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平台
纪实微小说:高贵的母爱

75336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小说

纪实小小说:高贵的母爱

珍惜
【正见网2018年12月29日】
上天的造化,
冰做的肌骨,
花做的灵魂,
在最寒冷的时候,
降临到人间,
带给你记忆中的永远是纯洁。
即使香消玉陨,
却化做条条小河,
滋润着众生,
使大地一片生机,
她是什么呢?
对,她就是雪花。
她就是春雪。
今天讲的就是春雪与孩子修炼的故事。
一、得法
一九九六年九月间,春雪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听到同事讲他修炼了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而春雪那时的精力都放在未来的孩子身上。
少女的梦,已经化为爱的结晶,她常抚摸着玉肚,想像着自己的宝宝是男是女,自己将来给予他什么!
春雪感受到社会道德在快速下滑,世人的观念在不断变化,这让她很困惑,对下一代的教育充满了忧心和无所适从。
春雪满世界找寻如何教育下一代的方法,希望孩子能够善良、乐观、幽默、儒雅。所以她找了许多材料,最后选定了一种,从胎教开始实践。
一九九七年七月间,儿子志超半岁,春雪上班了,一天跟同事探讨人生的意义,他建议读一读《转法轮》。
当春雪读到《论语》中“真善忍”三个字时,真实的感到好似在黑夜中,在无边茫茫的大海中找到了航灯一样,三束强光直照射進其内心最深处,她内心充满了喜悦和光明,无比敞亮痛快,同时明确的知道了就用大法的法理来教育孩子。
二、志超在幼儿园
一九九九年五月,春雪把志超从奶奶家接了回来,接回来的第一天,把他领到师父法像前,告诉他,这是师父。两岁半的小志超,小手在胸前抱成拳头,瞅着师父高兴的乐弯了腰,弯成九十多度,直起来,又高兴的乐弯了腰。看着他那高兴的小模样,春雪内心被触动着,心想:只有师父的大法真善忍才能教育好儿子。
从他進家的第一天,师父的讲法录音就在播放着,从此只要進家门,春雪都是先打开录音机,放上师父的讲法,然后忙自己的事,也不用过多管儿子,他玩他的,春雪只是在生活中,结合实际时,给他讲一下做人的道理。
有一次,春雪跟儿子道:“你是大法小弟子,要懂得忍让,比如在幼儿园,当小朋友发脾气、不高兴时,你不要跟他争,等他好了,你们再在一起玩。”
晚上接时,志超道:“妈妈,我今天忍了,小朋友大喊大叫的发脾气,我就乐呵呵的自己玩,等他好了,我们就一起玩。”春雪道:“好儿子,你做对了,有句话不是叫‘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能跑马’嘛。”
志超却道::“妈妈,还有一句话。”“是什么呢?你告诉妈妈!”志超道:“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转法轮》)。
春雪当时愣住了,同时意识到自己与孩子的差距竟是天地之别。孩子心中想到的是大法,自己心里只是普世的常言而已。
志超在幼儿园这两年,老师曾无限感慨的道:“这孩子太好了,现在每家都是一个孩子,都很娇惯,也都很自我自私霸道,这孩子太有同情心了,不管老师还是小朋友有了麻烦,他都主动走出来帮忙。”
一次开家长观摩会,老师正讲课,黑板擦掉在地上,志超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去,捡起递给了老师,转身又回到座位,满座皆惊。
一个家长道:“看人家这孩子多会溜须老师,不像咱孩子傻乎乎的,不会讨老师喜欢。”春雪一下子无语了:我家孩子这行为是出自善良,怎么是奸诈的溜须呢?!
因为在共产邪教无神论反道德的腐败氛围中,到处充斥着官僚主义,共匪霸占中国后,你不给领导送礼上钱溜须搞好关系,你就是吃亏受气的份。所以广大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许多人真的理解不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恶首江泽民对法轮大法和广大大法弟子们发动了铺天盖地的抹黑血腥迫害。
一天晚饭时,春雪看着儿子,想着无数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孩子,心里有点酸酸的,自言自语的道:“我的儿,其实你不知道,你比别的孩子都幸福。”
没想到志超从凳子上下来,走到母亲跟前,用他的小手压在雪的手上,很认真的道:“妈妈,我知道,
“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欲中无我 百年后独我 ”(《洪吟》〈觉者〉)。
春雪当时泪水下来,没想到他能用这首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词来回答自己。
志超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前,都要妈妈给他读《洪吟》《精進要旨》,读完了,不睡,再反复读,直到睡去。
在春雪二零零一年因坚持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共产邪教非法劳教时,叮嘱其奶奶,给他读《洪吟》,才能睡觉。结果奶奶告诉雪,志超都会背。
三、志超在小学
二零零三年年底,春雪从劳教所回来,志超刚刚上小学一年级,这近三年时间,他基本上没有再学法了,然而他依然用大法的真善忍行事。
志超的善良影响着同学和老师,在选班长时,同学们都选他,一个比他少很多票的女同学要与他争到底,志超就说让给她,但老师还是让志超当了班长。
志超上学上了半学期,老师没有见到母亲家长,很纳闷:这孩子这么好,父母是什么样呢?春雪回来后,又开始带着孩子学法炼功。
