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双双燕》
中篇小说:净月潭—复仇者(二)

77291

第六回 请战辩论


次日,晚。二女噘着小嘴,递给了一村一张纸道:“这是宣战书,今天我们要与你论战大柱是否应该报仇的问题。”一村看看道:“哈,想要与我辩论会,好,应战!”
双方齐步,来到“战场”,一村坐在东边沙发上,二女坐在西边沙发上,小琪则坐在地上抱着毛毛熊想着她的小花弟弟。
孤芳将笔压在了茶几的请战书上道:“谁若败了,便签上投降书。”
梦圆站起道:“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否正确?请乙方同学回答?”
一村道:“完全正确,但是欠多少还多少,不能因感情原因而过多报复。”
孤芳道:“乙方同学还是有意减轻犯罪方的罪行,有偏袒之嫌。”梦圆道:“就是。本案因恶少的恶行导制一个幸福家庭一失两命,家破人亡,父子狗仗人势,欺压弱小统统该死!”
一村道:“抗议抗议,请甲方同学注意感情用事。统统该死!难道恶少妻儿也犯了死罪不成?人,生生世世做了许多坏事,谁知是否是因果轮回。”
梦圆摆玉指道:“NONONO,请乙方同学注意,要以事实为据,是否因果报应没法证实,不能做为脱罪借口。其家人并没有规劝恶少向受害方陪罪,反而助纣为虐,理应当受惩罚。”
一村道:“当受责罚不假,但是其他家人罪不致死,如果惩罚过当,那恶少子女是否反过来应该向大柱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
他站起又道:“人可以做恶,但也可改过向善。昔,武千金行恶,受长者教诲幡然醒悟,成为国家栋梁。如果当时杀掉,岂不少了一人杰;当年周处横行乡里,后来弃恶从善重新作人,福邻里,利万民,行仁义,成为千古美谈。请甲方同学回答这样的结果可好?”
双方辩论非常激烈,可小琪仿佛没听见,她只是偶尔唉声叹气:“我的小花弟弟,你去了哪里?”
孤芳站起道:“请乙方同学注意,恶少并没有悔过之意,如果按你所言世界上所有恶人杀人犯不必惩罚,等他们悔过自新好了。那所有法庭都是多余岂不是关门最好。”
一村道:“甲方同学,所言非常偏激。为避免犯罪,历来圣人以教化为主。法律是没有办法之办法,有德之人不犯罪。一味严刑酷法只是以恶治恶更加的恶。”
梦圆道:“乙方同学所言,一味的宽容只是更加纵容,恶人会更加的猖狂,只能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才能镇住恶人的嚣张……。”
……
他们双方辩论一个多小时,也没辩出个子午卯酉来。
可是,老高却一直在静静的闭目听着,也许他是在思考设计作品下步的合理性。
最后二女气鼓鼓,孤芳道:“哼!再也不理你了!”梦圆道:“从今天开始,自己洗衣做饭!”扬长而去。
一村卟嗵跌倒在沙发上,道:“天!这是女子最后的绝招,彻底将我击败!”小琪格格的笑了。这是她多日来,第一次笑出来。
次日,一早,二女依然默默洗漱对其一语不发。一村道:“二位学姐,请原谅小弟昨日的言语冲撞吧!请学姐用‘神仗’敲醒我吧!我修炼大法真善忍二年,还是没法感动学姐,看样我的善还是不够热度。”说着递上气球棒棒,结果嘭的一声爆了,啪,崩在了高叔的脸上。
众人大笑。老高也笑了道:“好,很好,二位贤侄设计的思路非常好,我决定在作品中采用你们的方案。”
一村道:“高叔,若如此大柱也走上了自毁之路。”老高道:“没办法,世界上本没有路,为了目标,太多人既使泥潭虎穴也得过,走多了便成为了路。”“不,世界上到处都是路,许多时候,选择另外一个目标,则不必走泥潭虎穴,则是另外一番风景。”老高点点头道:“小伙子,你境界很高,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有的人,注定命运坎坷不平。”
孤芳简单烙了些蛋饼,面包,牛奶……这三位都是官家,普通学生哪吃上这个!众人吃完而去。老高则埋头接着他的写作。


