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扬州一梦(11)

76947

 
第七十回    九个李白


江南的春天来的太早,很快柳叶抽丝,春草绒绒。琼花苑的官司全部解决,程香的婚礼明日举行,头晚,邝野过来查看还有何欠缺。
程洁与其在栏前相见,洁道:“汝还有何心愿?”邝野道:“吾之心愿则是今生照顾好香儿,来生与夫人再继前缘。”
程洁道:“阿野,你的心吾懂,但是……确实今生无缘了!”邝野泪水下来道:“是的,我确实与夫人无缘了,因为你根本就不是秦夫人!”程洁一惊道:“你这孩子竟说怪谈,难道吾易容不成?你来摸摸?”
邝野道:“别再骗我了!秦夫人从来不如此称呼吾,她从来叫吾阿弟。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我早就发现你不是夫人了。”
“为什么?”“比如你吾今天的谈话第三人知道吗?吾知秦夫人已经死了,当日她告诉香儿花一篮不是其生父,香儿跑来询问,吾就知坏了。果然花一篮派封水仙去杀人然后嫁祸给程洁。当吾惊恐赶到时,却见一个和尚抱着夫人而去。
等吾再见夫人时,她的神情举止全变了。她更加端庄稳重大家闺秀的样子,可是她的才气与放荡全没了。
吾承认你比她更贞洁稳重,很像吾母亲,真的,吾母亲就是大家闺秀。你能告诉我发生了甚么?是不是妇人死了,你是谁?”
程洁转身道:“吾不想伤你的心,因为你已经受过太多心灵伤害。”邝野背手低头道:“无所谓了,本来我自己都笑我傻!谢谢你毕竟替我保留了夫人形象,让吾还能见到她,谢谢你!”说着又流泪。
程洁也泪水下来道:“吾就是真正的程园女主程洁。”“甚么?”邝野大惊。
洁道:“那晚,你与张合王虎等人到来,看到的吾,那只是我的魂影而已,吾勉强显出来,见了你们。你若再拖一会吾就坚持不住了。”
程洁简述自己的人生,以及借尸还魂的经过,但她没说出李白与无相二人。
最后道:“香儿,实则是吾亲妹妹,希望你不要告诉她!吾已经失去了父母之爱,你就让她生活在甜蜜的母爱之中吧!”
邝野跪地道:“长姐如母,受吾一拜。”程洁将其扶起。
婚礼并不大,因为他们怕魔教残余势力来搅事,所以简单请了些蜜友,比如樱子与众小姐们,这些人家族势力都很大。

