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纪实小说:熟食店主生死记

77050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说
纪实小说:熟食店主生死记
言实
【正见网2020年01月26日】
老刘以前在肉联厂工作,时兴的办个体的时候,停薪留职出来,自己开了一个肉熟食店。说是店,其实就是一间小门面,开始只有他和老婆两个人,他负责买原料、做卤煮,老婆收钱、记账,招呼顾客。生意好了后,忙不过来,就雇一个店员帮忙。
可是好店员不好找,经常是几个月就要换一个店员,雇到的人不是懒就是馋,有的又懒又馋,还常偷掖卖货的钱。老刘常常感叹:“人心坏了,现在的人,只想得好处,不肯付出,这个社会完了!”因此,老刘的熟食店常年挂一个招聘店员的牌子。
一天,店员因为坐着不动被老刘老婆说了几句,立即撂挑子不干了。赶上快过中秋节,正是生意好、最忙的时候。老刘俩口又气又急,直抱怨现在的人太自私,不顾别人。
就在他们抱怨的时候,一个姑娘来到店里,问:“您们在招店员吗?什么要求?”老刘老婆打量一眼姑娘:穿得不像时下女子那样暴露,整洁大方,看着就让人顺眼,于是急忙说:“招啊,没啥条件,会用这个东西收钱就行——这个好学,我十分钟就能教会你。”姑娘点点头。他们说出工资待遇,姑娘也没讨价还价,洗洗手,换上刚才那人撂下的工作服,就开始上班了。
老刘俩口很快发现,这个叫荷花的姑娘做事利落,又勤快又聪明,虽然相貌平平,脸上的微笑让人看了就开心。说来也怪,自从荷花到来,店里生意越来越好。刚开始老刘觉得是中秋节“旺季”,也没放在心上,中秋过后,按照往年的经验,要有一段时间生意清冷,可是今年不一样,生意仍然红火。
熟食店包伙食,老刘俩口常用卖剩下卤味或下脚料当菜,以前的店员,常对饭菜不满,如果是脸皮厚的男店员,还会要求老刘“切盘好肉吃”。荷花不同,从来不挑;客人少的时候,主动拿一块洗得白白的抹布擦洗,很快把店里的卫生死角都弄得干干净净。
老顾客夸荷花好,老刘老婆说:“以后找儿媳妇,就要荷花这样的。”荷花听了,笑笑说:“谢谢阿姨,我结婚了,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老刘老婆连声说看脸面身段,还是个姑娘呢。
那天晚上,打烊后,老刘俩口一边喝啤酒一边闲聊,他们又说起荷花:她自己说34了,可看着也就25左右……
忽然,老刘老婆精明地说:“哎呀,当时着急招人,也没问她要身份证看看。她不会骗我们吧?”
老刘喝下一口啤酒:“有什么好骗的?人家天天在我们眼皮底下干活,钱、货从来没少过。我看这么多年,来来去去招了不下十个人了,就这个人实在、手脚干净。”
“你净夸她吧。可是这个人死心眼,到现在还没学会‘玩称’(给顾客缺斤短两),看着这么伶俐吧,教了多少次都不会。说她就抿着嘴笑。”
“知足吧,以前雇的人倒会玩,折称多少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不是都玩他们自己兜里了。”
“那倒也是。”老刘老婆说完,给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打电话。
时间一晃而过,荷花已经在老刘的店里干了两年多了。这两年多,老刘的店红红火火,老刘老婆到了更年期,活干的少了,脾气也大了,荷花呢,一个人顶两个人干,仍然天天乐呵呵的。老刘老婆忍不住给荷花加了工资。过年还包上各种卤煮让荷花带上当年货。
有一天,荷花拿来一本《明慧周刊》小册子给老刘俩口看,并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了,赶快三退保平安(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得到上天护佑)。这下可把老刘俩口吓坏了。
他们都是普通的小市民,从小被灌输共产党有多伟大、光荣、正确,虽然成人后并不觉得这些是事实,但有一种怕事的心理,觉得自己惹不起手中有权势的政府,还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实惠。特别是因为小时候见过文化大革命批斗、打人,知道共产党整人有多狠,对共产党有着很深的心理恐惧。
老刘俩口想起1999到2000年那段时间电视里天天的播关于法轮功的事,也听说过炼法轮功就被抓进监狱、抄家等等,吓得急忙问荷花是什么人?
