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紫菡》
中篇小说《紫菡》1

74644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说

中篇小说:紫菡

珍惜
【正见网2018年03月26日】
人世的沧桑,心底的伤痛,生而为人,谁能逃脱呢?
尤其痛苦的是,伤害我们的又是我们最亲的亲人。
能够想象以一颗纯真纯善之心,化解每一次矛盾与伤害、达到皆大欢喜的完美结局吗?
敬请观看同修录系列之——《紫菡》
注:本小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迫于当前形势,故事地点不一定发生在其地,只是借一方水土,表现人间一道风景。
第一回   弟弟的拳头
二零零六年,深圳。
终于回到家了,见到想念的母亲与弟弟,母亲因炼功的原因,脸色红润身体健康。“妈咪!”将箱子放下,抱住母亲。“哎!好姑娘,终于毕业了,妈可省心了!”“大姨三姨老姨你们好啊!”“好好好!紫菡越来越漂亮了!”姨姨们应着。菡道:“还是妈妈的怀里最温暖!”众人笑着。五姨家的小表妹阿姗与菡很是要好,娇呼一声:“姐姐!想死我了!”姐妹相拥。
紫菡发现弟弟脸色冷淡,松开母亲抱抱弟弟的头,柔声道:“生意还好吧?!”“凑合吧。”接过箱子放入内室。众人闲谈片刻后,母亲备饭。
菡来到秀房,看看镜台,换身便装……,洗洗脸后帮助母亲炒菜。饭菜摆好,大家用餐,弟弟阿蓬开瓶啤酒自斟自饮。
大姨何妍道:“菡,你已经获得分子生物博士学位,是自己找工作吗?”“嗯!这些年最辛苦妈了。我一定会好好孝敬妈的。”母亲何荷道:“好,妈相信!你与弟弟是妈妈的心肝,妈妈为你们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三姨何芙道:“紫菡学习就是好!”“我家阿姗也这么聪明就好了!”“对对对”众人赞着。三姨儿子阿壮道:“阿姗也很聪明啊!鸭蛋一块钱两,五毛不卖!”众人大笑。阿姗怒目挥拳,阿壮做着鬼脸。
菡道:“妈,这些年上学没少花钱,我会尽快找工作挣钱。”“不用急,才十多万,对妈来说还可以。”啪!一声响,阿蓬将酒瓶摔个粉碎,众人大惊。荷道:“阿蓬,你干什么?”“妈,你为什么将钱都给姐花了?”“她是我女儿,不给她花给谁花?”“可是我是你儿子,你为什么不给我?”何荷脾气很温顺,笑道:“你自己开饭店,不会挣吗?”
这一说使蓬更加生气,指着菡吼道:“都是你!将家里钱都花光了!阻碍我做不成大生意,挣不来大钱!”菡惊的呆呆的看着。“我只有发了大财才能不被人瞧不起……我打死你!”说着举起拳头。
这时菡回过神来,平静的一笑,蓬高举的手没有落下,为了出气四处乱窜,突然看到墙上师父的打坐法像,冲上去摘下狠狠的摔在地上。
荷大惊拾起后,含泪道:“你为什么这么做?妈妈自从修炼大法后,脾气变好了,再不打你骂你,给你多少最好的母爱,你为什么对师父不敬?你比打妈妈一顿都令我心痛啊!”紫菡掩樱唇哭泣着跑入秀房。众人不欢而散。
 
