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何当共剪西窗烛》
中篇小说《巴山夜雨时》 (4)

76190

第二十三回 卧榻之则有人鼾睡

刘水水发现一个怪事,这些天花园总是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的井井有条,她认为是雅倩做的。
她很爱养花,甚至超过她的脸蛋。她又劳累起来,她要把摔碎盆的花全部救活,弄的手脸衣服都是泥土。
她似乎没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田刚。
“二娘,何必这么大火气,这些花好可怜,但愿我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你生气了也会摔花?”“是的!特别是老花!”“老花往往都因年头多也许成了精!”
田刚揪起一根小草道:“不管怎么成精必定是花!”
刘笑道:“谢谢你帮我除掉了那棵小草!来!我给你听个录音。”说完打开手机。
“阿丰,你就将位置传给刚儿吧!他年岁不小了?”“那个家伙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怕他把家败光!”“那你把家产留给谁啊?”“我要留给勇儿。”
“不,我与勇儿决不要,我只要顺风集团的股份就够了!现在顺风由如梦掌握着。够我们娘仨的了。”田丰沉默不语。
“你还是把田丰老总的位子给他吧!这样我们的关系也好些,刚儿年龄大了,做事也靠谱了,最近包揽地铁等工程挣了好大一笔。”
田丰啪不知摔了什么东西,叹道:“好吧!我知道这小子心挺黑,别算计你们。也罢,若败光了他就去要饭,算他倒霉!”
听到这里,田刚心花怒放道:“谢谢二娘!谢谢二娘!”转身而去。
水水依然摆弄她的花,一盆盆的装土,终于累了,坐在凳子上,闭上眼睛揉着腰与肩膀。
突然,一只手轻轻替其揉着,揉的很舒服,穴道拿摄的也很准。
她闭目享受着,轻声道:“你回来了,回来就吓妈妈!这几天跑哪去了?嗯?”
“我没跑哪去,一直住在这。”声音很轻很柔和,却把她吓的跳了起来。
“唐唐唐……唐……唐老总!”“错了,我已经不是什么老总了!我是给梦茹打工的。”“你怎么在这?”“这是我朋友的家。隋阿姨,你怎么也在这?”
刘氏真乃老油条,撒谎不眨眼睛,道:“唉!梦茹看不上我,我只好去别处打工喽,这家主人叫我装花。”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来,我帮你装。”“这怎么好意思,你是主人的客人,我是打工的。”
“阿姨跟我还分彼此吗?你不说我是你的孩子吗?”
“你肯认我做妈妈吗?”“当然可以了,我见到阿姨就会升起一股亲切感。也许我们前生就是母子吧!”
“好,你今后就是我的儿子。”
宇恒躬身施礼道:“娘亲在上请受孩儿一拜。”“好儿子!好儿子!”
刘氏哈哈大笑,泪水直流:“天哪!我有这么个好儿子。”
“妈,谁是你的好儿子?”这时田勇过来。宇恒道:“阿姨收我做了儿子!难道你也是阿姨的儿子?”
刘氏急忙道:“她也是我的干儿子!我替他接的生,孩子生病我用偏方给治好的,所以主人就让我做了他的干妈妈。”
小勇并没有辩解,因为他是人家情妇的私生子,常常鬼鬼祟祟的生活着,从小母亲一次又一次的叮嘱不许告诉别人自己的家事,所以他也习惯了。
小勇笑道:“唐大哥,你昨晚教我的那几招还真灵,我把最牛的对手打趴下了。”
宇恒道:“练武要讲武德,要惩恶扬善,强身健体保护好人。”“哇!大哥讲的有道理,倩姨就很少跟我讲这个。”
刘氏道:“你快去作业去吧,不然你妈不高兴了。”“大哥回头见。”他转身跑了。
宇恒发现这孩子不错,很单纯与其大哥性格皆然相反。
装了几个后,刘氏道:“我去方便一下!”起身而去,好一会才回来,显然又叮嘱小勇雅倩一番,别说漏了嘴。
晚饭时,果然大家谁也不谈私事,只是谈论美食花草趣事。
刘氏道:“听说主人与夫人去经商了,好久才会回来?!”雅倩道:“是的!”
小勇对此话题根本不感兴趣,他热爱武术,问:“大哥,李小龙与李连杰谁厉害?”
宇恒道:“不知道。李小龙先生去世的早,他是武术家叶问的弟子,所以他的武术比较纯正,现在当今新武术就是乱搞,只图漂亮花俏,无实战能力。”雅倩道:“为了出名当武打名星嘛!”
小勇道:“我看他们打的很欢很好啊!错在哪里?”宇恒道:“比如电影中经常旋转转圈,真正实战的高手,胜败皆在一秒钟之内,你敢把后背让给他人吗?早被人家刺个透心凉!”
小勇不服,二人在餐厅宽地演示,小勇模仿电影中,漂亮的飞脚,旋转着踢,结果刚转起,卟嗵一声,屁股被宇恒踢中,踹滑出老远,小勇站起再踢,结果又被踹翻,一连三次如此。
小勇哈哈大笑道:“有道理,有道理!还是你是高手,大哥你得多教教我!”宇恒笑笑。
江南的夜是那么的宁静,那么温馨,可是刘水水却闹心的翻来覆去。
天哪天哪!自己天天算计的仇人竟然躲在自己家中,确实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我该怎么办呢?我让雅倩杀了她!让田刚杀了他!让警察来抓他?
她此时一样也不敢想了,因为她记住了如梦的话。
她知道自己与女儿的鸿沟越来越深,她又找不出因由,因自高中后女儿的性格越来越内向,甚至与她一天不多说一句话。
为什么?难道我当妈的养你还有错吗?
她咬牙流着泪,她确实怕宇恒出事,女儿也死去。
她太爱如梦了,那是她最痛苦时唯一的安慰与唯一活下去的动力。
若不报仇,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全白费了,自己付出的女人贞洁,汗水全部失去意义,她后半生似乎为仇恨而活。
想报仇,仇人来家住上了,还滑稽的成为自己的干儿子!自己却不敢下手了,这个窝心亏吃的!
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从来没吃过如此暴亏!真想狂喊一通,发泄自己心中的忿闷。


