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双双燕》
中篇小说《双双燕——遥远之恋》2

75381

第四回 诺言

珞珈山位于武汉东湖西南,由十几个小山组成,武汉大学就座落在这,此校为世界数的上的优美,这里溶汇了中西双式建筑风格,在青山湖畔间更显中式建筑之典雅,园内梧桐、银杏、公孙树、鸭脚树等数十种珍贵树木,上千株日本人留下的樱花,每到花季人山人海,人们仿佛荡漾在花海中,如梦如幻。

世空匆匆进入校门,忽听几声莺声燕语,只听一女子道:“若晴,把你的笔记给我看看,我对那几个问题不太懂。”“好的!好的!”
世空回头一看,正是那白姑娘,她也看见了世空,露出了复杂的眼神。世空赶紧转过头,向前急急跑去,停下后,突然背后一熟悉的声音道:“王哥哥!”
世空回头一看,竟然是小蝶,点点头道:“好巧啊!我们竟然真的是同学。”小蝶笑道:“不是好巧,是有缘。”“希望我们不是恶缘!”“但愿不会。”说着二人分开各奔自己的教室,这些天同学们谈论的话题是,不断有大学生神秘失踪。

这天,世空接到一封信,打开后欣喜若狂,原来筱竹给自己回信了。
那娟秀的小字,还带着淡淡的幽香。
但见字并不太多。

尊敬的先生你好:
没想到您是如此的喜爱我与我的作品。

百川东到海,
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
老大徒伤悲。

我希望您做个好人,做个有利于社会的好人,给父母脸上增光,这就是我最大的欣慰。希望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筱竹、广州。

晚上,闲时,世空又激动的连看几遍 ,自己的梦中人,竟然给自己回信,还希望成为永远的好朋友,真是太幸福了。
一直高兴的睡去,在梦中筱竹那纤纤玉指拉着他在空中飞来飞去。但是自己总是那么的沉,总是她费劲的提着。他生出几分歉意,直到醒来时,才知原来是场梦。
心中又生出深深的失落之感,原来是场梦,这梦永远不醒多好。
她希望我做个好人,好吧!我今后一定要做个好人,这样人家才能瞧的起自己!若整天像个小流氓人家是绝对看不起的。
这天,放学后,突然遇到小蝶,被她拉到僻静处。
世空道:“有事吗?”小蝶道:“我娘有点事,请你帮忙。”“什么事?”“请你帮打几场擂台。”
世空想想道:“我答应了我的女朋友,做个好人不再打架了。”小蝶惊讶道:“你有女朋友了?是蔡苗,肖兰吗?还是郭小红?”世空心想:她们母女看样真的在暗处对自己调查的挺明白。但是我心中的最爱你们永远不知道。
答道:“不是。我的女朋友在远方。我答应她做个好人,所以从今以后,我不想再打打杀杀了。”
小蝶道:“如果你不帮这个忙,我家会损失很大,政法委书记赵飞的小舅子康二,请来三个高手,我们的人没有能打过他们的,他现在身上的赌注已经过亿,如果你不帮忙,我家会损失的很惨。”世空不语沉思着。
她见世空不语,又道:“若赔了,我们只好再向白永涛要钱。”
世空道:“你打死他又该我什么事!”“可是你答应过我娘有事尽管开口,你不会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吧?!你不会是个缩头龟吧!”
世空喷口气道:“把少爷我看扁了,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但是请转告你娘,就这一次,我不想再趟入江湖的混水。”
小蝶没有回答,道:“星期六晚上,夜总会见。”说完走了。
世空心想:这母女表面亲亲切切,终于狮子大开口了吧!真是大耍扒人的手!呸!倒霉!遇到了她们。

