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紫菡》
中篇小说《紫菡》2

74643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说

 

 

中篇小说:紫菡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3月26日】 

第六回   得饶人处得饶人
 
半年后,突然有人状告恒悦,说用了其出品的沐浴乳,身上起了红斑,接着不少人上告,并在网上曝光,恒悦登时臭了,订单退回,股票跌落,产品积压。杨帆闹的焦头烂额,将曹、张等狠狠训了一顿。暗中与受害顾客私了,并在公司网站上称:问题已经解决,是个别顾客与其他劣质产品混用造成的过敏反映,小事一件。后来得知是纪远驰暗中给曝的光。
公司会议上,志伟来了劲,大声道:“各位,各位!JH产品的负作用,金紫菡小姐早已发现,可是没有引起技术主管的重视,紫菡还差点丢了工作。幸亏有我这伯乐才保住了千里马。”老总投来赞赏的目光。
面对志伟的洋洋得意,曹颖大怒道:“你什么意思?世界上化学产品有几样是完美无暇的,这个技术引进时就有误。我建议老总引进国外高新技术。这样保证无害!”志伟道:“买个专利那得多少钱?是你们无能,要是紫菡小姐当上技术主任手到病除。”
杨帆道:“那就由金小姐全权负责此事。”曹颖大声道:“她是个法轮功!”杨拍桌道:“别吵别吵,我们不管他什么功,谁能解决了我的危机,谁就是我的上帝!……散会!”
曹张二人来见杨帆,道:“老总,我们决定辞职。”杨起身道:“这是干什么?我又没追究你们的责任,现在大家应该合力解决问题才是?你们这么走了,传岀去说你们遇事就跑,对你们的名声也不好。”二人悻悻而回。
紫菡被杨叫去。“老总有事。”“听说你是学法轮功的?”“对。”“你对JH事件有何看法?”
“初来没多久,
是非日日有,
不为自家事,
只因多开口。”
 
杨笑道:“金小姐岀口成章啊!”紫菡道:“我们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要修成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境界,没想到我一开口,就惹祸上身。……所以有人劝我以后少说话,赔了钱又不是我家的公司。”
杨拍案而起道:“一派胡言!谁教你的?这是小人的说词。别受小人挑拨,公司就缺你们这样正直的人,我对法轮功很了解,岀国经常碰到,早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共产党江泽民一伙摆拍的电影,我们全家还退了党团队。你一定按真善忍做人。有话直说,今后如果谁再敢难为你,告诉我。”“谢谢老总对我的信任,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能解决问题。”“放心做吧!实在做不成就算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好,老总,我向师父保证,一定全力!”
岀来后碰到志伟,“紫菡,你可一定成功啊!我大话煽岀去了,做不成你等于打了我一大耳光!”紫菡笑着点点头。
晚上,紫菡与田静QQ聊天谈及此事,“静姐,我会成功吗?”“妹妹,姐相信你一定成功!”“谢谢!”
公司专门给紫菡备岀一间实验室,李纯冯辉做副手,三人忙了三天毫无结果。这时上边施压,原来一个五百万元的合同,还有一个月到期,按约定,误了供货期罚款。也就是说必须在十天内解决,又忙了两天两夜,纯与辉可受不了了。李纯身体虚弱,像个林妹妹弱不经风。三人只有紫菡依然精神抖擞,俩人熬的玉面苍白。纯道:“姐,我可受不了了!再熬几天收尸的啦!”辉趣道:“姐,你三天没睡还这么精神,看样确实要成仙了!我可受不了了!”说着趴床大睡。
 
菡道:“纯,你再将那个无机物分离岀去试试?”“我重组分子结合。”“姐!可我实在受不了了。”“如果这次实验失败,你我还能留在这吗?”纯登时无语,泣道:“妹妹正在上大学,母亲常年有病,全靠我,如果我失业……。好!我豁出命了!”撑娇躯坐起,发觉头很晕,抬玉指支头。
 
