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平台
纪实小小说《冤狱奇遇》

76119
【纪实小小说《冤狱奇遇】
作者:珍惜
 
 〈念奴娇•醒〉 
 
年华青盛,
梦多少、
浪漫弄情旎景。
纸醉金迷驱宝马,
雪月风花之兴。
有限人生,
无穷欲望,
名利皆空影。
愁生霜发,
阎王何日缉请。
看尽多少凄凉,
残灯摇翼,
病痛床头逞。 
幸有大法来救度,
春满凡间奇景。
真谛全明,
脱胎换骨,
遇辱一声笑。
八荒皆醉,
天下唯吾独醒。
 
 
      馨莲精明漂亮,身材苗条,充满青春的靓丽。
   八十年代末大学毕业后,自己做生意,一直都比较顺利,钱积攒了不少,可病痛一直缠绕。她是名副其实的林妹妹。
    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用医生的术语讲:终身用药者,而且使用進口的某一品牌药物才有效果。
 
   当结婚产子之后,每次来例假腰痛肚子也痛,经常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被阵阵钻心的痛楚痛的跳起来。
    由于不停的吃药,出现了胃痉挛,胃疼折磨的脸都发青,冷汗直流。
    嘴唇长期是紫黑色的。因为当时物质条件比较优越,每天都要吃昂贵的滋补品来补充营养,身体才得以维持。
 
  一、飞来横祸
 
     有人说倒霉的最高境界是:喝凉水塞牙,放屁砸了脚后跟。馨莲就这么倒霉。
 
    二零零六年,受到经济牵连,被羁押在看守所,其根本原因就因为馨莲是大款有钱,共匪历来抢劫地富资本家。
   仓里关押大概三十个人,起居饮食都在四十平方左右的有限空间里完成,非常拥挤,空气混浊,看守所的饭菜也难以下咽。
     看看周边恶劣的条件,馨莲不敢往下想。病发时的不省人事把管教们都吓怕了,于是她得到了所谓的特殊照顾:
    安排睡在空气相对好一点的地方,每次报病都能得到药品,但没有效果,仍频频发病,管教们都害怕其会死在仓里。
   终于所长批准她到医院看病。馨莲非常高兴,因为在看守所能外出看病的机率几乎是零。
 
     谁知去医院时,管教把其玉足戴上生了锈的大概有三十斤重的大铁镣,一双玉腕锁着手铐,四个武警,一个司机,一个管教,一共六个人押着她走在中间。
    那厚重的大铁镣,拖的娇弱的她几乎摔倒,只能艰难的缓慢向前移动,玉藕般的脚腕被刮的皮都破了,很痛很痛。
    馨莲心里这个骂啊:嘛!共匪太阴损了,这纯是不拿中国人当人!
     到达医院,下了警车,由于铁镣拖地发出的声音,引起了在医院里人群们的注意,一看这个架式,误以为就此押去枪毙。
    人们闪烁着异样的眼神,都往旁边避开,她曾经引以为傲的靓丽,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有的人更惊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们。
    带小孩的马上用手遮住小孩的双眼,有一个小孩竟然惊的哇哇大哭:“妈啊!这是啥玩艺……恐龙!”其家长一把将小孩抱起就冲出医院,狂奔而去。
     嘛!恐龙有长这么漂亮的吗?目睹此情此景,馨莲眼泪不听使唤,哗哗流了一脸。委屈、无助、身体的病痛、铁镣拖着双脚的刺痛、身不由己的感觉仿佛都不再存在。
凋落了,
一朵鲜花凋落了,
她的清香已被狂风吹去,
她的娇颜已被无情蹂躏。
麻木的心,
冰冷的世界,
一向心高气傲的她想到了死。
“就此了结了吧,做人如我,该死了!”
可现在她连死的权利也没有!因为共匪还没榨干她的油水,还没显示一番无耻的伟光正。
 
二、威胁与反击
 
      馨莲在看守所一秒一秒的煎熬着。
    共匪办案人员在确认案件与其无关后,要馨莲交付一千万元的巨额现金作为担保,说是安排取保候审。就是勒索抢劫!
     钱财乃身外之物,馨莲确认那张取保候审的公函是真的后,答应了。
     在办案人员操作下,竟然可以让其在看守所违规打了很多电话到外面找朋友凑钱,因为要求是交现金。
    在尽了最大努力后,还是没凑够数,取保计划落空了,馨莲再次陷入绝望。
 
