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中篇小说《双双燕》
中篇小说:净月潭—复仇者(一)

77292

【净月潭~复仇者】
【中篇小说】
【珍惜 著】
【状态全本】
【内容简介】

一村、孤芳、梦圆,同是建筑大学的学生,同在一出租楼内。
又来位高叔,是个业余作家。
他要完成一件大作,浪漫有趣的爱情故事题材,使二女帮助其写作,幸福温暖的家庭瞬间被恶少所毁,孤芳梦圆助其设计复仇情节,哪知精心策划的虚构小说,最后竟然一步一步演变成为可怕的现实。
众人性命危在旦夕!一村能靠自己的大善大忍化解这场危机吗?
敬请观看同修录系列之《净月潭~复仇者》

注:本小说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

 

第一回 新来的房客

一九九七年 长春

李一村十九岁,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琼鼻阔口,牙白似玉,遗传母亲的基因多些,细高清瘦,典型的帅哥。他的步伐很有学者风度,他是画画奇材,他读的是吉林建筑大学。
这天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所谓的“家”,实际是姨妈家的四室一厅,姨妈家当官很有钱,多余的房子出租。因离学校较近,所以住在这里。

一村心情有些糟糕,刚才十字路口发生了一场车祸,一个酒鬼驾辆摩托车,将一个少妇当场撞死。
“刚才还好好的,一瞬间哪!”边走边想着:“一个生命就这样消逝了!人的生命竟然如此脆弱,许多人却骄傲自大的如同上帝。”

忽然迎面一声欢笑:“一村一村!”他抬头一看竟然是老姨彩萍,笑道:“哟!老姨,这么闲着。”
“我是来查房。一村,老姨过去说的,你可记住了?”彩萍徐娘半老,很是时髦,边说话边摸摸新做的头型。
“记住了。一、厨房不许脏乱,否则辞退!二、客厅不许乱扔垃圾,否则辞退!三、卧室不许吸烟喝酒,否则辞退。”
“太好了乖乖,从小就待亲,小表妹将来一定做你媳妇。”一村吓了一跳道:“NONONO!还是您自己留着养老吧!”
彩萍哈哈笑道:“她将来长大了一定会温柔的。姨娘还有个最重要的一点……。”
一村道:“便后不冲马桶立即赶走。”“对对对,真乖。”
二人来到小区前,突然嘀嘀的响声,彩萍掏出BB机一看道:“姨夫找我,你自己去吧!”“好!姨娘你忙去吧。”彩萍匆匆忙忙的走了。

他步入楼内进入屋中。坐在沙发上,将画筒放在茶几上,见半怀果汁,咕咚咚喝下,不由赞叹道:“哇!好美的味道!感谢创世主的造化!”仰着头闭上眼睛又想起刚才血腥的一幕,晃头自语叹息道:“唉!太可悲了!愿上天出个奇迹吧!让我看到个活的吧!它将抚慰我受伤的心,我将给它一生的温暖!”。
只听一声尖叫:“啊!来贼了!快抓住他!”一村吓了一大跳,嘛!这谁呀!唿坐正,睁开眼一看,一妙龄女子飘逸的秀发,鹅蛋脸大眼睛,皮肤很白很白,就像从坛子里扣出来的一块猪油,站在房间门口,穿着很是暴露,她惊叫着。
一村心想:坏了,一定走错了门。自己家中没女子啊!赶紧站起道:“对不起,对不起!”急忙出来,站在走廊中。
回头看看门牌子,自语道:“没错呀!这就是我家呀!”只听咔嚓一声,门内锁上了。
一村大惊:“她是女贼吧!”趴门仔细一听,竟然还有个女子。俩人切切私语:“可小心点啊!现在小偷太多了。”“嗯!刚才这个人一定是来偷东西的。呀!还喝了我精心调制的果汁。”
二女声音婉转,好似莺声燕语很是好听。正说着,咔嚓,门又开了,一村进来。
那个很丰腴的女子又一声尖叫:“啊!他又来了!”跑到厨房中,拿起一把长条菜刀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不然……。”
“不然,怎么的?”说着一村向其走去。哪知她晃悠着刀突然架在自己脖子上道:“你别过来!不然我就割下去!”一村见这女孩太有趣了,不敢刺别人敢刺自己,而且像抓住敌人七寸一样的理直气壮。
不由笑道:“你割吧!我还没见过。你一刀下去,我的脑袋准下来。”其实他是不想让其玩刀,这样反而能激其放弃。
哪知对方咔嚓一刀,砍在了旁边萝卜上,抱着双臂道:“死到临头了,还得意,知不知刚才那果汁是干什么的,是毒老鼠的!你马上要完蛋了,立即去医院还来的及!”
一村大惊道:“我说肚子怎么这么痛,哎哟哎哟!”倒地趴下片刻一翻白眼不动了。二女甚惊,上前碰碰道:“这可怎么办!完了死了死了。”“咱们快跑。”“不对呀!我没放鼠药啊!”
“没放啊!没放我扯这个干嘛!”一村从地上站了起来。二女又一声惊叫。
一村道:“你们怎么到我家来了?”“什么,这是你家?”丰腴女孩想起房东的话,说南间是其外甥在住,原来弄差了,把人家当作了贼。
这时,另一女子,睁美目道:“你是你是……?”一村也觉的眼熟道:“你是许孤芳!”“李一村。”二人欢笑。原来孤芳也是建筑学生,比一村高一级是大二学生。
一村道:“学姐您好!在校学生太多没认出来您。报歉报歉!”“没关系啦!我说一见面这么眼熟。”一村指着另一个,笑道:“这位学姐是?”孤芳道:“她叫秦梦圆,也是本校学生。”
一村恭身一礼道:“学姐你好。”她点点头示意。一村又道:“学姐拿着刀是准备给我做正宗料理吗?”二人欢笑。
梦圆才发觉自己还握着刀,羞的双颊绯红,赶紧跑到厨房,又转身回来。