第七回 二女修炼


两日后,孤芳感冒,把梦圆也传染,两个人难受的直哼哼。孤芳有气没力的道:“圆妹,打针吃药太难受了,有没有不打针不吃药的办法啊?!”
梦圆道:“那就跟一村一起炼功吧!咱们班上炼法轮功的那几位,从来没见他们打针吃药。法轮功发源地是长春,现在公园到处是炼这个功法的。”
“好吧!咱俩听听李师父讲法吧!”说着将一村送的济南讲法磁带装入小录音机中。
声音一响,二人觉的浑身一震,一讲听下来,孤芳觉的浑身发热,梦圆则感觉浑身发冷往外冒凉气,二人安静的睡了。
中午醒来,发现嗓子完全不疼了,不流鼻涕了。二人非常高兴,吃过饭又开始打坐炼功,因闲时一村早教会了她们动作。
从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到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下来,二人浑身轻松能量感特别强。
接下来几天,业余二女天天读《转法轮》过去二人也大概读读,但是没仔细看,只是简单知道学法轮大法,得按真善忍做好人。
可是这次仔细看,才更深入,这本书简直无所不包。首次揭示了,宇宙就是由真善忍这种精神特性所构成,组成了层层微观粒子……只到中微子、电子、原子核、分子、地球这层粒子、银河系更大天体宇宙,层层粒子组成了层层的空间,每层空间中都有生命体,高层空间的叫佛道神。
低层各空间是我们人类鬼类生命体生存的空间。都不是迷信,研究懂了都是科学。而科学连我们这个空间都没突破,只是理论上知道宇宙是多空间的。
真善忍这个东西,就是佛家所说的法道家所说的道,由他聚成了最微观粒子层层粒子,层层粒子组成层层的空间。
所以任何生命都得符合遵守真善忍,符合真善忍就是好,违反就是坏。
德是做好事吃苦受难得来的,业力也就是罪业是伤害别人产生的。德多福份多,当官发财有房有地一生顺利;罪业多,多灾多病穷困倒霉一生不顺。
罪业与德都存在于微观粒子组成的身体空间场中,业力罪业反应渗透到表面空间就是微观的病毒,这就是病毒的来源。

孤芳道:“原来打人骂人把自己德都给了别人,自己产生出罪业这个物质。一点德没有,就被打入地狱中永远销毁掉了。可怕,太可怕了。过去自己认为,打骂别人自己占了便宜,没想到是头号傻瓜。”
梦圆道:“业力罪业经吃苦还可转化成德,炼功人的功就是德演化成的。所以修炼人必须得重德。第七讲,杀生问题讲到不能杀生,杀人杀生造下的罪业太大了,师父讲更不能自杀,法轮大法绝对禁止自杀杀人的行为。
姐姐,你知道我吗?我小时被寄养在姥姥家,我小时得种怪病,皮肤病,头发掉的没多少,脸也胀胀的,同学们都嘲笑欺负我。我当时很想自杀,多亏没死,否则没了肉身变成孤魂野鬼没吃没喝太惨了。”
孤芳惊的圆睁美目,道:“妹呀!你从来没对我讲过你的家事。”
梦圆道:“其实我父母是大学同学,我爷爷奶奶嫌我妈妈是农村户口,但是妈妈那时已经有了我。他们领了结婚证,也被迫离婚,后来爸爸娶了妻却不生育,爷爷奶奶才求我妈妈将我还给他们,可是妈妈不肯。”孤芳才知为何谈到其家时,她总是绕过去。
孤芳道:“那你爸爸?”“他对我倒非常好,从来没放弃过我。一直供我一切生活所须。
那时,农村学校从外地转来个男孩子,他总是维护我。别人欺负我时,他总是出头帮我打架,他很厉害,一群孩子都不怕。我心里非常感激他,可是他没到两年就转走了,只知他叫李艺。”
孤芳鼓掌道:“好啊好啊!你见到他,一定会嫁给他,又是一桩千古美谈,我也写个小说吧!”梦圆羞的双颊绯红道:“去你的。”
孤芳秀拳支香腮道:“那个李艺作梦也想不到,当年的‘小猪头’,会变成个大美人吧!”梦圆叹息道:“恐怕今生再也见不到了。”“哎!未必吧!再不,让高叔写成下部的小说,李艺看到也许会找上来,娶你个大美人。”梦圆道:“好啊!你又取笑我。”说着上去呵痒,两人嘻戏一团。
从此,二人正式开始修炼大法,再极少出现感冒状态,既使有也不必吃药轻松过去。最主要是道德的变化,他们再也不打架骂人了。
尽量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爱帮助他人,学校中的脏累活也抢着干。学校早就发现修炼法轮功的学生道德素质最好,鼓励学生学法修炼。
孤芳过去对小琪好些,只是为与梦圆争宠,表现给一村看,现在则是发自内心的善行。

