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十二)

77558


第六十六回 安庆绪弑父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中之上至德二年(丁酉,公元七五七年)

安禄山自起兵以来,目渐昏,以至不能睹物看东西;眼睛瞎了又得了病疽,他开始性情暴燥,对左右仆人小不如意,就又打又杀。
既然称帝当了皇帝,深居禁中,大将难得见其面,皆是严庄来汇报政事。结果严庄也被揍了好几回,太监头头猪儿被打的最多。左右宫女护卫太监们人人自危,整天提心吊胆,心知说不定哪会儿就不得好死。
安禄山嬖妾段凤大喜,趁此机会除去安庆绪,让自己亲儿子安庆恩当太子。安庆绪处于日日恐惧之中,每当来人他吓的都不知所措,怕是来赐死的。
严庄知道安禄山此时简直是条疯狗,随时自己没命,私下对安庆绪道:“王爷若想活命,有时事有不得已而为之,机不可失。”
魔教本来又娶母又心狠手辣,安庆绪早被奶奶调教的凶恶无比,道:“即然兄有所为,敢不敬从。”又找来猪儿道:“汝前后受打,可有数乎!不行大事,说不上哪天就没命!”猪儿见人家亲儿子都想干,自己还怕啥!亦许诺。

一切准备好,这晚,严庄与安庆绪带自己心腹们持兵立在帐外,猪儿执刀直入宫中。
安禄山今晚吃的不错,还喝了一壶好酒,听了一会抓来的梨园弟子的歌舞,刚想睡着,忽见当年自己所杀之女雯子进来,身后引来一群血淋淋之人,有开膛破腹的,有无脑盖的,有残肢断臂的,正是霍国长公主附马皇孙们,一齐扑上。
安禄山大叫坐起,见面前模糊糊过来一人。他感觉不对,伸手摸枕旁的刀,却不见了。
这时,腹部一阵巨痛,猪儿的刀捅进他的巨大肚中,臭气熏人。左右护卫们吓的都不敢动。
安禄山一掌击空,使劲摇晃帐竿,道:“必是家贼也!”安禄山七圣刀没练到老娘那本事,差远去了,若是他老娘阿史德,这一刀简直就是玩笑一般。此时腹已流血数斗,遂死。
安庆绪掘床下地深数尺,用被子裹其尸埋之,诫宫女太监们不得泄漏消息,大伙都是被绑架来的盼他们魔教早灭,谁管这个闲事。
次日,早,严庄宣布于外,安禄山病笃,立晋王庆绪为太子,然后即帝位,尊禄山为太上皇,然后发丧。 首先把继母段凤与弟弟庆恩都杀掉。
安庆绪性格昏懦,言辞无序,严庄恐众不服,不让见其他官员。庆绪整日纵酒色为乐,凡过去他看上的女人,都搞来尽情蹂躏。他称严庄为兄,封为御史大夫、冯翊王,事无大小,皆取决他;厚加诸将官爵以悦其心。

史思明自博陵,蔡希德自太行,高秀岩自大同,牛廷介自范阳,引兵共十万,寇太原。
李光弼麾下精兵皆赴朔方,手下团练乌合之众不满万人。思明以为太原指掌可取,长驱直入取朔方、河、陇。可是他遇到的对手却是大唐第一将星,李光弼本为契丹王楷洛之子,玄宗赐国姓为李。
太原诸将皆恐惧,议修城以待之,光弼道:“太原城周四十里,贼垂至而兴役,是未见敌先自困也。”乃帅士卒及民于城外凿壕以自固。
作墼(j ī)数十万,众将莫知所用;及贼攻城于外,光弼用之增垒于内,坏则补之。思明使人取攻具于山东,以胡兵三千卫送之,至广阳,别将慕容溢、张奉璋邀击,尽杀之。
思明围太原,月余不下,乃选骁锐为游兵,命令道:“我攻其北你们潜其南,攻东则趣西,有隙则乘之。”众将应之而去。
而光弼军令严整,虽寇不至,然警逻未尝一刻松懈,贼不得入。光弼寻找军中高手,凡有小技,皆取之,随能使之,人尽其用,得安边人士钱工三,这位有本事,颇像土行孙,善穿地道,会土行术。
贼于城下叫阵,仰而大骂:“有种出来,别像乌龟一样躲着……。”祖宗八代跳脚骂的正欢时,光弼遣人从地道中曳其足而入,在城头砍了,可把贼将们吓坏了,此后每战前皆视地。
贼用梯冲、土山以攻城,光弼用地道以迎之,近城则陷。贼初攻城急,光弼做弹石机飞巨石,一发则毙二十馀人,贼死者十之二三,乃退营于数十步外,围守依固。
光弼遣人诈与贼约,刻日出降;贼喜,不为备。光弼使穿地道周贼营中,以木支撑。至期,光弼勒兵在城上,遣裨将将数千人出,如降状,贼皆属目。
俄而营中地陷,死者千馀人,贼众惊乱,官军鼓噪乘之,俘斩万计。
此时安禄山死,安庆绪召史思明归守范阳,留蔡希德等围太原。