第二十四回 计中计


这天,如梦在顺风集团办公室正查阅文件,因为宇恒安排的人士都是精英,所以公司运转非常稳定,她不必操心。
她眼睛落在纸面上心思却放在别处,因为宋永佳总是若有若无的对其有些特别的表示,确实让其情丝泛起。
但是她心里不知何时有了另一个影子,高大的影子,在他身边总是那么的安全、安慰、睡的特香甜,可是她知道绝不可能。
她烦恼的放下文件,瘫靠椅子背,仰头闭上眼睛。可是那个影子一嗔一笑,总是荡在眼前。
突然,咔,门开了秘书小娟进来道:“老总,田刚先生在休息室等你。”“好的!”
她理理秀发,掸掸衣衫,来到休息室,田刚的脸是那么的璨烂,笑的如同一朵花,仿佛六合彩中了一等奖。
“贤妹可否恭喜我!”如梦不冷不热道:“喜从何来?”“你叔叔让我当了老总。”“确实是喜事。”
田刚点燃大雪茄,喷了一口道:“妹妹,我发现我们越来越远了。小时我带你玩时,你很爱笑的。”“因为我早死了,你见过死人笑吗?”
田站起掐了烟道:“去!妹子竟说傻话!顺风是你的,田丰是我的,今后咱哥俩的好日子来了!”说着拿出一个方形箱子道:“你把这个送到梁美琪的家,就说是宇恒的东西,暂时放些天。”
如梦依旧默然的道:“好的。”田颇觉奇怪,道:“你为何不问是什么!”“不必,反正是你与娘的事。”田笑笑道:“聪明!”转身而去。
田走后,如梦接见了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后,傍晚时,就驾车亲自将箱子送到美琪的家。
礼貌过后,美琪欣然收下,她知道同修的东西一定非常重要。细心的放到柜子中。

水园山庄总是空荡荡的,只有那迎风摆动的枝叶才显出生机。
水水病了,似乎病的很重很重,因田勇在校住宿,所以照顾她的只有宇恒与雅倩。可巧雅倩也不太舒服。所以宇恒成为了她的唯一。
她躺在花房旁边小房内,花容憔悴。
宇恒来到她面前轻声道:“妈,你已经三天未吃饭了?”“死了得了,活着也是无尽的痛苦。”她虚弱的哼出几句。
“如果死能解脱,全人类活着岂不多余,这边苦那边更苦。”
她又哭了起来,道:“为什么!为什么!命运这么捉弄人,让我生不起死不起。”
“没钱的人苦,有钱的人也苦,这就是人生。因为我们人本来是天上的神,因私心掉到人间来,所以我们因罪而苦。妈你吃点吧!粥快凉了。为了你的孩子们。
对了,你家里的弟弟妹妹我还未见到过,哪天认识认识。”说着挽起其头,哄道:“听说!乖!”
一勺一勺的喂着她,每个动作都极是尊敬。很快一碗粥没了,然后为其擦着。
水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了!”“不知道。”“因为我的妹妹。”“噢?!”
“我的妹妹被一个贪官欺骗了,他说照顾她一辈子,可是因为她生了女儿,就被那个男人抛弃,大雪天将其赶走,我妹妹一直在找那个男人报仇,对不对?”
“对。因果报应。但是怎么报仇?报到什么成度?”
水水眼露寒光道:“叫他生不如死!”
宇恒望着窗外道:“这样阿姨所有痛苦就都消失了吗?”
水水一怔,道:“这样她起码心情会平复些。”“阿姨当初为什么与那男人交往啊?!是不是为了利益,女为财男为色!”
水水一下噎住,续而伸玉指道:“你你你……你气死我了!你给我滚!”
说完趴着大哭,宇恒扶其香肩道:“妈,对不起,我冲撞你了!”说着打了自己一耳光。

多日来,田刚实在是高兴,与张三吃着火锅,二人饮了几杯,田道:“三哥,箱子已经送到位,我们的计划即将收尾。干掉唐宇恒也是为我的先师报了大仇!”
“好!祝我们成功!干!”“干!”二人一饮而尽。


第二十五回 夜吐真情

夜,是那么的静,虽在喧嚣的现在社会,但还是让人那么的向往,我们拖着疲倦的身躯,可恬息片刻。
如梦却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呆呆的,好像坐了很久,她好像还要坐很久。
突然,窗子被敲了几下,她看看后打开,宇恒跳了进来。
“这么晚,还没睡?!”“没。”她又坐下,她的表情很默然。
“如云说,你白天又去帮助洗了衣服,谢谢你妹妹!”
如梦沉默片刻道:“姐夫,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停顿一下道:“也许还很坏……很坏很坏!……对,是的。”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们的好妹妹!我们觉的你很好很好!好的很!”
“你们看到的只是表面,我对你们的友爱也许都是为了掩饰。知道吗?我是个很可怕的女人,也许是来害你们的!”说着凄凉的哈哈大笑。
“你不是在水园山庄舍命保姐夫吗?所以才把我的二岳母气的要命,倒在床上三天不吃饭!”
“什么?”如梦圆睁美目。
宇恒笑笑道:“放心,我对妈咪很好,细心服侍她,让她吃了粥!”
“你认识我妈妈?”她依然惊奇的问。“当然了,不但认识,她还认我作了儿子。我们母子关系很溶洽,经常谈心!”
如梦惊道:“你去了我家?你知不知道她要杀了你?……对了对了,我妈是谁?”
宇恒笑道:“不是你最讨厌的隋大妈吗。我一直住在你们家,后来睡在温暖的大床上,吃的好睡的好,雅倩的厨艺不错,勇儿经常向我学习武术。”
如梦道:“你还知道什么?”“我知道你确实是顺风集团的老总,因为周长勇的股份实际就是隋大妈,也就是我干妈岳母的。”“说。接着说?”
“我还知道你其实不叫梦茹而是叫如梦。”
如梦颤抖着,坐到沙发上喝了碗茶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从开始就知道,婚前初次见到你时,我就一愣,你虽不能像如烟如云双胞胎那样像,但是你们姐妹的身材容貌气质还是太像了。
有好多次你进出我的办公室,都搞的我一惊,你进来时的背影声音我曾多次误以为是如烟,因为她曾做过我的秘书。”
如梦苦笑一下道:“就凭形象就断定我们是亲姐妹?网友们搞笑公布个卖肉大叔还与习大大一样!”
“当然不可能!可是妈咪的救命恩人雅倩,却是我的老熟人。唉!妈咪毕竟是妇道人家,小家子气!如果她不派雅倩去仙女山羞辱岳父,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你们认识?”“是的,十几年前就认识,我们从敌变友,详情不便奉告,因为我答应过她保密。”
“你们什么关系?”宇恒不语。“你们是情人关系?”“不是,她是单相思!”
如梦哈哈大笑道:“又一个单相思!”流泪道:“我们女人为什么都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多女孩子为你忠情!”宇恒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片刻后,如梦道:“你果然什么都知道了。你会报复我吗?”
宇恒坐在沙发把手上道:“你相信姐夫能报复你吗?”如梦知道自己说了没用的话,不知该说什么好:“你什么都知道了,难道一点不生气吗?”

