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纪实小说:大法将地痞流氓变成君子

77303
 
  1. 正见首页
  2.  
  3.  文学艺术
  4.  
  5.  小说
  6.  
  7.  小小说
纪实小小说:大法将地痞流氓变成君子
珍惜
【正见网2020年06月26日】
冯连友,住在北京密云县。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开始修法轮大法。有人对他道:“看你们发这些材料,有山东的、河南的学法轮功受益的,咱们县里咋没有啊?” 连友道:“咱们县怎么没有啊?你看看我,我原来什么样啊,你还不知道吗?” 所以说,这些都是亲身体验的。
一、往事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连友被无神论进化论改造的是个无恶不作的人,以坑蒙拐骗为生,没做过什么正当的事。因为从小被教育对做好事积德,做坏事有报应,什么天国地狱那都是迷信,所以什么都不怕,处处为私损人利己。在社会上晃荡了十来年,自己起别名“云龙飞”,匪号“阿龙”,四次進监狱,最后一次被判刑進监狱是一九九六年。马列邪教一边教你学坏,一边给你修监狱,美其名曰教育你,抓你当劳工挣大钱。
连友一九九七年患前列腺增生,出狱之后开始看病,真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
连友的母亲修炼法轮功。对作母亲的来说,孩子就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是自己一切的希望,见儿子这样痛苦的不得了,劝其修炼学真善忍做个好人。但是遭到儿子的白眼。连友根本不信,那嘴撇的没耳朵挡着,能到后脑勺。冯母只好求其他同修来劝。连友道:“咱平常闲聊天可以,但说法轮功,你就出去。”就把人家轰走了。
人不信神佛不信修炼,但是可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后来因患前列腺增生,实在没办法了,走不动了,干什么也干不了了,去医院看也不见效。这回他抱着碰大运的心,才走進法轮功。
连友自从开始学法轮功看《转法轮》听师父讲法之后,明白损德造罪业之理,做好事能积德,做坏人积罪业,伤害别人时,宇宙的机制就把自己的德补偿给人家,自己造下黑黑的罪业物质。德多福多业多祸多。德与业力(罪业)都在微观小分子粒子组成的身体上存在。炼功人的功,就是德这种物质演化成的。若做恶德损失没了,就下地狱形神全灭被销毁掉,太可怕了。他明白了,自己过去认为占便宜最尖,没想到自己最傻,把德都给人家了,自己造罪业,倒霉连连。打那以后,自己以前偷人家骗人的钱就开始还,还的有一万多了,当时骗的、抢的人家的,能还的都还。
二、还钱、讲真相
连友说:“想起刚修炼那会儿,就掉眼泪啊,眼泪就止不住,因为以前干过好多缺德事。一打坐,全在眼前,你不承认,但全在那,全是你自己做的。后来,我尽量去偿还这些事。”
比如,连友曾经开过一个包子铺,后来不干了,把它租给河南的俩口子。当时包子铺租给他们了,被子还在那。夫妇有一个记账的小笔记本,就把钱都放到本子里,夹到连友的被子里了。他们发现以后,就赶紧来找,连友说根本就没有。
那时的连友简直比秃尾巴狗还横,多说一句瞪眼就要打人。吓的夫妇也不敢要了。连友回忆说:“那六百块钱我都不知道怎么花的就没了。后来,我学法轮功以后,一打坐啊,那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流,自个干的那些缺德事,就在眼前。这六百块钱后来我就还给人家了。我还给他们讲了大法真善忍的美好真相。”
又比如,原来连友是吃白食的,就是以碰瓷为生的。有一个人,连友骗了他的钱,还强行让他给买烟。后来学法轮功之后,就给人家买了一箱酒、两条烟给人家送去。那人吓的不敢要,以为连友还是原来那样、用另一种方式来诈骗,这一定是耍的什么阳谋,愣是不敢要。连友道:“我不会骗你的,我现在学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了,我确实明白自己以前做的不对,我现在不这样了。我正式向你道歉。”
还有一次,连友借一个人五百块钱,一直没还他。修炼大法之后要还给他,记的很清楚,借其五百块钱,那人说八百。连友就给了八百,因为这么多年应该给人家三百块钱利息。
刚开始打坐的时候,想起这些事,就开始一件件的还啊。那时,普通打工者一天就挣几十块钱,而且连友还不是天天能挣到,他就攒着,差不多了就还。连友说:“因为我修炼法轮功真善忍,不能像常人一样,干活时没人了就偷懒,都有师父看着呢。所以,我干活就特别实在,当时很多人来找我干活。那时,不管天多热,一会儿就来个云彩,把太阳遮住了,我就不热了。”
