又提及大法之事时,他又诬蔑谩骂大法与法轮功学员并且恶狠狠的说:我把你们都整监狱去,让你们各个家破人亡。
时隔两个月得了肺癌晚期,经医疗手术发现不但扩散到咽喉,其他内脏部位哪都是,医生无法切割,只好怎么割开怎么缝上,医生告知只能采用化疗来缓解病痛。
他的属下教师法轮功学员不计前嫌,在杨瑞实化疗期间,拿着水果又去看望和他讲真相,告诉他退出邪党组织,认同大法还有希望。他却说:我就走我这条路了,不能变了。可惜一个生命就这样的执迷不悟,杨瑞实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一日白白的把命葬送给邪党了,这期间他的大儿子又与媳妇离了婚。正应了他的“家破人亡”那句话了。
四十六、榆树市农行行长迫害职工遭恶报
王保臣,四十三岁,榆树市农行行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多次胁迫本系统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强迫写“五书”,不写就不让上班。二零零三年王突发心肌病死亡。
四十七、新立镇双余村前治保主任张跃武遭报死亡
张跃武自打担任治保主任之职后积极配合邪恶派出所举报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前,他发现本村有大法真相资料后,报告给派出所,于当日带领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并将马令熙绑架后送劳教一年,可是就在他洋洋自得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七日骑着摩托车去新立镇途中与小马车相撞,当时昏迷不醒血肉模糊,送医院抢救三天后苏醒,可又由于医疗事故死亡,家属与医院打官司,经法医鉴定将脑袋、腹部尸检,死无完尸。
四十八、榆树市原福安乡福安村治保主任鮑国喜遭报
二零零九年春的一天,榆树市福安乡福安村治保主任鲍国喜,开着自家小车去长春办事,因鲍国喜是酒后驾车,在与大货车会车时,钻进大货车的车底下,造成严重车毁人伤,小车全部报废,鲍国喜的肚子被划开膛,划开一尺多长的大口子,肠子露出来了,手术时,还切除一段一尺多长不能修复的坏肠子,那么,鲍国喜做了什么了遭此劫难?
鲍国喜利欲熏心、六亲不认,竭力追随江泽民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邻居张清祥几乎年年被他带着警察绑架和光顾,一有什么敏感日,法轮功学员家都有他的身影出现,已受到上天的惩罚,在车祸中遭恶报。
四十九、榆树市八号乡九号村治保主任刘长海本人暴死,儿子被判刑三年
刘长海积极配合恶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带领当地派出所邪恶之徒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搜书、录像带。刘长海恶行殃及家人:儿子在北京打工期间,因和民工打仗斗殴,被判刑三年。而刘长海本人于二零零四年春天突然死亡。
五十、榆树市新庄乡腰新大队公安刘亚东遭恶报死亡
榆树市新庄乡腰新大队公安刘亚东,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的同学(本乡的法轮功学员)多次和他讲真相,他不听。结果,刘亚东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了恶报。当时,包括刘亚东在内的三个人骑摩托车,出车祸,只有刘亚东一个人死了。
结语
现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和政法系统官员纷纷落马或遭恶报死亡,象秋风扫落叶一样。这些徇私枉法、草菅人命的案件在中国大陆时时都在发生着,而中共邪党是始作俑者,可被卸磨杀驴的都是邪党利用过的中共官员。
奉劝榆树那些还没认清中共卸磨杀驴的本性的官员、警察、法官,若还不金盆洗手,天要清算时,后悔晚矣。天理昭彰,善恶有报。
恶报,并不是法轮功弟子希望看到的。希望仍在参与迫害者能够警醒,引以为戒,古人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正视自己的危险处境,做出正确选择。
网址转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