潮升潮落何时了,
狱中佳人老,
春梦都化淡淡,
鸟飞中……鸟飞中……。
一等两年多过去了,二零零八年的秋天,她接到了开庭通知。
    在法庭上,当初办案人员要馨莲交纳取保候审的担保金竟然变成了她非法所得的犯罪证据!
    以前,共产邪教的伪政府的公检法的黑幕她也有听过,但是没想到原来是黑到这种地步。
    看来中共法律的制定是用来愚弄人的。
    这次馨莲从被羁押、提审、到私下谈条件,让其真切的见证了共匪警务人员的执法犯法,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先制造恐怖,然后任意凌辱,摧毁馨莲,用尽卑劣手段,目地就是要掠夺她的财产。
    这群穿着制服的“持牌黑社会”的罪恶激怒了馨莲,决定反击。
 
    当时法庭上有几家电视台的摄影记者,馨莲趁着机会,和盘说出办案人员要求交纳担保金的经过,
    “因为一千万元的现金担保凑不齐,办案人员就威吓说这件事从此在你脑中洗掉,不能再提。
     他们对我说,‘因为有六个局长的亲笔签名才能批出取保候审公函,牵扯太大了,你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你自重。不要玩命。’”
     因为馨莲当时身处看守所,所以打出去的电话就变成了她有力的证据。
    现场哗然,共匪邪教的伪法官多次高声阻拦,馨莲没有听从。
     后来,法官以法庭只负责案件的审理为由,说与案件无关的枝节,让她写一份书面材料给纪律部门,推了过去。
     庭审后的第二天,有人找她谈话,目地是要稳住她,希望她慎重权衡,言语中充了满黑社会般的恐吓。
    馨莲很明确:“如果怕,法庭上我就不讲了,至于材料写不写,我自有主张。”
 
     对这番经历,馨莲开始反思:在这个谁也不相信谁的尘世里,各种争名夺利铺天盖地,人们,也包括自己都在心中难安的互相揣测着,无信任可言,那种无可奈何提防着的苦在各自的眼神中尽情流露着,却又妄想掩盖。
   人啊!活着为什么?回想两年多来,每天在担忧和病痛中煎熬,重复再重复,真的无力承受了。
      自己的人生,行驶在这样的道路上,真怀疑自己走入了世界的尽头,没有出路了。
    但在自己又无力改变环境中,除了咬牙强忍,别无选择。
    馨莲感觉好象有风,很冷很冷直冲進她的身体。
   仓内昏暗潮湿,雾气迷漫,凄哀充满她的心,双拳紧握着,分明感觉玉指上的指甲已深深陷進肉里。
    黑色的天,黑色的世界,自己被眼前的破败击的粉碎,只感觉所有的境物都已破不成形,泪在瞬间汹涌到了极致,谁能救我?谁能?
 
二、幸运到来
 
   从管教那里得知,有一个敢言的记者报道:“庭上女被告语出惊人……”于是,馨莲被调了仓。
    進新仓后,一个六十多岁的阿姨董敏引起了她的注意。
    馨莲发现她的眼睛特别明亮、有神,一身正气慈祥宁静,一看就是个良家慈母,这样的人怎么能进来?
     于是开始留心观察她。仓里人员复杂,矛盾是经常发生的,董敏每次都谦让,体谅他人。
     有一次,仓里天花板悬挂的吊扇脏的灰尘一团团往下掉,经管教批准拿了一张长梯進来擦拭。由于吊扇实在很高,没有人愿爬上去,
“我脑袋屁股疼!”
“我屁股脑袋疼!”
“我上有八十老母!”
“我下有嗷嗷待乳的孩儿!”
“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无顾不敢毁伤,还是别人上吧!”
  反正谁都惜命怕死,正在为难。
     董敏手脚麻利的登上梯子,把吊扇擦的干干净净。
馨莲心中更是称奇:好个健康大娘!反观自己,年纪轻轻,却一身病痛。由于好奇,问起了阿姨为何進了看守所。
 
     阿姨侃侃而谈。原来董敏今年六十二岁,在她四十七岁时得了乳腺肿瘤,要动手术切除。
     一次去医院看病,看见有一群人在医院的草坪上炼功,就站在旁边看,越看越精神,于是就上前打听,得知是在炼法轮功。
     那些人说每天早上都会准时在那里炼功,谁想炼,随时可以来,是义务教功,不收任何费用。
     董敏的手术被安排在十多天后,于是就利用这些时间天天去看别人炼功,有时自己也跟着炼,就这样,感觉痛楚一天天在减少,而且胸部硬块也消失了。
   拍片后证实:肿瘤不见了。医生无法解释眼前的超常事情,只一个劲的道:“法轮功真神了!”从此,董敏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
 