 

第八回 提高道德境界的设计


这日傍晚,足足帮助小琪找到天黑也没找到小花。孤芳梦圆道:“妹妹,改天再找吧!”三人回到家中。
小琪涕道:“我流浪的日子,小花是我唯一的亲人,别人都拿我当个狗,可是他从来不拿我当个狗。我也不拿他当个狗,他拿我当人,我也拿他当人。”
梦圆当年寄人篱下,感同身受,也流泪抱其道:“姐姐理解你,当年姐姐也寄人篱下,尝尽辛酸。”三女相拥哭泣。
老高见了,叹口气,回到房中。
这日,闲时,众人又讨论老高的小说《复仇者》,二女建议修改细节,老高道:“怎么改?”孤芳道:“上次一村说的对,是狠了点,大柱把恶少杀了就行,别连累其家人。”
老高有点不悦道:“可以,不过这又得费我脑筋修改一番。”
梦圆道:“再不,这样,说大柱把恶少迷昏,掠到阴森森的墓地,然后一刀解决了。大柱也隐姓埋名做个好人。就别大缷八块了,太那个狠了点!”
老高想想,点点头道:“可以,好吧!看在两位贤侄热心的份上,我麻烦点修改修改吧!”
转眼,又一个星期过去了。一村带二女参加了,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会上有教师发言如何从争名利之人变成不争不斗,一心搞教育,用真善忍教育学生,普遍使学生道德高尚的事例;也有官员不再贪污一心为民办事的;还有黑社会变成好人,淫女变贤、浪子回头,婆媳之间变的和睦相处的等等例子。
长春乃至全国每天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成倍增长。法轮功真善忍对比出了共产党假恶斗的一切不正。马列共产邪教越来越不容了,时不时的找事抹黑。
二女修炼的信心更是大增,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过去总想与一村亲妮一番,现在才知道淫乱是违反天理的大罪,法轮大法是绝不允许的,任何正法正教都不允许的 。
幸好一村把握的住,总是拒绝,不然什么丢人事都发生了。
一村特意与他们读了师父这方面讲法,所以从此三人更加检点,与年青同修们在一起时非常注意礼节。
但是马列共产邪教,专门放任让人淫乱,马克思称家庭也是私有制度,应该取消消灭家庭,共产共妻。中共称贞洁思想是封建社会毒害妇女的精神枷锁。
马克思本人就拿女仆琳衡当性奴,产下私生子让恩格思顶缸。所以共产党从上到下的淫乱,从学校到民间到处奸污祸害小女孩,可怜太多人不知马列邪教是万恶之源民风败坏。网上影视书刊到处是色情引诱你下狱的东西。
这天,众人饭桌上,谈论起高叔的小说《复仇者》。
梦圆道:“叔叔,你的小说,还得改,才合理?”高道:“你们说说,怎么改才更合理?”孤芳道:“你改成恶少悔过自新了,给大柱赔了钱,道了歉。”
老高啪一拍桌子道:“胡闹,那畜牲狗仗人势,有他老爹给撑腰比秃尾巴狗还横,怎么能认错?!”
梦圆道:“如果大柱与这类货同归于尽不值得。再不这样,改成恶少家发生了液化汽爆炸,把恶少崩死了,这样不用大柱动手了。”
老高一摆手怒道:“大柱不动手,怎能解心头之恨。我这小说可是名叫复仇者,不亲自动手怎么叫复仇?”
说完,右手抚额头闭眼左手摆手,轻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失态了!我失态了。我又进入艺术角色状态之中了!我把我的一切都压在了这部作品中。 ”
二女点点头,又出些点子。
一村从不参与,免的造下罪业,影响修炼,只是静静的吃着。
老高又平静道:“你们这个提议非常好,我决定采纳。”二女非常高兴。
饭后,一村拿本《转法轮》递上道:“高叔,希望你静静心仔细读完这本书,可能对你提高写作有非常大的帮助。”
老高摆摆手道:“我现在只想全身心完成这部小说,我不想任何事分心。”尽管拒绝了,可一村的手,还凝在空中。
老高又转回身意味深长的道:“我不是说这本书不行。对别的小说,可能读了有巨大帮助,可是我这部小说,我怕看完就完成不了,将来你就懂了!”说完向房内走去。
边走边吟:
“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他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悲哀。
二女觉的老高太入戏了。