第二回 名字的学问


孤芳问:“房东是你姨妈?”“对。是最小的小姨。”“别说你们真挺像。”秦梦圆道:“你一定像你母亲,对吗?”“对。”
“你父母什么工作?”“我父母都是艺术画家,都在本市文化部门工作。”“什么级别?”“局级。”
孤芳道:“哇!不低哎!我爸只是公安科级的小官。”一村问:“你呢?”梦圆犹豫了下道:“我爸是建筑材料厂长。”一村笑道:“一群贪官!”二女一愣。
梦圆道:“你为什么叫一村?”“杜甫名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这意思。”二女鼓掌道:“好名字!有寓意。”一村道:“你的孤芳何意,是孤芳自赏?”
芳道:“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以穷困而改节。”二人鼓掌。
一村道:“比我名字好,你们这两个芝兰今天被我碰见了!没向我吐兰,而是扔刀子!”三人欢笑。
一村道:“学姐你的梦圆是圆什么梦?是不是作梦娶媳妇?”梦圆转美目道:“去你的!(众笑)秦始皇扫六合得天下,尽管金钱美女富有四海,但却发现一个千古遗憾,人早晚得死!所以他遣方士,海内外到处寻找长生不老之药。”一村道:“噢!姐的名字是圆长生之梦的意思。”“对。”
一村道:“不过徐府带三千童男童女跑日本去了,成为了日本人祖先。卢生仙丹没找回来,却找回一句话,亡秦者胡也!秦始皇认为一定是北方胡人,派三十万大军北伐匈奴,修万里长城,禁铁器防民口,结果应在自己儿子胡亥身上。”三人欢笑。
孤芳道:“哎!人算不如天算。”一村道:“学姐信天命?”“那当然了。进化论假说就是胡扯。”“有空我给学姐看宝书。”“好的。”
然后三人谈些建筑设计话题,不知不觉天黑了,二女准备饭菜。
这时,手机响起,一村打开一听正是小姨彩萍。赶紧转到僻静处低声道:“姨娘哎!你明知道我住在这里,干嘛招来俩个大姑娘?我若被良家妇人调戏了,还怎么见人?”
彩萍大笑道:“我外甥好个三贞九烈!我呀,是心疼我的房子,装修一次花几万, 男人多粗鲁不讲卫生,给我糟的不像话,还不如不租了。放心,过几天姨娘再给你招来一个小姑娘,帮你洗衣做饭。 ”“啊!姨娘你可饶了我吧!过几天我搬走与男同学们一起住去!”
彩萍娇咤一声道:“什么,你敢!跑了我打你屁股!你给我看住了,谁邋遢不卫生糟蹋屋子的赶快赶走!”“是!知道了。”
二女摆好饭菜道:“一起吃吧!”一村摇摇头,泡了包方便面。二女一征道:“去!你还挺见外!”一村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没听我姨娘刚才说吗,让我监视你俩,谁不卫生糟蹋屋子赶走。”
梦圆道:“原来你是个大奸细!”三人欢笑。
一村打开盖子,吃了起来。二女见其站坐端正得体,吃饭无声,非常的高雅文明。
孤芳道:“我闻到那牛油味就恶心!看看我的火烧茄子真是香,给你一块吧!”一村道:“无功不受碌,吃人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如果哪天我若发现尔等二人乃江洋大盗海洋飞贼,本官就不好执法了!”二女使劲哼了一声。