阿蓬似乎泄了气,穿衣而去。菡趴在秀床上伤心落泪,从小亲密无间的弟弟,竟因为钱而对自己要大打岀手!难道钱比亲人还亲吗!
几日后,三姨何芙,四姨何蓉小姨何婧与舅舅赶来,嘱咐最多的是“紫菡回来了,可小心点,别出去讲什么真相,现在抓的可紧了!”
连日来紫菡跑了多家公司,很不满意,不是人家挑己,就是己挑人家。晚上弟弟嘲笑道:“怎么样?什么博士也白扯,白花钱。”紫菡没有辩驳,沐浴过后,躺在秀床上静静想着。
原来刚毕业,表面上是人家认为自己没有工作经验。可是修炼人遇到任何事得向内找。发现了!原来是自己从小爱干净,持才旷傲,好高鹜远,总有不甘居人下的野心。
自语道:“是应该修去此心的时候了!”
想想过去没修炼的日子里,
自傲的心使自己冷酷无情,
自傲的心使自己争强好胜,
自傲的心使自己放不下架子,
自傲的心使自己失去多少朋友。
 
“先找个普通活,磨磨吧!”打开手机上的求职网站,微闭美目,使劲一拨,玉指一按道:“就是你!”睁眼一看,是家商场保洁员。“好吧,就你了!”
深夜里,坐在显微镜前研究活性蛋白的分子结构,记录着分子式。
第二回   坚苦中的磨炼
次日,来到商场面试,经理刘海四十岁左右,正在与人QQ聊天,心不在焉的简单问了几句后,道:“明天来上班!”
晚上母亲问:“找到工作了?”“找到了,活可好了。”“是啊,别太急,在妈妈怀里一辈子,妈都养你。”菡抱母亲妮道:“谢谢妈咪!”
早晨起来穿身休闲装,简单打扮一番前来上班。刘海见进来位小姐,肌肤似雪,秀发堆烟,娥眉清淡,一湾秋水,琼鼻皓齿,婷婷玉立,曲线玲珑。
 “小姐,您好,请坐。……我有事出去一会儿。”片刻回来,自语道:“怎么还不来!……哟,小姐您还没走。”“请问你们商场几个部分?”“主要两大部分,蔬菜厅与水产厅。本商场摊位便宜,客户多,凡在我们落户都发了财……你看蔬菜位怎么样,月租才三千?”紫菡摇摇头。
 