老师曾对春雪道:“现在的孩子都很独断、自我,这个孩子太好了,非常有同情心。”她曾经抱着志超道:“你要是我的儿子该多好啊。”
志超在小学阶段,两次受很重的伤。一次是被同学踢到小便处,踢得紫黑,小便很疼,一个星期才好。一次是被跳绳的同学缠住了他的脖子拉扯,也是紫黑的血淋子。但是志超没有告诉老师,也不让妈妈找老师、找家长,他道:“同学都不是有意的,原谅他们吧!”
在五年级时,有天开家长会,老师对春雪道:“志超在教室挺能干活的,就是不爱出去跟同学们玩。”老师怕他有什么别的隐情。回家后春雪问:“我的儿,老师问你为什么,不爱与同学们玩?”
志超道:“没什么了,校园那么小,人那么多,让别人自在的玩吧!我不想伤到别人,我也不想被别人伤,我就不出去,也挺好的。”
四、志超在初中
以往因为孩子小,对于孩子的教育常常带有灌输性。二零零八年九月,志超上初中了,一天与母亲又因为某事出现了分歧,春雪不停的批评他。
志超哭着道:“你们家长从来都是对的,没有错过,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看着他那不服气的样子与其言,春雪意识到反观自己了,看到了自己的武断、强势、指责、家长的自尊面子等等心态,把孩子训哭了才痛快的感觉,这都是魔性。
意识到自己错了,可是面对孩子怎么张口呢?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他也是大法弟子,都是同修,在孩子面前也得修自己呀。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孩子道:“我的儿,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不应该这样对你,妈妈错了。”
这也是春雪第一次正式的跟孩子认错。志超立刻就回答道:“妈妈,我也有错,你别生气了。”
春雪立刻感受到了向内找修自己的美妙,即使是跟孩子,都要平等的修自己,不能再高高在上的一味的指责都是孩子的错了。
志超上了初中,就不再跟妈妈到处走了,妈妈出去,他就留在家中。就在志超初一的下半学期,春雪再次被共产邪教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半个月,志超还配合同修去要人。
春雪回来后,由于心里没有走出被迫害的阴影,自己状态很不好,比较压抑。也就忽略了志超的感受,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自私。
春雪出去了,经常是电话关机,等开机了,给他打个电话,志超就不停的问:“妈妈你在哪儿?”
春雪又不能说,因为中共叫他们天天蹲坑监视,再给十倍工资也不干,所以最方便的方法就是非法窃听个人隐私,利用手机电话窃听来迫害大法弟讲真相揭露中共罪恶的行为。
所以春雪常常急急的道:“不是不让你问嘛,怎么还问呢?”总是自己有了压力时,也让他帮着发正念等等。后来孩子慢慢的不爱说话了,也不爱出去玩。
春雪现在回头想想那段日子给孩子造成许多孤单、压抑、无助的感觉,都是因为自己没有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考虑过问题,没有体谅过他的感受,一味的从自己的角度出发。
其实所有根源都是中共历次发动的害人运动,造成人间多少心灵伤痛。
好在志超一直在学法修炼之中,是《转法轮》的指导使他走过了那段似懂非懂的少年阶段。
五、志超在高中
自从志超上了高中,用他自己的话说,好象一下子懂事了。春雪也有这种感觉,面对高中的他,雪强加儿子的情况越来越少,凡事都要跟他商量交流,达成共识。
春雪也发现志超能在生活中用法指导自己。
记得有一次,具体事不记得了,只记得志超做的那件事是为别的同学着想的,但是如果他不去表白出来,受益的人不会知道是他付出的,可是志超就是没有表白,很平常的。
春雪听他讲了之后,内心很是震动。
在高二上学期,志超拿回来一张表,是评比市优秀青少年的,在填写政治面貌时,志超有点犹豫。春雪问:“这个证书你在乎吗?”志超道:“根本不稀罕,无所谓。”
春雪道:“咱没有入团,就不能填,只能填无,大不了咱不要它这个优秀呗。”一会儿,转念又一想:不对,咱们是修大法的,是最好的人,是最优秀的,平常人大多比不了,为什么不该得这个证书呢?
就定下来一念:我们是大法弟子,就是最优秀的,就应该得到认可,这跟是不是团员没有任何关系。
志超就这样把表交上去了,结果期末时,证书就下来了。拿着证书,志超道:“其实当时有点压力,上交的时候,教导主任还问他初中没入吗?我就回答没入过,高中也没入过。”
志超从小学到高中,在学习上,他所有的老师对他的评价,都是上课注意力相当集中。
是的,因为要学法炼功,时间总是有限的,所以课后只是把作业完成了,就不怎么看课本了,而且常常是作业尽量在学校能完成的就完成了,他也基本上不怎么熬夜。
正是:剑道在方外。
在人品上,老师同学家长对他的评价,都是说志超善良、包容。
他提前一年离开高中学校,進入一所很理想的大学上学。他的老师非常舍不得他,同学家长也都道:“没有孩子比得了他的,学习、人品都是第一。”
六、志超在大学
志超上了大学,远离了母亲,母子只是在假期时,才能学法交流了。
一次假期,春雪说要买车,志超讲了一件事,吓了春雪一跳,就是在他那个地方,有这么一个社会活动,抽奖抽到了他,给一辆小轿车。中午时,来电话通知去取,志超就说不要,对方以为他担心这事的真伪,就说还有律师公证,让他大可以放心,他还是不要。对方又说,如果真的不需要车,可以变换现金,他还是说不要。
对方惊讶的问:“为什么?”志超道:“我信仰的是大法真善忍,不是我劳动得来的我不要,谢谢。”对方表示遗憾的挂了电话。
因为春雪被迫害,家庭经济比较紧张,没钱买车买房的,所以这个利益其实是很有诱惑的。但是在志超眼中视金钱如粪土,舍的超然于外。
……
这对母子之间的点点滴滴故事还很多,就讲这么多了。
注: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