李光弼出敢死队击蔡希德,大破之,斩首七万余人;希德遁去。
安庆绪以史思明为范阳节度使,兼领恒阳军事,封妫川王;以牛廷介领安阳军事;张忠志为常山太守兼团练使,镇井陉口;
余众各令归旧任,募兵以御官军。先是安禄山得两京珍货,悉输范阳。思明拥强兵,据富资,益骄横,不听安庆绪之命;庆绪不能制他。

郭子仪以回纥(hé)兵精,劝肃宗益征其兵以击贼。怀仁可汗遣其子叶护及将军帝德等将精兵四千余人来至凤翔。 叶护到来后,宴劳赐赉(la ì),惟其所欲。
丁亥,元帅广平王李俶(唐代宗)将朔方等军及回纥、西域之众十五万,号二十万,发凤翔。
俶见叶护,愿结为兄弟,叶护大喜,谓俶为兄。回纥至扶风,郭子仪留宴三日。叶护曰:“国家有急,远来相助,何以食为!”宴毕,即行。这家伙奔着金银财宝美女而来。
庚子,诸军俱发;壬寅,至长安城西,陈于香积寺北澧水之东。李嗣业为前军,郭子仪为中军,王思礼为后军。一举拿下长安夺回京都。

癸卯,大军入西京。初,肃宗欲速得京师,与回纥约定:“克城之日,土地、士庶归唐,金帛、子女皆归回纥。”至是,叶护欲如约。
李俶拜于叶护马前道:“今始得西京,若遽俘掠,则东京之人皆为贼固守,不可复取矣,愿至东京乃如约。”
叶护惊跃下马答拜,跪捧王足,道:“当为殿下径往东京。”即与仆固怀恩引回纥、西域之兵引兵东下。
百姓、军士、胡虏见,皆泣道:“广平王真华、夷之主!”肃宗闻之,喜道:“朕不及也!”俶整众入城,百姓老幼夹道欢呼悲泣。俶留长安,镇抚三日,引大军东出。以太子少傅虢王巨为西京留守。

第六十七回 千古英魂


尹子奇久围睢阳,城中粮食尽,众议弃城东走,张巡、许远谋:“睢阳,江、淮之保障,若弃之去,贼必乘胜长驱南下,江、淮必将失去,大唐危矣!且我众兵将饥羸,走也跑不多远,不如坚守以待救兵。”
睢阳士卒死伤之余,仅剩才六百人,张巡、许远分城而守之,巡守东北,远守西南,与士卒同食茶纸,不复下城。
贼士攻城者,张巡以良心道德说之,往往一些高手弃贼来降,为巡死战,前后达二百余人。
茶纸既尽,遂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又尽。
张巡居室内正愁苦时,一阵香风近前,原来是其爱妾婵娟,施礼道:“夫君莫愁,还有吾乃一顿好餐也,秀色真可餐也!”张巡立即明白,浑身颤抖的低下了头,作为天下第一高手之例,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是非常丢人之事。
婵娟道:“若城破我不知受贼多少羞辱,不如以清白之躯报国救万民,以敬太宗百年盛世。”
张巡卟嗵跪其脚下,落泪道:“来生做牛做马也还夫人之恩情!”说着递上宝剑,蝉娟晃头道:“妾之血可饱餐数人。”张巡一把将其搂在怀中泣不成声,封其死穴。
片刻,蝉娟闭上美目而逝。开饭时,竟然闻见了肉香,众人惊喜,狼吞虎咽喝着汤,纷纷询问什么肉,一火夫士兵过来,哭道:“这是夫人蝉娟千金之体。”
所有将士一齐放下碗,大家先前还奇怪怎么不见了夫人,每天她都忙着给众人上水上饭,以其母性温柔鼓舞士气,没想到一介女子以杀身成仁。立即全体齐唰唰跪拜痛哭,誓死杀贼。
许远许老爷,也痛苦的回到住处,这时仆妇阿莲上前跪拜道:“老爷,我等虽为女流之辈,虽不能上阵杀敌,但也知忠孝,安禄山狗贼深受皇恩不思回却犯上作乱,为天下所不耻,蝉娟夫人是我等榜样。我与荷儿已经商量好,她先行一步。”许远急开帘见梁上悬挂一尸。
他跪地大哭道:“是吾等须眉无能之过也!”“老爷保重。”说完一头撞在桌角而亡。
然后的日子括城中妇人食之;既尽,继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所余才四百人。
癸丑,魔教贼众登城,将士饿的不能战。张巡向西再拜道:“臣力竭矣,不能全城,生既无以报帝 下,死当为厉鬼以杀贼!”城遂陷,巡、远俱被俘。
尹子奇问:“闻君每战瞪破眼睛咬碎牙齿,为何如此?”张巡道:“吾志吞逆贼,但力不能耳!”子奇以刀拨开其口视之,见牙所余才剩三四。他被感动了,欲活之。
其他贼将道:“他乃忠义守节之士,绝不可能为吾所用。且太得士心,存之,将为后患。”于是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英雄皆被斩,为国捐躯。
巡且死,颜色不乱,扬扬如常。许远被送到洛阳。
张巡初守睢阳时,兵卒仅万人,城中居民有数万,巡一见问姓名,其后无不识者。
前后大小战共四百场,杀贼卒十二万人。张巡武功之高,大唐罕见,行兵不依古战阵法,令本部兵将各以其意教之。人问其故,巡道:“今与胡虏战,云合鸟散,变态不恒。数步之间,势有同异。临机应猝,在于呼吸之间,而凡事皆询问主将,事不相及,非知兵之变者也。故吾让兵识将意,将识士情,投之而往,如手之使指。兵将相习,人自为战,不亦可乎!”
自兴兵,器械、甲仗皆取之于敌,未曾自修。每战,将士或退散,巡立于战所,谓将士道:“我绝不离此,你们快冲,退者死。”将士莫敢不还死战,卒破敌。他又推诚待人,对士兵非常的好,无所疑隐;临敌应变,出奇无穷;号令明,赏罚信,与众共甘苦寒暑,手下皆佩服,愿为死战。虢王巨、贺兰进明、许叔翼、尚衡等拥兵见死不救皆乃小人也!
张镐闻睢阳围急,倍道急进,檄浙东、浙西、淮南、北海诸节度及谯郡太守闾丘晓,使共同紧急救之。
晓素傲横,不受镐命。及张镐赶到时,睢阳城已陷三日。镐大怒,召晓,杖杀之。活该 ,罪有应得。