星期六,晚上,世空一身淡蓝团花寿字缎子对襟衣,梳着油亮的大背头,晃着折扇来到**夜总会。
但见门前广场上一排排的豪车,大多是中共各级官员,与跟中共有关系发了大财的各国富商们,都来吃喝嫖赌。
门前串灯闪烁,巨大屏幕上人影晃动。
世空抬头仔细一看二排大字,凤凰狂侠大战霸天虎。 其中一个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再哪看过,噢!原来竟是自己。
另一个是粗胖凶恶的男子,二人都被电脑加工成卡通一样人物,晃来晃去显的神秘而杀气腾腾。
世空刚到门口,过来一细高女子,竟然是那疤唇女,点头笑道:“等你多时了。”“我没来晚吧!”“没有。”二人边说边往里走。
世空道:“你叫什么名字。”
“蝈蝈。”
“你那同伴一定叫蟋蟀?”
“对。”
“胖子叫什么?”
“章鱼。”
“应该叫章螂才对。”
“也许吧!”
“晴川阁将我打倒的那瘦子叫什么?”
“蜗牛。”
世空道:“屏幕上那男子是谁?”
蝈蝈道:“一个是菲律宾来的霸天虎,另一个是你。”
“我有那么帅吗?”
“当然。”
“有没有点爱上我。”
“有点。”
“嫁给我行吧?!”
蝈蝈冷冷的道:“我怕明天做寡妇!”
“这么厉害,看样我活不过今晚?”
“我看有点玄。别怕!夫人给你备好了骨灰盒,是用美元糊成的,保你满意。”
“嗯!想的真周道。”
“没跟家人道个别?”
世空道:“没。我还没讨到老婆生一堆娃,所以不会死。”
蝈蝈道:“即使霸天虎败了,还有泰国来的霸王龙。”
这时,二人来到地下走廊,进入一个房间。

吴芳芳见其到来,立即站了起来,笑道:“世空你来了!来,坐坐。”她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好听那么的亲切。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唉!都说寡妇门前事非多,先夫留下点产业,没想到今天我们母女要流落街头!”说着娇泣起来。真的好像受了无限委屈。
世空没想到她竟然是寡妇,掏出手帕为其擦擦泪道:“阿姨放心,有我王世空,你一定有好日子!”吴破涕为笑道:“有你这句话,阿姨就放心了。唉!家里没个男人主事就是不行啊!你若帮阿姨度过难关,阿姨愿将小蝶许配给你。”
“不敢高攀!”
“那我们母女都给你?”
世空笑道:“享受佳人得大德之人,不然我怕折了我的阳寿。”众笑。
这时,老马进来。他的脸永远是那么的阴沉,好像你前世欠过他二两银子没还。
老马道:“准备好了。”吴道:“世空你们去吧!阿姨全靠你了。”
二人来到另一个房间准备。
这时台上,二个壮汉正在力战。世空在一排屏幕前观看,因为个个角落都有摄像机,所以看的很全面。
世空准备着,老马出来又回到来处。吴芳芳道:“霸天虎的赌注达到多少?”“已经突破三亿。”“霸王龙呢?”“四亿多。”“凤凰狂侠身上赌注是多少?”“二百多万。”吴眼露寒光道:“好。这次我让康二血本无归。”

终于,台上两个大汉分出胜负,一人被打的口吐鲜血昏迷不醒,四周一阵狂叫声。
这时,主持人上台道:“ladies and gentleman女士们先生们,下场是凤凰狂侠大战——霸天虎!”四周一片尖叫。
然后是一群三点式裸女,来到台上狂跳一气。
中共当年说绝不接受资本主义那套腐化堕落的东西。结果今天共产邪教控制下的中国比哪都烂。