荷花很平静的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传法的时候,我还小,跟着我妈去听师父讲课,师父根本不是电视里造谣的那样,他是世上以前从来没有过多好人。师父讲十次课只收40元听课费,我妈常年生病,拖累家里很穷,我没交钱,工作人也让我进去听了。我妈听课当天,一晚上上了有20次厕所,肝炎腹水一下子就好了。大法师父救了我妈的命。我们全家都炼法轮功,我就是因为被迫害才到这个城市来的……”
老刘俩口又惊又怕,不让荷花说下去。第二天,找了个借口,把荷花辞退了。荷花还想跟他们说些什么,老刘粗暴的打断荷花,让她快走。荷花临走的时候说:“叔叔阿姨,也许现在缘分还不到,真心希望您们早日三退保平安啊。”说完,荷花把换下来的工作服洗干净,笑着告别了老刘俩口。
荷花走后,老刘店里又招来新店员。不如意的时候,老刘俩口常念叨:荷花那样的店员找不到了,要不是国家抓炼法轮功的人,我们也不会吓得不敢用她呀。
更让老刘俩口不开心的是,店里的生意大不如以前了,这一方面与店里看起来没有原来清洁、新店员的服务态度有关,另外的原因,老刘俩口认为是荷花给他们带来了财运。他们很后悔不该辞退荷花。
没有太多生意,老刘俩口就把店员辞退了。
一个初冬的下午,店里已经老半天没有客人,老刘正歪在躺椅上打盹儿,进来一个中年男子。男子买了点卤豆皮、卤花生之类的素菜。老刘老婆极力推荐他再买些肉食尝尝。男子笑笑说行吧。老刘老婆把一个看着挺肥腻的猪耳朵夹起来,一边问行吗?一边就要装塑料袋,男子看看,说好。称量记价,有两毛钱零头,老刘老婆说零头就抹掉了。男子特意拿出两枚硬币放进收钱的小盘里,说:“你们也不容易,我到哪里买的东西都不抹零。”
这让老刘俩口高兴起来,男子趁势和他们聊天,从生意不好做说到现在的人都活得不容易,天灾人祸不断,没病没灾还好,劝他们三退保平安。
老刘老婆想起荷花,心里觉得炼法轮功的人都实诚,不会骗人,请男子帮她退出了加入过少先队。老刘却说:“我啥也不信,就信钱。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了,得病才能住得起院、吃得起好药,还是让钱为我保平安靠谱。”
男子笑笑:“看来大哥的缘分还没到啊,真心盼你早日三退保平安啊。”说完招招手就走了。
老刘老婆三退后,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拿掉了似的,干活也轻松了。不烦心了,招呼顾客也有好脸了,店里的生意又慢慢好起来。月底盘点的时候,老刘高兴的说:“你总唠叨荷花走了,财运没了,现在不是又开始红火了吗?看来啥也不用信,信钱就行。”
老刘老婆念念不忘的说:“我就是念着荷花的好。我们胆小怕事让人家走了,可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我看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像以前电视里说的,就说那个帮我三退的男的吧,给他拿什么要什么,不挑肥拣瘦。本来人家只买豆制品不打算买肉,我怕三天都没卖出去的猪耳朵坏了,推荐给他,人家看一眼,乐呵呵的买了,不在乎吃亏。”
“有钱呗,我要钱多的花不了,我也不在乎。”
“睁着眼说瞎话,你又不是没看见,穿的普普通通,不象有钱人,人家是看我们不容易才买的。”
老刘觉得老婆说的是事实,嘿嘿的笑起来。
店里生意好了,老刘俩口整天忙活。老刘感冒了也不肯停下来休息,到药店买点药,想着挺几天就好了。没想到越拖越厉害,到社区医院挂水,不但不见好,反而咳嗽得更重了,只好到大医院去瞧病。
到了医院,一通检查,花了好几千,结果出来,医生把老刘老婆单独叫到一个办公室,告诉她老刘不是感冒,是肺癌!
老刘老婆差点儿晕过去:儿子还在上研究生,家里虽然有存款,得上这样的病,可怎么办呢?