次日,晚上,一村回来却买来很多的菜,很快二女帮助做好。
梦圆道:“你一人做这么多菜干什么?”一村道:“错,是咱们三人,不是一个人!”梦圆挑娥眉道:“你为我们做的菜?”一村点点头。
梦圆伸玉指度着方步道:“一个不对姑娘热情的男人,一定不是个好东西,一个对姑娘特别热情的男人,(她停顿了一下)一定更不是个东西!”
一村一捂脸道:“天哪!得罪十个男人也别得罪一个女人。”孤芳背手道:“错,能得罪十个男人怎可能不得罪一个女人?逻辑不通。”“二位姐姐辩才十足,请享用吧!”
孤芳噘小嘴扭头道:“ 哼!无功不受碌! ”一村道:“你昨晚今天帮我扫地有功也!”
梦圆道:“ 吃人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如果哪天我发现你是江洋大盗海洋飞贼,本官就不好执法了! ”三人欢笑。
一村道:“好了学姐,给点面子吧!”二女道:“好吧!看你如此诚心的份上赏你个脸。”“这就对了。”三人高高兴兴的用餐,讨论楼房建筑问题。
连日来一村非常高兴,他从小最不爱做的一件事,就是洗衣。这下二个学姐给包了,屋中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可没高兴几日,二女连续感冒发烧,病的连走路都费劲,一村给买药做饭洗衣服,不但活没少反而多了两个人。不由叹道:“我说房吧掉馅饼,不是悬崖就是陷阱!没福多了两个丫鬟。”
经过一村无微不至的悉心和照料,二女半个月才好了起来。
古人传统要求男女无事不许随便接触,因为人类就是有个情在,一旦互相产生好感,立刻友情变成男女之情。
果然二女不知不觉中,对一村产生了异样的感觉,甜甜的,一日不见似乎少了点什么。而一村内心却很平静,为什么?因为他是修炼者,懂得怎么样抑制情欲。


第三回 作家与流浪儿

一晃,半个学期过去了,九八年,三月一日又开学了。
梦圆早已迫不及待的到来,没想到孤芳也早早的到来,二女彼此心照不宣,都为同一个目标~一村。
这天,姨妈彩萍到来,她带来一位新房客高叔。三人见其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头,胡须眉毛浓密,戴着前进帽;一副黑色宽边眼镜,像个很老实的老学究的样子,脸色很苍白。姨妈分完房间讲些规则后便走了。

众人寒喧落坐,一村道:“高叔什么工作?”高道:“工程师,学机械的,现在改行为作家。”二女哇声道:“不得了哎!出了几部大作?”高笑道:“只要一部就够了。吴承恩、施耐安、罗贯中,一部就够了,就可名垂千古。”三人笑着表示鼓励。
这位可真是作家,天天闷在房间中写啊写啊!他好像性格很内向,沉默寡言,只有喝些酒才话多一些。
一个月后,大家熟悉起来。这天晚饭后,孤芳来了兴趣,道:“高叔,能否给我们讲讲您的大作的内容?”高喝着茶沉默着。梦圆道:“这是机密吧!”
高回屋取来一个厚厚的日记本,放在桌上,然后回房睡觉去了。孤芳梦圆赶快打开看了起来。
原来是个爱情故事:主人公大柱与小雪是中学同班同学,大柱非常的喜欢小雪,后来两个人都进入一家工厂。漂亮的小雪被几个小伙子追,大柱只好展开更猛烈的攻势。小雪的母亲经常有病,大柱则不惜钱财的帮助,小雪内心越来越感动。
孤芳道:“浪漫!梦幻!”梦圆道:“沉醉、有趣!”二女望着一村道:“你说呢?”“不知道。”二女掩樱唇格格笑了道:“给你看看吧!”
一村简单看看,见还没写完,故事倒没什么特别,只是发现纸上有许多水痕,令其很惊讶。