原来的那些哥们,不管是吵过架的,或者一起干过什么坏事的,连友都给过他们真相材料,都给他们讲过大法美好真相,把这利害关系都给他们说了。告诉他们以前做的事都不对,那真是缺德事,以后不能这么做……
连友说:“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现在就特别轻松,每次睡觉之前都背一遍师父的《论语》,然后想想自己有没有不好的地方,有没有干过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或者有哪件事我该干但没干。”
三、以偷抢骗为生 四次進监狱
连友于一九六六年文革时出生,从七、八岁就开始偷。那时候在生产队,吃不饱饭,村支书们却尽情享受,小小的他就偷了花生装在口袋里吃,觉的挺好;第二天,那个欲望开始膨胀了,装一书包回家吃了;第三天欲望又大了,装一尼龙袋回家了。那时家里大人也吓够呛,也批评他,吓唬他。但是家人因为饿,也没过份训斥他。第四天,连友欲望更大了,背一条麻袋去了,被人家看场院的逮住了,但因为是小孩,又认识就不了了之了。但后来也就开始习惯偷了,成为一项生存的本事。
笔者有亲身体会,儿时耳闻目染的当时亲人们私下里,讨论的全是怎么从生产队或公家偷东西,“志士不饮盗泉之水,贫者不食嗟来之食,那是脑袋有病。” 津津乐道的没人觉的那是可耻的事,反而觉的有本事。
时至今天中国可称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贼国,所有软件后门全是偷取人家个人隐私信息。中共马列唯物论砖家叫兽把能人全排挤到国外,芯片各种技术都靠进口,出不了成果全靠偷。古今中外从来没有以国家成贼的先例,从没这么无耻的邪教,把中国变成为贼国。丢尽中国人的脸,现在人家达成共识“防火防贼防中国人”,到了这份上。
多少华人美女,因偷窃被人家抓住,简直让老外傻了眼。曾有报纸披露,一个小孩捅捅爸爸,看见一个高根鞋,珠光宝气,简直是贵妇一样的女子,趁水果老板不注意,将几个塞进包中,然后高傲的款款而去。孩儿爸简直傻了眼,那么的花容月貌,那么的贵气的形象,那么的……无论如何让你难与“贼”字挂上边。可是“做贼”作弊“假恶斗”,在今天中国却成为一种文化、一种现实。
连友当时学瓦匠,一点没学会,但学偷学的很快,偷了很多东西,就找个地方放起来,找机会卖了。但那钱都没往好地方去,全吃喝去了。一九八七年,因为偷东西被判刑一年半。
一九八八年释放,回来后,没有一点悔改的表现,又因为敲诈罪被判刑四年半。
一九九三年释放,回来后继续干着违法的事,违背自己良心的事,而且变本加厉。
有一次,到一个人家里去敲诈钱,钱没要到,却被人家敲了一顿。当时出来之后,产生了报复心理,要报复社会,觉的所有的有钱人都是自己的敌人,产生了心理变态。因为自己的变态心理和所做的伤天害理的事,一九九四年又因私藏枪支被判刑半年。
一九九五年出来之后,自己开饭馆,继续结交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在饭馆经营期间,很少给人发工资,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跟人抢地盘,砸人家饭馆,不允许别人经营。砸到第三个饭馆时被抓了,因流氓斗殴又被判刑四年。在服刑期间,得了一种疾病,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光吃亏、受气、挨打,却打不了别人,在这种状态下“苦熬”三年。
四、病的走投无路 炼功受益
连友前前后后在监狱呆了十年半。当第四次从监狱回来之后,冯母把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都给儿子准备好了,就是想要连友修炼得法做好人。但当时连友刚回来,根本就不听啊,就想要发财,因为马列邪教的监狱只能让人更加学坏,与其说教育不如说是做恶交流研讨会。后来是因为病的走投无路了,没有办法了,走路都出虚汗;为了治病看过中医、西医、吃过偏方,花了不少钱,但都不见效。
那时连友才三十六岁,病的医院看不好了之后,他估计自己可能要吹灯拔蜡,就抱着碰碰大运的心走進法轮功。
冯母也说:“你炼炼试试吧,现在钱也没了,你小命要没了!”唉!作母亲的,孩子是自己一生的希望。
连友一开始炼功的时候,腰就不疼了。当时就告诉母亲,说这功确实了不起,当时这腰就不疼了。
冯母听了,就让他看书,当时《转法轮》他看不了,一看就困,实际就是干扰大,现在明白叫干扰,当时不明白,反正当时也干不了活,走路都出虚汗,困了就睡,睡醒就看,这么过了十多天,才把书看完。
五、学法轮功了,要做好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连友正式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那时候,他不偷不抢了,可怎么挣钱啊?