李白本想关闭琼花苑,变成绣坊,做宫廷刺绣,可程香搞娱乐习惯了,别的她不会,决定还干老本行。李白也没勉强,因为他知道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歌伎这行当也是宇宙的产物,天定人类社会必须有的,也许他就是歌伎的命运。毕竟自己也是个过客。
但是他警告邝野夫妇,若日后因权势所迫,逼歌伎们去卖身,毁人贞洁,自己绝不轻饶。邝野确实怕他,暗中猜策他到底是什么人。
于是,琼花苑又开张了,恢复从前的卖艺不卖身的文明之路。歌伎全换,从前怀疑与魔教有关的全嫁到外地。
邝野终于成为大掌柜,肖矬子成为首席大厨,还得到几个美妾,林刚成为了护院总管,李白将阿姬又赐给林,前时他救下的少女已经快给其生子了,这就是好人的善有善报。
开业这天热闹非常,广告传出消息:程大小姐将亲自献歌。这可是头号新闻,广陵的头号脸面人物都来了,都想看看这叱咤风云的程大小姐什么样。
门票百金一张,这价钱不但没吓退,反而激起更多公子哥豪门少爷们来看:嘛!你谁呀!这么贵门票?你王母娘娘来了!
来了五六百人 ,
天策营大总管,大内第一高手李易;
扶桑大贾宫本大郎;
土蕃大贾洛佳旺吉;
天下八大山庄之一的升玄山庄少主王贞靖;
船帮总帮主水晶龙王汤智;
丐帮总帮主华劲松;
车帮总帮主盖天鹏之子盖世英;
北海紫极宫少主高虚子;
兴唐商行的大东家安禄山;
其中还混着便装的李林甫牛贵官员等等各界名人。
室内盛排宴席,不断的名人报号,某某公子驾到!某某太爷驾到!其实这也是商家社交场所,互相推荐自己,多条朋友多条路。
这时,李白也到来,与众美谈笑着指点她们韵律,歌伎们排练好些天,今日个个花枝招展。
忽听前边报号:“诗仙李白驾到!”他吃了一惊道:“诗仙到了,侬家得去看看,到底是多么风度翩翩的才子相公?若是好,请个媒婆,嫁了他!”众女大笑。
宁玉掩樱唇格格笑道:“小姐,算这位九个诗仙了,你来前已经来八个李白了!”众女欢笑。
李白也大笑,挑帘偷看,不由大吃一惊,来的这个确实是“真李白”,长的一般无二,只是略丰腴些。一些公子哥闻听又来个李白哄堂大笑,围上奚落取笑,那位冷着脸一语不发。
那八个李白正在一条长桌前,比试文才,提笔写字,一群人围观,第九个来到近前背手观看着。
把李易也吓了一跳,这个是“真李白”,轻轻碰其一下,在其耳边道:“兄弟,你与他们比比才学。”他点点头。
提笔写下一横幅:天生吾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引来众人一片惊呼,登时围上十个李白诗作专家,经过与李白真迹对比,这个是真的。
许多人前来与其问侯交朋友,可他一语不发,只是笑着作揖还礼。
李林甫也上前观看,别看他是头号奸臣,他与后世的秦桧一样,登科及地都是有两下子的才子,不然能忽悠得了皇帝吗!
那第七个李白靠近他,打开一副画,李林甫看看点头道:“不错,不错!”那人合起画而去。
第九个李白又写一条幅:死而复生。然后给李林甫观看,李闻着纸上有股药香味传来,没看懂,问:“兄台何意?”真李白示意对方伸出手掌,在其上写了几个字。
李林甫照做,突然大惊失色,原来他写道:“前画有毒,今已解之。”回头见第七个李白不见了,立即与安禄山耳语,他们拿字匆匆而去。
片刻,武士在厕所发现那第七个李白的画,打开看看,然后回去查验,哪知没走多远卟嗵卟嗵从马上栽下,落地而死。
李易等人去追,那人早已经逃之夭夭,情急之下用毒针打死一人。

 

 

第七十一回         皇帝要的女人

这时,锣声响起,程大小姐终于出来,款款而行,但见肌肤似雪,秀发云堆,琼鼻杏目,唇似桃花,婉如仙子下凡。大家惊呼,这就是程大小姐!
众人一片掌声,原来出来的正是程香,确实继承其母的遗传基因,色艺双全,加上李白给其闯出的大名,自然非同小可。
从前,因为花一篮自认为高贵之人,从不许她抛头露面,所以没有几人认识她。
万福之后,说了几句客套话,乐队响起,她启樱唇一曲下来,叫好连连,宛若三月莺啼,绕梁三日之韵。
几场下来新的歌星诞生了,迷倒一片公子哥,其中一个十四岁小男孩,发愿长大后,一定追随她一辈子,所以千万别带孩子去风月场所。
从此以后,写情诗的、求爱的、送礼的、约吃饭的、认亲的、结拜的、追腥逐臭的,甚至黑市上出千金寻求买其一条内衣袜子的,自古追星族中啥怪事都有。