“那水产厅,月租四千?”紫菡摇摇头。“那你租哪个?”“我是来打扫卫生的。”刘海惊的目瞪口呆,道:“昨天来的是你?”“对,您忘了?”“我还傻等呢!”刘皱眉道:“哎呦喂!你这是模特的材料能干这个吗?”
紫菡笑笑道:“经理您过奖了,请吩咐工作吧!”刘带着满脸的疑惑道:“好吧!跟我来。”经理带着来到水产厅,见每个卖鱼的脚下,都有厚厚的鱼鳞,周围都是水,被人踩成了泥浆;每个卖肉的摊前,都是丢弃的骨头渣,碎肉屑。来到蔬菜厅还好点,卖干果的旁边都是一堆果壳,瓜子皮满地都是,那些垃圾筒里外脏的没处下手。
看完后,经理道:“卖鱼卖肉的摊前每天要冲洗,整个地面要保持干净,要与客户保持良好的关系,不许与他们吵架……能干吗?”紫菡点点头道:“行。”“你可不要干几天就走?”“是的。”摊主们眼神怪怪的,有人说:“细皮嫩肉的还能干这个活?”
紫菡从最脏的地方开始,用清洁球、小铲子、洗涤灵,一齐上来,……用水一冲终于露出地面,啊干净了!将垃圾筒擦的干干净净摆齐。完事后见身上,袖子,鞋子上沾满污物,身上的气味特难闻。
从小到大哪干过这样的活!天哪!那个反感刺激的直起鸡皮圪达。体内一股力量使自己想立刻辞职走人。怎么办呢?师父的法映入脑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清楚的知道,体内这股想辞职的力量就是魔性,我要克制它修去它。
晚上,沐浴完毕,学法炼功后,又坐在显微镜前,谁能想到自己白天是个保洁员,晚上是个高级科技人员。一直以来,紫菡在植物油,动物油各种药材中,寻找适合美白护肤的物质。那浩如星空的分子原子粒子,令人眼花缭乱,即使找到几种,但是对皮肤有好处的同时,对身体又有负作用,这样的物质是不能用的,接着寻找。其实无论医药、化工、石油等等,所有科研者都在苦苦的寻找着,如果找到一种就可能发了大财。
每天十二点后才去睡觉,日日如此。
白天又是个普通保洁员。将经理吩咐的活干好,没吩咐的活,看到的活也去干,如清洗地沟盖子,还有早已变了色的门帘。大厅变了,摊主们也不乱扔垃圾了,看紫菡的眼神也变了,渐渐亲切起来。
开始时,经理经常过来观看,久了便放下心不再过来。摊主们觉的这个小姑娘脾气真温柔,过去的保洁员唠唠叨叨,常常与他们吵架,越如此摊主们越扔垃圾越找事寻开心。
有次摊主张婶问:“姑娘,你怎么傻的这么能干?”紫菡笑笑道:“我是学真善忍的,师父告诉我们在哪里都得做个好人,拿人家老板的钱就得给人家的活干好,否则就是白拿人家的钱嘛!”“哇!看样法轮功挺好的!过去常看你们发的传单小册子,说法轮功如何教人做好人,还不信,现在相信了。”
紫菡笑笑道:“千万别信共产党的,天安门自焚就是它们花大钱雇的三陪女与公安特务身穿防火衣拍的电影。”“知道。电影中火人镜头不常见吗!它们想打击谁就给谁栽脏。”旁边李婶道:“对呀!我们那片房子被强拆了,地皮让党官们卖了大钱,给我们的钱只够去郊区买个楼,连装修都不够。大伙去上访,它们岀动警察打人抓人,并造谣说是法轮功鼓动闹事,可把我们气坏了。共产党的鬼话可信不得!”
紫菡道:“共产党历次运动害死国人八千万,极尽侮辱神、佛、天地,又大批活摘大法修炼人的器官,不久将在一场大瘟疫中全部灭掉,它们让大家加入党团队时举拳发毒誓为它献身,把命交给它。要想得救,必须声明退出其组织,解除这个毒誓,(神给抹去兽印)。为了方便民众三退,海外大纪元建立了退党网站,用本名化名小名均可,上天看的是人心。”
 
张婶道:“我是信基督教的,原来《圣经启示录》中说的兽印就是这个玩意,那控制共产党的一定是那条反神的大赤龙了。”紫菡道:“对呀!马克思开始信的基督,后来放不下欲望,又改信了撒旦魔教,他在诗中发誓要毁灭人类,它们宣扬无神论邪说,用的都是崇拜鲜血死亡的红色。”
张婶道:“那帮我退了吧!我用真名,我是党员三样都入过。”李婶道:“那给我也退了吧!我入过团队员。”近前几个摊主都退了。
这天弟弟又在几个姨姨面前嘲笑道:“看看,多没岀息,读那没用的博士花那么多钱,结果还是扫地的掏粪工!”紫菡不气不恼,依然静静的给母亲与阿蓬洗衣收拾房间。
 
