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纪实小小说:美女画家丛大洋

76977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小说
纪实小小说:美女画家丛大洋
珍惜
【正见网2019年09月20日】
〈多丽•寻觅〉
喜青山,
续藏仙迹踪萍。
峰林直、
丝绦垂蔓 ,
一番烟雨晴明 。
想归家、
千叠无路,
木羊去、
果老独行。
黄鹤遗楼,
阿翁不返,
滔滔江水寂飘零。
看多少、
红尘倦客,
春梦几时醒。
单飞雁、
蒹葭汀野 ,
寒夜孤鸣。
觅梵音、
晨钟暮鼓,
党国寺庙难灵。
盼悠悠,
花开花落,
终等到、
普度航行。
大法洪传,
清流佳景,
师尊讲道众生听。
真善忍,
人间天上,
除恶化坚冰。
人学好,
无私无我,
重塑德风。
如果你见到洋洋姐,第一印象是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婷婷玉立的身材。
一九九零年,大连一名十九岁的文静女孩丛大洋,以辽宁省第一名、东北三省第二的资历,踏进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并入清华,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可谁曾想,这样的才女,当初的胎儿差一点被母亲打掉,却又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
她是幸运的,可是三十年计划生育四亿胎儿被马列邪教杀掉。
四亿啊!美国总人口才三亿多,马列邪教等于在中国杀掉了一个美国。得有多少明星美女,各方面人才被杀死在胎中。
事情追溯回一九七零年的夏季,洋洋的母亲在怀孕初期,刚接受了肺结核治疗,正在吃药康复阶段,担心孩子生下来或是畸形或身体有病,所以忍痛决定打胎。
马列邪教无神论,认为人死了啥都没有了,一了百了,按此邪说,杀人都是在行善事,替你解脱了。
然而就在医院排队等待护士叫号时,丛母发现钱包被偷,无钱交费。
回家后丛父道:“或许这孩子应该留下来。”
就这样,丛大洋才得以侥幸出生。
不过出生后她没有头发,百天头还抬不起来,身体素质很差。
上学后,她有严重的脑神经血管痉挛,疼起来都要撞墙,上吐下泻。她比林妹妹还林妹妹,总是在痛苦与舒服中徘徊着,总算长大成人。
谁想到还出落成一位美女,还是个才女。
不过,身体状况并没有影响大洋的乐观心态。
生长在一个书香门第的她,从小受教于文学的父亲,多是教导她传统中华文化,也时常聼父亲讲述古代苏武、岳飞等人的高凛气节。
在这样的耳濡目染环境下,她小小年纪就确认了自己做人的准则和应该坚守的信念。
尤为特别的是,她一直对传统修炼有了一股独特的兴趣,四处找寻修炼方法。
上了大学更开始找哲学书,读过圣经、练过气功、瑜伽,打过太极拳,但发现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直到大学后她读了一本书《转法轮》,才让漂浮的心得以安定。
一、老师眼中的奇才 不负众望进美院
洋洋从小成绩就非常优异,尤其钟情画画。依她自己的话说:“这种喜欢是天生的吧。”
初中时,她原本就读大连重点学校,就为了画画,她决定转到一所绘画专业强但不太看重学业的学校,起先遭到母亲的反对。
大洋道:“当时一位负责美术小组的导师在看过了我的画画作品后,就跟我妈说‘你让她学吧,如果丛大洋考不上中央工艺美院,我就从此不办学了’。就这样坚定的一句话,我妈同意了。”
由于美院招生门槛高,当时大洋所就读的系,在全中国只招生二十个人。因此,当她成功走进美院的大门时,她感慨自己没有让导师和母亲失望。
二、上学上到急诊室
虽然进了美院的门,但大洋说她的身体却不争气,经常不能上课。
除了脑神经血管痉挛始终不好,她还有风湿病,夏天身上要贴很多膏药;因为住集体宿舍,神经衰弱的她晚上睡不好觉,恶性循环;严重的痛经让她每次要依靠大量止痛片度过。
还有由于画的很晚,作息不规律导致的慢性胃炎。一次晚上大半夜,她竟被室友们送到医院挂急诊。
总之,在大学的四年里,一有风吹草动,她准能病一场。
不过说来也奇怪,生病让大洋功课落下不少,却丝毫不影响她的考试成绩,让同学们都为之惊叹。
一九九四年,她成功从中央工艺美院环境艺术设计系毕业。
而且还没有毕业前,令人羡慕的工作就找上门。
大洋讲:“大连轻工学院系主任听说我即将要毕业,就找到我妈,说要聘请我当老师,除了会送我房子,还开出很多好的条件。
但考虑到自身三天两头就病一场,如果当了老师天天请假会耽误学生学业,只好放弃高薪工作,留在了北京当一名自由设计师。”
三、一本“宝书”挽救了她亮起红灯的身体
丛大洋从小就听母亲说过:“人不怕高烧,就怕低烧,总是烧的话,就会像萝卜一样糠掉。”
可是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开始,她天天低烧。一米六七的身高,体重骤降十斤,只剩下八十六斤。
她觉的自己身体出了大状况,却又不敢到医院检查。按她的话说:“我怕万一查出一个什么严重的病,就惨了!没病死先被吓死!”