切说那个“真李白”也不见了,官差密探后面跟着,跟着跟着却跟丢了,可有人却没跟丢,当那人钻进林中没多久,突然一道白影落其面前,两个李白对视着。
二人没搭话,打了起来,八极剑大战断水刀。片刻后,他们停下一齐大笑起来。
“妹妹剑术有长进。”
“你这是哪门子的怪物断水刀,怎么像魔教的七圣刀?”
“哈哈,我用断水刀骗过许多魔教高手,误认为是七圣刀。”
那女子却发出男子声音,那第九个“真李白”却发出女子声音。
她扑入李白怀中叫了声:“哥,你想死人家了!”原来她正是李白的亲胞妹李月圆,因年龄相同,从小一起玩耍自然关系更亲于其他姐妹。
李白恢复原声道:“才一年多,你就想人家了!”月圆嗔道:“你这不孝儿,不知儿行千里母担忧。娘要我来看你。(摸摸其脸)看看,易容术还是这么没长进,你这嘴角唇线眼睛不变漏洞多大,傻子才看不出来!”
“好好好,为这变脸简直愁坏了,每当这时就想,若妹妹在我身边多好!”“对了,雪娥姐也来了!”李白登时笑容消失道:“在哪!”
他们来到一偏僻小店,见雪娥瘦了一大圈,过去身材丰腴,婚后生育后更具成熟之美,如今面现憔悴。身边一十二男孩,正是其长子吴柯,呼着叔叔。
李白摸摸孩子的头,然后跪地大哭,雪娥扶其而泣,哭罢,雪娥欲见吴指南的尸骨。
次日,李白陪其去了墓地,然后移骨重葬江夏。雪娥颇善解人意,反劝李白,道:“皆命也!因果轮回,他已转生,他的师父已经跟上他了,待其长大些即带他修道,吾等还悲伤个甚么!”从此有说有笑。
这一来一往过了好些天。二女决定即然出远门一回,就好好在广陵带孩子玩些天,李白天天带她们游玩名胜古迹尝尽美食,观看歌舞杂戏,广陵木偶戏非常出名,决不次于今天美国大片。
这天,李易找来,让其小心一个可怕杀手,并亮出毒针,李白大吃一惊,正是暗杀吴指南之人。李易怀疑其是元蕊,因为周元宝提供出元蕊的画像。
还是那间阴森的地下室,安禄山跪地道:“教主,按你计划全部完成。”教主哈哈大笑道:“好,非常好。”
“可是我们一无所有了!”安站起怒道:“吾们辛苦多年建立的基地全没了!我们败了!”“你错了,吾的儿,我们胜了!只要有你在,就是为娘的最大胜利!李林甫牛贵已完全信任了你。”
安禄山青筋暴跳道:“就为了博得区区一个信任,就付出这么多兄弟的生命值得吗?”
教主冷冷的道:“值得!太值得了!他们已经发誓将生命献给了本教,他们已经宣誓将生命献给了密特拉马兹达。我就要牺牲整个太阳教来换取朝廷对你的信任,这就是为娘摆下的一局大棋。
我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推到朝廷内部最终控制整个兵权,只有有了国家政权,才能实现我教共产共妻一切公有的人间天堂,那时我教将一统乾坤消灭一切异教,这就是密特拉神赐与我们的伟大使命,我们将在东土神洲重现太阳教统制古罗马时期的新黄金时代。”
她站起面现宗教狂般的表情道:“为了这个目标,我废尽心机嫁给了握有兵权的安家;为了这个目标,才让你把你娘都送给李林甫当个玩物!谁都认为我阿燕是个任人玩弄的婊子大淫妇!哈哈哈,吾阿史德总有一天,一统中华!走,下步你把元蕊献给玄宗皇帝!”
她们走出了地下室,来到上面,这是个很辉煌漂亮的大花园,豪华的别墅中,一个夫人正在匆匆忙忙收拾着金银细软。
“别收拾了,组织上交给你一个新任务。”元蕊一惊,哗啦一把珠宝落地。她见安禄山与阿燕也就是突厥祅教女巫阿史德进来。
元蕊卟嗵跪下哭道:“教主,看在我忠心耿耿跟您多年的份上,你放过吾不行吗?”
这时,阿史德腰间弯刀寒光一闪,空中偷袭一剑射来的段谦,立即被天女散花,分为两半尸体坠地鲜血淋漓。
阿史德蹲下抚摸元蕊的脸道:“多好看的美人,这些年你这二两夹裆肉为太阳教立下汗马功劳,你是神的最好使者,神一定记录了你所有的功劳,你太累了,应该去陪伴密特拉身边了。
玄宗李隆基要你的身体,这是你为本教的最后付出,这是伟大的付出。将来中国姓马后,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贪官污吏,一切公有,共产共妻,男人女人们没有任何的精神束缚,无拘无束的玩乐……多么美好的人间天堂啊!”
元蕊大声道:“骗他妈鬼去吧!这么恶毒的邪教能达到人间天堂!我早就后悔加入了邪教。”说着一爪抓向其头,使用的却是幽灵手,无数人死其爪下。
阿史德一翻手抓住其腕,像对付个孩童一般轻松,另支手啪啪啪,封住其穴道,声嘶力竭道:“你这叛徒!说,我们是正教!是伟大的!”
元氏哈哈笑道:“我们他妈的做尽坏事,将来统统的下地狱!天天的下油锅、凌迟、车裂、千刀万剐……。”
“啊!”阿史德完全疯狂了,一口咬其喉上,咚咚咚喝着其血,元氏拼命挣扎……终于瞪大眼睛,长出气不动了。
她如同恶魔般站起,嘴角还流着血,见安禄山皱眉叹息,因为他常常与元蕊如漆似胶。啪给其一耳光道:“有何可惜的,将来天下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想玩谁就玩谁!”