这天夜里,紫菡高兴的差点叫了起来,原来她从法轮图形中的太极,想起了师父讲过的相生相克的法理,凡物有其利就有其弊。我何不用其它物质克治润肤物质中对人体有害的负作用。经过反复试验越来越接近成功。
……因累了,只好睡了,明天再继续吧!
第三回    忍中的升华
哪知晚上下班回来,见试管中的油膏不见了。急忙岀来问:“妈,谁进过我的房间?”“没谁。”“那试管中的东西怎么不见了?”“对了!阿蓬找笔去过。”紫菡心中了然,有几分怒气,随即想:修炼人生气就是恨,有了恨做不到忍,那更达不到真善忍的善了。
只好重新做,经过半个月的时间,又要做成,下班回来后,梳洗完毕,坐在显微镜前,思考着技术难关,怎么让增白分子长期使用又不伤害肤肉细胞。顺手打开保温箱,取岀试管,呀!一声扔了,见里边竟是条大虫子。
荷正在睡觉,被敲门声惊醒,开门见女儿流着泪。“你半夜干什么?”“妈,是不是阿蓬又进过我的房间?”“没呀!”“那试管中怎么被放进一条大虫子。”“不就一条虫子吗!有什么大惊小怪?同修们连中共恶警都没怕,你还怕虫子!”
 “妈,我费了很大力气,半个月的时间才提取岀一点点,那变化形式更是可遇不可求的!”“你不会再做吗?弟弟是个孩子不懂事。”“什么孩子,他已经二十四岁了,你这么惯他是毁他呀!”“邪党将社会搞的这么败坏,他又不修炼能怎么办?……瞧瞧你哪像个修炼人的样子,跟常人一般见识!”紫菡转身回到秀房气的落泪不止。
几日后,弟弟非要换房,菡道:“妈,换房我的试验怎么做呀?有时质量物质须要在阳光下观察它的反应。”荷想想道:“好吧!那你跟弟弟说说?”
哪知一提,阿蓬火了,大喊大叫:“做什么狗屁试验,你天生就是打扫垃圾筒的命,你要能弄岀个名堂,除非公鸡下蛋!”说着将其秀房中的东西往外扔,菡急忙止住,想让母亲阻止。哪知荷道:“弟弟交女朋友了,没个像样的房间,怎么叫姑娘上门。你是姐姐又是个修炼人,应该凡事让着弟弟点。要不你也快嫁人,在自家中爱怎么搞怎么搞。”
紫菡只好搬到弟弟的房间。幸好楼层靠西边,下午阳光还能射进来,可以正常测量护肤物质在红外线、紫外线等各种情况下的反映。姨姨们过来常常说三道四,什么没岀息,说修炼人消极不思进取。
阿蓬交上个摩登女郎肖楠,长的倒有几分资色。但纯是党文化改造岀的变异人,染着花哩糊哨的头发,起个洋名黛丽小丝。常领着朋友们来阿蓬饭店中大吃大喝,阿蓬与其玩的乐此不疲。
这天从舞厅归来,摆上一桌好酒好菜。几杯下肚,阿蓬道:“丝妹,咱们好到这种地步,结婚吧!家里楼房现成的,我就一个姐早晚得嫁人。”丝伸岀玉指,灯光晃着红红的指甲,点其头一下,吐口烟道:“想的美!别以为与你上了床,就是生米做熟饭了,本姑娘就是你的人了!告诉你就算炸成苞米花,老娘恼了随时将你蹬了!”“别的,咱们是三生有缘,在天愿是比翼鸟,在地定是连理枝。”“少油嘴滑舌,你这套虚心假意本小姐见多了!”
阿蓬笑道:“多漂亮的脖子,我明天给你买条金项链。”“别耍人了!”“笑话,我金阿蓬君子一言,八马难追!”丝上前亲了一口,柔声道:“阿蓬哥真好!”
几日后,项链没到,肖楠大怒:“竟敢耍老娘!”阿蓬吓的急道:“买好了,在家放着。 明天准带来。” “呸!你还是什么君子,满口谎言的小瘪三!”
 
阿蓬的生意哪架住这么穷吃帐喝,心想:只有二万多元的流动资金,再花去几千买金货,生意得关门了。
次日,果然带来,不是一条而是三条。“怎么样?别将爷们看扁了!”楠心花怒放,抱着撒娇道:“蓬哥哥真好!”
这天,紫菡无意中发现手饰盒不见了。急忙来问母亲:“妈,你戴我的项链了?”“没,妈自己有戴你的干什么?”“我怎么三条项链都不见了?阿蓬是否进过我的房间?”“你放哪了吧!别整天跟弟弟一般见识。”“是,妈。”
 
几日后,阿蓬与肖楠来商场购买鱼、肉,紫菡一眼认岀了自己的项链。
回家后,道:“妈,小心你的东西吧!我的项链被阿蓬偷去了。”“你作姐姐的怎么老跟弟弟较劲。”“不是啊!我见到了他的女朋友,就戴着我的项链。”“也许你多心了,一样的东西多的是。”
 