“不!我还有许多不知道的。”“什么?”
“是你常常向田刚报信,造成我每次都入了人家的套?”“差不多,因为我以工作为名,从姐口中套出你的行踪。”
“哈,母女都混在了我的身边!……你对隋大妈的讨厌都是掩饰为了给我看,怕别人知道你们的身份吗?”“不是,我真的讨厌她。”
“那次茶中下毒事件,也是你做的?对吧?!因为现场视频中宋永佳,只是喝了一碗。”“对,是我做的。”
“但是你完全不必替我饮茶,即使饮,也不必冒生命危险!难道你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怀疑到是你?”“对!就是。我就是这么坏的坏蛋!”说着哭泣。
宇恒停下询问,抚其秀发安慰着。他不问,如梦反而发问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宇恒轻声道:“为了报复你父亲?”“错了,我是为了报复我母亲!”
宇恒一惊,道:“你不恨你父亲?”“恨,非常的恨!恨的咬牙切齿,正因为如此我更恨我的母亲!”“为什么?你的母亲非常非常的爱你,不然怎能病倒!”
如梦猛站起咬牙切齿道:“她那不是爱,她那是自私,或者自私的爱,她一辈子只为她自己活着。她若真的为我着想,就不会从小对我灌输仇恨!让我一生活在仇恨的痛苦中!我是个被强奸的产物,你可知道我这个身体是多么肮脏下贱的产物?她为什么告诉我!我恨她!”说着一下晕倒。
宇恒知道她过度激动,挽娇躯将其抱到秀床上,轻轻揉其太阳穴,如梦只觉的有股能量从其指中透入脑内,很是舒服,片刻后恢复,她哭泣起来。
宇恒和蔼可亲的柔声道:“不论你对姐姐姐夫做了什么,我们都不怪你。但是我告诉你,岳父并没有强奸岳母,小婉岳母生下如云姐妹后因医疗事故造成她再不能生育。娶二房现在法律又不允许,于是他想找个情妇,替他生儿子,共产恶党的官有几个不包二奶养小三的。于是,他选择了你母亲,由于你是个女孩……。”
如梦道:“你说的是真的?你说的是真的?谁告诉你的?我是他们两情相愿生的?”“对,是岳父对如云哭述的,岳父也很后悔,她怕小婉知道后与其闹离婚。”
“我知道了,谢谢你姐夫。我恨我妈妈,我要报复她,所以我要破坏她的计划。她恨你们,我就爱你们;她要你们死,我就要你们活!姐夫将来你会明白的。”
这时,几滴泪水滴其脸上,是宇恒的眼泪,“妹妹,谢谢你!”二人默然不语。
片刻后,如梦睡着了,因为她在宇恒身边从来能舒适的睡着。再醒来时已经天亮了,宇恒不见了。
合衣睡了一宿,倒省事不用再穿衣,洗个脸往椅子上一坐,开工上班了。