有一次,正赶上大队里卖血,他就到大队里卖血去了。大队里有人认识他,一看见就道:“吆,这不是冯连友吗?你怎么到这来了?”
“卖血啊!”
“你以前不是很能挣钱吗?怎么走到这种地步了?”
“你不能用以前的眼光看我了,我现在不偷不抢了。我现在学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了,我以前的那些不良习惯,我必须改掉。你再用原来的眼光衡量我不行了。”他当时义正词严的大声回答。
当时那人有点犯愣,因为一个楼房里面,本身就是机关单位,有时好多人。
他道:“你走進法轮功,法轮功都被共产党取缔了,你不知道吗?”
连友道:“我知道。”
那人道:“那你怎么还学啊?”
连友道:“法轮功是被江泽民和共产党取缔了,所以我才更应该学,因为共产党江泽民反对的一定是好的。共产党做的坏事太多了,当年把刘少奇给人家打倒了,说他是内奸工贼叛徒,而且铁证如山,林彪反党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邓小平是最大走资派,贺龙习仲勋……反正除了毛谁都是反党份子,共产党就这样,何况今天的法轮功了。毛死了,毛派又被打成四人帮反党集团。共产党的话还信得?!”
那人当时赶紧给村书记打电话:“你们村又多了一个!”
从那以后,连友就开始做证实大法美好的事了。
以前,连友在那个地区名声挺臭的,现在学法轮功了,得把名声转过来才行,他就开始给人干活。
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拉不下脸来,当时觉的自己以前开公司、开饭馆,现在给别人干活,拉不下脸来。
那时开始打工,就给人家说:“我学法轮功了,我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了。”就站在那个台柱子上,给人家讲法轮功的事,讲自己原来怎样,现在学做好人。讲自己如何从一个无恶不作的人,变成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遇事为别人想。他从来不隐瞒自己,以前缺德就是缺德,不隐瞒,自己干过什么事自己还不知道吗?现在已经学好了。
很快十里八村津津乐道传开了,冯连友变好了,公鸡下蛋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更可喜的是,当连友把自己名声转变过来之后,媒婆竟然登门开始给保媒介绍对象来了~天!连友的大婚动了。
六、村书记:“看来冯连友真是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一年连友结婚了。
有一次,骑摩托车出去买水果罐头,一箱可乐,被正在学开车的司机给撞了,罐头、可乐都撞碎了,撒了一地。
司机下车赶紧给道歉,连友对司机道:“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不会讹你的。我们先把地上的碎渣扫走,不然会扎到路过的车轮胎。”
连友的胳膊被出租车反光镜划了一道口子在流血,东西也撒了一地。
司机主动要求送他回家,邻居见况说这种情况至少要跟他要五、六百块钱。
连友道:“要钱干什么,我又没事。”司机道:“我今天算遇到好人了。”
二零零四年秋,冯妻因病住院,在特护病房,因院方失职,她被大面积烫伤,养了三个月勉强出院。
有人要其告医院,说至少能拿到五万元赔偿。连友没那样做。回村后,村书记听说此事,道:“看来冯连友真是炼法轮功了,学好了,以前他可不是个能吃亏的人!没事还想讹人,何况真碰到了。”
七、警察:“那你炼吧,我们什么都没看着”
有一次,连友与同修们正在屋里打坐,警察進来了,有六、七个人,说是查户口,当时警察就问:“你们干什么呢?”