老刘看老婆哭的伤心,猜出自己不是重感冒,就说:“实话告诉我吧,我18岁进肉联厂,猪都敢杀,还怕死?再说,家里有小五十万,还有医保,就是癌症咱也治得起。”见老婆哭的更厉害,他故意补上一句:“我说还得信钱吧。”本来想逗逗老婆,没想到老婆情绪失控,哭叫着说:“一百万可能都不够,医生说要换肺,还不能保证换了就一定能好!”
这下老刘蔫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就快没命了。
老刘老婆塞了红包,当天就安排上住院了。老刘身上插了好几个管子,胸口仍然感觉像塞满了旧棉花套子。
夜里老刘睡不着,呼哧带喘的闭着眼琢磨:从小妈就说我命大,1960年,全国到处饿死人,我就是那时候生的,别人家死人我们家生孩子。生下来没奶吃,喝地瓜面糊糊就长得又黑又壮。上学时赶上文革,啥也没学着,刚18岁就赶上招工,进肉联厂后月月全勤,年年生产标兵,没请过一次病假。自己单干后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好多年都不感冒一次,好好的怎么就得上这样的病呢?老刘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本来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却得上要命的癌症!
他又想到儿子还有半年研究生毕业,本来打算用家里的存款托人给儿子找个好工作,剩下的就给儿子办婚礼用。可是现在,这笔钱可能只够看病一半的费用。幸亏早给儿子买了房子。老婆一直嫌两居太小,说打听着趁房价下来前卖了,再添些钱给儿子买三居。
唉!自己得上这病,看来给儿子换三居就别想了。自己和老婆住的房子虽然不大,因为是一楼正好当门面,可也不能卖,卖了租地下室住倒省钱,店就不能开了。想来想去,老刘暗自决定:就可着手里的钱治,治不好拉倒。
想到这里,老刘看看一旁陪床的老婆,白天折腾了一天,这会儿正趴在垫子上睡着,眼角还挂着泪。想起俩口过了半辈子,一下子撇下老婆,心里舍不得。
“我还不到60呢,不想死呀。”死字刚一从心里冒出来,老刘就忍不住了,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流进嘴里,又苦又咸。这是他自从寡母十年前去世,头一次落泪。
“看来信钱没有错,有了钱,换上肺说不定就好了呢。医生不是说现在换肺不难,好多死刑犯的肺随便用,很容易找到合适的,有钱就行吗?”老刘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怕死的,到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很不想死,想到换肺能救命,心里又有了希望。他安慰自己:钱是人挣的,病好了再挣呗,以后多煮肉,把旁边卖肉饼的门面盘下来,多煮货卖钱,把钱赚回来……
这样想着,老刘迷迷糊糊睡着了。
他梦见了爸爸。
其实老刘对爸爸没什么印象,因为在他很小的时候,爸爸就自杀了。妈妈只说爸爸是不小心掉河里淹死了,长大后他才从两个姐姐那里知道,在粮站工作的爸爸因为拿了一点儿吃的给一个被打成右派的老人,被人发现了,遭到红卫兵暴打,还被拉出去和右派一起游街。爸爸承受不住,就跳河了。
老刘梦中的爸爸面容模糊,伸着黑乎乎的手要拥抱他。一下把他吓醒了。
老刘睁开眼,他老婆刚好打热水回来,把梦讲给老婆听,意思是死去的爸爸要拥抱他,看来病是治不好了。老婆刚安慰老刘几句,自己又泣不成声了,两个人哭成一团。
正哭着呢,他们的儿子回来了。接到电话,孝顺儿子当晚就坐夜车往回赶。
一上班,医生把老刘的儿子叫到办公室,告诉说老刘的病已经中晚期,幸好还没有扩散,如果做换肺手术,希望很大,家属要尽快做决定,别等到扩散了就晚了。老刘儿子问:“肺源好找吗?”医生忙不迭的说:“很好找,很好找,有许多死刑犯,他们的器官随便用,配型不难,费用一到位,就可以安排手术。”老刘的儿子虽然不是学医的,但也知道器官配型概率非常小,不放心的问:“您怎么这么肯定?”医生说:“我们有一个器官资源数据库——所有的犯人,都经过抽血化验,作为这个信息库的资料,病人需要什么配型,从资料库里找,很方便的——放心吧,小伙子,现在的器官移植,说白了就是个钱的问题。”
老刘的儿子上网搜索,发现国外器官移植病例远远少于中国,主要原因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很难找到合适的配型,尽管外国人比中国人更开放些,对于捐献器官更积极。
医生说很容易找到器官源,不会是骗人的吧?
