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平台
纪实微小说:难得的护士长

75227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小说

纪实小小说:难得的护士长

珍惜
【正见网2018年12月19日】
一身雪白的衣,
仿佛一尘不染,
仿佛浴水芙蓉,
仿佛从天而降,
婷婷玉立的倩影,
穿梭在各个房间,
和蔼可亲的话语,
温柔的目光,
她像一缕春风,
温暖着每个病患的心。
她是一个天使,
白衣天使,
她就是玉洁。
一、在护士工作中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五月以前,玉洁是医院骨科护士长,所在的科室有四十多张床位,医生护士有二十多名。病人多时床位不够用,需额外加床,工作量大,有时要加班。
在修炼法轮大法前,玉洁干好工作是按照自己的当时的道德标准在做,也就是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得法后,她明白了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是“真、善、忍”,她就时刻牢记“真、善、忍”,按照宇宙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同事,善待病人,工作尽职尽责。在九九年迫害前,她每年都被评为院级、市局级先進工作者。
共产邪教催毁了整个中国道德,社会的腐败体现在方方面面,在医院的反应是病人请吃、送礼、送红包;药品商、器械商送礼、送回扣;医生不讲医德,一味的开有回扣的药品给病人用,以争取多拿回扣。
玉洁所在科是个大科室,病人多,每天都有手术。术后病人家属请吃饭,科主任每天都在酒桌上吃,上顿吃下顿吃,下午基本人不知。科里的工作撒手不管,医生抱怨,护士心里也不平衡。
玉洁从来不参加宴请,也不接受病人的礼物。对科里的工作,她严格要求医生护士一定严格执行各项操作规程,特别强调不能执行口头医嘱,抢救危重病人除外,危重病人抢救完后,要马上补写医嘱。玉洁平时做好督促检查工作,发现问题及时纠正。
护士对医生收受回扣心理不平衡,玉洁就讲在《转法轮》中的得与失的关系给她们听,使她们明白了不该得的不能得,得了就会损失德造下罪业的法理。
科室医疗混乱的现象,院长知道后开会研究,护理部主任告诉院长:“骨科多亏有一个认真负责的护士长玉洁,医生乱,护士不乱,工作质量才能得以保证,没出现问题。”院长听后表示满意。
医院每月都根据科室的经济收入情况,从中提取一定比例的钱作为奖金发到各科室。为了不体现平均分配,医院还制定了分配政策。按职称高低、职务高低分配。实际上还是变相平均。科室有两个职称是护士,工作比个别护师职称的护士干的好,如果按职称的分配比例发放奖金,就不公平。
玉洁主动把自己高出她们两个百分点的那一部份让出来,分给她俩。虽然每月奖金不是太多,但是对她们也是一种鼓励。有的护士对玉洁道:“护士长,你月月把钱让出来,你少拿多少钱哪?现在象你这样的好人太少了。”
玉洁道:“大法师父告诉我们,钱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走,够用就行了,要把个人利益看淡。”她们听了觉的这个法轮大法很好,也想学,玉洁就帮她们请来《转法轮》。当时其科室有七人走入大法修炼。
有一次,门诊治疗室需要一名护士,从骨科室里调出一名去门诊治疗室,工作比病房轻松,还不上夜班,很多人都想去,可这位护士哭着不愿走,她就像孩子离不开母亲一样,实在舍不得玉洁,可见大法弟子在人们心目中的威望。她道:“我要是干不了治疗室的工作,还要回到骨科来。”
护理部主任对玉洁道:“你这个人,人缘怎么那么好,从你们科往外调护士不愿意走,别的科护士要求到你们科来。”
玉洁笑道:“那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的原因。”
医院每年年底都要進行职称资格评定,评出优秀、合格、不合格。其中有一部份是民主评议,全院职工根据发放的名单无记名投票,玉洁每次得票都是很高的。就是在九九年大法遭到邪共迫害时,玉洁被降职后的民主评议,她得票也是最高的。
护士这个职业女性多,女性担任的角色较男性特殊。特别是怀孕、分娩、哺育,这三个阶段对护士来说,负担很重,护士还要值夜班。有时孩子生病了,多需要妈妈在身边。每遇到这种特殊情况时,玉洁都及时询问有没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及时调整班次,以保证工作正常進行。有时值夜班的护士突发急症,不能工作,玉洁就去替班,从无怨言。
科室有位护士道:“护士长,我所走过的科室,我都与护士长吵过架,就没和你吵。”玉洁道:“为什么?”她道:“因为你能为别人着想,没有私心,不愿占便宜。”