有时皓月当空,微风轻拂她的秀发,她却望着自己的纤纤玉指,也许哪天香消玉陨,我的骨头静静的埋在小草下,秋雨哗哗的下……小鸟啾啾的叫……
可有谁知道曾经有我存在过啊!浮生若梦,人生确实如过客啊!
可能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大洋讲:“在九月三十日那天,我收到了我妈从老家寄来的一本宝书——《转法轮》,我真的一口气就读完了。当下激动的感谢母亲,我多年的苦苦找寻,终于得到了我要的修炼路——法轮大法,我决心要一修到底。”
说来也神奇,从读《转法轮》那天起,她表示自己再没吃过一粒药。
她讲:“不舒服的时候,就知道是师父在帮自己清理身体。
仅半年后,就真的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那是自出生后,就连想都不敢想的一种状态。”
四、短暂的幸福
身体奇迹康复后,大洋就跟同学一起在北京成立了设计工作室,总算是能够正常的工作了。
而随之而来的心性考验也特别多,再加上大陆骗子特别多,有时图纸交了,对方却不付钱。每每至此,大洋都按照《转法轮》讲的“真、善、忍”法理处理,不太计较。
一九九八年,大洋萌生了做家具设计、自己推出产品的想法,因此她关闭了工作室,到了一家香港老板的装饰工程公司做设计师。
工作中,她总是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兢兢业业干活,得到了客户的认可。
以至于后来,一位美国大公司指名道:“我们只要丛设计师的设计,只要她在,就立刻签约。”
其实在还没有毕业之前,大洋就已经参与了新加坡某国际大厦的大厅设计。
她也与导师合作过多项设计成品。如今大陆很多省份的著名屋顶花园、酒店等建筑物的设计,她都参与其中。
除此之外,她讲:“我们公司每个办公室的钥匙,包括大门的钥匙,都给我拿着。总经理也知道修大法的人是最值得信赖的。乃至我因(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被逼离职时,他说随时欢迎我回来。”
回忆起那段时光,大洋至今还感概道:“我活的特别平稳,特别幸福。”
五、和平上访
可惜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一早,当二十八岁的丛大洋听闻了天津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后,她决定要跟政府澄清事实。
后来中共用4.25万名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的借口,开始迫害。
大洋道:“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当时跟炼功点上的几位年轻人一起去的,没人组织,大家都是自愿的。我觉的这是修炼人都关心的事情。中南海中共不号称是人民政府吗,我们只是找领导说明我们学法轮功真善忍做好人,是对国家是有巨大好处的,这本身就是对共产党的拥护与信任啊!怎么反而成围攻了呢。”
她回忆当时赶到了北京府右街以北的地方,从早站到晚,每个人都安静的站着,没有口号,默默在读书。
洋洋道: “后来是警察出来指挥我们,让我们跟他们走,到那里你不听人家的吗,后来电视竟然说是什么围着中南海!其实是警察叫我们站成那样的队形的。我们当时傻乎乎的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反来才知中了中共的奸计。”
其实是老贼罗干使的奸计,江泽民无德无能,随时面临下台的危险,如果挑起一场运动,那些家家有人修炼法轮功的高官们,还敢跟江叫板了吗?