连友道:“我们在炼功呢。”
他问:“你们炼什么功呢?”连友道:“法轮功。”“法轮功被取缔了,你们怎么还炼法轮功?”“这取缔不一定正确的啊!取不取消是共产党的事,它们可以不学,但我不是共产党。我们学真善忍做好人,对中国社会受益无穷。”
连友就把真相给他们说了。告诉他们,自己原来不学法轮功之前是什么样,学了之后是什么什么样,道:“你上电脑一查就能查出来,我可是黑道上的挂了号的人物。我以前什么坏事都干!修炼后都改了。”
那警察道:“是吗?法轮功这么好,那你炼吧!我们什么都没看着。”
这件事就过去了。
连友说:“我经常跟人说,我现在回头看自己走的这条路,我哪件事做的好,哪件事做的不好,我大概都很清楚了。当然,我也做过一些错事,在监狱里也做错过,是为了给人家争着看电视。但当时我就明白是自己的错,我就跟人家承认错误。知道是自己的错,就必须跟人家承认错误。”
八、在看守所讲真相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问世后,连友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复印出去发。
二零零五年夏天,因发《九评》被人构陷,派出所绑架了他,把他送進看守所。
刚一進门,就碰见一警察,那个警察在他第四次被判刑的时候见过。他立即问:“怎么这次又進来了?干啥坏事了?”
连友正色道:“错。这次因做好人干好事进来的。我这次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進来的。”
那警察笑道:“是啊?你学法轮功了。好!那是,学法轮功可真不容易。”
此警察同情连友,竟然把皮鞋送给了他,还对其他警察讲:“不许欺负他,他过去是什么样的人,我都认得。”其实许多警察也是正义善良的,他们对中共的邪恶也是非常不满的,许多人尽量回避替中共做恶。
连友一進去后,那个号长就问:“你跟他什么关系?”连友道:“没有啥关系,就是原来管过我们这片。”号长道:“你别觉的跟他认识就了不起!”
连友听他的语气好像没什么善意,也没言语。
他说:“认识他怎么着,认识他,该揍你也揍你。”说着就给了一个耳刮子。
当第二次再打的时候,连友就把其手给抓住道:“你啊,别这么做,这么做对你不好。我原来在监狱待那么多年啊,我進看守所就跟人家打仗,我每次都跟人家打,我没得着好。打人骂人都是缺德。所以,我现在不敢了,我现在学法轮功了。你要愿意,你愿意干这缺德事,我就给你打,我也不在乎这些事。”说完,他就不打了。
当时,连友觉的不能白進来一趟,得跟警察讲真相,他们不听,就在楼道里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时喊完他们就将其抓起,戴上手铐脚镣,到晚上,那个认识的警察把连友叫去了,问:“怎么了?干什么来了?”
连友道:“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来着。”
他道:“没事,别跟他们对着干,对你不好,他们会欺负你。”
连友给他讲真相,共产党都这样了,你还不赶快退出来保平安,他小声道:“我早退了,也是你们的人给办理的。”
然后,他就把手铐摘了,给买了盒饭。
连友就跟他道:“谢谢您。”早上一起床,他把连友叫出去,亲自当着他们的面把脚镣打开,又搬来半个西瓜。
后来,有个警察对其道:“你说法轮功好吗?那你每天到我这来给我讲一个法轮功的故事。”
连友道:“好。”就每天去给他讲同修的修炼故事,法轮功学员的好人好事有的是。
第三天他明白了,就不让去了。
后记:
古时,周处年少时为祸乡里,后来浪子回头,改过自新,留下“周处除三害”的传说。
如今,冯连友青年时十年因为祸乡邻而被囚于铁牢中,三十六岁时幸遇法轮大法,弃邪归正,一心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可是,在共匪对法轮大法长达十六年的迫害中,冯连友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八年春,因用油漆往电线杆上写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前進监狱遭受到残酷折磨,但他仍然珍惜法轮大法、坚持走在修炼的这条路上。
注:本文根据《明慧网》真实修炼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编而成。
 
  • Facebook
  • Twitter
  • Pinterest
  • Google Plus
  • Emai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