第二十六回 善化寒冰


早晨,尽管空气中带着汽油味,但还是比较凉爽清新,啾啾的小鸟鸣叫着,厨房里散出甘甜的粥香。
雅倩披着长发睡衣懒散的进来,抱住宇恒道:“你昨晚不在,去哪了?……对了,我又多嘴了!”
宇恒笑着双手掐掐其头,替其爱惜的理理秀发,轻轻推开她道:“我去看了如梦!”说着简述一遍。
雅倩皱娥眉道:“都是万恶腐败的共产党留下的什么二奶小三的烂事!”
宇恒端起碗道:“姐姐,看我的粥怎么样,这些天都是你照顾我了!”说着一勺一勺的喂着她,雅倩眨着大眼睛一口口吃着。
笑道:“好吃好吃,好了,人家去洗脸梳头。对了,勇儿昨晚回来了,正在睡懒觉。”
宇恒端粥来到小屋中,见刘水水还是散着乱发,裹件睡衣,玉腿半露在那眯着。
宇恒轻轻为其盖好被子,躬身尊敬的细声道:“妈,该吃早饭了!您梳洗一下好吗?”
刘没好气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昨晚我梦见有人叫我杀了你病才能好!”“哦!还有这事,说说看!”
“昨晚我梦见比干,说吃了你的七窍玲珑心,就能好病!”
“噢!妈妈原来是心病!我也作个梦!”“你做的什么梦?”
“黄粮一梦。人生富贵如幻泡影。几十年后黄土一堆,万般带不走,唯有罪缠身!”“废话!”
宇恒笑道:“我还有第二个梦叫柳如梦,想不想听这个梦啊?!”
刘噌猛坐起冷冷盯着他,片刻点头道:“想听!非常想听!”
宇恒道:“起来,洗脸梳头吃饭,这么好的美梦,您这副衣冠哪行。说梦也得有情调!”刘下地利落的梳洗完毕,又听话的坐在桌前吃完了粥。
用纸巾擦擦嘴冷冷道:“现在可以开始讲你的梦吧!”
宇恒道:“门口,那卖雪糕的老太太叫柳如梦。她说雪糕五毛一个一元两!完了。”
刘氏大怒,拿起碗摔打过去道:“混帐,你耍我啊!”啪嚓摔个粉碎,转头哭泣。
宇恒来其近前,拿纸巾为其擦泪道:“妈,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如梦与你越来越远?”
刘瞪眼道:“你怎么知道如梦的?!”“她是我亲小姨子啊!她当然与姐最亲了!”“她把什么都告诉你了?!”“是的!”
刘氏登时浑身颤抖道:“畜牲!气死我了!难道他忘了那老贼……。”
“她没忘,就因为她记的太深太恨!”
“她为什么背叛我,难道我养她错了吗?”
“没错!你错在不应该,给其灌输仇恨,让其一辈子活在仇恨的痛苦中!”
“这就是她说的我把她变成僵尸?”
“对!你生了她的身体,却杀死了她的精神,她本来应该享受春天般的母爱,可是你却把她的世界变成寒冷的北极!现在她恨你犹过其父。她为什么替我喝下毒茶,你真的不懂吗?她确实不想活了!”
刘氏浑身颤抖。宇恒流泪握其手道:“妈,难道为了那一钱不值的仇恨,而失去你最宝贵的女儿吗?她几年来最恨最想报复的人是你啊!”刘氏登时昏了过去。
片刻后醒来大嚎大哭,她终于全明白了,浑身彻底凉快了。呆呆的坐了好一会,脑中全是往事……。
终于,她木然的站起,推门欲走。宇恒道:“妈。”刘氏大叫道:“你不要叫我妈,我不是你妈,你是我的仇人!”
宇恒语重心长道:“你可以没我这个儿子,但是勇儿如梦却不能没你这个妈,你千万要想开!”
她出去了,过会又回来把门关上,将宇恒锁在里面而去。
片刻后,雅倩趴窗轻声道:“怎么办?大姐能不能想不开?”宇恒道:“放心吧,决不会的,他怕我走了,连累如梦。”说完躺在床上,昨晚一夜没睡,确实困了。
水水又回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她现在又是贵妇而不是女佣了。
她闭目流泪,想啊想……。
终于,午后起来,进入儿子卧室,小勇还在睡,昨晚玩了一夜游戏。啪啪啪屁股被猛拍一阵,他哼叫道:“干嘛?!”
“我问你,那个姓唐的,怎么来的咱家?”“他不是你的朋友吗?”“什么,不是你带回来的吗?是不是你姐让你带回来的?”
“不是啊!烦死了,我要睡觉!”
刘氏奇怪了,心想:天哪天哪!家里来个大活人不知道是谁请来的!传出去非得让人家笑掉大牙。
她来到花室近前小屋,见窗子半开,宇恒不见了,雅倩站在树下,急问:“他走了,落到警察手中他死不要紧,那疯子如梦也完了!”
雅倩指指毛厕,刘放下心来,问:“倩,勇说不是他,到底是谁把唐宇恒带到山庄来的?”“他自己来的。”“来干嘛?”“来找我!”“你们认识?”“对!”
刘氏娥眉倒立道:“倩妹,我感激你当年打跑了阿丰的仇家救了我们母子,可是你……你……!”
雅倩坦然道:“姐,对不起。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情感,你心中的是恨,我心中的是爱,你为恨而活,我为爱而活。”
“你爱谁?”“宇恒。”“你们怎么认识的?”“好多年前。”“你知不知他是有妇之夫?”
“知道啊!我也没说嫁给他啊!我也没非要与他上床啊!”
“那爱有何意义?!”“我就喜欢他,让他知道我喜欢他,偶尔能看看他就够了。”
“你简直是傻瓜追星族!你的背景太复杂!”雅倩笑了。
“你将我们的计划全告诉了他?”“对!”“从什么时间。”“在仙女山草原的第一次行动。”
刘氏浑身颤抖,指指她道:“妹子,你气死我了!”“姐,你怎么还这么糊涂,难道你真的要毁了如梦吗?她对我说了多少心里话你知道吗?她为什么不对你说?她说你不是她妈妈,是魔鬼!已经被仇恨冲昏理智。”
刘氏怒道:“畜牲!气死我了!”雅倩道:“姐,你与柳成行交往,难道完全没有个人的目地?”“我是被她骗了!”
雅倩哈哈尖声笑道:“姐,别自欺欺人了。我们都一样,都想泡个大款,结果被狗官们玩弄够了,像个手纸一样被抛弃,才气极败坏!咱姐俩同命相怜!你毕竟还能生出孩子,可是我……。”说到这哽咽无语凝噎。
续而道:“可是你还不知珍惜孩子!珍惜如梦!”
刘氏喃喃自语哭道:“我被他骗了!我被他骗了!柳成行骗去了我女人的一切!”
“ 如梦对我说,你若真的爱她,就不应该把你们的肮脏事,污染到她的童心上,让她肮脏耻辱一辈子!所以她更加恨你!”刘氏一下晕倒。