第五回 大战霸天虎


世空换好对襟寸排纽扣的武术服,身披花袍,两旁一伙卫队是专门给壮威的。
双方一出场,四周台上一片呐喊尖叫声。
这些人多是贪官污吏、官二代富二代,二奶小三,还有中共从各国请来专门剥削中国人的奸商等等,就他们吃饱撑的没事干整天追求刺激。
世空吓了一跳,见这位霸天虎中等身材,粗的像个大缸,光着膀子腰扎板带,浑身怒凸的腱子肉,面如张飞,那酱色皮肤在灯光下泛着光晕,一看就是硬气功高手。
据主持人介绍他曾用一分五十八秒,将缅甸第一高手打的口吐鲜血;用一分二十秒将越共总书记的第一保镖踹断了腿;仅用五十八秒一二将新家坡拳王一巴掌煽下擂台,满地找牙。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这位十分厉害。
那位看了看,见世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毛小子,根本没将其放眼里。
裁判一摆手,那霸天虎,大吼一声,一上来就是“开门八极拳”。此拳法以快猛著称,动手就是以狂风暴雨般攻势,撞开对方门户,然后将对方击倒。
那世空也是年青气盛的狂妄之辈,他从小在姥姥家长大,经过严格训练,自从十二三岁硬气功练到可抗击打后,姥姥每天都要打断他一根棒子为止。
所以在黄金超市,姥姥打断他四根椅子腿,把别人吓的够呛,而他们祖孙却知道,那是世空大学之前,几乎每天必练课程。
世空则以螳螂拳还击,懂武术的知道这种拳法也是以快猛著称。
所以两人一上来,就是狂风暴雨般的以刚猛对刚猛以快对快。
众人耳中听到的都是啪啪啪拳、手、胳膊的撞击声。四周简直看傻了,从没见过这么精彩的高手对决。
二分钟过后,世空多打了对方近百拳。那武汉公安局长赵飞不知是第几个小舅子的康二,开始见对方是个瘦小子,面现得意之色。
此时,他瞪圆眼睛观看着,突然霸天虎被世空一拳击翻在地。他爬起来,擦擦嘴角血迹竖竖姆指。
然后,大吼一声冲上,开始新一轮攻击,简直如同江河之水滔滔不绝。
突然,世空被对方一拳击中肚子,趴在地上。
把其疼的肠子欲断,有人问:棒子与拳头哪个伤人更重?答案是拳头,那表面是人拳头击打,实则是手上带有的硬功能量团,那功能团伤人超过棒子不知多少倍。
那与外国拳击是根本不同的,拳击其实比的就是谁肌肉蛮力大。所以大家都看到了,真正的武术家从来不去参与打拳击,如果用中国硬气功打拳击,什么拳王泰森、阿里、霍利菲尔德、几掌就打的对方骨断筋折,打死了。那不是一个层次的比法。
各国武警搞活动表演节目,都有硬气功表演,一摞子砖或石板,一掌就打开。还有让人拿木头打头打身体,棒子断了,人没事,这是不是特异功能?值不值得科学研究?所以许多反对气功特异功能的人,就是社会进步的绊脚石。

世空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狂叫声,赌注压在霸天虎身上的都大叫:“打死他!打死的!”那边喊“凤凰必胜!”
世空蹦跳几下,握拳,双方凝视……又冲到一起。
世空的姥姥是民间艺人,就是过去变戏的,她们的绝活实在了得,三个碗扣在桌上,你眼看球放在里边掀开后却跑到另一个碗中,那手法快的超过三维空间的时间。
世空将这个绝活也学个差不离。此时他用戏法之快手出拳,这下霸天虎招架不住了。
三分钟,被多打几百拳,最后蒙了,被世空一拳击飞摔到台下,昏了过去。
四周一片嚎叫声。赢了钱的又蹦又跳,输了钱的脸都绿了。
康二脸部肌肉巨烈颤抖着,手下孙彪道:“没事老大,我们还有霸王龙。”康二转身而去。
吴芳芳在视频上,看的清清楚楚,哈哈大笑。抱着老马亲妮道:“我们胜了!我们胜了!”
那老马总是阴沉沉的脸,道:“别高兴,还有霸王龙呢!”吴唰笑容消失道:“亲爱的,你不要总是这么扫兴!”老马冷笑道:“是,夫人。”
这时,老马突然大声道:“接令!”吴芳芳立刻放开他,啪,立正打个标准军礼,道:“请组织上指示。”
老马道:“军委秘令,有位老首长,党的功臣,因为肝硬化,需要换肝,你们必须在短期内寻找个年青合适供体。”
“是,我坚决为党完成任务。”
老马掏出张纸递上道:“这是老首长的血型肝功等等例表,要求血型必然绝对匹配,绝对要年青人。”
吴接过道:“明白,咱们又不是干一次了。”
原来这伙人都是中共的特工,他们在加入马列邪教时都举拳把生命献给了党,也就是那个掌控共产党的幽灵赤龙撒旦魔鬼。共产邪教让他们干什么都得无条件的执行,否则就是严惩或是死。
这时蜗牛进来,她确实瘦而苗条,苍白苍白的脸,长的一般般但是挺精神。
她笑道:“报告夫人,康二输的灰头土脸走了。”吴道:“别高兴,还有霸王龙呢?”说着递上一纸道:“交给小蝶,让她与姐姐小红尽快完全任务。”“是夫人。”她转身走了。

世空被卫队众星捧月般迎回,吴芳芳笑道:“王老大就是王老大,果然神勇无比。”世空只是淡淡一笑道:“没事了,我该走了。”吴道:“后天大战霸王龙。”“好的。”
吴望着远去的世空喜爱不已,心想:果然我们的目标是正确的,如果把此人收在麾下,真是如虎添翼!她目光中闪着不可预知的表情。
世空独自走在街上,望着天空,风中刮着凉凉的雨丝,他又泛起莫名愁怅。他想着那霸天虎,一定是英雄末路,自己有一天是不是也如此啊!唉!人生究竟为何?
回到家,沐浴后,躺在床上,望着桌上筱竹的倩影,她的目光笑容永远是那么的清纯和蔼可亲,他又读了几遍那信。
然后提笔又写了起来。