带着疑问,老刘的儿子咨询在国外留学的同学。同学告诉他,自己恰好正要回国度假(留学同学的学校是三学期制),见面细谈。
老刘儿子一边和妈妈倒班陪床,一边张罗卖房子。医院每星期一都要求交钱,不交钱就不给用药。虽然他们有存款,还不至于立即交不起医疗费,但不能等到急用时再卖房,怕来不及了。
要买房子他们才发现,现在中国的房子有价无市,不容易找到买主。挂在房产中介的网上,几乎没人要看房买下。
老刘对抗癌药反应很大,天天吐的昏天黑地,住院后比住院前更加虚弱憔悴。为了让老刘稍微好过些,儿子给医生送红包,请医生给用好药,医生说:“好药不能走医保,家属自己签字同意才行。”老刘的儿子急忙签字,又按照医生吩咐去指定的药店(医生的关系户)买所谓的胎盘蛋白给病人“补充营养”。
老刘的病越治越重,已经不能躺下睡觉,难受的实在扛不住,忍不住骂儿子没用,有房子换不来钱,少买10万也认了,快把房子出手,换钱救命;有时候稍微缓解,又流着泪告诉儿子和老婆,说千万别卖房子,落个人财两空。
医生也找老刘的儿子谈话,催促他快点筹钱准备移植手术。
老刘老婆从别的病人家属那里打听到:移植肺的手术要先用手术刀切断骨头,医生才能伸手进去把坏肺切掉,再缝上要换的。缝完再把骨头给接上,所以人要挺不住,手术过程中就死了,也有人挺住了,可是排异反应、感染都是大关,总之比九死一生还遭罪……现在的医院,鼓动交钱做手术,钱交上来,手术前还要家属签免责协议,意思是家属同意的,手术所有风险都有可能发生,死了人不能怪医院。
老刘老婆听的脸都吓黄了。
一天上午,老刘吐的胆汁都出来了,因为呕吐,只能暂时拔掉吸氧的管子,这样就更痛苦。老刘老婆着急上火、焦虑担忧,也病了,只好硬撑着。儿子又被学校催着回去做实验,不然不能按时毕业。更让人揪心的,房子还没卖出去,存款快花完了。儿子决定办理抵押贷款,筹措手术费。
正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幸好从美国回来的儿子同学到医院看老刘。同学给老刘带来了营养品,还送给他们国际上了解到的中国器官移植真相。原来,中国的器官移植,供体来源很多是从大法弟子的身体上活摘来的。为了提高移植成功的可能,不用麻药,直接从人体上摘取。
“伤天害理!”老刘一听说就急了,别看他平时只顾着赚钱,可是他还有人性中的良知,对老婆儿子说:“我杀过猪,知道一刀下去猪叫的多惨。我可不造那孽,为了自己活命,花钱买人家活活摘下来的器官,这是人干的事吗?”