第二十七回 善恶有报


这天,田刚接到电话,是公安局长何挺亲自打来的,说是关于唐宇恒的案子。
田大喜,驾车急速而来。办公室里,史来运众国保也在。何的身后四个持枪武警,气氛不同寻常。
“何局,请问凶手抓住了?”何笑道:“人脏俱获。”“太好了,这下唐宇恒应该处决吧!”
何点点头道:“从梁美琪家,搜出一重大罪证,是一双皮鞋,凶案现场出现的皮鞋!”
田兴道:“她们是学法轮功的,她们印制宣传品需要大量的钱,于是他们蓄意谋财害命!”
何挺啪啪啪鼓掌道:“分析的好!(睁大眼睛伸脖说)可是我们却在皮鞋里发现一双袜子。”田刚奇怪道:“袜子?谁的袜子?”“你的。”
田笑道:“何局,你真能开玩笑!”
何登时沉脸道:“大胆,田刚,你连续行凶做案,谋杀了赵振兴,把收卖的张豪毒杀灭口。砍死吕安,再把收买的魏宝驹灭了口,一切都为栽赃给唐宇恒!”
田刚登时冷汗下来道:“何局,这与咱们的计划……。”“大胆,给我拿下!”九把枪同时对着他。
史来运上前将其铐上道:“田兄,对不起了!没想到原来是你……真是遗憾!”
众人将田拖走。田刚还是如在梦中,大声道:“何局!何局!我要见张三!我要见张三!”
田刚坐在车上,才冷静下来。看着史怒目而视道:“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箱子里的鞋明明是唐宇恒的,怎么……?”
史嘻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从梁美琪家搜出的箱子,就是你的袜子。”
田刚明白了,事可能出在如梦身上。问:“你们要带我去哪里?”“你得把事全招了!”“你放了我行不行?”“这怎么能行,这是特大案件!”
田怒道:“当初计划这个事时,你不也参与了吗?”史大喝道:“姓田的!我可没参与你的任何事!你别胡扯!”田阴沉着脸一言不再发。
车来到山中一座四层小楼前,周围高墙铁丝网。田刚被拖下来,后边车上也下来十几个。刚到大门口,突然咔的一声,手铐链子崩断,一片惨叫声,十几个人全趴下,咽喉被掐断,或者脖子被扭断,丰都门的功夫十分毒辣。
司机欲逃,被两枚硬币贯脑而死。
院中人持枪追出时,田刚早已不见踪影。
田刚眼都红了,钻进深山中,重庆到处是森林悬崖险壁,藏个人太过容易。众多武警部队搜索三日无果,何挺面见张三道:“田刚跑了,怎么办?”张笑道:“放心吧!他跑不了。”
半个月后,一个乞丐出现在街上,他佝偻着腰似乎很老病的很重,没人知道他竟然是个杀人通缉犯。
他心中又恨又怒,太多的迷团他无法解开,以张三的足智多谋,那么周密的计划,怎么能失败的如此之惨!问题一定出在如梦身上,一定要找到她问个明白,一定是她暗中搞的鬼。
他忽然看见宏顺发兄弟,拎着包向一洗手间而去,他们笑的那么开心。田想起被扭断脖的史来运,怒从心起!王八羔子!我让你们开心!
……片刻后,那乞丐咳嗽着,从洗手间出来,一年青小伙迎面过来,厌恶的躲着他,皱眉想:八成肺结核晚期。进入后突然大惊跑了出来,急忙报了警,因为他看见地上两个死人。
宏氏兄弟,眼中余光依然显现出莫大的惊恐!警察到来看了好一会不知怎么死的。
傍晚,如梦,去对面街上买了些小吃,向公司走来,自当上老总后,她除了姐姐家,一直住在这。
忽听身后咳嗽声,她一惊,因为她从小到大太熟悉这个声音。从记事起一个方头方脑的男孩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后来常常带她玩,后来上学后便疏远了。
她快步而逃,突然身子一轻,腾云驾雾般被人家抓住,钻进胡同里,这里很黑很静。
那人贴其耳边道:“妹子,我成了通缉犯,你知道吧?!”“知道。”如梦倒坦白。
田刚咬牙切齿低声道:“你为什么害我?”“我没害你。”“那箱子里怎么出现我的袜子?”“你的朋友让我放进去的。”“谁?”
这时,胡同里一苗条女子,挎包过来。如梦没有喊,因为她不知道这个哥哥的本事有多大,但知道要她命足够,轻声道:“你自然会知道。”“快说,不然我杀了你!”
突然,他觉的背后不妙,猛的错开一尺,那把刺来的刀扎空,又悄无声息的横扫。田刚带着如梦一齐腾身而起,利刃扫空。
那女子闪身躲过田刚踢来的一脚,扬手三道寒光射出,同时如梦抽下发上银簪猛刺其面。
她同雅倩也学些防身本事,对付田刚实在无用,但是田却在全力躲闪那女子的袭击,如梦这缚鸡之力,还起了牛刀的力量。
田刚只好撒手放开她,这时,黑暗中啾啾几声轻响,与喷出的火蛇,他又暴退躲开这无声手枪的袭击。
那苗条女子又射出三道寒光,这丰都门的邪功实在厉害,田刚挥手轻接一甩,射向三个目标。
这时,从远处过来一人闪电般拍出一掌,田刚从罡风力道中,知道这位纯是重量级高手,急身暴退而去,耳闻两起叫声。
苗条女子勉强躲过喉前飞刀,那远处黑暗中一男子却痛哼着。
如梦的疼叫声最是大,娇躯瘫坐于地。
那重量级高手,只好放弃田刚,上前道:“如梦如梦?”
原来正是汤逍,那苗条女子是无影刀冷谊也就是现在的女片警何娟,那男人正是其夫神枪肖龙。
原来汤逍听说田刚逃之夭夭后,知道他一定会来找如梦报仇,所以与何娟肖龙一直暗中监视,终于等来。