亲爱的筱竹姐姐,
我回来了,我刚才去黑擂台与人家决斗,但是这次不是因为做坏人,而是按您说的做好人而决斗。
我发现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你就是我的梦中人。所以我听你的话做个好人,如果我不去决斗,他们就会让那老板家破人亡,老板欠了高利贷,我不想看到这个结果,那家也有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女儿,尽管我不喜欢她,但是我也不愿她落到悲惨的下场。
因为我欠了人家的,我在晴川阁被人家打趴下时,滑入姑娘裙下,无意中摸了人家姑娘的玉腿,我觉的这不是英雄所为。
为了这一辱,我情愿付出生命的代价,当然了这一切是你使我变好的,不然的话我会耍赖的,我不会学会负责的。我常常与母亲姥姥耍赖,我过去是个坏家伙!
我前封信与你说了,我是个崇拜英雄的黑老大,但是是你使我改变了人生方向,我要做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然后我会正式的向你求爱。
但这也许是个永远不切实际的梦,
因为你也许结婚生子了,
因为你也许有了心中所爱,
因为也许后天我回不来了,
因为也许我会死在擂台上,然后会象条死狗一般被人丢在长江中。
除了我母亲、姥姥没一个女人,还肯会为我掉一滴泪水。
姐姐,如果我回不来了,你会为我落泪吗?请寄给我一张你的相片好吗? 但愿我今生还能看的见。

遥远武汉的世空,写于夜晚。

他写完,装在信封后,次日投递了出去,他心中很轻松,然后奔向校园,三个小美媚蔡苗、肖兰、郭小红,围上来又说又笑的奉承着。
这时,他见小蝶过来,赶紧一胳膊一个搂着她们过去。那小蝶果然停下脚步,远远的看着。
走远了后,他赶紧回头看看,转回头时,却见一个熟悉的倩影,正望着自己,正是白若晴。
他装作没看见,亲了两个美媚一下,与冯伟张杰说说笑笑而去。
中国的学校就是共产邪教的教堂,它故意用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邪说反传统美德,败坏广大学生道德,学校淫乱成风。搂搂抱抱接吻已经见怪不怪了。

第六回 大战霸王龙

时间,过的真快。这晚,世空晃着折扇又来到**夜总会,见大屏幕上人物又换了,一个巨大男人,不断变幻着,显的很可怕。
自己的形象被塑造的也比昨天更加的狂。
世空的心情比上次又沉重了许多,狂放不羁减少了许多,世间确实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上次若不是戏法绝学占了便宜,趴下去的也许正是自己。
这次呢?正想着,忽然蝈蝈又出现在面前。
“你还敢来?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世空笑道:“你以为我是草中的蝈蝈?遇到点风声便没了动静。”
“里边请,你的身价倍长,已经突破二千万。”
“没想到我这么值钱!还不准备嫁给我?”
她喷口气依然冷冷的道:“我怕明天做寡妇!”
“霸王龙这么厉害?”“对。”
“骨灰盒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不但是美元糊成的,还加了金边。”
“够意思。对了,你的嘴唇怎么伤的?是不是跟人家接吻被咬的?”
蝈蝈嗔道:“看我不割了你的舌头!”
世空哈哈大笑。
进入室内后,老马冷冷的看着他,世空觉的其眼神好像是无底的深渊,此人绝对可怕。
老马道:“你又来了?”世空道:“连骨头都来了。”“你不怕吗?”“怕,我就不来了。”“好!有种!”
一切,又准备好了。主持人宣布道:“女士们先生们,今晚,凤凰狂侠大战霸王龙 ladies and gentleman ……。” 只听一片尖叫声,然后三点式裸女狂跳一阵。
双方出场,卫队开路,世空吓了一跳,只见对方比所有人高出一头。到了擂台后,双方一比,世空好像个孩子,对方不但身子粗如大缸,而且高如显道神,那大胳膊大腿,好一条大汉。
据说他曾经只用四十七秒将日本空手道第一高手打趴下;用三十二秒把泰拳高手干没气了;仅用三拳一脚把俄罗斯拳王干掉腰子。也不知是吹着唠,还是真的。