第九回 小花弟弟

小琪多日来,一直忧心重重,总是想着小花。孤芳梦圆也因为修炼的原因性格越来越温柔贤惠。可是许多方面还是境界不高,没悟到。这也正常,不然谁都成神了。
星期天,又带她去更远的其他区寻找小花弟弟,结果从早找到中午,从中午一直找到午后,从皇宫找到地质宫,还是没找到,热的三女香汗淋淋。
他们站在林荫道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孤芳用丝帕沾上矿泉水盖在脸上道:“妹妹,还是算了吧!改天姐姐再陪你找。”
小琪泣道:“我就怕他饿死啊!在那寒冷的夜晚,我们相依在一起,是他唯一给我温暖的亲人。”
一村道:“再不你俩先回去吧!傍晚时我带她再去南关区找找。”
正在这时,只听身后传出一女子声音:“宝宝,我的好儿子!今天妈妈带你出来玩。”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充满母爱。
可是传来的并不是婴儿声音,而是几声小狗的汪汪声。
众人回头,见一珠光宝气的妇人,浓妆艳抹,推辆高档进口童车。这一辆得几千,九八年哪,普通人工资才几百元。
这妇人这身得几万,可见老公没少搂。能坐这车上的孩子简直是含金勺出生的,谁都想望望这么有福气孩子的脸蛋。
于是众人望去,却吓了一跳,那宝宝穿身高档童装,却对那亲切的母爱没一声人言,而是狗叫,因为它本来就是只小花狗。
搭拉着耳朵,大大的眼睛,又粗又短的嘴巴,满是褶子,却蠢而不丑憨态可鞠特别可爱。这只狗当时身价得几千。
它一眼望见小琪,可不得了了,噌从车上跳下来。小琪大喜道:“小花小花!我可找到你了。”立即扑去,小花狗乐的直蹦。
那贵妇可不干了,大呼小叫:“哎呦呦,我的宝宝,我的儿子,快回来!快回到妈妈这来!”使劲扯着链子。
小琪道:“这是我的花花!快还给我!”“什么你的花花,这是我的宝贝儿子。”一把提过去抱起狗狗扔到车上急推而去。边走边说:“我的宝贝儿子,吓到没有!”小琪急道:“快把花花还给我!”
梦圆、孤芳简直傻了,原来她的“小花弟弟”竟然是个小花狗。看那妇人争狗的样子,二女从没见过这么滑稽的场面,先是惊讶随后掩樱唇笑的花枝乱颤。
然后只好与一村将小琪商量回去。二女边走边感叹,梦圆道:“不怪师父在法中说,现在这个时代人不如狗,给狗最高档的童车衣服,却见到人不管。这些流浪的孩子,真不如那个狗。”

“ 到一定时候,人打扮的象妖精一样。你说那个头发染成红色的,中间就留那么一绺,两边都剃光了。到了一定时期,人不如狗。有许多人把狗当作儿子、孩子,喂它奶,穿的衣服都是高级的,名牌,推着车子,把它叫作儿子。街上有许多要饭的,我也碰到过这样的人,这在美国也有啊,伸出手来,“请给我一个Quarter”,他真不如那个狗。可是我告诉大家,这个地球要没有人,什么都没有。正因为有了人,这个地球中才会有万事万物。一切动物、生物、植物,都是为人而生,为人而灭,为人而成的,为人而用的。没有人,什么都没有,六道轮回转生也都是为了人。地上的一切都是为了人而造就的。现在这些观念都在发生反的变化。动物和人平等怎么行?!现在动物附人体当人的主,天不容啊!这怎么能行呢?人是最伟大的,可以修成神、修成佛的,而且人的来源都是高层次来的。 ”(法轮大法《美国法会讲法》)