第二十八回 本是同根生


逍抱起如梦急奔而去。何娟来到暗处,见肖龙肩头飞刀没柄,咬牙挺着痛。娟立刻拔下包扎。
汤逍急跑到附近医院,医生们立即取刀抢救。但因失血过多需要输血,通知其母刘氏过来,结果抽出一点血,刘氏就不行了,因为多日来她生气上火非常虚弱。若强抽没等将女儿救活她先去了。
刘水水吓的欲生欲死,逍急的直搓手,突然想起,急忙将如云叫来。刘氏卟嗵跪下道:“孩子,求求你救救如梦,那可是你的亲妹妹啊!……”宇恒扶起她。
云得知细情后,二话没说立即化验,护士喜道:“哎呀,你们是亲姐妹哎!”
于是一滴滴的鲜血流进了如梦体内。终于,如梦脱离危险进入普通病房。如云也被抽去好多血,头晕脚轻,回家后敢紧打坐炼功,三天后完全恢复正常,体力如初。
宇恒怕田刚再来偷袭,日日在医院保护,仅半个月如梦完全行动正常,伤口愈合,只是不敢太巨烈运动。
这些天,永佳日日来探望,如梦甚感甜蜜,将心中那个高大的影子推开,因为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于是接受了永佳,宇恒夫妇看在眼中也很欣慰。
美国的赵鹏闻迅后大笑道:“老岳父真能干,又给我们整来个小姨子!”如烟羞的一顿乱捶。
一个月后,如梦完全康复,她发现个奇事,自换了姐姐的血,自己旋晕症胃病都好了, 比从前更加的有力气。
她高兴的道:“姐,谢谢你救了我!”如云抚其秀发道:“妹,我的好妹妹,为了你姐姐即使付出生命也心甘情愿。”姐妹相拥而泣,更加亲密无间。
闲时如梦喜道:“哇!姐,你的功好强哎!我的病都好了。”如云道:“跟姐姐一起炼功吧!”“好的好的!在公司姐夫教会了我第二第三套功法动作。姐再教我另三套。”“好的。”从此如梦也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晚上,如云偎依在夫君怀中,高兴道:“我又多个好妹妹!”“嗯!太好了。”
“对了,跟在刘阿姨身边那个戴白帽墨镜口罩的女子是谁?她的眼神神情对你怎么不一般?”“别问了,睡觉吧!”
如云嗔道:“好哇!哼!不理你了。”转过身侧躺着。宇恒笑道:“好好好,贤妻听我道来。话说婚前仙女山大草原上那个美丽的夜晚,那个甜蜜的夜晚,那个……。”
如云转过身惊呼道:“天哪天哪!那晚还有多少事情,你没告诉我?”
原来,那晚宇恒正在车中打坐炼功时,闻听三男一女的戏虐声,就觉的声音不对,不像正常声音,他耳朵极灵,颇觉奇怪。如烟出来大吵后,那声音便消失了。
宇恒一直盯着,忽见一影子从帐篷中出来闪身而去。他尾随其后,知道是个女子,追了几里后,那人来到一轿车前,打开车门后,没进去而是去远处方便一下而回。
她漫不经心的唿钻进上半身,见副驾驶座上,竟然还有一个男子。刚要暴退,哪知倒栽了进去,原来对方出手太快,将其揪了过去。
“如此良辰美景,大姐别走啊!”她练就好多近身博击的本事,刚要动手,被人家抓住脖子仰头躺在其怀中,毫无办法。
宇恒开灯仔细一看,二人同时一惊。
那女子浑身颤抖唰泪水下来道:“宇恒,弟弟,难道你不认识姐姐了吗?”宇恒也很感动,她对自己竟然如此如此的……。
放开手惊道:“姐姐,怎么是你?”“对!就是我!”说着抱住宇恒脖子大哭道:“你知道这些年姐姐怎么想你吗?世上的男人军队那些共匪们,没有拿我当人的,他们只是尽情的玩弄我利用我!唯有你拿姐姐当人!”
这个女子便是特工代号雨。(详情请看《何当共剪西窗烛~救命信》)
当年江派为阻止朱镕基接任国务院总理大耍阴谋鬼计,对朱的手下设美人计,逼其咬出朱的罪证,哪知视频U盘被退伍兵吸毒者许宁良一伙盗窃犯偷去,宁良后来学法轮大法消去毒瘾,洗心革面从新做人,却依然遭到连连追杀。
杀手之一就是特工代号雨,哪知阴差阳错他们误认为宇恒是宁良,雨被宇恒抓住,特工头子则抓住宁良之姐宁微做人质交换,哪知特工头子失信,甚至不惜牺牲雨也要干掉宇恒。
雨甚怒,对比之下才更感宇恒之善良,由敬佩而生情,难已忘怀。
后来政法委书记罗干发现自己内部有双面间谍代号大鱼。(详情见《增城魔窟~康宁医院》)因雨泄漏机密又知道罗干与中共干的坏事太多,命其同伴代号风干掉她灭口。
雨跳海“自尽”,哪知汤逍故意留在荒岛上大量食水救了她。
雨辗转来到重庆又花钱托人弄套新身份于雅倩。一次无意中救了被田丰仇家追杀的刘水水母子,于是二人结为姐妹也成为了其母子的贴身保镖,一直住在水园山庄。
由于雅倩在特工学校训练时,就被共匪军方领导们玩弄,多次打胎,做色情间谍陪美英日台各国政要富商上床,导致终生不育。
现在年龄大了,回首一生被马列共产邪教的爱国主义所骗,最后如此的惨,对共匪恨的咬牙切齿,谁劝她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她都退,还劝别人三退。
毕竟是女人,都有一个春梦,可是没一个让她看上眼的,心中的那个英俊少年,时时的掠上心头,回想被他抱着时的温暖,被他揉捏玉腕时过电的感觉,越想越沉醉,最后想的竟然发疯。
多少次祈求上天,安排再遇宇恒。
如今终于碰到,抱住就痛哭不止。终于将刘水水欲报复柳成行的整个计划说了出来。
宇恒与雅倩商议最后想办法帮其善解,哪知刘氏与田刚宏瞬发相互利用陷害宇恒与美琪,以达到他们各自的利益。
雅倩安排宇恒躲在水园山庄的密室中,这山庄就她们三人,确切是二个人,因为勇儿经常住宿,刘氏几乎从不去下层。
雅倩悉心照料饮食,偶尔激动时拥其哭泣,宇恒表示只能做姐弟淫乱决对不行,大法决不允许非夫妻间的性行为,那是大罪。
雅倩高兴的同意,泣道:“我感谢上天,多少的寒夜中,我祈求上苍,不求夫妻,只求做个普通朋友,偶尔见个面吃个饭就足矣!我的愿望终于达到!”
宇恒也落泪,从此对其视亲姐一样尊敬,不敢丝毫他意。
宇恒终于把所有事情经过告诉了如云,云摸其脸道:“为什么这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宇恒笑道:“我也不知道,是她们傻吧!比如你这傻瓜,跟了我吃了多少苦!”
云道:“不是傻,因为你正义善良!世上许多光棍为讨老婆而苦恼,不妨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做个正人君子,自然许多女孩子自动围着你,甚至赶都不走。”宇恒只是笑。
如云道:“对了,当时帐篷里的女子声音是谁?不是如梦啊?!”“她们找几个男女录个音太容易了。”“对。”
夫妇甜蜜入睡。