玉洁讲自己也有不理智的时候。有一次,手术室护士打电话说,科室急症手术病人手术区域没备皮,要护士到手术室备皮。
玉洁一边安排护士去备皮,一边查看医嘱本是哪个护士执行的医嘱。一看是王护士签的名,这个护士以前发生过一次类似的差错,今天又发生了。玉洁火就不打一处来,马上找到她,当着医生、护士的面大声训斥她,伤了她的自尊,她哭了。
事后,玉洁向内找:这件事自己也有责任,没有做好督促检查工作,如果自己的这一道关把好了,就杜绝了差错的发生。玉洁在科室会上诚恳的向王护士道歉,她表示理解。
一九九九年五月,玉洁调到医院新成立的科教科负责教学、科研方面的工作。走时,科里的护士依依不舍,她们在送别的宴会上都哭了。走时玉洁把平时分奖金剩余的钱,拿出来分给了她们。
她们都道:“护士长,你不给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别人贪还来不及,你做的太正了。”玉洁道:“这都是大法师父教我的,师父要求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正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首江泽民迫害大法后,由于玉洁坚持修大法,卫生局下达文件免去她的行政职务,把她分配到全院最忙最累的神经外科工作,邪共是容不下好人的。
神经外科的特点:脑外伤的病人多,重病人多,急症多,病情变化快,护士的工作量很大。
面对这一切不公,玉洁想:不管怎么迫害,这个大法我是修定了,在哪干都是为百姓造福。
脑外伤的病人,病情复杂,有时还合并其它脏器的损伤,而且还因病人意识不清,不能自述病情,延误抢救。
这就需要护士密切观察、及时发现病情变化,以赢得最佳抢救时机。
在工作中,玉洁认真负责,及时巡视病房,严密观察病情,特别是独自一人上夜班时,多次因其及时发现病人的病情变化,及时手术,使病人转危为安。
玉洁的工作得到科主任、医生、护士长及同行们的认可,一位和其同龄的护士长对她道:“年轻的护士说你不愧为护士长出身,工作做的就是好。”她还道:“你没给我们老护士长丢脸。”玉洁道:“这都是法轮大法所给予的,大法教我做好人,大法使我身心健康,我才能干好工作。”
护士每天都要到药房去取药,药房工作人员发完药后,护士要進行核对,无误后取回。有时药房人员疏忽偶尔会发多或发少了,玉洁核对时发现了,就多退少补,时间长了,他们都称玉洁是:信得过的人。(因有的护士多了药品就自己悄悄的拿回家去用)
二零零四年十月,玉洁和一些退下来的老护士长、老护士离开病房调到门诊工作,护理部给每个人按标准打分,按分数顺序自己挑选工作,因为玉洁修大法,护士长被免去,就没有行政职务加分。轮到玉洁的时候,就剩下内窥镜室、门诊手术室,因为门诊手术室负责一些外科小手术、妇科小手术的术前准备,工作量比较大,特别是每天还要到供应室送、拿手术包,供应室离门诊比较远,冬天冷,夏天热,所以没人愿去。
玉洁后面的那位同事以前就在内窥镜室干,考虑到她对内窥镜室的工作是轻车熟路,而且比门诊手术室轻松,玉洁就选了门诊手术室。那同事很感动,道:“就凭你这个人的品行,我就知道法轮大法好。”
门诊手术室每天接触医院各科室人员比较多,每个人的心性高低不一样。只要有本院的职工领着做手术的,都想占便宜,想少交手术费或不交手术费。有的甚至为达到少交费的目地,把钱塞到玉洁手中,说这钱不用交了,你拿着就行了。
遇到这种情况,洁都告诉他:“你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要的,我替你交到收款处。”时间久了,他们都知道这样行不通,就自觉交费了。
手术室的一次性医疗用品比较多,玉洁从来不拿为己用。
有的同事或熟人要用一次性注射器、手套等,她数一数用了多少,再自己出钱从门诊药房买回来补上,因为学大法使玉洁懂得了“不失不得”的道理。
二、玉洁夫妇的得法经历
时间倒流到一九九六年秋,婆婆去世,玉洁与夫君阿严还有从济南来的姨夫在聊天,姨夫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姨夫问阿严:“你的病怎么样?你相不相信气功?”阿严当时说他不相信气功。
姨夫道:“你有病难不难受?”阿严道:“难受,太难受了。”然后姨父给他们介绍了法轮大法。阿严患慢性乙型肝炎十多年,中西医都治过也没治好,所以最关心的是这个气功能不能治病。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玉洁道:“你就学学法轮功吧,说不定就好了。”阿严道:“好吧,咱俩一起学,互相督促,能坚持下去。”玉洁同意了。
当时没有大法书,他们就先学动作,每套动作的口诀用纸抄写下来背诵。姨夫说老家有一套师父的讲法录像带,被别人拿去看了,不知送没送回来。
阿严听说后就要去取,那时已经是晚上了,到他老家有八十多里地。阿严驾车去了,他家人说录像带刚送回来,当时想真是巧事,现在看来都非偶然。