元蕊的尸体,摆在了李林甫面前,李大喜道:“魔教彻底铲除了!终于完成了任务,可回京了!”他拍拍安的肩头道:“禄山,随吾进京,有吾李林甫,就有你们位置。”安跪地道:“禄山誓死孝忠大唐孝忠大人!”“好!”哈哈大笑。
这时,阿燕进来见到尸体娇呼一声,像小鸟儿一样扑进其怀中,吓哭了,显的那么的弱不禁风那么的娇柔可爱。
李林甫哈哈大笑道:“美人,勿怕勿怕!她是魔教教主元蕊!随吾进京,我的美人!”
元蕊的尸体被贴了一道符,弄两个野魂魄打其体内,赶尸术士摇铃将其引到船上,这样尸体不腐,因为皇帝要见尸。
这些天李林甫搜刮十船财物,都打着宫中御用之名,运回长安。
话说,这日终于到了长安,李林甫面见玄宗帝下,山呼舞拜已毕,道:“蒙帝下龙威圣德,十万魔教凶徙全部铲除!”这家伙有一尺悬一丈,以显示自己功劳大。说着献上案卷,玄宗打开观看,不住点头道:“这个安禄山者,一定要重赏!”“臣遵旨。”“噢!元氏尸体可带回?”“帝下要的,即使摘星攀月,臣也一定办到!”“好!爱卿真乃栋梁之材。”
正是消灭了小鬼跟上了魔王。
在宫外一房中,玄宗终于在十多年后又见到了元氏,掀开白布,由于怕吓着皇帝,早给整容,头发梳理整齐,连脖子上牙印伤口都被处理掉。
由于鲜血被吸,她肌肤显的更白皙,三十多岁正是女人姿色最顶盛时刻,依然是那么美丽,眼睛睁着,似乎楚楚可怜。
玄宗想起昔日之情,恨意登时消失,泪水下来,抓住其手,依然是那么滑软,喃喃自语道:“贱人,享不尽的富贵不受,与魔教匪类为伍,才落得今日!”说着将其目一抹。
说也奇怪,谁也抹不上,抹上就睁开,这次再也不睁了,静静的像睡了一般。
正所谓:树高千尺,叶落归根。
转身背手而去,对高力士道:“处理掉。”“臣遵旨!”
李林甫面见武惠妃,她非常不高兴,嗔道:“你为何支字不提东宫之罪?”他低语一阵,说了蟾酥赵仆之死,武氏吓了一跳。
甫道:“不连上娘娘实属万幸,东宫之玼,他日再寻。”武恨恨的咬牙点头。甫接着献上珠宝玩物,她登时眉开眼笑。

 