 

第二十九回 真相大白


江南的重庆花红柳绿,烟雨朦朦。
这晚,明月高挂,张三坐在院中享受着满桌美味,忽道:“老弟来吧!即然来了,就畅饮吧!”
田刚从树下慢慢走到桌前,吱干了一怀,见桌上确实丰盛。口水鸡、宫保鸡丁、泡椒凤爪、板栗烧鸡、鱼肉香丝、回锅肉、东坡肘子、麻辣豆腐、廖排骨、灯影牛肉……。
“你为什么这么爱吃鸡?”“因为曾因饿,偷了村支书一只鸡,我的父亲被打断一条腿。所以从那时起我才懂的,只有拥有权力才可吃鸡!否则……”夹起一个鸡屁股一甩,田刚张嘴接住嚼的津津有味。
田刚仰头道:“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庆祝?”“因为我的计划成功了!所以多加了几个菜。”吱干了一杯。吟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田刚接道:“
秦中花鸟已应阑,
塞外风沙犹自寒。
夜听胡笳折杨柳,
教人意气亿长安。”
二人同时大笑。
张三道:“我们一定要直取长安!”田刚冷冷道:“可是我们的计划失败了,你并不是神机妙算!”“不是我们!是我的计划!”
田刚疑惑道:“你的计划?”“对!我的计划?”“你的什么计划!”
“我打造的一把刀,一把杀人的刀,终于炼就成了!”“这把刀在哪?”
张三一指道:“就是你!”“我?”“对,你就是我炼就的那把杀人的刀!现在成功了。”
田刚似乎明白似乎不明白,道:“你并没有成功,因为我们背后有只黑手,时时的在破坏你的计划。”
张三嘿然笑道:“那只黑手就是我!因为唐宇恒就是我下令放出来的!”“为什么?难道你帮法轮功?”“不是帮法轮功,而是为了让你多杀人!”
“为什么叫我多杀人?”“越穷凶极恶的野兽才越有斗志,这就是我党党魁手上沾血越多越怕失去权力,越拼命的杀,我党才更稳固的原因。”
田刚脸上肌肉颤抖着,眼露寒光道:“那箱中出现我的袜子也是你干的?”
张三笑道:“对,是我让梦茹调的包,不然她会那么听你的话吗?是我答应她,陷害唐宇恒的计划最终会以失败告终。是我让何局抓的你!”
“原来我们都被你玩在掌中?”
“对,你们的阴谋其实都是为我的阴谋而运作。跟共产党玩阴谋诡计,你们还嫩了点。”吱干了一杯。
田刚越看他的笑越气,行功于掌,整个掌化为半青黑色,面目狰狞道:“确实,我们丰都门这点恶,比起你们马列邪教确实是小鬼遇魔王!”
张三哈哈大笑道:“你杀了我,还想活命吗?”啪扔过几个本子卡片。
田刚拿起见是身份证与户口簿,上写:马国良,性别男,一九六九年出生……。
张三道:“田刚已经是个死人!”“我是死人?”
“错!田刚是死人,你是活人,你现在叫马国良。”
“田刚什么时侯死的?”“五天前,车祸而死!你已经入土为安,最贵的骨灰盒,最好的墓地,葬在九龙山,听说那里风水很好,后代可能出天子。”
田刚情绪有所缓合,因为他发现四周黑暗中不那么简单,这个老鬼一定做了周密安排,若杀他也许死的是自己。
张三望着月亮道:“如此良辰美景,我们应该去看看田刚兄,因为我们是好兄弟。你也去看看他?”“好。”
二人驾车来到九龙山公墓,月夜,是那么的凉,大地一片朦朦胧胧,不时怪鸟声声,来到这墓地更是阴森森。
下车后,二人边走边聊,张三道:“知道我的特别爱好吗?”“不知道。”“我最爱夜晚时,去读墓志铭,那个滋味才让你更加体会人生。”
他停在一碑前,弯腰伸头读道:“
当阳光出现在地平线上,
就是我休息的时刻,
我休息的时候,
活着的却是在拼命受罪的时刻,
我太累了,
于是我休息了。”
他转头道:“深刻吧!”田刚点道:“深刻,非常深刻。”
又走几步,张停下读道:“
少女的娇颜被岁月吹去了,
甘甜的乳汁结合成血与水的生命,
化作一个个悲欢离合!
她老了,她睡了,
可是她的灵魂却变成了另外一个少女!
她就是我亲爱的妈妈!
我爱妈妈,安息吧!”
张转头道:“怎么样?”田点点头道:“好!很好。”
张又背手挺胸前行道:“所以少男少女们最好少看微信上的什么鸡汤什么言情小说,最好半夜里都来墓地研读墓志铭。”“那样各地得多建精神病院。”
终于来到个很高大的汉白玉墓碑前,停下。
田看看道:“这就是我的墓地?”
“对,你现在正在里边安息。你的妻子小芍亲自为你下葬,她呼天呛地的哭了三次,共掉下七七四十九颗眼泪,看在夫妻一场的面上,决定为你忠诚的守节三个礼拜天。”“我呸!”
张哈哈大笑道:“别不高兴!《好了歌》谁都知道。”
田刚见自己还有段墓志铭对联,伸脖子读道:“上联,早来晚来都得来,下联,先到后到全都到。横披,油锅再见。”张道:“怎么样?”田点点头道:“霸气!高深!牛!我现在就想躺进去!”“别,还有大事等着你。”
二人又回来,在地下室中又摆了一桌,田刚猛喝猛吃一顿道:“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做?”
张道:“ 江泽民利用打压法轮功整乔石朱镕基李瑞环及所有对手,让官员站队,沾血者即是孝忠江主席,可是习近平现在铁碗反腐清洗江派,所以习近平王岐山必须得死。古有荆轲刺秦王,可是今天荆轲难寻。所以必须寻找死士,必须绝对走头无路的才行。 ”
田刚道:“所以你就设计让我连连杀人,逼我入绝境?”“对。有一点生路的人,敢去刺杀中共头子吗?所以你必须把习近平王岐山放倒一个。”
“如果,我说不呢!”“那你就得死!死的非常惨,听说过活摘法轮功那些人器官吧!你想象过是怎么样的挣扎惨叫吗?我见过,见过很多,现在的死刑犯都这样处理,那些军警医生们挣钱简直疯了。”田刚冷汗下来。
张三道:“放心,没有决对把握我们也决不让你出手,我们还在寻找其他高手!习近平王岐山栗战书胡锦涛温家宝一定得死!我们一要找到个最佳机会最佳地点干掉他们。
朱镕基的丈母娘就是我们干死的。本来是杀她女儿的,没想到碰到她,算她倒霉!”田刚终于点点头。
于是,某天,一辆轿车向北京方面而去。
后来听说王岐山遭遇二十多次暗杀,习近平至少遭遇六次暗杀,田刚是死是活也不得而知。