    迫害发生后,由于她得法后肿瘤消失好多人知道,恶人强迫其作假证诬陷法轮功,否则就等着坐牢。
     董敏告诉馨莲:“在我被肿瘤折磨到连死的想法也有的时候,是我师父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我真的无以为报啊!在大法中,我得到的都是好处,若我不知感恩,却迫于压力顺从恶人,那么我连做人也不配!”
     于是,这么好的慈母就被马列邪教绑架進了看守所。
     馨莲的心沉重起来,从其对阿姨点滴滴的观察中发现:她与人为善,处事坦然,凡事让着别人,现今社会上真的需要这种好人啊!
    再想想,自己亲眼所见的那群穿着国家制服、伪装代表国家权力的所谓执法人员,执法犯法,以黑吃黑,迫害好人。
    中共伪政府啊!好人你去打击迫害,欺压民众、敛财枉法的却身在国家机要部门。请问,你要把我们中华民族的子孙带向哪里?!忽然,象有股电流在其全身走了一遍,很麻。
 
馨莲开始羡慕阿姨有这么伟大的师父。董敏告诉她:“大多数大法弟子也没有亲眼见到过师父,但在实修的过程中,如同师父在身边,都会按照师父经文里的要求对照自己,归正自己,所以身心都能得以升华。”
      啊!法轮大法师父太了不起,这个法轮功太神了!馨莲从心底感叹。于是,就如实的把自己情况告诉了阿姨。
    阿姨问其想不想修炼?
金钱,总是累人的枷锁。
美人,总是要命的钢刀。
幸运,总是从身而过。
倒霉,总是形影不离。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馨莲点了点头。由于仓里笔和纸奇缺,董敏只能把大法师父的经文背给她听,虽然馨莲还未体会到大法的内涵,但已经被大法师父深深折服。所以很用心的跟着背,装進脑子里。
 
    因为在世俗之中,人的头脑中装进太多名利色气的魔性东西,所以背经文的当天傍晚,头突然很痛,馨莲紧张起来,因为每次心脏病发作前兆都是这样。
      当时她还不懂这就是消业。她习惯性的拿起药片吞了下去,可是,马上药片呕吐出来了,接着连续呕吐了六、七次,吐得她眼冒金星,坐也坐不住稳,整个人倒下去了。
     这时,阿姨来到她身边,叫着她的名字,当时馨莲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意识是清醒的。
    她用尽力气,才能让手指勉强抬起一点点,示意听到了,阿姨道:“只要我们心存善良,正义之神就在你的身边,你相信师父吗?”
     这句话,在其的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馨莲听明白了,也听進去了。馨莲坚信大法师父:“我死不了,我要闯过去!”
     就这样,醒一会儿昏迷一会儿,不知过了多久,完全苏醒过来了,用手摸了一下头,刚才痛得象已经炸毁的头还在,而且不痛了。
     算了一下时间,从傍晚六点到凌晨二点,刚好八个小时过去了。
     以前发病由于药的负作用太大,三、四天都要卧床,人软绵绵的,蔫了下去。
    而现在手脚有力,思维清晰,根本象没事发生过一样。
   馨莲只想高声呐喊:“法轮大法是真实的。”
    突然,双眼湿润了,不是难过,不是伤感,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幸福感。
“啊!我有师父啦!我仅仅是背了点大法经文,师父也管我啊!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
 
    第二天早上,阿姨教其炼功。第一套功法在很轻柔的过程中炼完了,汗水却湿透了馨莲的衣服,但全身轻松舒畅,觉得自己没有了重量,老是要离地飘飘升起一样。
    一整天,都能感受到身体里面有一股旋机在来回走,明显觉的全身都有东西在旋转,而且吸力很强。
     馨莲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更加坚信法轮大法是真实的。
    炼功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她身体三处地方都出现如一元硬币大的象芝麻粒一样连在一起的小水泡,接着流脓、溃烂、非常痛。
     馨莲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这是排出体内毒素。”但同仓很多人都担心被传染,强逼她报病治疗。
     怎么办?馨莲为难了。当时还不懂对照大法向内找自己心性道德上的不足,但她记得师父教导:遇事考虑别人,无私无我处处为他人着想。
     于是,对着伤口道:“你快点好起来吧,我知道人生生世世会造下罪业,欠下的罪业要还,但也不能给别人造成不理解啊!”
     次日,三处伤口开始结疤,同仓们啧啧称奇,追问为何不药而治。馨莲如实地告诉了她们。于是大家议论开了“哗,法轮功真神奇,看来中共伪政府宣传的都是假的!”
 