罗干为讨好江泽民,极力搞事耍尽阴谋,命警察头前带队,大家在后跟着,给引领成包围中南海之势。终于挑起一场比文革还凶的政治运动。
央视造谣说围攻中南海,那中南海是中共的中心,普通百姓能围攻共匪头子的老窝?真好像说,良家妇女调戏了穷凶极恶的流氓一样荒唐!可是许多傻百姓他就相信。
马列邪教一直为自己的洗脑成功而偷着乐。
六、被警察丢在了荒山野岭
同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全国范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江泽民搞出这场血腥迫害确实震住了乔石、李瑞环、朱镕基、胡锦涛、万里等所有党内对手。
以至当年年底签定中俄堪分边境条约把黑龙江以北上百万平方公里国土拱手送给俄国时,这么大的事,党内大佬竟然无人敢出声。
谁出声反江立即就扣上与法轮功是一伙的反党集团的大帽子。
大洋道:“我们觉的特别震惊,当下还天真的以为信访办真的是可以让民众传达意愿,还彪乎乎的相信中共,就决定一定要去上访。”
二十一日一大早,她就焦急的朝着府右街的信访办奔去。
由于街道被便衣看守,很多上访的民众就停留在街北的丁字路口,也没人接待。
一会儿,警察却开来了很多公交车。
洋洋道:“警察把我们就强行塞到了车里,载到了丰台体育场,非法拘禁。大家互相不认识,但手牵手,互相鼓励。”
讲到此,她停了一下,又道:“你是不知道,他们还出动了武警、防暴警察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善良老百姓。”
到了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警察把老老小小几十人丢到了北京郊区的门头沟的山里边,就开车走了。直到第二天天亮,大家才走出了山沟。
憋着一股劲的大洋,被不公对待后十分难受。
于是一走出山沟后,再次朝着信访办的方向出发。
她道:“我要见到人,讲一句公道话,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对国家是最大的贡献。”
不料,又被警察抓了,还被逼在七月份的北京,穿着连衣裙席地而坐,在阳光下曝晒,没吃没喝。
过程中,也经常听到有人质问“在家里偷着炼不行吗?为什么非要说真话?”
但她道:“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让我恢复健康。当你的‘恩人’被冤枉时,你难道真能默不作声,落井下石吗?”
然而令大洋没想到的是,坚持做一个好人的道路,竟如此艰难。
她被警察非法拘禁也仅仅只是开始,风华正茂如花似玉的她本该与另一半步入人生幸福阶段,却在接下来遭遇了人生最黑暗的十年。
不过回顾过往的种种遭遇,她坚定而平静的道:“如果时间倒回去,从头再来一遍,我还会如此选择。我一定要证明法轮功真善忍就是好,做人绝不能忘恩负义。”
大连女孩清华才女、风华正茂的她,却只因说一句公道话,随后遭受了十年冤狱的迫害。
从三十二岁被冤判入狱,四十二岁才得以重见天日,才女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被无情蹉跎。
二零一八年六月,当大洋站在了美国自由的土地上、仰望着华盛顿纪念碑时,她含泪却又坚定的道:“我终于自由了。”
可是,有谁会想,端庄文静的她,是怎样度过当初那段黑暗而又漫长的日子。
七、被带上手铐押回老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洋得知中共全面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消息时,自己完全“呆”了。
她道:“其实中共有什么道理呢?污蔑法轮功和师父,暴力对待善良的修炼者,于情于理都不正常吧?”