到家后,小琪依然哭泣,一村安慰道:“妹妹,放弃花花吧!每个生命都是有它的命运的,这就是它的命运。”
小琪哭泣道:“那是我最寒冷时,唯一的亲人哪! 我们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不能抛弃它。 ”一村与梦圆流下泪水。
“以后哥哥会照顾你的,不要再想花花了,它现在生活比你好。”孤芳道:“对啊!人家花花现在可享福了!成为了富婆的儿子(笑)可是却不能与你同享。你不必惦记它了!”小琪点点头却依然流泪。
老高感叹道:“你这孩子很好,非常讲义气。将来……。”他本想说什么,却硬生生咽了回去,低头进入房内。
老高的小说即将结尾了。这天,他很高兴,喝了两瓶啤酒。二女听说其作品要结尾了,也很高兴。
高道:“我的作品能顺利完成,还得感谢二位贤侄女。”梦圆道:“哪里哪里,还是叔叔有才气。”孤芳道:“对!还是叔叔落笔不凡。对了叔叔,怎么结尾?”
高吱啦喝了一口道:“大柱,决定放毒气毒死其全家。”二女一听啊一声。
孤芳道:“叔叔,再不这样行不,让恶少驾车时突发心脏病,然后与其老爹摔死了,其他家人没事?”
高咔嚓将手中易拉罐掐扁道:“那样大柱怎能解了心头之恨?!”啤酒冒出撒在地上。
梦圆道:“再不这样,让小雪化成厉鬼,夜夜风高夜黑之时趴其窗前,将恶少吓死。”众笑。
老高摆手道:“胡闹胡闹,那样我改写聊斋得了。(众笑)我这部作品不同,我要求写实,尽最大限度写实,懂吗!”
老高又道:“你们搞专业建筑设计的。这个楼层大概厚度是多少?”说着踩踩地。梦圆道:“大概两尺左右。”“好,知道了。”他说完转身入内。
次日晚,老高在阳台上边喝酒边喃喃自语:“
好月沉塘,
清风送晓,
羞花又沾晶露。
伊人疏帘外,
此良辰、
不应逢雨!
婵娟几许,
是岁月无情,
梅残雪去。
千年恨 ,
彼生嫌远,
梦寻相聚。

但需,
一碗瑶汤,
醉里鼾然睡,
暂歇愁绪。……”
语气中充满悲凉。二女皱娥眉道:“老高太入戏了!无病呻吟。”


转眼进入六月,天气越来越热,街上少女们穿上各色裙子,其中最流行的当属丝袜超短裤。有许多干脆将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
梦圆与孤芳再没有随着朝流,闲时她们穿着长裙,去公园炼功时总是穿着长筒裤,她们用大法真善忍来规范自己,让自己从里到外的越来越纯正,像个大家闺秀。
小琪闲时也跟着读读法,她上过学,读了五年级时跑了出来,她永远忘记不了婶婶的毒打恶骂。
其实在中国流浪者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你丢了马列共产邪教的脸,所以太多流浪者消失了,都进入秘密军事基地,不是被活摘器官,移植给高干们,就是做了各种灭绝人性的实验。
后来法轮功被中共打为敌人,大批上访的成为新供体,大批器官被活摘。
人们有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共产党做不到的。