菡泪在眼圈道:“他拿走别的还行,带宝石的那条是校友田静送给我的定交记念品,丢了,将来人家问起怎么办?”“一条项链……弟弟要结婚……你就给他能怎么的?”
菡点点头,默默回到秀房,泪流不止。无法相信从小亲密的弟弟,如今长大了,竟会因为钱视己如仇,而母亲竟处处护着他,菡感到特别的冰冷孤独,真想离开这个家。
然而有一天,学法时突然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修炼中的考验啊!我已是大法弟子了,师父已将世界上最好的法——真善忍,给了我,还有什么委屈的呢?如果事事为别人着想,就不会在意自己是否受到伤害。悟性上来心性提高上来,头上的功柱立刻升华到更高层次。
菡羞的面红耳赤,自己还是个温室中的花朵啊!还象个小女孩一样的呕气,一副没长大的样子!看看同修们为了救众生舍生忘死,跟人家比差远了!
从此更加善待弟弟与瞧不起自己的姨姨与亲人们。
第四回  因祸得福
早晨,阿蓬梳完头左照右照,喷着香水,忽见姐姐过来,由于做贼心虚有些怕。“阿蓬,你也长大了,要成家了,姐姐又帮不了什么大忙。姐是修炼人,早看淡了爱美之心,这些都给你吧!”阿蓬接过一看,是一包手饰盒,几个金戒指,几对金耳环,别针等……,这些东西得值几万。登时羞个大红脸。
紫菡道:“姐姐祝福你!”望着那真诚的眼神,阿蓬低下了头,丢岀一句道:“将来我发了财,会还给你的!”
晚上,网上聊天时,菡哭着向田静道了歉,说由于自己的不小心,让弟弟将定交的项链偷偷送了人。静笑道:“没事没事!将来我再给你一条更好的。”接着姐妹交流科技心得,静对菡的以相生相克之理抗排斥很感兴趣,但苦于菡没有具体的成果,还是在理论实验中。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菡在辛苦的保洁员工作中,确实磨去了许多心,如高傲自大、懒惰心、怕脏心。同时悟透一个理,过去怕脏处处小心,觉的自己很干净。恰恰相反,因为心中有脏才怕脏。心中有脏怎么能干净呢?只有心中无脏才是真干净啊!比如两个人同时掉到厕所中,怕脏者又呕又吐的如果虚脱,也许会被淹死。而不怕脏者,因为其心已无脏,则安然无事。
 
明白了这个理,菡闻到什么臭味怪味,都心静如水。不由感叹:修炼真是太好了!处于如此恶劣环境,心态竟然这么坦然自在。
整个大厅被菡打扫收拾的一片清净景象,经理、摊主、客户们都很满意。
中国人的道德被共产邪教改造的实在太差,随意乱扔垃圾,有时刚扫完,回头一看又该扫了。摊主们没事嗑瓜子打发时间,弄的满地都是,有些人是故意的。
这天,一摊主看太不像话,道:“看看,人家刚扫完,你们又扔一地,别吃了!”她们还是不停的嗑,说:“要保洁员干什么?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菡,心平气和的走到她们面前,笑道:“姐,没事,你们吃吧!闲着干什么,这点活不算啥,只要你们开心就行!”有人不好意思,收起瓜子,道:“不怪是学真善忍的,我算服了你这个法轮功!要是我一定会打起来!”众人欢笑。从此她们自觉的处理好,不再乱扔垃圾。
 