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她道:“从小,各种疾病可谓伴随着我成长,能活到大学毕业都不容易。但从我修炼那天起,身体疾病不药而愈。‘真、善、忍’的真理更让我思想升华,整个人就像重生了一般。”
她觉的自己完全有资格证明法轮功跟中共所污蔑的不同。
于是,她先后两次到北京信访办上访,但都被非法拘禁。同年十二月,她第三次上访,不曾想,此次直接被警察带上手铐,连夜押回大连。
她道: “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就在大连的看守所,被非法拘禁了十四天。期间,警察不让我炼功,强迫我做苦工,突然失去人身自由的那种精神压力纠缠着我。”
然而,给丛大洋带来的伤痛还远不止于此。
八、郎才女貌被无情拆散
每当谈到过往,大洋感觉都是在揭开伤疤,疼痛就像昨日一般清晰。
被拘留之前,她已经与在南开大学拿到物理博士,又在北大获得博士后的未婚夫领了结婚证,两人正计划出国旅行结婚。
大洋从拘留所出来后,出于安全考量,未婚夫决定接受库里蒂巴大学递出的橄榄枝,带着大洋尽快离开大陆,到巴西任教生活。
洋洋道:“当时算是巴西政府邀请我们两个人。但中共不给我护照,而对方学校的课程已经安排好了,他就只能先走。临走之前他发邮件告知巴西政府,‘我夫人修炼法轮功,中共不放人。’巴西政府都觉的不可思议。”
谁曾想,这一分离,彻底斩断了两人间的缘分;再见时,曾经的一对佳偶,只能被迫隔着一层监狱网,无声的签下“离婚协议书”,自此分道扬镳。
这就是马列邪教破坏家庭危害社会的铁证!历次运动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九、被跟踪──现实中的电影情节
到了二零零零年的除夕,北京各地加大力度迫害抓捕法轮功学员。她发现自己也被人跟踪了,按大洋的话说:“当时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确实如此一片红色恐怖。
一次,她被人从三里屯一直跟踪到东直门。
她道:“我先坐了巴士、又转上了一辆出租车,那辆跟踪我的车也一路尾随。幸好出租车司机很有正义感又熟悉当地地形,专挑胡同走,却很难甩掉。
我感觉自己精神高度紧张,就在红绿灯交替时我坐的出租车通过了,隔开了跟踪我的车,司机又迅速转弯开进一个小区,又从另一个口拐回到大路相反方向,才成功甩掉了那辆车。”
讲到此,洋洋道:“这一切是不是就像是在倒放电影中的情节呢?”
可这就是中共对老百姓的所作所为。因为被跟踪的缘故,她在北京的住所也搬了无数次。
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大洋被跟踪至家。
次日早上,警察们利用房东将门骗开,把她绑架到了“北京市大兴区法制培训中心”,关在小号强行洗脑转化四十天。
里边天天放中共泡制的央视抹黑法轮功的录像,你得写骂师骂法的三书,才能放你回家。不写往死整。
中共转化的标准是敢打人骂人了就是转化合格了,思想就正常了,否则就是不正常就是痴迷。
马列共产邪教的名词,许多人搞不清。
比如它说的坏人,大多是好人;
它说的为人民服务,你别以为为你服务,人家是为官们服务;
它说教育,你别以为教你做好人,恰恰相反让你做恶棍;
它说解放,其实是牢笼;
它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结果全国人民都跪下了,趴下了。
它说的爱国实则是爱党;
它说为穷人打江山,结果没一寸土地是你的,你拼命买个楼,只有些年使用权;
它说有钱是坏人是剥削,结果中共官们差不多个个是黄世仁周扒皮;
它说的法律恰恰是犯法。
……
马列邪教所说的一切都是反话,绝不能用正常人思维来理解,否则你会被骗死。
十、母亲饱受女儿“被失踪” 的恐惧
在经历了种种不公对待,大洋对中共彻底寒心。她开始在洗脑班中绝食。
不料,却被人从鼻子粗暴灌食,流了很多血。绝食三天后,她开始出现器官衰竭的迹象,生命垂危。
即便这样,共匪还是不放过她,在接下来的十六个月中,她不断被转移地方关押迫害,从北京朝阳区看守所、丰台区看守所、海淀区看守所再到北京调遣处。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大洋被海淀区马列邪教伪法院判处十年重刑,然后被送到了辽宁省女子监狱关押,当时,她的身体状况已经亮起了红灯。