原来霸王龙与霸天虎都是华人,只不过在外国出生长大习武。那霸王龙撇着嘴看看世空,竖出姆指,然后向下,又向外一挑,意思是不行,让他快走。
世空望其髯须横肉,不由问道:“仁兄,可娶妻了?”“是的。”世空面现苦相道:“好悲哀噢!”
霸王龙咧嘴笑道:“悲哀什么,难道你还没娶妻,怕被我打出黄子,生不了娃?”
世空道:“我替你的妻子悲哀,这辈子怎么与你过呢?与你同床一夜,简直比分娩还要痛苦,这女孩子若被你压上……。”
霸王龙大怒:“哇呀呀!气杀我也!拿命来!”挥手就打,使的拳法为“二十四式通背拳”,此拳也是以刚猛著称。啪啪啪拳如雨点。
别看其壮大肉多,却快如闪电,世空左躲右闪,连连后退,倚到栏杆上。
唿!对方又一拳击来,世空闪身躲开,只听咔嚓一声响,那铁筒栏杆被击断。
霸王龙道:“老躲着是龟儿子!”世空心一横,不再躲,使用螳螂拳,快速还击,好一场搏杀,众人只听啪啪啪的胳膊腿脚撞击声。
猛攻片刻后,二人各自退后转着圈对持着。世空咬牙挺着,心想:真硬,这家伙不怪叫霸王龙,确实厉害。
对方也疼的够呛:哎呀!小娃子,真有两下子,不怪霸天虎败了。
这时拉拉队喊声四起,一方鼓励霸王龙一方鼓励世空。那康二精神紧张的都冒了汗。今天若胜了,就能将上回输的钱捞回来。
霸王龙精神大振,挥拳猛打,通背拳的劲力以“缩小绵软巧,冷弹脆快硬”十字为主,手法有“摔、拍、穿、劈、钻”。腿法以暗发为主,重七寸低腿。拳势要求:身似弓,手似箭,腰似锣丝,腿似转。
世空见这家伙确实厉害,自己弄不好今天得栽这,全力还击。
螳螂拳法动作严谨,敏捷有力,长短并用,富于攻击性。
发力时身体手臂晃动,出招迅猛,简而不杂,快而不浮。招之即打,打之即招。
手足齐动,窜跳轻凌。忽前忽后,忽左忽右,使敌难已应付。
果然几十回合后,霸王龙热汗直冒,步法散乱。世空抽空,运足力量,一拳击其腮脖之上,卟嗵霸王龙仰面摔倒,如同倒了一座山,四周一片狂叫声。
裁判上前读秒:“五四三……。”霸王龙慢慢爬起来,瞪眼冲上,世空又冲上一拳击中其小腹,霸王龙疼的弯下了腰,世空腾身跃起,又一脚砸中其背,霸王龙卟嗵趴下,口吐鲜血。
裁判二次上前读秒:“五四三二一!”四周赢了钱的狂叫不止,输了钱的大骂不止。
裁判刚抓住世空的手准备举起宣布获胜,忽然,倩影一闪,世空发现白若晴不知何时到来,她站在远处一个角落里。
那知这时霸王龙大吼一声,站起来一把抓住世空的脚腕抡起。这位真的好像力大无穷,咔嚓将台柱击断,使劲抡了几下,咔嚓又将另一个台柱扫断。
那白若晴捂樱唇呆呆站立着,外人无法知道其心情。
康二激动的率众狂叫“摔死他!摔死他!”
霸王龙像疯了一般,拿世空身体当做了独脚铜人娃娃槊,将所有台柱扫平,似乎还不甘心,又狠狠的将其摔在地上。这下世空受不了了,要不是姥姥天天棒子揍,今天死定了,感觉骨头好像散了架。
将肚中食物都摔了出来,再摔非摔死不可。突然他一张口,一个东西准确击中其眼,霸王龙单手去捂眼,原来是块脆骨。
传统戏家确实有太多绝活,如口吐飞刀飞针,姥姥就将些技能传于世空,他都学个半斤八两,虽不精但关键时刻真起了作用。
霸王龙把世空肚中晚餐炒排骨摔了出来,这下倒成为了他救命的暗器。
趁其单手捂目的机会,世空另支脚猛踢其手腕,霸王龙疼的松开了手,世空急身暴退,他没停顿,咬着牙腾身而起,一个旋风霹雳腿,啪!踢中其脖项,霸王龙卟嗵又栽倒于地。
世空也摔倒,好一会他慢慢爬了起来,擦着鼻子脸上的血。片刻后,霸王龙也爬了起来,这二人都晃悠着身子,看样都伤的不轻。
霸王龙大吼一声,冲上一顿猛击,世空从其腋下窜过,使用胳膊肘使劲顶其软肋,只听咔嚓一声,肋骨断裂。
霸王龙踉踉跄跄向前几步,世空又腾身而起,又一个旋风霹雳脚,踹向其后心,这时,筱竹那美丽慈悲的笑容又闪过脑海,她永远的是那温柔和蔼。
世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脚上劲力顿减,只是脚尖点其后心之上。尽管如此,击打人的不是表面肉体,而是那气功能量团,啪!卟嗵霸王龙若大的身体扑倒,栽到台下昏死过去。
四周一片狂叫声,康二一下瘫倒在椅子上被人抬走。吴芳芳在室内屏幕上,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哈哈大笑,乐的花枝乱颤。老马只是淡淡的咧咧嘴。
裁判宣布胜利后,世空被人抬回,坐在椅子上。
吴芳芳赶过去,高兴的一把抱住他,狠亲了几下道:“我的乖乖,阿姨太喜欢你了!哈哈哈,康二横着出去了!笑死我了。”
世空一语不发,面无表情的坐着。“我的空空,你怎么不说话?”吴,伸玉指用温巾替其擦着脸上的血。
她的脸身体离其那么的近,丝丝芳气入鼻,她的身材丰满,皮肤白皙滑润,确实像贵夫人。世空淡淡平静的道:“你若是个良家妇人该多好!”
吴脸贴近望着他的眼睛道:“难道我不是良家妇人吗?”世空一把推开她,然后去洗涮。
吴差点摔倒,老马一直在旁,突然大笑,这家伙这笑声,半夜听了能使人做恶梦。
他掐了一下吴的脸蛋道:“连毛小子都看你不像是个良家妇女!哈哈哈!”吴冷冷道:“那我是什么?”“你是个茶水婊!”啪!老马挨了一大耳光。他没有生气,笑着而去。