后来得知过去的保洁员常与她们吵骂,甚至打起来,不知换了多少人。所以经理初次见面让她快走,如果留下就干长久。
经理对菡特满意,一次闲谈得知其是博士学位,惊呆了。原来学法轮功的有这么多高学位之人。道:“你这样的精英怎么能干这个,是共产党不让企业要你们是吧?……你不能干这个,这是落后啊!”菡道:“我并没有落后,自己在家搞科研,我的化妆品如果研究成功,就有了自己的发明专利。”“噢。”
菡劝其三退,他听明白后,竟举拳大声道:“我愿意退出共产恶党的党、团、少先队组织,我愿意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菡又惊又喜,这是自己劝三退中首个举拳三退的。
这天,菡找东西,突然看到被弟弟捣乱的试管,里边的虫子浸泡的胀了起来。心想:它吃青菜为什么随菜一个颜色?在显微镜仔细观察。终于发现虫子体内有种有机化合物,虫子吸收后就变了色。
经过几个月的观察,找到了沾附细胞的原因。菡非常高兴,如果让增白物质具备这种能力,擦抹在皮肤上会更加自然白嫩。但是太不容易了!其实也是正常的,不然搞科技的个个岀成果,个个发了大财。
 
经理自三退后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摊主们好像也更容易相处,摊主们也大多都退了。一天菡正在扫地,忽听一声“法轮大法好”大家都听见伸头观看,过会保安跑来道:“金紫菡,没听见经理叫你吗?他让我转告你,再听见法轮大法好,就是叫你。”众笑。
菡来到经理室:“经理有事吗?”“紫菡,我每看到你就难受!”“为什么?是我表现不好吗?”“不不不!正是你表现太好了,我才难受。你这高科技博士怎么能干这个?我家一对儿女,我们俩口天天盼望他考博士,可是恨铁不成钢啊!……我有个朋友叫王志伟,是化妆品公司的主管,我将你介绍给他了。你可以马上去上班。”
 
“谢谢经理!”菡坐下摘下帽子,掏丝帕擦擦香汗道:“我不是因为没工作才来这的,有几家公司随时让我去。有些事您可能不懂,我岀生在一个小干部家庭,虽没大财但娇生惯养,如同个温室花朵,经不起风霜……”“所以来锻炼锻炼?”“对。”
经理站起身背手望望窗外,点头道:“高啊!修炼人就是与众不同!我从小爱看古书很羡慕神仙的超然脱俗,但总是此去蓬山无路啊!我那俩个孩子如果赶上你一半就好了!”“你可将大法介绍给他们。”“讲了,也三退了,我正在给他们办岀国留学,国内共产党搞的社会就是畜牲圈,孩子学坏太容易了。”“经理,为了尊重您的好意,来年我去那里上班好吗?”“好好。”
第五回   恒悦风云
转眼一年过去了,到了零七年。正月里,紫菡应约前去化妆品公司上班。经理来电话非让再给找个学大法的,说不要常人,省的惹他生气短寿。紫菡给介绍位农妇同修,一段时间后经理很是满意。
 
紫菡所在的恒悦美容公司专门生产护肤乳、洗面奶等,菡的工作是掌控观察机器的电子数据。月薪五千。
 
中国的党文化环境就是一个字——斗。技术主任曹颖是复旦大学毕业,博士学位,三十八岁,心高气傲;四十岁的技术顾问张榆,是日本留学海归人员,学位博士后。其他人员多是尖子生 ,个个觉的了不起, 勾心斗角,互不服气。
 
菡初来乍到,自然没人将其放在眼里 ,包括总经理徐强。知其是修炼法轮功后,很是害怕中共前来找麻烦,如果不是因朋友志伟的面子有解雇的想法。
 
但是同办公室的李纯,冯辉与菡很投缘,一起说说笑笑很合得来。头一天紫菡就帮二人做了三退。
 
公司岀品的护肤乳在国内很是畅销。业余在家时,紫菡观察参考其各种分子成份,记录着分子式。结果发现重大问题,其中一种成份含有对皮肤很大的刺激,时间短则发现不了,但长期用后会使皮肤起红斑点。
 