次日,闲时,孤芳问:“高叔,后来大柱娶到了小雪没有?”梦圆道:“一定娶到了,有情人终成眷侣嘛。”高道:“你觉的呢?如果你觉的不好,我可以不让大柱娶到她。”
孤芳摆玉指道:“别别别,还是让大柱娶到吧!”高笑了。二女发现,他并不是个爱笑的人。
中国自从被马列共产邪教霸占后,不光用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来破坏中国人的道德,遍地坑蒙拐骗偷,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谁有权钱谁是大爷。对环境更是极尽的破坏。因为它讲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嘛。
南方大面积破坏森林,北方大面积开肯不适合种地的草原,结果草原大面积沙漠化,每到春秋冬三季,北方刮的漫天的沙土,许多天灾实则是人祸。
北方的春天依然很冷,野地里的草儿渐渐吐丝。长春的街头,只有那松枝永远呈现着绿意。
这天,上午还刮着大风,行人脸上头上都是土,爱美的女士们包着各色纱巾。午后下起小雨来,沙尘混着雨水打在玻璃上,如同一朵朵大泥花。
空气中满是泥土的气息,终于沙尘被扫光,地上湿漉漉的,一村放学回家,来到小区近前。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二女道:“学姐,你们先回去,我有点事。”孤芳梦圆见其向附近小公园而去。
圆道:“芳姐,你猜他做什么去了。”“不知道。”“一定是去看那个小姑娘去了。”孤芳圆睁美目道:“小姑娘?”“对,他说有个无家可归的小姑娘很可怜。”“他心眼可真好。”“你不喜欢他心眼好吗?”“喜欢。”二人默默无语了。
一村来到公园,四处望望,终于在椅子侧面,看到了那个娇小身影,她坐在松树下,蜷缩一团,双手抱着腿,脸趴在膝盖上。她的头落满沙尘,又被雨水打湿。
一村慈悲心起,唰泪水下来,在美国流浪汉政府都给食物卷,去指定地点兑换食品。而中国共匪贪官污吏们尽情的挥霍哪管百姓死活。人们骂急眼了不得不做做扶贫的样子,其实中共倒台是最大的扶贫。
“小妹妹,小妹妹?”一村碰其几下,她悄无声息,原来她又冷又饿竟然昏迷过去。一村自前年修炼大法以来,发愿一定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尽量做到处处为别人着想。他脱下外套,包其身上,然后背起,回到楼内。
放在地板上,她的头发将地板也粘上泥巴。孤芳见其十三四岁左右,很瘦弱,皱眉道:“你怎么把她背回来了!她若……。”突然止住,因为发现一村正严肃的望着自己。
梦圆赶紧上前探探道:“还活着!还活着!正好我热的奶没喝。”立即取来,一勺勺喂其口中,片刻后,小姑娘嘤咛几声。
孤芳见了,明显感觉自己水平被人家压了一点。别人她不在乎,可是她在乎一村的感觉。
立即将小姑娘抱起进入浴室,将其冲洗个干净,然后放到自己的床上盖好被子。而她自己则被弄了满身泥巴,她是个非常爱干净之人,但是这身泥巴实在值得。
果然一村的眼神温暖起来,递上条毛巾道:“学姐,你擦擦,劳驾你了。”“没关系没关系,哪里话。”高叔默默的一直站在门前看了整个经过,然后默默的回了房间。