世空年青气盛,养了二个星期的伤,基本恢复。
这天,突然又接到一封信,世空看完浑身颤抖。又是那熟悉的香水气息,里面竟然是一张照片,她一身古装,那么的婀娜多姿,她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善良清纯。
像片后边签名为“清华法学院,白晓燕”噢!原来筱竹姐姐真名叫作白晓燕。
他打开信纸,依然字不多:

空弟弟:
你把姐姐感动的哭了。
姐姐知道,你是为正义而战,一定会回来的,
姐姐知道你一定会看姐姐芳容的,
姐姐知道你一定会看到我的文字。
姐姐会为你流泪的!看到了吗?这张纸上的水痕,就是姐姐的泪。
我还想告诉你,姐姐一直没有嫁人,姐绝对是玉女!你想做姐的朋友,一定要远离黑道,做个堂堂正正的好人!

世空激动的泪水下来,天哪!在遥远的南方,竟然还有个佳人为自己流泪!天哪!太幸福了。

他又打开一张纸札,是首词:


【念奴娇•秦皇梦】  
风临东海,
浪滔滔、
拍岸惊奇咆哮。
叱咤风云志万里,
饮马英雄多少!
汉武秦皇,
阿房灰尽,
残骨伴芳草。
人生如梦,
功名利禄飘渺。
可怜嬴政挖空,
心思寻找,
不老灵丹药。
酒色不离思万岁,
把个徐君逼跑。
岁岁年年,
花开花落,
终有蓬瀛道。
法轮常转,
众生今喜知晓。

世空大惊,晓燕姐姐竟然是大法弟子。
原来其父公安的大部分工作是打压法轮功,结果这些年接触了太多大法修炼人,包括官员专家教授大学生家庭主妇,他发现这些人道德太好了。
尽管中共极尽的抹黑丑化栽脏,但现实中这些年办案中,杀人放火抢劫贩毒的没有一起是法轮功人士。
所以下边广大越来越多的官员警察大骂中共江泽民祸国殃民残害中国精英,人渣罪犯逍遥自在,学真善忍的人反而坐大牢,又打又骂摘器官!
所以他们不但不再参与迫害,反而尽力帮助法轮功学员。
包括父亲王途,他还拿《转法轮》等大法书籍给儿子,让他学学真善忍做好人,省的他整天打架斗殴的。世空只是翻了翻觉的挺好。
但是要做到大法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境界暂时达不到,所以他没深看。
作梦没想到自己梦中的玉女,竟然是大法弟子,简直太吃惊了。