第十回 床下的女尸


这天,放学回家,夕阳西下,烤的大地依然很热。许多行人摇着扇子。随着大法修炼人增多,小区也越来越干净,大家都自觉的不乱扔垃圾打扫卫生。
三人在小区口碰到同楼的王大爷。“大爷你好。”三人礼貌的问侯着。“哎,你们也好,放学了。”“是。”
大爷与众人在公园同一炼功点炼功,所以比较熟悉。大爷道:“你姨又要装修啊?”一村道:“没有啊!”“那你屋内嗡嗡钻什么东西?”孤芳道:“没有啊!是别人家吧!”“是吗,难道听错了?我听却是你家。”大爷说完走了。
众人说说笑笑进入屋中,准备晚饭,然后集体炼功归来。沐浴、洗漱、学习。
一村画了几张楼房设计图纸,天大黑了,阵阵凉风吹进来,非常的适怡。
见小琪一直坐在旁边,不知呆呆的在想什么?她似乎很爱与一村在一起,却极少言语。
一村道:“小琪,哥哥想托人再送你上学可好?”小琪用微弱的声音道:“我没钱。”“这不用你管!”小琪没有吱声。一村道:“等九月一号的,哥哥送你去上学。天下所有流浪孩我无能为力,但是一个两个,我老爸安排了还不成问题。”
室内又是一片寂静,一村画了一阵,忽然停下笔,道:“妹妹,哥哥问你。楼下大爷说咱们屋中嗡嗡钻东西,可有此事?”
小琪突然很紧张,立即精神起来,她悄悄开门望望,然后回来低声道:“是高叔叔。”一村一征低声问:“他钻什么?”小琪摇摇头道:“他每次都让我去楼下找花花。有次我回来,他忘记关门,听见他屋中传出非常大的电钻声,好像钻地。”“钻地干什么?”“不知道。”
一村收拾收拾画纸等物,吩咐道:“回姐姐房间睡觉去吧。”小琪默默而去。
一村开始学法,看了一讲《转法轮》收拾收拾然后打坐炼功,渐渐入静,周身能量通畅非常舒服,轻的仿佛身体没了一样。
他忽然心头掠上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准备去洗手间方便完就睡觉。这时,时钟显示已经零晨一点三十分。
他从洗手间回来,忽听高叔房间内叭的一声响,一村慢慢走到近前,轻轻一碰,门竟然虚掩着,他轻轻的推开……再推开……他不知为何总觉的老高越来越神秘,现在他想知道他到底在房间中做什么。
他凭直觉床上根本没有人,他完全推开门,客厅里昏暗的壁灯折射进来,果然无人。怪了,大半夜他去了哪里?
一村倒吸一口凉气,回想其近几两个月的行为,越想越觉的可怕,心想:他可别是个变态杀人狂,是不是晚上做案去了。
一村慢慢蹲下,这地是陶瓷地板砖,心想:他钻这个干嘛?难道藏有可怕的东西?
他一块一块的仔细搜索着,可有被破坏的痕迹。渐渐越来越靠近大床,他突然鼻中嗅到一股香水气息,还有少女的气息,很漂亮的,一嗅到让男人心跳的那种气息。
一村也心跳上了,不是性奋,而是吓的,他汗毛简直立了起来,他太熟悉高叔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出来这个味道!心想:我的妈,他可别真是杀人狂。新闻上的事,比中六合彩机率都低的事,让自己“幸运”的碰到了。
他仔细嗅嗅,发觉气息在前方,是床下散发出来的。他又爬了几步,紧张,使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几口气。
他轻轻掀开床帘又摞下了,他心脏差点蹦出来,更浓郁的女人气息飘了出来。床下是什么?是个女人的尸体?还是残肢断臂?新闻里小说中的情节全涌入脑中。
他又爬了一步,他颤抖着将手伸了进入,他心中祈盼,最好他只不过拣到楼下张大姐的裙子,王家嫂子的衬衣,是那衣服散发出的气息。
可是,现实太残酷了,都不是。他终于摸到了,摸到一条大腿,确实是一条大腿,女人的,非常光滑。
一村当时的感觉,怎么说呢?如同万丈高楼一脚踏空;如同去动物园戏耍老虎,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笼子内。
一村后来对朋友讲,自己幸亏先方便完了,不然那泡尿得全跑出来。
一村整个全身冰凉冰凉的,头发似乎都立了起来,刚要大叫,哪知床下却一声刺耳尖叫“啊!”
把一村差点气冒泡,一把扯腿将其拽了出来。她依然尖声大叫,被一村一把捂住嘴,原来正是孤芳。
她发现是一村后激动的呜呜哭泣起来,一村赶紧抱起她,站起向门外而去,哪知啊又二声尖叫,把一村耳朵震的嗡嗡作响。
原来梦圆站在门外,他拉起她跌跌撞撞回到其室,将孤芳轻轻摔在床上。
一村修炼两年了,他极少动怒,这次真生气了,没这么闹的!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