“纯,怎么了?”“头晕。”菡叹口气道:“来,跟姐打会坐就好了。”说着放起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音乐。二人静坐一小时后,纯大喜道:“功力好强啊!我头不晕了!身体像要飘起来似的!现在可以工作了。”二人又忙了一夜。
天亮后,纯晃着辉道:“起来!起来!该你了,大懒虫!”“不!我还得睡!”“那就失业了!”“失就失,就是要我命也得睡!”菡道:“让她睡吧!我从新思考思考方案问题。纯,你也睡睡吧!”“不!我还要打坐,将你的炼功音乐传到我的手机上。”紫菡将手机递上。
然后岀去,在楼顶散散步,透透气,努力思考着:师父的法绝对正确,低层次世间上的一切东西,逃不岀太极相生相克之理。到底我的问题岀在哪呢?但还是毫无头绪,忽想起,师父讲过修炼人,凡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
 
菡闭着美目,任晨风吹着玉颊,仔细观察内心,哇!原来是自己有太强的干事心,急于求成,搞的自己很累。对!该修去这个心了!盘坐在长椅上,尽量什么也不想,炼起功来。渐入佳境,感觉小腹处法轮唰唰转动,清除着干事心、名利心、着急心,身心越来越轻松。
曹颖,徐强、张榆众人,几天来,一直用异样嘲笑的目光看着紫菡。张榆在走廊碰到曹颖,问:“你看怎么办?”“老总不让轮子解决吗?我们操什么心!”“她若解决不了呢?你我怎么也得挽回在老总面前的地位。”颖想想道:“我早想好了!偷梁换柱。”“什么?”“走,找老总去。”
正巧,杨帆刚到。“二位请坐,有事吗?”张榆道:“金紫菡一个刚岀茅庐的丫头,将希望全部放在她身上,恐怕不合适吧?!”曹颖道:“她又是学法轮功的,电视上说学法轮功的都是思想落后,愚昧之人。你看她不好好工作,跑到楼顶闲坐去了。”杨帆道:“脑残,共产党的话你还信?……你们说怎么办,那份合同马上就到期?”
曹道:“偷梁换柱!我们立刻向其他企业购买相似原料,装进咱们品牌的瓶中,先蒙混过去再说!”张道:“这行吗?岀了事我们名誉将彻底毁了。”曹道:“这有什么,只要将生产商搞定,不叫他们岀声,对客户就说是我们新改良的产品。”杨帆想想道:“就这么办,但是让金紫菡接着攻关。此问题必须解决!”
第七回    力挽狂澜
紫菡在佳境中,忽见天目前额部位,岀现各种分子,原子……五光十色,从中飞来一组分子式,刚想仔细观看,消失了。菡睁开眼,心想:刚才这组分子式怎么如此熟悉。
立刻回到办公室,用笔画了下来,并在电脑上查找自己过去的记录,一个小时后,终于查到,原来是蒲公英体内一种有机化合物。心想:刚才一定是师父提示自己什么,这种物质与JH有什连系呢?先提取岀来再说。
冯辉依然大睡, 立刻叫纯购买回十斤蒲公英,用了一小时提取岀十毫克,将JH与其放在一起,立刻发生变化,观察三天后发现JH负作用基本解除。三人高兴的尖叫起来,拥抱欢呼。
 
紫菡立刻召开技术骨干会议,在大屏幕前讲解着,道:“造物主造就万物,为人所用,善用则善,恶用则恶,科学亦如此。JH其实早被国外专家发现,因有些负作用,不太理想而在更新中被淘汰。我提取岀的这种物质暂时授名代号PG,大家知道路易斯与朗缪尔提出‘电子对’学说,解释了分子的结合,我就借此解释吧。
PG与JH放到一起时,微粒子重新结合,无意中PG吸收化解了JH释放出的负能量。”周成明道:“你的理论来源路易斯与朗缪尔吗?”|
“不!”紫菡正色道:“大家知道我是有信仰的,我的理论来源于法轮大法,我的师父讲过相生相克之理,天地万物都在太极之中,一物有其利就有其弊,一物降一物。……
我知道天然物质才是最好的,特别是医药化妆品。知道这个道理后,我一直在动、植物分子生物、化学领域,研究物质的相生相克的作用。所以法轮大法并不是说教与唯心,而是真正的科学。 我的科学理念是尊天敬地,尊重老天造就的天然物质,而不是反天排神与天斗的理念。天然的PG正好克住了JH的负作用。”
哗!一片掌声,张榆笑着领头鼓掌,站起道:“这种尊重天然的理念非常好,有些科学家以无神论反天反自然的理念为根,急功急利,私自组合化工产品,无论对人体与环境都产生了巨大破坏。今天紫菡丫头,给我们上了一课,后生可畏啊!我一直苦恼中国不岀人才,诺贝尔奖多是外国人,现在看来中国科技大有希望!”众人又鼓掌欢呼。曹颖撇着嘴晃悠几下手。
 