多年后,洋洋从母亲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涉嫌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群体灭绝、酷刑和反人类罪等罪行的诉状中得知。
当初自己在看守所受到人身伤害时,母亲也一度奔波在大连和北京两地,苦苦追寻她的踪迹。
洋洋道:“每次我转所,那些警察都不告诉我妈我哪去了,都说什么‘这个人不在了,不知道去哪了’等话敷衍和吓唬老太太。
再加上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是以‘失踪’为借口的,我妈说她是‘五雷轰顶’,人都快不行了。我想,对母亲来说,能知道我还活着就好。”
后来,大洋被非法关到了监狱后,她的母亲是依靠着区域和大连户口,猜她应该是被送到了辽宁省女子监狱,才再次见到了女儿。
十一、十年冤狱 非人折磨
进监狱分了监区后,狱警就找了两个包夹看着大洋。
她没有自由、不能跟任何人说话,没有日用品、也不让家人接见,导致她大夏天只能穿着冬天的棉鞋。
每天早上五点,她被逼着起床做苦工,到了晚上九点才能回宿舍。
洋洋道:“回去也不让睡觉,狱警把我带到一个小屋子里,洗脑转化到下半夜,每天如此,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
不仅如此,在监狱中,上厕所都要申请。沈阳冬天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下,都不可能洗热水澡。不管什么身体状况,只能用冰冷的水。
时间久了,丛大洋修炼后康复了的身体,在一路精神与肉体双重折腾迫害下,又被“毁”了。
二零零四年夏至时,她穿着大棉袄仍是瑟瑟发抖,不停的吐,但马列邪教却不管不顾。
洋洋道:“年末,我被迫害出现了眩晕症状,整个人根本就不能动,眼睛睁不开,只能躺在车间的地上。”
就这样,她仍然不能休息,还要一直干活。
洋洋道:“当时干的手工艺品,都是有毒带胶的。我们都是徒手在做。
后来改做服装就更惨,掉的浮毛对肺不好,切棉的味道连戴口罩都受不了。
每个人都超负荷工作,完不成的话,整个小队都会受罚。例如夏天最热的时候,一周不让洗漱,从早上开始不让吃饭等。”
洋洋还记的二零零六年时,有一次所有人被逼着两天一宿不间断地干活。
她道:“我身体特别不好,这种连轴转,我就是不干活也累。后来我就开始天天发烧,吃不了饭。持续一个月,我开始吐血。宿舍的人都害怕我得了肺结核。但共匪狱警还是不放松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丛大洋发现自己脖子根的地方长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肿瘤。二零一零年以后,她又开始每天发低烧。
当时一名监区长,在另一个监区见过有同样症状的人,被诊断为淋巴癌晚期。
十二、不变的信念撑着她最后一口“气”
不过,不放弃信仰的大洋,在狱中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她回忆大约是在二零一一年的一天,她在干活时,身体不支倒在了车间地上,快要没气了的感觉。虽然特别害怕,但她脑子还是清醒的。
就在被人背回宿舍的路上,她吐了一路,当时就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了,但突然有一念:“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走出监狱这个大门,我要见证大法洪传世界,见证迫害被停止,我要走到最后。求师父救我。
这样一想,感觉有个东西哗一下从身体下去了。我能喘气了,我又活过来了。”
十三、善行感化“社会渣子”
狱中,大洋这等才女本来若是正常国家,一定在全力大展宏图,为国家社会做贡献,此时却被迫害的身体极其虚弱、不能行走。
但就像她自己所描述的,因为“心中有法真善忍,所以无所畏惧”,身陷牢笼也始终保持乐观的态度,因为她坚信自己一定会很快重见光明。
很多被马列邪教无神论洗脑灌输败坏道德后犯罪,关押在该监狱的女犯人,都是杀人、贩毒、偷盗、抢劫、组织卖淫的犯人。
大洋道:“环境也是自己开创的,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而且,什么事情都为别人着想。别人有苦难我都会帮。
我时常画画让她们快乐。过年时,犯人想家,我给她们布置监舍、写大字,鼓励犯人。”
俗话说日久见人心,监狱中的犯人后来都对大洋十分尊重。
洋洋道:“包括新小队长,看到我就说,你怎么和他们(中共电视报纸中污蔑的法轮功形象)所说的不一样?”