    当时馨莲也以为伤口开始痊愈,却发觉伤口附近的骨头都连带着开始剧痛起来。
     原来,只是伤口表皮结疤,伤口里脓肿更严重了,也就是说,表面看伤口好了,但里面却才是个开始。
     到晚上八点钟,馨莲开始发冷,那种从体内深处层层向外放射出来的寒冷,冲击到上下牙齿嗑嗑的响。
    终于,她支撑不住,晕了过去。她是在阵阵炽热中醒过来的,身上重重的,一摸,足有六、七床棉被盖在她的身上。
    原来,馨莲晕过去后,同仓们发现她全身僵硬,没有了体温,吓的半死,“哎妈呀!完了!可怜个小美人!”“哎妈呀!大姐,你可别半夜来抓我呀!我出去后一定给你多烧些纸钱!奔驰宝马外加一栋别墅!”
    片刻后,用手在鼻子一探,还有呼吸,于是帮她盖上被子。棉被拿开了,却越来越热,身体象烤箱里面的蛋糕,随着温度的升高越来越膨胀。
     当感觉身体无法再承受这种膨胀、这种热的时候,身体突然再次发冷。
    那种冷说来就来,它象要从意志上和其比赛一样,逐步升级。
   这次馨莲没有晕过去,是在明明白白中承受它的凶猛。
 
当时馨莲还没有明白修炼的内涵,但在这种冷热交换中,突然好象明白了什么是修炼。因为这种特殊感觉跟从前有病的感觉完全不同,因为有病多少天都无力,而现在难受完立刻有力。
    那一晚,她在冷和热的交替中承受到天明。
第二天,发冷和发热的现象消失了。虽然一夜没有睡,人却很精神。但那三处伤口更加剧痛。
    以前,虽然被无数病症折磨的死去活来,但感觉这次疼痛却无法准确形容它,这种交错纵横的剧痛好象不属于这个空间,但它却是真实的剧痛在自己的身体上。
     白天的时候,人精神饱满,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晚上没法入睡,都在那种混乱的疼痛中等待到天明。
 
    十多天后,这种情况消失了,一切恢复正常,伤口也不痛了。同仓告诉馨莲:“你脱胎换骨了!你的皮肤白里透红,唇色红润,眼睛清澈,一句话,看上去神采飞扬!好看的我都想亲你一口!”仓里没有镜子,馨莲看不到自己。
     身上三处伤口结疤的地方也开始脱皮,突然一个同仓大叫:“你的伤口处为什么有图案的?”
    大家蜂拥上来,看个究竟,于是,馨莲象珍稀物种那样,同仓们轮流仔细的查看其右手臂内侧的图案,馨莲也被眼前的事实吓了一跳。
    那一元硬币一半大小的图案象是纹上去一样,清楚显现在皮肤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看来世间一切是有定数的,神佛是真的存在啊!共产(邪)党说老百姓信神是迷信,董敏阿姨这么好的人因为信仰就被抓了進来,这个政府是真的不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还是有意这样做?”
      敏不失时机的和大家讲真相,告诉大家天安门自焚就是穿着防火衣摆拍的电影,付怡彬原本是个精神病患者,犯病砍了母亲妻儿被中共栽赃到法轮功身上……。大家基本都相信,因为几十年来共产党是谎话说尽坏事干绝。
      接着全仓的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团、队,解除加入时为其献身的誓言)。
    有女孩还马上用指甲在墙壁上刻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希望让不明真相的人看到。
 
亲眼见到了神奇,同仓们都要求学法轮功。于是,白天众女们都一排一排整齐打坐,跟着董敏背法;每天有两次做体操时间,大家都利用来炼功。
    仓里面的道德精神面貌全变了,以前仓里天天有人吵架,甚至打架,管教用尽各种手段,比如“关小号”、“戴镣”,怎样强制,都解决不了,她们用的都是共产邪教的非人性的暴力强制。
     现在大家互相体谅、谦让,都自发的按照大法师父讲的做个好人。
     以前当医生在小窗口出现的时候,明知就算幸运的拿到点药,也不管用,但同仓们仍要一拥而上。
     学法后,仓内秩序井然,同仓们都象换了个人似的,思想正面,也知道了病的根源是“还债”,不再报病。
   有一天,医生又象往常一样粗鲁的打开小窗门,但窗前空无一人,医生大声询问“谁报病?”“没有”,全仓不约而同的回答。
    医生一脸疑惑轻轻关上小窗门走了。这时,大家会心的相视而笑。
 