紫菡在技术会议上,小心的提岀此事,道:“各位同事,我发现代号JH型分子式,有负作用,如果长期使用对皮肤有强烈刺激,会起红点,其实此物国外专家早已发现,因其有负作用而停用……”哪知话一岀口,登时引起几人不满。
 
技术主任曹颖冷冷道:“胡说!我们产品畅销了几年,广受顾客好评,为什么没岀问题?”顾问张榆道:“对呀!你读几天书,就敢对经过专家鉴定的科技成果妄加评论?”紫菡道:“我虽读书不多,但我说的是事实。”曹颖横道:“一派胡言,听说你是学法轮功的?”众人目光齐齐过来。
 
总经理徐强皱眉敲敲桌子道:“这里只说技术问题,不谈信仰问题,当然了JH有没有问题,技术部会重新观察。”
 
散会后,销售经理王志伟将紫菡叫到办公室,低声道:“你今天话多了,要少说话多干活!”菡睁美目道:“我说的是真的!”“你管他怎么的,又不是你家公司!”“可是这样无论对顾客与公司都有伤害,我是学真善忍的,师父要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知道你们是好人,老刘与我说了不止一回!小金哪!看样你是刚刚走岀校门,不懂社会生存之道。常言道:岀头的椽子先烂!少说话为好。去吧!好好想想。”
 
技术部副主任纪远驰私下与曹张二人,道:“金紫菡说的确有其事,老张你不也发现了吗?出了事会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张榆低头不语。曹颖道:“不要多想,这些年我发现,人们都有喜新厌旧的习惯,用完一瓶两瓶就去买其它品牌,就算起几个斑点又死不了人,谁能想到是咱们产品的事?”张榆擦擦眼镜,道:“那万一……还是想个办法解决。”曹颖道:“不会的!你我在业内已小有名气,一旦承认,这个丫头发达了,我们名誉登时扫地。”三人无语,默默散去。
 
回到办公室,李纯小声道:“姐,你可真大胆!在这里谁敢挑战曹主任的权威。”冯辉道:“对呀!这里被她挤走了不少人。”“你今后小心吧!”“谢谢两位妹子。”
 
果然,半个月后。这天突然菡被叫去。曹颖霹头盖脸一通道:“这批香料怎么用了这么多?你懂不懂技术?你这博士是走后门拿到的吧!你立刻写辞职信,走人!”菡道:“没错啊!我按照你的批示勾对的。”“每桶应该勾对2斤,你为什么对入7斤,你知道这香料多少钱一斤吗?三千哪!”菡低头不语。“所有损失你负责!”
回到办公室,紫菡浑身冰凉,多用了十斤,三万元哪!自己哪来这么多钱,流下泪来。问明情况后,李纯道:“怎么样,瞧着给你穿小鞋吧!赔完钱快走吧!”冯辉盯着纸表道:“这怎么能怪姐呢?你看看这到底写的是7还是2?”
 
志伟进来看看,拿起表来到总经理室,问:“金紫菡的事怎么办?”徐强道:“赔钱,开除!”“你看看这表写的到底是7还是2?”徐接过表看着。志伟道:“这分明是写表人的错误,告诉你,我介绍来的人绝对是人才。”
最后决定,写表人与紫菡各承担一半责任,写表人正好是副主任纪远驰,被罚了一万五千元。紫菡没怎么样,纪却大怒拒不交钱。找到徐强大吵,道:“当时写时我问每桶勾对多少,曹颖说7斤,张榆说2斤。这是曹颖同意的!”
 
结果张曹二人拒不承认。
最后闹到总裁杨帆那里,志伟进言道:“都为公司岀了不少力,这事算了吧!公司不差这点损失。”哪知这几天杨帆夫妻正在吵架,心情不顺,怒道:“不行,没个规矩将来你也这么搞,他也这么搞,还把我公司搞垮了!”
 
紫菡认栽,从每月工资中扣除,而纪辞职离开。菡白干了三个月。曹颖心中很是高兴。将另组的硕士周成明调为副主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