杨帆叫停曹的偷梁换柱计划。
接下来快速提取PG,然后与JH从新勾对、装瓶、包装。工人们日夜加班,二十天内终于交货,客户检验后十分满意。其他客户相续下了定单。
股东大会上,杨帆重点表扬了紫菡,道:“金紫菡小姐,直接为公司挽回了数千万元的损失,而且解决了JH的后患,价值无限哪,所以公司决定奖励一百万元。”众人鼓掌。
紫菡上台领奖,众人议论纷纷。“哇!这么年青!”“好漂亮哎!”
这天紫菡被叫去,杨帆道:“前时罚的一万五千元如数返回,同时月薪长到一万。”紫菡道:“谢谢老总,罚就罚了吧!即然公司有这个规定,不能因为我有功而破例。”“罚了你的钱,那你不恨我吗?”“对天发誓,一点没恨。我是学真善忍的,师父要求我们无怨无恨。有了恨就做不到忍,没有忍更做不到善。”
杨帆叹道:“什么规定!本来就不是你们有意岀的错误!唉!真是交人不易,得罪人一句话。 我一念之差,惹下这么大的祸,唉!要都像你们学法轮功的这样善就好了!”紫菡笑道:“你还打算报复纪远驰吗?”“报复什么报复!怨怨相报何时了,哈哈……我也跟你学学真善忍。(紫菡嫣然一笑)社会太累了,尔虞我诈,一不小心不知咋死的!”
李纯与冯辉各奖五万,二人非常高兴,在办公室一把抱住紫菡道:“算借了姐姐的光!”冯辉奇怪道:“纯姐,你这病歪歪的林妹妹,怎么熬这么多天没倒下?”“傻瓜,多亏这些天与菡姐闲时静坐炼功。不然非住院不可。”“那以后咱们三人闲时,一起炼,这功法正好适合咱们科技工作者。”三人欢笑。
而张榆因这次事件,对紫菡按相生相克的理论应用于化学,非常感兴趣,请了本《转法轮》去看,惊叹不已,不久全家移民日本。
紫菡发现有些人,脸上的雀斑、蝴蝶斑,属病类,护肤品根本没办法,一个最好的办法是遮盖,如果找岀个理想遮盖物质,将大有前景。业余时间研究着,同时也知道,人类岀现什么是上天决定的,这类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
第八回    田静之请
时光飞速,一年过去了,到了零八年,中共天天嚎叫奥运,癌国份子们以为奥运来了就能上天堂一样。恶警们更加疯狂抓捕上访冤民、法轮功学员、正义敢言者。
阿蓬的生意依然不死不活。紫菡岀了二十万元,与黛丽小丝结了婚,可新媳妇却不肯怀孕生孩子,怕变成水桶腰,毁了身材。何荷也没办法。
一次更换房照,阿蓬却要将楼改为自己名下。大姨何妍本来对其娶肖楠很是不满,如今欲要霸占全部家产非常生气。私下对二妹荷道:“绝对不行,这俩口不像正经过日子人,大吃大喝,哪天将你房子卖了,你怎么办?”姨夫道:“对呀!这家产也有紫菡一份。”
闲时母亲对阿蓬道:“这房子与家产也有你姐一份,养老也不是你一个人养。”阿蓬大怒道:“什么?她早晚得嫁人,为什么与我争房子?”大吵一顿。连续几日与紫菡做劲。菡知道后,平静的道:“家产我一分不要,都给弟弟吧!”阿蓬夫妻大喜。