第七回 大战午夜玫瑰


这天,世空与张杰冯伟刚走出校门,小蝶过来远远的道:“空哥哥,空哥哥!”世空没吱声,他总觉的这母女怪怪的,在她们那里毫无安全感。
小蝶来到近前,冯伟笑了笑道:“还没回家?”“等他啊!谁让咱们有缘了!”
世空道:“等我一定没好事。”“不知道吧!你现在算火了!你简直成为大侠了!”“什么?”“你的身价已经突破十亿。”“你还让我去送死?”“可是你没死!”
世空冷冷道:“但是早晚会死的。”“说过了三阵,最后一个。凤凰狂侠大战午夜玫瑰。”
“ Halo,have you got me。 ”

次日,晚上,世空又是那套行头,对襟缎子团花寿字衫,梳着油亮的背头,晃着扇子到来。
依然是一排排的豪车,富商大贾贪官们进进出出。
来迎接的又是一个女人,却不是蝈蝈,而是蜗牛。她长的圆眼淡眉苍白的脸,姿色比起若晴小蝶实在是一般般,但发现她的胸与臀还比较圆大挺拔。
“怎么是你?蝈蝈呢?”“我难道不能来迎接你吗?”“当然能。”“我难道没有蝈蝈长的美?”“比人别提了,比蝈蝈确实美。”
她哼了一声,任何女人都爱别人赞扬自己美丽。
世空道:“今晚又是从哪国请来的三头六臂啊?!”“你自己不会看吗?”
她不说倒忘了,世空急忙仔细看看大屏幕,只见上面人影晃动,写着“凤凰狂侠大战午夜玫瑰”。竟然是个戴着面具的女子晃动着。
“啊!怎么是个女的?”“女人怎么的,打不过你吗?”“我不爱跟女人打架。常言道,好男不跟女斗。”
蜗牛道:“可是今晚你非败在女人脚下不可。”“你怎么知道?”“因为我就是午夜玫瑰。”“啊!是你。”世空哈哈大笑。
蜗牛冷冷道:“你笑什么?”世空依然大笑。啪!挨了其大大一耳光,世空大怒。哪知蜗牛却哈哈大笑,抚摸其脸道:“打是亲骂是爱!”说着抓其手按在自己酥胸上,抛个媚眼,用勾魂一样的声音道:“你就败在我的这里。”
这女人虽姿色一般般,但是勾引男人却不次于美女,她似乎有种特别的勾魂风骚之处。
世空被其搞的有些飘,猛抽回手,轻咳几声道:“芙蓉白面尽是带肉的骷髅,果然不假。”蜗牛用尖细的嗓音哈哈大笑。
这时二人进入室内,世空道:“你是康二请来的?”“不是,赌注都压在你身上,你若败了我们就可大捞一把!”“我若胜了呢?”“你必败!”“为什么?”蜗牛妩媚道:“因为我是母的!你是公的!(哈哈大笑)到时还得请哥哥,对小妹手下留情哦!”说完跑了。
来到内室,吴芳芳高兴的上来一把抱住他道:“我的乖乖,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这女人确实很香,也许洗澡时都是用香料浸泡的。
世空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为了让你一举成名,阿姨选择一个女人,对付她一定小菜一碟。”“谢谢阿姨的好心!”“怎么你信不过阿姨?阿姨恨不得把心拿给你看看。”“但愿阿姨别要我的心肝就是好事了。”
吴笑道:“阿姨确实喜欢男人的心肝。但是你却是阿姨的心肝宝贝!”说着掐其脸蛋一下。
这时,老马进来,他好像非常讨厌吴与世空的暧昧行为。阴沉沉的道:“时间到了,出场吧!”
主持人已经在台上报号:“女士们先生们, ladies and gentleman 今晚压轴戏,午夜玫瑰大战凤凰狂侠!”四周一片狂叫声,吹哨声,沙哑刺耳的气笛声。
一群裸女狂跳过后,双方出场。
又是卫队,开路的、煽风的、捧场的、溜须的、拍马的,吆吆喝喝来到台上。意思是让大伙看看这位不含乎,有两下子。
但见蜗牛一身空手道式白袍,挽着发鬏,倒有几分英姿。
世空上身依旧对襟软衫,下身蹲裆拱裤,薄底软靴。
裁判一挥手,双方冷冷凝视……哪知那蜗牛却莞尔一笑。突然出手,快似闪电,世空吓了一跳,接架相还。
蜗牛使的是咏春拳。本来这咏春拳就是一尘庵主为女性防身而创。身法讲究的是,桥、腰、马,上中下三者相连相随,心到身到,步到拳到,拳到念到,不动则已,动则不可收拾。静如山岳,守如处子,动如猛虎快似旋风。