第七十二回     李白大婚动了


这天,邵百威魏玫夫妇来到程府,魏玫已有孕在身,他是被李白请来的,寒喧已毕。
李白带其来到后花园,指道:“你看那个是谁?”但见一灰衣女尼站在花前,她转过身来,魏玫眼含热泪道:“姊姊!”扑上去姐妹痛哭,女尼正是魏琳。
这时,一身材苗条二十多岁的女子娇呼一声:“姨娘!”抱其哭泣。她正是神医吴指琳。其婶娘刘晓凤将整个吴家医学传授于她,这些年救人无数。
魏氏姐妹相处几日, 雪娥月圆游够尽兴后与指琳无相返蜀不提。 有趣的是,宁脂宁玉姐妹,闻听佛法佛性大发,也随无相出家修练去了。
魏琳道:“吾要云游天下,劝人修佛向善,以赎吾昔年为魔教所做如山之罪恶。”在其苦劝下,魏玫也修佛当个在家居士,施舍佛经劝人行善,以赎自己昔年之罪。
客人都走了,李白也决定应该离去了,这出戏应该结束了。
这晚,与程香抚琴歌舞,尽兴而睡。次日,早,程香发现人不见了,留下一封信。
打开后,但见:
妹妹,姊姊乃方外之人,厌倦人间功名利禄,吾要云游四海,这一切家产都留给你了,要善待歌女,琼花苑绝不可搞成娼门,造淫乱无边之大罪。
若有缘他年再见,若有恶人来害你,姊姊知道后一定会归回保护你。
程香泪水下来,泣道:“姊姊,你走了我怎么办呢?你为什么要走,留下孤独的我!为何不与我共享富贵!”
艳倒八方叱咤风云的程洁大小姐消失了,李白还是李白,还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文人,没人知道他不为人知的英雄事迹,只从其诗中知道他有许多故事。
瘦西湖一茶楼上,二个文人正在吟诗作赋,正是李白与孟浩然,他们举杯对饮,谈古论今好个逍遥自在。
这日,程香的车子路过,家人前呼后拥,李白一身白衫,很旧但是很干净,站在路旁,见其妩媚动人,忽然兴起上前拉住其袖子道:“妹妹,多日不见想死吾也,可愿与吾共饮一杯?!然后相拥而睡!”
程香使劲甩开,皱娥眉满脸不悦,一家丁猛的将其推倒,“去你的吧!醉猫!”车子过去,只留下一阵香风。
李白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还呼着美人。孟浩然伸手点道:“现在谁还识你这穷小子是哪根葱!”二人哈哈大笑拉手而去。
他们又回到北门外那家僻静的福气客栈,老板娘道:“你这小子,怎么又来了!”
李白躬身施礼道:“夫人识得在下?”老板娘愣住了,这位风度翩翩,彬彬有礼,哪是前时的病鬼李小二,摇头道:“没没没,相公您请。”
坐下后,老板娘给上茶,问:“二位相公贵姓?”孟道:“在下孟浩然,这是我的兄弟李白。”
老板娘嘎嘎大笑道:“你也叫李白?”“啊!”“你出生时您娘是不是也梦见太白金星到来?”“是啊!”老板娘笑的前仰后合。
李白道:“笑个甚么?”“没什么没什么。二位要点什么?”“随便来些好菜。”
二人用过后住下,次日早起,饭毕结账而去。老板娘打扫房间时发现一轴画,打开后见落款竟然是李白,她吃了一惊,若是真货今天算发了大财。
旁边还有一张纸,写道:前时白病在此店,蒙贤伉俪悉心照料,特此赠画一副,略表寸心。
她急忙拿给林贵看,林也一惊,二人拿画去一品斋鉴定,竟然是真品,现在黑市价格已经达到五千金,老板给四千,林贵是铁杆白粉,说啥没卖。回去埋怨老婆道:“你这差窍的婆娘!都怪你狗眼看人低,赶走了真神仙!”老板娘翻着怪眼缩头不语。