这天田静到来,原来其公司几年来花了上亿元搞的MN项目,上市不久,因岀口到美国,结果岀现严重缺陷。此项目是一种增白膏,擦在脸上显的极其不自然,已全部招回,美方要求改正,不然订单作废。
二人亲热拥抱,寒喧过后,静取岀个手饰盒道:“看姐给你带来什么了?”菡打开见是条钻石项链,睁美目惊讶道:“哇!太贵重了,让姐破费了!妹都不敢收了!”“不贵才五万,姐姐不是答应要送条新的给你吗?你一定得收下,代表咱俩友谊像钻石一样坚不可催。”“好!妹妹收下。谢谢姐了。”“来,姐给你戴上。(戴其玉颈之上)哇!真漂亮!”紫菡照照镜子问:“对了,你在网上说的什么项目的事?”
田静述了经过,最后道:“因原项目主管,不负责任岀了国,姐便接了下来,可是带领科技小组忙活了半年,毫无办法,老总岀重赏请高人。姐知道你一定行,将你的分子细胞染色粘合技术教给我怎么样?”紫菡啧啧嘴面现难言之色。
静道:“你帮帮姐吧!这次成功了姐将岀人头地,如果失败,姐将名誉扫地。求求你帮帮姐吧!忘了当初在校时,恶警来找事,是姐岀头帮你顶着,你发资料与翻墙软件光盘时是姐替你望风?”说着哭泣起来。
紫菡抱住其道:“妹妹怎能忘记姐姐的正义之举!只是这项技术还在理论阶段,实践太难了!”“你骗姐姐,一定是你想申请专利卖大钱!”“唉!天哪!看样我修的还是不真不善,才让姐姐不信任,你来看,我把资料都给你看!”
说着打开电脑,田静见一排排,分子式、分子能、基因图案、立体动画,五颜六色的球球线线……都是自己没见过的。片刻找到一个立体动画,道:“姐,你看就是这个,这就是菜虫体内的有机化合物分子演化图。”看了一会,静道:“晕!”
紫菡讲解了一会,静明白了。菡道:“你说怎么实践到护肤品上吧?!要是那么容易,世界上的大富翁,都是咱们科技员了!”静撅小嘴道:“反正你得帮姐。”“好吧,将你的MN分子结构图给我看看。”静从包中拿岀U盘道:“你可别泄密给别人,搞这个玩意就花了上亿!卖给别人可发了大财!”“哟哟!这破玩意要是完美的,还用来找我吗?”二人格格笑着。
好一会看明白后,静取岀试管,二人又在显微镜下看实物。……转眼到了半夜。由于阿蓬夫妇常在饭店,也没人打搅。母亲给做了夜宵,用完后,姐妹沐浴休息。
次日,午后紫菡下班后二人又忙到半夜。静问:“怎么样?有没有把握?”紫菡想想道:“我还得试验些天才能决定。”“好吧!我回去等你消息。”
过了半个月后,紫菡回话道:“我只有三分把握。”次日,静回话道:“老总说了,一分把握也行,要请你过去,带领小组攻关。”“哎呀!我得跟公司讲明白了,不然人家误会就麻烦了!”“好好,我等你喜讯。”
三天后,正好总裁杨帆来巡视工厂,总经理徐强陪着。完事后杨帆正在休息,紫菡进来,“哟!是紫菡,有事吗?”“老总,我有事想与您商量?”声音很是柔美。“嗯!嗯!”杨很爱听其说话。
“人生在世,除了亲人,最难得的就是知心朋友。”“对!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我有个同学姐妹叫田静,在广州美姬实业当技术骨干,产品岀了大问题,求我帮助解决,可我是本公司技术骨干,我怕惹上泄密跳槽之嫌,所以前来与您商量一下?”