第三十回 梦醒时分


多日来,刘水水从泪水连连,到浑身冰凉,如梦康恢后与宋永佳去了日本,走时竟然与她一声招呼没打。
她望着自己的水园山庄,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庄园已不再属于她。
因田刚田丰父子涉黑,公司与家产都全部被抄,存款被冻结,连顺风股份也全部被没收,田丰病死在狱中。
这就是为什么富商贪官们有钱就往国外移民的原因,共匪不论怎么打着国家旗号,也离不开抢劫的本性。
共产主义什么意思啊!不就是历代土匪山大王的均富口号吗!共了你的妻女财产,平分有钱人家妻女财产,这匪论被撒旦徒马克思用哲学科学包装成共产主义,与娼妇行为被包装成女权主义一个套路。
她仰天凄然大笑道:“人生不过如此,又回到了原点,我刘水水本来就一无所有,如今又一无所有。哈哈哈!”
雅倩道:“ 别说你,西方有许多大富翁、大富豪到百年之后,他发现什么都没有,物质财富生带不来,死带不去,很空虚。可是为什么功这么珍贵呢?因为直接在你元神身上带着,生带的来,死带的去。我们讲元神不灭,这也不是什么迷信。我们这个物质身体细胞蜕去之后,而在另外物质空间里存在的更小的分子成份却没有灭掉,他只不过蜕了一个壳。 ”
田勇笑道:“小姨,我知道你背诵的是《转法轮》中的段落。”“你也知道?”“对。唐大哥也送给我一本《转法轮》”然后转头道:“妈,你还有我!”
水水含泪抚摸儿子的头道:“妈妈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要妈妈吗?”“妈,你就是我心中最宝贵的,我并没有失去什么。《转法轮》书中说,有德才有钱,财富幸福都是德换来的。如果我们过去世做了好事德多,财富还会回来的。”
雅倩笑道:“还是勇儿悟性高,有空咱俩研究修炼法轮大法。”勇点点头。
水水却大哭道:“
连孩子都懂的道理我却不懂,
是我害了梦儿,
我不该从小对她灌输仇恨,
让我那肮脏的下贱烂事,
污染了孩子纯洁的心!
是我毁了如梦的幸福!
我压根就不应该告诉他那些肮脏事,
如梦,是妈妈对不起你!
妈妈该死啊!
是我毁了我最宝贵的女儿!”瘫倒于地。
这时,不知附近哪家音响传来了,忽高忽低的陈百强的歌声《一生何求》:
冷暖哪可休,
回头多少个秋。
寻遍了却偏失去,
未盼却在手。
我得到没有?
没法解释得失错漏,
刚刚听到望到便更改,
不知哪里追究。
一生何求?
常判决放弃与拥有,
耗尽我这一生,
触不到已跑开。
一生何求?
迷惘里永远看不透,
没料到我所失去的,
竟已是我的所有。
……

“是我毁了我最宝贵的女儿,拼命的去争那虚荣的名利,去争那一钱不值的仇恨!如梦!妈对不起你!”嚎啕大哭着。
雅倩与勇儿苦劝着扶起她,提着箱子向远方而去。
后来,由柳成行出钱宇恒出面又将水园山庄买了回来,让刘水水母子安度了晚年,算弥补了一些他当年的罪过。
这天,如梦与如云视频完毕,她与永佳完婚,永佳在日本大公司任职,夫妻非常幸福。
宇恒也非常高兴。如云道:“我又多个妹妹,太好了!我又多个伴。”
宇恒笑道:“老岳父要是再给我们弄出个小姨子,我就服了他。”
如云挥秀拳捶打道:“去你的!竟嘲笑人家,我老爸要不……你们哪有老婆!”
次日,早晨。突然,门铃声响。开门后,进来一位妙龄女郎,她腼腆的点头道:“请问,你们是唐宇恒柳如云夫妇吗?”
宇恒道:“对啊!您有事吗?”
那小女子登时二目含情,娥眉微蹙,丢下包,猛的抱住如云泣哭道:“姐姐,我是你的亲妹妹如幻哪!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放声大哭。
啊!宇恒如云登时傻了!
……

(全书完)

※欢迎转载发行或变成影视,但是不许改动内容中心思想,版权归大纪元所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