有个被判了十年的犯人曾对大洋坦言,每当她要崩溃的时候,看到大洋的身影,就又有了信心,“这么好的人被冤判,还能这么阳光”;也有犯人道:“我们是社会渣子,你这么好的人被关在这里,太不公平了!”
十四、莫名对身体全面检查
大洋透露了一件让她当时感到诡异的事情。
以往狱警把犯人当奴隶使,一分一秒都要干活,但在二零零六年,有两次狱警却一反常态,安排了医生,大张旗鼓为所有人做身体检查,从体检到抽血毫不含糊。
也是后来她才得知,中共一直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辽宁省女子监狱,关押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
期间,大洋也见过法轮功学员遭到毒打。
她介绍,一次,有名叫孙丽杰的杀人犯受狱警教唆,把一名法轮功学员活活给打死了,表现形式是以心脏病的方式离世。
后来孙就得了很严重的心脏病,知情的人都说孙是遭到了恶报。还有她所熟知的大连法轮功学员迟玉莲,二零零一年被绑架至大连市姚家拘留所,遭强行灌食至肺里致死。
洋洋道:“还有跟我同一小队的法轮功学员刘凤梅,因为坚持不转化,遭狱警没收被褥,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冬,连续睡在冰冷的木板床上,冻得腿抽筋。
刘凤梅就开始绝食抗议,又遭到狱警陈雪娜野蛮灌食,鲜血直流。刘被人呈大字形绑在床上、灌食管插著十四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监狱开始了新一轮的强行‘转化’。
每天十二小时的奴工后,逼着法轮功学员到活动室坐小板凳。
这种持续迫害下,刘凤梅开始每天便血,下身流血,被沈阳肿瘤医院确诊为左乳腺癌晚期,并已扩散,卵巢双侧瘤也到了晚期,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二零一四年末,刘被迫害致死。”
十五、为何坚持信仰?只为“问心无愧”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这天,大洋说自己记忆犹新,在经历了十年冤狱后,她总算走出了那座让她差点没命的监狱。
可一切已是物是人非,清华才女最光辉的时光,都埋没在马列共产邪教的监狱中。
出狱后,她身体状况差到连家门都出不了。于是她就在家炼功,身体也渐渐恢复,脖子上的肿瘤也消失了。约二年的时间,她又回到之前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出狱后,以往的同学为她接风时都说:“共产党能把你这么好的人抓去监狱,判了这么多年,太邪恶了,(中共)倒了才好!”
然而马列邪教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大洋,还是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的时候,辽宁省又开始了地毯式的搜捕法轮功学员,还用摄像头挨家照相。
不想再承受过多的压力和害怕,洋洋哽咽的道:“我妈决定让我离开大陆。她只想我能活着。
终于今年六月十七日,我从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入境,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正好赶上了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反迫害大游行。
当看到那么多同修,我修炼初期的幸福感又回来了,但其中也夹着数不清的心酸和泪水。”
来到美国,她说才体会到人的正常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大家都互相尊重信仰的自由。这是一个普世的价值。但在大陆,却有数不清的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从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至今,大洋几乎见证了整整一代人的迫害。
回顾过往遭受的磨难,洋洋道:“别看我文静,但我觉的不该在谎言前沉默不言。
这个大法太好了,师父救了我的命。如果师父是我的父亲,当他被污蔑时,我能不管吗?而且中共就像是魔鬼,我不应该随着魔鬼走。
就比如我这样的学子,究竟犯了什么罪要被判以重刑?仅仅因为不放弃信仰,仅因说了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洋也说出了自己的心愿,她希望美国政府能给予国内还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帮助,制止迫害。

注:根据正见网真实修炼人心得交流报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