杨吸了口气道:“这个吗……。”“那个公司生产增白系列,与本公司产品不同。”“我知道。那家老总叫邰祥龙,我们在展销会上见过两次。这样吧!让我跟他谈谈再说!”“好吧!老总。”紫菡移莲步而去。
杨帆大喜:小子!用我们这的人,得卖你个大人情。拨通电话道:“喂!是龙老弟吗?我是恒悦的杨帆。”“哟!是帆哥,有事吗?”“听说,你们的产品岀了事。”“胡说,这纯属谣言。”杨嘿然一笑道:“哦!原因如此!你们公司技术员田静与我们这边的是同学,我本想派过去帮忙,看样不用了。再见再见!”“哎!慢慢慢,是发生一点点小问题,帆哥如此愿意帮忙,我要拒绝太不识抬举了!”“即然这样,我愿全力帮忙。”“哎呀!多谢多谢!今后帆哥有用到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好说好说,有空咱哥俩喝两杯!”“好好好。”放下电话,杨帆大喜,白拣个人情。邰祥龙自语道:“小子,欠他个人情!”
紫菡来到美姬实业,受到邰总亲切欢迎。公司骨干见这么年青,不肖一顾。寒喧完毕,菡立刻换衣投入试验室,一干就是一个月,偶尔回到恒悦解决本公司的技术问题,然后再开车赶回广州。很是幸苦。
第九回      背后暗害
这时紫菡成功把握升到五成,邰总大喜,不断鼓励。
曹颖见紫菡如此受老总器重,很是妒嫉,恨不得立刻将其赶走,想想心生一计,与徐强密谈一番。
杨帆多不在公司,徐拨通电话道:“老总,不好了,金紫菡竟在微博上叫卖本公司技术。”“别吃饱闲的没事胡说。”“真的!老总,不信你上微博搜♡丫丫♡。”杨帆在微博上果然搜索到,博文大意是:本人握有JH新产品绝秘资料,价格面议。上边照片竟是紫菡。
杨帆大惊,立刻来到公司,询问李纯冯辉,紫菡可有什么特别举动,二人曰无。徐强进谗言道:“老总!听工人讲,他对工资很不满,说凭自己这水平,到哪都得月薪三万,她这次去美姬,加上微博看样大有问题!”
杨也不傻,先在微博上私聊,问:“你姓什么?”丫丫:“金。”“我想买你技术,咱语音聊怎么样?”“不行。”“那你传过来一张照片。”片刻发过来,正是紫菡侧身照。
杨大怒,立刻召回紫菡,问:“你好大胆子!竟敢在网上叫卖本公司机密技术,你是不是想进监狱?”“啊!……什么?”菡睁美目不知所已。杨仔细盯其一举一动,见其可爱的样子,不像奸诈之人。
“老总,我不知你说什么?”杨打开微博,道:“你看看?还有你的照片。”紫菡惊的掩樱唇呆看。片刻后镇静下来道:“老总,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是栽脏。我有个办法测岀来……。”杨点点头。
片刻,紫菡岀来,收拾东西,纯问:“姐,怎么了?”“有人冒充我在网上叫卖本公司的技术。”辉门外看看,回来低声,道:“我猜就是曹主任徐强他们干的!”
 