第四回 大柱的故事


次日,早起,孤芳道:“这孩子昨晚发高烧,一直叫着妈妈,我喂些药现在睡了。不知她父母哪去了,怎么让她独自出来?”
一村道:“你们上学吧,替我请半天假。”孤芳道:“我留下吧!反正今天没什么紧要的课。”梦圆道:“还是我留下吧!”
“你们都别争了,我来照顾她吧!”高叔走了过来。一村望望他点头道:“有劳您了。”说完三人而去。
中午一村抽空回来见还在昏睡,待晚上回来,小姑娘已完全醒来,穿着孤芳的衣裳,默然的坐着。
二女立即上前莺声燕语的询问着,小姑娘望着这两个城市新潮女郎,秀发飘飘,衣着时髦。鼻孔中满是香水的气息,令男人嗅到便心动的气息。
她似乎受宠若惊,因为在她眼中,这都是高贵之人,自己流浪的岁月里,不知受了多少这样女子的白眼。
梦圆温言细语道:“是这位哥哥救了你回来。”孤芳道:“是啊!是一村哥哥背你回来的,你爸爸妈妈哪去了?”
小姑娘眼中无任何感激的神色,反而冷漠的道:“你为什么将我背回来,我的衣服呢?”孤芳道:“那个都破了,被我扔了,等周末姐姐带你买新的。”“不,我就要我的衣裳。”
这时,高叔对一村讲了大概。这孩子名叫王琪,现年十四岁,父母病亡,寄养在叔叔家,婶婶为财而收养她,财花光了,开始虐待她。受不了跑了出来。
这时,孤芳不耐烦的站了起来,梦圆也不知如何是好。一村来到其近前蹲下柔合道:“对不起小妹妹,弄丢了你的衣服,如果你不高兴打一下哥哥好嘛!”小琪登时低头落泪了。
一村道:“今后,你就住在哥哥这,再也无人欺负你了。”小琪哽咽起来,但是她还是起身欲走。
一村道:“难道哥哥姐姐对你还是不好吗?”小琪摇摇头,她知道一村对她很好,每次碰到都给几块钱。
小琪道:“我还有个伙伴小花,我不能抛下他,我们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大丈夫一言九鼎,哥哥带你去找他。”
众人来到公园里,小琪大声叫着:“小花小花!”可却连个人影都没有。梦圆道:“也许小花去了别处,改天再来找他吧。”小琪从此住了下来。
一村众人上学时,她整天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而高叔整天写呀写呀,屋中冷清的仿佛根本没有活人存在。只到晚上,三人归来才莺歌燕语的热闹起来。
天渐渐热了起来,高大的杨树枝叶丰圆,如同一座座翠色屏封。
街上行人衣着越来越薄,春城虽在塞外北国,但是少女们爱美之心绝不次于江南,有些竟然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穿起裙子来。
这天周末,孤芳梦圆突然来了兴趣,道:“高叔,你的小说写到哪了?”
孤芳拿来日记本读道:“
这天,下班之后,小雪来到工厂门外,见大柱站在路边。
小雪有情,大雪无情,将柱冻的瑟瑟发抖。
雪道:‘早下班了,为何还不回家?’柱道:‘我在等你,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特别的日子?’雪儿很惊讶。大柱道:‘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说着递上礼物。
尽管天气很冷,雪儿心中是那么的温暖。她激动的道:‘谢谢你,大柱哥。’转身骑车而去。
到家后打开盒子,见是个高档连衣毛裙,是那个年代最能打动女孩子心的样式。
还有小词一首:
踏莎行•相思 

寒夜无眠,
金鸡破晓,
梧桐好树约鸣鸟。
长空比翼舞翩翩 ,
同巢莫道今生巧。

团月矇矇,
仙宫渺渺,
姮娥后悔先试药。
倚楼寂寞叹紫云 ,
人间天上何时了。”

孤芳道:“哇,好浪漫噢!”又读道:“……于是他们成为了恩爱夫妇,有了一对心爱的儿女。”梦圆一把抢过道:“该我了!”
孤芳望了望一村,深情的道:“能与心中所爱白头到老,是多少少女的梦!”一村呆道:“可是我常常睡苶了,不作梦。”孤芳转头使劲哼了一声,道:“猪!”
这时,梦圆突然脸现痛苦,然后气愤道:“可恶!太可恶了。”孤芳一把夺过继续读道:“
这天,天气很好。如同这个小家庭一样温馨,午后,雪儿提些果品道:‘柱哥,我去看看妈去,等我回来做饭。’她一直对婆婆不错。她如往常一样出门而去。
可是大柱作梦没想到,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竟然是最后永别的遗言,这平平淡淡的出门而去,竟然一去不返回。
雪儿被个恶少撞死。’”这时孤芳一村落泪了。
孤芳擦下泪水继续读道:“最让大柱愤怒的,并不是恶少撞死了自己的妻子,因为他不可能故意的。大柱要求他索赔时,恶少竟然倒打一耙,声称雪儿撞了他,反让大柱赔他十万元。
大柱收到了法院传票,心中升起了无名烈火。因为恶少的父亲是某县政协副主席,法院口气明显对大柱不利。大柱据理力争,暂时没有判决。
妻子的尸体在殡仪馆中一天天等待不能入土为安。一切都是恶少在暗中阻止,大柱的父亲被活活气死。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一瞬间家破人亡。大柱恨的简直咬碎钢牙,他一定要报仇。”
孤芳将日记本猛摔到茶几上道:“气死我了!”小琪拿起本子送了回去。