二人沿江西下观云梦宿北寿山,游汝海、襄州。李白道:“接下来吾们去哪?”孟道:“当然是去安陆啦!我要去那里喝喜酒。”“大哥那里有亲戚?”“当然了。”“吾却不愿去!”
孟道:“哎呀!听说紫烟小姐要出嫁了,吾得凑怀喜酒去。”“甚么?”“你不去拉倒吧!”
李白急忙道:“反正吾闲着没事,一同去吧。”他赶紧去树洞中取回包裹。孟哈哈大笑。
二人晓行夜宿,这日来到安陆,正在街上观景,突然唏溜溜一声暴啸,一匹大红膘马,车子差点撞上二人,那马立了起来。
车上之人怒道:“哪个不长眼识的东西,敢挡本官之路?”二人连忙给施礼道歉。
孟浩然仔细一看,竟然认识,是当年求取功名时在长安的老相识李京之,如今他是安陆的长史。
李京之大喜立即将二人请到府上,谈笑间得知众人皆好道。京之道:“明日将尔等介绍给马大人。”
次日,去了安州都督马正公府上,没想到老友元丹丘也在,李白大喜与其拥抱,二人很是高兴。元给介绍道家高人胡紫阳,胡乃练丹高人,当得知这位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诗仙李白,更加高兴。
众人交流修练心得,李白得到了胡公的许多精华。
古人因为整个文化氛围相同,聚在一起吟诗作赋,讨论琴棋书画修德重道等高雅学问。而今天马列魔教控制的中国,聚在一起非钱即色。
常言道,钱越耍越薄,酒越喝越厚。互相越来越佩服,孟浩然与李京之私下里决定给李白保媒。
当年高宗的丞相许圉师,为人还不错,政迹颇好,就是有点护短,其子犯错隐瞒,被奸臣发现揪住小辫子告发,失去相位,但做其他官依然不错。
许紫烟正是其孙女,安陆白兆山桃花岩下万珠山庄的女主。那里有好泉名曰绀珠,清澈甘甜,串串泡泡喷如万珠,许多大户均用其水泡茶,紫烟派人贩卖送水,进帐颇丰,所以可谓白富美。争聘着简直踏破门户,但紫烟与父母都瞧不上眼,一直未许配人家。
李大人与孟浩然前去提亲,一说是诗仙李白,许老爷父子那是一口答应。
母亲高兴的去询问紫烟,哪知女儿当场拒绝,称自己修道终身不嫁。其父大怒:若修不成将来老在家怎么办?婚后再修呗,必须得嫁!其实她现在已经算是老姑娘了。
紫烟就是不同意,后来许夫人从桃儿口中得知是因为个叫李小二的恩人死了,欠人家的情,因此不嫁。
孟浩然李白都感慨,好个中华贞女,为了个真字,一言九鼎,决不失信。
许老爷却发怒:幸亏这次年后硬将其留下,不然没准嫁个破落户!
因逼急了眼,紫烟决定离家出走。婚姻是得由父母作主:因为父母是自己之主,但是我不嫁人去修仙你们管不着吧!神理超过家庭伦理。
她收拾好衣物,背包越墙而去,跪下叩头泣道:“爹娘请恕孩儿不孝,人家因吾而失去生命,造成人家香火断续,孩儿怎可失信于人,做个猪狗不如之人!”
这时,忽然不远处一人影,声音沙哑道:“小姐之真之信,令小二感激肺腑,快去成婚吧!不然小二在九泉之下,也会不安!你吾若来生有缘再成婚姻吧!”
“小二……小二哥!”她急忙去追,可是那影子始终那么远,随后闪闪而去。
紫烟叩头道:“即然如此,萱来生还小二哥之命吧!”哭罢起身回了家,告诉桔儿同意婚姻,全家大喜操办喜事。因李家兄弟分了家,李白四海为家,正好娶女婿。女儿不远嫁,许夫人更是欢喜。
紫烟崇拜诗仙已久,派杏儿桔儿偷看数次,二女回来惊叹,道:“小姐,福大了!相公简直乃九天仙君。”紫烟甚是高兴。

 