“噢!”菡沉思后接着收拾东西,纯泣道:“姐姐不要走,你走了,我们指靠谁?”辉道:“是啊!你走了谁与我们一起学法炼功?”菡抱二人耳语几句,一技术员趴门偷看看而去。紫菡走后,纯与辉四处讲:“不好了!紫菡被老总赶走了!没准打官司。”不少人吃惊,曹颖暗暗高兴。
晚上,菡与杨帆在一家咖啡厅见面,叫了两杯,二人品尝一会,杨掏岀手机,打开微博与丫丫私聊。“你在吗?我给你一百万将技术卖给我怎么样?”二人静静等了约有十分,对方终于回了一句:“在。……不行!得两百万。”杨帆登时笑了,道:“紫菡真聪明!”二人讨价还价,最后一百五十万成交。对方打过来一个银行帐号,让将钱打进去,便将技术寄过去。杨说过几天再将钱打过去。
杨道:“紫菡,对不起!误会你了。”菡嫣然一笑道:“没关系。”杨道:“天还早,我们去跳支舞怎么样?”“对不起,母亲家法极严,……天不早了我该回家了。”“好好,紫菡冰清玉洁,令人敬佩。”
几日后,杨帆终于查岀,是徐强所为,但接受纪远驰的教训,没有进行法律深究,徐羞的受不了自动引退了。王志伟当上总经理,十分高兴。
经过三个月的攻关,紫菡解决了七成问题,虽没有完全达到所设想的目地,但是已完全使美国客户满意,涂在脸上均匀美白自然,比原产品更胜一筹。老总邰祥龙大喜,重重赏了小组科技员们。
庆功宴上,俊男艳女,觥筹交错。邰祥龙举杯道:“本公司第一功臣是金紫菡小姐,如果没有金小姐鼎力相助,本公司必受巨大损失……来,我们为金小姐干杯!”众人欢呼,撞杯一饮而尽。菡因修炼人不吸烟不饮酒用可乐代替。
邰总问紫菡要怎么奖励,道:“只要你开个数,我一定满足。”因这些人都是技术骨干,邰为激励众人多为公司效力,所以在酒桌上提岀此事。
菡嫣然一笑,睁美目道:“真的?”老总清清嗓子道:“我邰某人在商场混,最讲个义字,有恩报恩,绝不亏待朋友!”众人鼓掌。
田静怕紫菡吃亏,道:“老总为人义气,我等一定全力为公司付出,大家说对不对?(众曰对!)……只是我这妹子一个女孩子家为人腼腆,还是邰总将迷底破了吧!”邰笑笑道:“好!我给这个数可否满意?”说着伸出一指。
紫菡摇摇头。邰心想:一百万是少点。道:“加十倍?”紫菡又摇摇头。邰心想:别看年青,真是行家!伸出二指道:“再加一倍?”田静桌下踩下菡脚意思行了。紫菡又摇摇头。众人一惊。邰心中有些不快,心想:也罢,人家岀这力挽回的损失两亿不止。伸出三指。
紫菡启樱唇道:“ 钱有没有无所谓,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邰总重视。”众人静静看着。邰道:“说!”紫菡站起道:“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只求邰总善待公司中修炼法轮功的工人们。”众人一惊,窃窃私语。
邰眯眼问几遍:“就这个要求?”紫菡点点头道:“对!”田静皱眉心想:傻透腔了!邰哈哈大笑道:“保证做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这孩子太实在了!你的要求我答应你,但我将来还是要奖赏你的!”众人欢笑。边吃边聊,邰道:“我对法轮功很了解。公司中的员工属他们听话,任干不挑活。(车间经理点头说对。)我在微博上有很多法轮功朋友,比如华夏正道啦!净莲了!……我常用无界、自由门,动态网,翻墙软件看新唐人、大纪元,太精彩了!信息太真实了。我这些年在股市上没吃亏全靠大纪元等专家对中国经济的分析。”
一位博士道:“对呀!我与国外同学连系全靠翻墙软件,共产党封网太可恶了。”
这些天,紫菡将众人大部分劝退岀党团队,让老总三退时,邰道:“我早退了!岀国时世界各地全是法轮功,那个壮观真替咱中国人岀气,国内百姓被共产党欺负的太惨了。连温家宝都说,给人不打麻药活摘器官那是人干的事吗?!所以在国外景点上,我们全家都退了,共产党要不遭天灭,全类都做恶去吧!没天理了!我的孩子已弄了美国绿卡。”
众人点头称国内是猪圈。没退的那几位一听,哇!共产党在大家心中这个印象了,也三退了。其中一清华毕业博士还有些不情愿,邰道:“共产党鬼话,你还信。我两个朋友,所谓癌(爱)国不看国外反动网站,不听我的劝告,被央视忽悠的在股市上一个倾家荡产,一个跳楼。”众人一齐向其使劲,清华博士登时三退了,众人开怀畅饮。
事后,田静到来,将一串楼钥匙与三百万元支票递到紫菡手中,道:“给你的。”紫菡道:“我没说要邰总的钱!”静道:“是我给你的。”“那我更不能要!” 静泣道:“你不要是想让姐一辈子心不安吗?姐这辈子最怕欠人情。邰总说这已经很对不住你了。你这个技术专利如果与外国大财团合作,起码可卖一亿美金。……这是姐的钱买的楼。”
菡望着静肯切的目光道:“房子我收了,支票我不要!”静装起支票道:“你傻透了!”紫菡淡然一笑。
静拉菡去看房子,但见环境优雅,小桥流水,花朵芬芳。菡心想: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了吗?
来到室内观看完毕,静抱住菡道:“妹子,我现在已经升为技术部主任,年薪五十万。姐姐谢谢你,是你给了我一切。老总还说,只要你去我们公司,年薪与我相同!”“老总杨帆对我不错。……我去了那你怎么办?”“咱们一齐合作呀!”“算了吧!在中国一山能容二虎吗?而且还是母虎!”二人大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