    虽然,大家学法炼功的出发点各不相同,但都不同程度的体会到法轮大法的超常。
   医生把仓内无人报病的事告诉了管教。最近仓里不吵不闹,井然有序的情况,已让管教不解,结合医生的反映,管教的神经紧绷了。“啊!她们一定是要图谋不轨!”
   按多年管仓经验,仓内闹事、镇压,镇压、闹事反反复复才是正常的。
    现在仓里的人学了大法真善忍,都自觉做个好人,那管教的工作不也轻松了吗?可是,管教不这么想,因为马列共产魔经从没教过她们什么叫善良。
    她马上把监控录像调出来,逐格放大,生怕漏掉一个细节。
     当发现仓里的转变是因为大家都在学法炼功后,很紧张,马上逐个叫出来谈话,威吓道:“现在政府在镇压法轮功,你们胆敢不听从,非要找死不可吗?”
    同仓们都各自讲出从大法中得到的好处,法轮功是好的。
 
    轮到和馨莲谈话了,管教面目冰冷,先声夺人的一番共产国骂,道:“我知道现在仓里出现的情况都是因为你,你的案情我知道,上次开庭报纸都登出来了,判决一下你马上可以走。做个聪明人吧,如果你不听劝告,我们先把你定镣,让你全身不能动弹,然后把监控录像整理出来,递交检察院作为材料,起码判十年,自己选择吧!”
     馨莲道:“刚被羁押时,明知与我无关,并多次声明我有心脏疾病,需要药品时,办案人员还是违法动用十二个人轮流对我实施四天四夜不间断的提审来折磨我,当时我多次申诉,案情与我无关,却得不到任何帮助,二年多时间里,得不到对症的药物,我多次晕死过去。就算有罪,我也罪不至死!何况我是无辜的。现在我有幸得以学到法轮大法,身体的病痛没有了,对问题的看法也正面了,我向好的方向转变,你们为什么不替我高兴反而要压制我,好人你不喜欢,你们喜欢什么人?”
     听着如此正声,管教从刚开始的高声斥骂,变成了沉默不语,是时候让她认真思考了!
     接下来的几天,女管教们轮番提审她,目地是要馨莲放弃学法炼功,馨莲一次又一次和她们谈起了自己的转变。事实面前,她们也无话可说。
 
     几天后的一天,大家正整齐的坐好背法,突然,大铁门外有嘈杂的铁链声,“嘭”一脚,大铁门被野蛮的踢开了。
     馨莲被羁押两年多也没见过这种阵势,他们象事前排练过一样,看守所所长气势汹汹的第一个闯進仓来站在前面,紧跟進来分三排站好的是全所女管教,外面的走道上,手拿电棍和大铁链的是男管教和武警。现场突然变得拥挤而且充满杀气。比鬼子进村还凶!
     所长吆喝着馨莲的名字,道:“该和你谈的也谈了,法轮功再好,政府下令不准炼就要服从,不然……今天,就在大家面前表个态度,还炼不炼法轮功?”
     所长话音一落,全场紧张肃静,那压倒性的气势好象在提示:“你今天在劫难逃,如果你不妥协,你将会死的好惨!”
 
     此时馨莲想起古人讲的“朝闻道,夕可死”,自己已做出选择:坚信大法,义无反顾。
    她想了想道:“我无意要为难你们的工作,但看守所只是个控制人身体自由的地方,它永远也控制不了我的思想。学大法后,我的先天性心脏病好了,你们也因此不用担心我病发不治死在这里而负上责任,我之前因这次冤狱而埋怨不断,因为学了大法,明白了世事都有因果,因此不再怨恨你们,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我觉的很好!你们说政府已经定性了,我觉的政府搞错了,我个小女子从来不问政治,也不懂政治,今天我因祸得福,進来看守所学了法轮大法,有了好的身体和思想,你们偏不让我炼,你难道要把我往死路上逼不成?”
    说完,双眼平静的望着所长,所长也看了看她,然后一言不发转身走出了仓门,那些管教们也跟着撤退了。刚才乌云密布,一瞬间又是云开日朗。
 
一星期后,馨莲重获了自由。
    离开看守所后,她马上请回了大法师父的全部书籍,如获珍宝的拜读,馨莲对自己道:“我起步比别人迟,但我一定能赶上!”
     现在,每当学法炼功懈怠时,都会问一下自己,看守所那样艰难的环境都不放弃,如今环境宽松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以上是馨莲特殊的得法经历,在法轮大法仍在中国大陆受到迫害的今天,真诚希望世人都明白真相,有个美好的未来。
 
 注:本文根据《明慧网》真实修炼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编而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