第五回 复仇设计


次日,星期天,早餐时,众人又谈起小说,孤芳道:“太气人了,多么幸福的家庭,这么个结果,不行!这小说得改!”
高叔道:“怎么改?”孤芳皱娥眉,一伸玉指道:“就说雪儿被抢救了过来。”梦圆鼓掌道:“对对对,这么改好。”
高叔唰泪水下来,梦圆惊讶道:“你怎么哭了?”高道:“欲要感动别人首先要感动自己,这是写作上层境界。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艺术角色当中了,我在全身心的感受主人公的心态。
唉!如果世间真的那么多喜剧就好了。我即然写到这,就不能改了,只能谈下步如何报仇了。”
孤芳道:“对,大柱应该报仇雪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下步就写大柱买把枪,嘡把恶少崩了。”梦圆道:“这就完了?”“对啊!”
梦圆道:“姐呀,小说讲惊险刺激,你这么写谁看啊,能卖出去吗?书商得赔的关门大吉!”一村大笑。
孤芳道:“对哈,这样太过简单了,而且大柱一定得偿命,应该写成个惊险的谋杀案。一会去书摊买几本超级悬疑凶杀案回来参考。”
梦圆道:“就这么办。”高叔道:“多谢贤侄鼎力相助。”“没关系没关系,我从小也想当个作家,希望写出些惊险刺激的小说。”
小琪道:“哥哥,我要出去找小花弟弟?”“好吧!”一村拿出十元钱塞其手中道:“买些面包火腿可乐,别饿着。”“谢谢哥哥。”孤芳道:“有空姐再给你买几套衣裳。”“谢谢你,姐姐。”餐毕,众人纷纷离去。
晚上,众人归来。孤芳捧着一堆杂志书刊故事会,高兴道:“高叔,这是国际国内最畅销的悬念惊险小说,咱们参考参考,一定能研究出个更加惊彩的谋凶案,保证让你名声大噪。”
众人翻看着,而小琪却噘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一村道:“妹妹找到小花弟弟了?”她晃晃头流出泪来。“别着急,慢慢碰,他没准跟别的小朋友去玩了,过几天会回来找你的。”
孤芳拿出个袋子道:“这是姐姐给你买的新衣服,去试试吧!”小琪接过默默的进入内室。
梦圆道:“有啦,看这个,刺杀美国总统,据说是苏联克格勃使用的脑控仪,控纵人的大脑……。”一村道:“那大柱啥人物,能搞来脑控仪?这纯是胡扯,根本不符合逻辑,扯过头读者会骂的。”
孤芳道:“这个,这个,007大战顶级特工,激光超霸,杀人于无形,这个精彩!”一村道:“还导弹呢!大柱干嘛的能搞来激光枪?不行,太扯!”
梦圆道:“这个这个,汽车炸弹,百米遥控,嘡崩倒一片,这个精彩刺激!”一村道:“大柱就一个工人去哪搞来轿车?他爹是矿老板啊!不行,太扯!”
孤芳道:“这个行,《午夜谋杀案》,德里克探长,发现死者酒中有种特殊化学品,本身无毒,但是碰到血液即变成巨毒,这个精彩。”
一村道:“那大柱是化学教授吗?他会搞那东西吗?你说他整包老鼠药还行。”
梦圆一拍大腿道:“这个行,《水浒传》孙二娘的蒙汉药!说大柱从江湖郎中那买来一包蒙汉药,然后偷偷潜入恶少的家,将其迷昏后,杀了他。”
孤芳绘声绘色的道:“这个合乎逻辑,要精彩些。恶少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身在阴森森的墓地,四周夜猫子的怪叫声……然后大柱咔嚓咔嚓把他脑袋砍了下来。”
梦圆道:“对,大缷八块!”孤芳道:“对,然后把他的肉拿去祭祀雪儿与其公公。”
一村呲牙挥拳道:“不怪说美女尽是带肉的骷髅!你们这俩个坏家伙!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嘛这么狠毒!我要用神仗敲醒你们!”
说完,举着气球棒棒慢腾腾吼叫追打着,二女掩樱唇格格大笑,吱儿哇儿的扭娇躯逃躲着……每人被敲了二十下才做罢。
晚上,一村躺在床上,想起刚才二女的言行,无意中表现出的都是常人的可怕。他觉的应该引导她们学法修炼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