第七十三回      应前约拜天地

终于定婚交换信物过财礼,李白身上的元宝还剩两个,那些多送给良善贫苦的贤妻良母了,因为做女人的最不易。
但李白何许人物,他本身就是钱,随便画几副画,哗哗金子就来了,简直是印钞机。
他送给许家许多书画,许家有的是钱,就缺这个,非常高兴。
特别送给紫烟一副,名叫欢乐图,她挂着仔细欣赏,一看画的乱其八糟,有海有山有树有人有房子,看不懂啥意思。
她突然想起当日画展,李白的画非常神奇,人家能身临其境,自己为何不能?
于是,她静心打坐,让自己静、静、静……终于静下来,然后定睛观画,看着看着,纸面一片白,忽然耳中波浪声声,海风习习,竟然又来到野人岛,程大小姐拉其在海边跑啊跑啊!二人欢笑着,是那么的快乐。
紫烟道:“太热了,姐妹们在玩水,我们一齐去玩吧!”悠然间程洁却不见了……轰的一声巨响,酸秀才夹棺从地下窜出,棺中飞出一僵尸,飞身抓来。
紫烟啊一声大叫,卟嗵撞倒一人,苹儿道:“小姐啊!你撞死人家了!”“我进入画中境界,好吓人啊!”苹儿喜道:“相公的画可身临其境,吾试试!”说着打坐入静。
片刻后,啊一声尖叫,紫烟道:“你看到了甚么?!”“我们被从船上迷昏绑架走了,被送到了程府。”
紫烟皱娥眉道:“他跟程府有何关系呢?他怎么知道这么多我们的事情呢?难道他一直在偷窥我们?”苹儿道:“小姐,将来洞房时,你们再说吧!”
紫烟登时羞云浮现道:“你个丫头天天想着洞房!早该把你嫁了。”苹儿撅嘴道:“小姐啊,吾们是你的啊,当初咱们是怎么说的,你难道忘记了?”“好啊!你来不来想当妾占床了!”说着轻轻捶打。
终于,举行了婚礼,房间现成的~万珠山庄。紫烟凤冠霞披,身着彩衣,足踏八宝金丝双翅鸳鸯履,头盖大红。
李白身披壮元氅,身戴红花,握住紫烟之手,拉过来轻轻在其手心,划个圈然后一点,然后又划个圈再一点。
紫烟心头猛的一震,这是当日野人岛上,自己与程洁约定结拜金兰时的暗号,李白怎么会知道?
这时,只听一声高喝,“一拜天地!”李白拉其向南叩头。“二拜高堂!”李白拉紫烟,给紫烟父亲与孟浩然叩头,孟代替其父。“夫妻对拜。”二人互相叩头。“入洞房。”李白拉紫烟进入其秀房掺其坐好。
立即出来,给亲朋们敬酒开饭,一直喝到临近半夜,众人才散去。
李白来到洞房,静静的站其近前,默默好一会,紫烟轻声道:“相公!让妾身还等多久?”
李白轻轻揭去盖头,好个绝世美人,那么的富态高贵。紫烟轻轻抬美目看着他,这是其到来后,第一次看到他,她大吃一惊:怎么这么眼熟!
夫君长的太好了,飘逸潇洒,玉树临风,冰雕玉硺,宛若九天仙君下凡,紫烟满意极了。
李白道:“娘子,来。”这个声音很好听很清脆很有男人味,但是从来没听见过。
紫烟知道自己从来没见过人家,羞涩的喝了交杯酒,二人这才是得到天地父母承认的合法夫妻。
“相公?”“嗯!有话问吧!”李白依然握着她的手,声音是那么的温柔亲切。
“您为何知道吾与程洁的结拜约定?是她告诉你的吗?”“不是,是你我亲自约定好的。”“可是我们从来没……。”
李白忽然道:“娘子,不好,有人来了!”说着打灭蜡烛,飞身跃出窗外。啪啪啪,几声拳脚击打声音,只听李白远去。
片刻后,唰,衣襟风响又跃进来一人,芳气袭人头盖素纱。
紫烟心中大喜,这个香气太熟悉了,已经知道是谁。刚要说话,忽听一傲气且冰冷的声道:“恭喜妹妹了!有了郎君是不是忘了我?”正是程洁的声音。
紫烟大喜猛抱住道:“姊姊,你想死人家了!人家婚礼哪能没有你!让妹妹想找也找不到你。”程洁柔声道:“姊姊这不来了嘛!”“人家再也不让你走,永远住在这!”“哈,想要姊姊与你共侍一夫吗?”“那也行,反正男人都想三妻四妾。”说着娇泣。
“别哭!姊姊这不来了嘛!妹妹不总想抱着吾睡吗?总想与吾共浴,好吧!今天我就是来抱着妹妹睡的,把你的新郎官轰走,怎么样?”
紫烟笑道:“太好了!今晚就这么办!”程洁大笑着抱住她,然后替其宽衣卸妆。
紫烟边点蜡烛边笑道:“今晚我们先入洞房,让他睡外边!”
程洁欢笑道:“妹妹够意思,你想死姊姊了。”“吾也是,过完年吾爹娘,再也不让吾出去了。不然我一定与你去樱子别墅那去玩。”“姐妹们也很想你啊!”程洁从背后抱着她述说着,如同昔日闲聊时一样亲切。
灯光亮了,紫烟却傻了,屋中根本没有什么程洁,只有自己的夫君李白。
“相公,怎么是您?程姊姊呢?”“傻妹妹,姊姊在啊!”
紫烟呆住了,那脆声声温柔的程大小姐的声音,竟然从其口中响出来。立刻明白了:“你你你!……”
李白忽然又仰头,发出李小二的那沙哑声音道:“天哪!命运为何如此不公!我为何不是李白?而是穷光蛋李小二,让美人们看不起!”
紫烟更是惊的不得了,扑上去尖叫挥秀拳捶打道:“坏蛋、坏蛋、坏蛋!原来都是你,耍死人家了!”抱其娇泣着。
丫鬟仆人亲友们闻声大惊,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纷纷出屋过来观看。
忽然,又传出紫烟哈哈高兴的大笑声。
大家都笑了:这大小姐也太淘气了!赶紧悄悄回去休息了。