世空依然上使螳螂拳下使七星步,二人以快打快,眨眼间几十个回合过去。世空才知道她确实有两下子,但是比起霸王龙还是差远了,于是心中有数。
蜗牛突然变招,竟然用起了李小龙在咏春拳基础上所创的截拳道,此拳也讲个究快,在你刚出手时,人家已经击出,此拳刚猛异常。
但是碰到同样以快为特点的世空,她慢的实在象个蜗牛。她一连被打了好多拳,只因是女子世空手下留情。
四周许多在世空身上下了大赌注的人,更加放心了。
二边拉拉队,喊声不断。
世空,突然招式一变,又耍起了醉拳,只见他跌跌撞撞,颠三倒四,颇为好笑。
蜗牛见截拳道使不灵,又改为咏春拳,使用咏春配合无影脚,确实速度快的惊人。手上用粘、摸、荡、掠,唰唰唰将对方缠住后使其手忙脚乱,然后用脚猛踢。
啪啪啪,世空连中数脚,被踢翻在地。世空蹦起后,咬着牙觉的挺疼,心下不敢大意。
又耍起醉拳,醉拳又名“醉八仙”借鉴于古代醉舞,其特点一个“醉”,并非真醉,而是看清尘世虚无的难得糊涂。
只见世空晃荡来晃荡去,出手精奇,口中还念念有词:
“颠倾吞吐浮不倒,
踉跄跌撞翻滚巧。”
蜗牛唰无影脚踢来,世空醉卧中一个扫堂腿,卟嗵将对方扫倒,蜗牛倒下时顺势一肘点向其肋,这都是咏春绝招。
世空一把抓住其腕,低声道:“哥这招漂亮不?!”“漂亮。”二人同时跃起。
蜗牛空中横踢,世空晃身躲过,念道:
“滚进为高滚出妙,
随势跌扑人难逃。”
逃字一出口,啪!一下掐住对方脚腕,低声道:“哎!败了给哥当老婆?”“好的。你若败了给老娘当驴骑!”
世空大笑着,使劲一甩,蜗牛撞在护栏线上反弹回来,若是男人,世空一掌便击中其胸口,就完事了。哪知,就在这关键时刻,蜗牛咔嚓将自己胸衣扯去,光着上身双拳齐击,来个拼命架势。
世空作梦没想到她一个姑娘会这么干,蜗牛脸长的不怎么的,但是这对乳房算是上品,晶莹圆润如玉上嵌粉色樱桃。
微一走神,这紧急关头,可犯了武术大忌。啪!被人家击飞摔到远处,滑出老远。
世空被打的气血翻滚,嗓子发甜。蜗牛微笑着,毫无羞耻感。
四周一片笑声,嚎叫声,喊打声愤怒声,真的仿佛是古罗马角斗场。
世空腾身跳起,心想:行了,应该结束了。冲上前连连猛攻。蜗牛依然使用咏春粘缠字诀,努力自保。故意将那玉乳晃来晃去的挑逗。这招真灵,世空正是年少气血方刚,被其弄的气血翻滚,攻势明显减弱。
突然,蜗牛又中线直击,下方配合无影腿,没想到世空也伸脚勾挂,她登时站立不稳,上边拳势偏偏,门户大开,此时世空一拳击出……又是那对玉乳实在舍不得打烂,变拳为抓,啪掐住其脖。
突然,蜗牛嘴一张,喷了世空一脸口水,他挥另支手去擦,正常口水一定是腥臭的,可是怪哉,芳香异常。
世空正觉奇怪,忽然头晕目眩,心觉不好。如果此时下狠手还是可一下掐死她,但这时她脑中又闪出那尊心灵女神,那善良温柔的微笑。
“ 对,我不能下毒手,我要做个好人!她毕竟与自己无冤无仇!”所以啪一甩,将其摔倒,自己也被对方一脚踹中,卟嗵摔倒滑向远方。
蜗牛爬起来剧烈的咳嗽着,世空又蹦起,他觉的天旋地转,观众以为他又是耍醉拳,哪知中了人家的迷药。原来她口中早就含着毒囊,关键时咬破喷人。
蜗牛跳过来,连连击打,世空毫无还手之力,终于被人家打翻扔到台下,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