老刘老婆哭着说可怎么办呢?我也不愿意你遭那罪,又不能白瞪着眼等死啊。同学请老刘一家听完他的话再做决定。他说,刘叔的想法是善良的表现,善良的人会有好报的。共产党快完了,全世界兴起退党热潮好几年了,有3亿多人都三退了。三退抹去兽印能得到神佛保佑,只有神仙能起死回生。
老刘吃惊的听着,他想不到一个从代表着高科技的美国回来的留学生会讲出这样的话。
同学告诉他,国外的很多大科学家都信神,因为他们研究发现,无神论是错的。世界上除了中国,都不反对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去病健身有奇效,有许多人得了癌症都炼好了,因此很多国家的政府授予大法和大法师父很高的荣誉,还把大法师父第一次传法的纪念日专门设为“法轮大法日”,人们对这个节日的庆贺比中国人过大年还热闹呢。
老刘听入了迷,身上难受也忘了。
他开始思考自己接触到的炼法轮功的人,想起勤劳善良的荷花,想起以前到店里买去剩了三天的猪耳朵的男子,觉得炼法轮功的还真是好人,就点点头。老婆也说,你也把你的党、团都退了吧,我自打退了,腰疼的老毛病就没犯过。你在肉联厂的时候瞎积极,入那玩意儿光管着扣钱,现在又知道还祸害人,真是谋财害命呀,快退了。老刘大声说:“退! 这共产党快害死人了,我可不跟着它走绝路。”
老刘这么一喊,病房里的人都听到了,都说快小声点儿,别让坏人听见了。老刘说:“快死的人了,还怕啥,听见就听见呗,我偏说法轮大法好,我见的共产党都是贪官污吏,法轮功都是好人。共产党的贪官动不动就跳楼自杀,不说自己是邪教,污蔑人家法轮功。我就说信钱没有用,钱买不来命,神仙叫你活你就活,阎王叫你死你就得死,谁也没办法。”
老刘喝了口水,接着说,唉,要是政府不管,我也要炼。想了想又说,它管它的,我炼我的,人要活命,不听那些鬼话。
老刘激动的出了一身大汗,说累了,睡着了。
他是在老婆的哭声中醒来的,见老婆哭的惨,忙问:“我死了吗?怎么胸口不憋不难受了?”老婆又哭又笑的捶打着床:“你没死,可差点把我吓死,你睡了3个多小时了,找医生,说你只是睡着了。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从你生病,睡觉没超过一个小时准难受醒……你醒来就好了,就好了。”
老刘忘了在输液,对儿子说:“扶我去趟厕所。”说着就伸腿找鞋要下床。儿子吓得急忙按住,说等等,我去拿接便器,你都好多天起不来床了。
老刘坚决要自己去厕所,儿子只好扶他去了,老半天不出来,儿子又着急又担心。等他出来,儿子和老婆正在厕所门口哭呢。老刘说:“哭啥,我解下很多,感到身上轻松多了。”
老刘又住了不到半个月院,检查的时候,医生说肿瘤小了,也稳定了。不过还是要尽早移植,别扩散了。老刘坚定地说:“不移植了。房子没卖出去,没钱。”医生听说没钱,也不再积极劝了。老刘要求出院回家保守治疗,医生同意了,告诉他三个月复查一次。
老刘回家后就想着要炼法轮功,可是到哪里找人教呢?老婆说,荷花走前的手机号还存着,不知道换号了没有?老刘要她打一下试试。
老婆犹豫着说:“当时辞退人家的时候,你说的话不好听,现在有病了让人家帮忙,人家会愿意吗?要说句不好听的,你可别生气。”
老刘早已后悔以前说的话,低着头想了一会,说:“我向她道歉。你打通了我向她道歉,再问她愿不愿来。”
电话通了,荷花关心的问:“阿姨,您身体好吗?店好吗?”
老刘老婆说:“荷花呀,叔叔当年的话别往心里去啊。”
老刘要过电话说:“叔叔对不起你,给你赔不是了。”
电话里传来荷花的笑声:“叔叔好,我早忘了这些小事了。”
老刘老婆电话里问荷花:“叔叔现在病了,他想请你帮忙。”
荷花说:“阿姨,告诉叔叔好好养病,我回老家了,孩子上学了,我不能外出打工,帮不上忙了。”
老刘老婆急忙说:“不是请你来店里帮忙,是叔叔说他不信钱了,请你帮忙救他的命。叔叔得了大病啊。”
荷花很快来了,教会了老刘炼功,还帮他请来《转法轮》著作。并告诉老刘,大法是宇宙大法,炼功要重心性,先从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真的按照大法做,师父会给清理身体。
老刘说:“行,我就要做个好人,再也不犯混了。活了大半辈子,终于算是明白了。”
老刘一下子脱胎换骨了,不是那个一心赚钱、自私怕事的老刘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老刘去复查的时候,医生说:“奇怪,肿瘤没了,一点儿阴影都没了。看来,这个法轮功是超常啊。”
现在,停业半年多的刘记熟食店又开张了。老刘逢人便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别再信共产党造谣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