阿严看师父的讲法,看的很入神,他看了不长时间就神奇的看到了另外空间师父的法身。当时不知道是师父的法身,他问:“怎么师父的头发是卷卷的,是蓝色的。”
姨夫惊道:“那是师父的法身啊!我都看不见!看来你的根基真不错,和大法很有缘份。”玉洁和妹妹看到十一点多钟就睡了,他们一直看到天亮,录像带也没看完。
阿严道:“这个大法把我人生中许多不明白的迷团都解答了,这个法太好了,我要学。”
玉洁夫妇把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拿回来,买来空白带到广播电视局找熟人另录制了一套在家看。有一次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七讲〉“治病问题”,这时,阿严对玉洁道:“我肝区这部位‘唰唰’下去了一个东西。”玉洁笑着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她当时还不太相信。
那时夫妇俩没有炼功带,也不知道炼多长时间,就在睡觉前每套功法炼三遍,五套功法有时炼半小时,有时炼几十分钟。
一天晚上十一点钟,阿严觉的腹内好似翻江倒海闹肚子,急着跑去卫生间,到卫生间排完上床,刚躺下不一会儿,就又起来去排,根本躺不住,一直到早晨五点,一晚上也没睡。往外排的全是黑绿色的水,排泄总量大概有三水桶,但是肚子不疼,人还挺精神的,一点也不象拉肚子的样。
吃完早饭,上班走时还准备了一些手纸拿着,准备白天用,结果一整天什么事也没有。
但到晚上十一点钟,他又开始跑卫生间,又是直到早晨五点钟。就这样连续三个晚上,他说排出去的脏水总量约有六水桶。
从此他人精神起来了,浑身轻松,他对玉洁道:“我的病好了。”玉洁问:“你说的是真的吗?用不用到医院化验?”阿严道:“不用。”他真的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当时夫妇俩都不知道是师父给净化身体,在以后的学法中,他们才明白是师父在给调整身体,排出去的都是要他命的毒垃圾。
夫妇俩急切的找姨夫请《转法轮》。从此夫妇俩就正式学法炼功了。
从一九八四年得病到一九九六年得法前,十三年间,阿严一直在吃药打针,在病痛中煎熬。一九九六年得法后,师父给他净化身体,把体内的毒素都排出去。
至今是十六年,阿严身体非常健康一粒药都没吃,玉洁从其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丈夫的身体好了,也了却了玉洁的一桩大心事。以前他的病总是在玉洁心里想着,为他着急,为他无奈,因为在医院工作,知道他的病在现代医学上是根本无法治好的。而法轮大法才学了那么几天,就把他的病根除了,这太不可思议了!法轮大法彻底打破了玉洁实证科学的狭窄的观念,夫妇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医院传染病科的医生,都非常了解阿严过去的病情,当他们得知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他们也觉的这法轮功太神奇了。
后来他们经常向乙型肝炎病人介绍法轮功,建议他们也学法轮功,有的病人想学,就来玉洁家询问,夫妇都真诚的向他们推荐大法,并告诉他们要做到无求而自得。
一九九七年以后玉洁家近前这里有了炼功点,就每天参加晨炼,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互相切磋,每天都过的很充实。回想起那时的学法炼功环境,真是让人深深的怀念。
玉洁常感慨:“今生有幸修炼这旷世难遇的大法,大法能使人在道德上升华,要求我们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在矛盾面前向内找自己,然后和平、理性去解决问题,对家庭和睦、社会稳定都大有好处。
法轮大法在短短二十年传到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受到三千多项褒奖,截止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译成二十五种语言并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法轮功》已被翻译成四十种语言并出版发行;还有更多语种在翻译过程之中。
请大家不要再受中共一言堂谎言的欺骗,去掉对法轮大法的偏见与仇恨,来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来读一读《转法轮》这本书,你同样会受益无穷的。请别错过这万古机缘。”
注: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