李白有多少子女,史料记载不详,争论也很多,据考证大家比较公认的有三个,儿子伯禽女儿平阳为紫烟所出,次子为其他妻妾所出。
白兆山桃花岩下万珠山庄,这是李白与紫烟最幸福的岁月。

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可是他们的幸福仅有十年。
紫烟已身怀六甲,时而抚摸圆圆的肚子,脸上洋溢着母爱。
这日,又坐在秀床上,给未来心爱的宝宝绣着肚兜,李白端来一碗粥,一口口的喂着。
紫烟道:“相公,吾定将桔儿杏儿她们四女立为侧室。”“娘子,吾们刚刚婚后不久,吾并未嫌弃于你!”“妻者,传宗接代延续香火光耀门户,侍候公姑也!其实吾也是为我儿着想,难道相公不知妾身的命运吗?交给别人我放心不下!”
原来其师茅山大宗师李含光,预言她还有十年寿命。李白泪水下来,抓其玉指贴在脸上。
紫烟叹道:“还有十年,确切说还有九年零几个月了。前世吾曾欠下命债,必须得还,我最遗憾不能陪夫君白头到老!”
李白将其抱在怀中道:“吾一定遍访名山寻找更高大道,看可有能直接化解命债,不用还命,可继续修炼之法门。”
“那得等将来转轮圣王下世才可。”“是的。吾等发愿,未来皆得创世主救度!但是今生吾尽量去寻找解决今生的法门。”
“因果命运也,相公不必辛苦了!在有限日子多陪陪我好了。下生吾将转生成宗氏女,那时你吾再续前缘,到时你一定去唤醒吾,吾们共同修道,最终等待创世主前来救度,吾等拜其门下,修得正果返回天上真正的家。”“定不负娘子所托。”详情看《千金买壁》
紫烟喜道:“看,吾给来生的我,留下许多字画,许多吾喜欢的物件!到时你去找吾时拿给我看。”
李白笑道:“到时娘子乃青春少女,我乃老翁,能否给我个大耳光!将吾赶出去?”“人家才舍不得!”夫妻欢笑,李白将此情此景画了下来。
十年后,李白三十七岁,果然债主索命,紫烟病逝。
李白为得北海紫极宫高天师指点入道箓,举家从安陆迁到山东,命桔儿刘氏主持家业,自己继续求道访友,游历天下。

(全书完)


请看下部《霓裳羽衣》

注: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未经作者本人或大纪元负责人授权,任何媒体或个人不许转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