张通儒等收馀众逃走保陕,安庆绪悉发洛阳兵,使其御史大夫严庄为主将,与通儒共拒官军,并旧兵步骑犹十五万。
己未,广平王李俶至曲沃。回纥叶护使其将军鼻施吐拨裴罗等引军旁南山搜伏,因驻军岭北。
郭子仪等与贼遇于新店,贼依山而陈。子仪等初与之战,不利,贼逐之下山。
回纥自南山袭其背,于黄埃中发十馀矢。贼惊顾道:“回纥至矣!”遂溃。官军与回纥夹击之,贼大败,僵尸蔽野。严庄、张通儒等弃陕东走,广平王俶、郭子仪入陕城,仆固怀恩等分道追之。
严庄先入洛阳报告安庆绪。庚申夜,庆绪帅其邪党自苑门出,走河北;杀所获唐将哥舒翰、程千里等三十馀人而去,许远死于偃师。
壬戌,广平王俶入东京洛阳。回纥意犹未厌,俶知道非吾族类其心必异,患之。父老请率罗锦万匹以赂回纥,回纥乃止。
癸亥,上发凤翔,遣太子太师韦见素入蜀,奉迎上皇。
乙丑,郭子仪遣左兵马使张用济、右武锋使浑释之将兵取河阳及河内;严庄来降。 陈留人杀尹子奇,举郡降。

丙寅,肃宗至望贤宫,得东京捷奏。丁卯,入西京长安。百姓出国门奉迎,二十里不绝,舞跃呼万岁,许多人大哭欢喜。肃宗入居大明宫。
御史中丞崔器令百官,凡接受安禄山官爵者皆脱巾光脚立于寒元殿前,顿首请罪,环之以兵,使百官临视之。太庙为贼所焚,肃宗素服向庙哭三日。是日,玄宗发蜀郡归来。

广平王俶入洛阳后,百官受安禄山父子官者陈希烈等三百馀人,皆素服悲泣请罪。俶以上旨释之,寻勒赴西京。
己巳,崔器命官员们朝堂请罪,如西京百官之仪,然后收系大理、京兆狱。其府县所由、祗承人等受贼驱使追捕者,皆收系之。
癸酉,回纥叶护自东京还,上命百官迎之于长乐驿,上与宴于宣政殿。
叶护奏以“军中马少,请留其兵于沙苑,自归取马,还为陛下扫除范阳馀孽。”肃宗赶紧赐而遣之。后来果然他们抢劫洛阳,杀人上万,财物女子尽情拿走。小姐贵妇们可倒大霉了,外族都知中华女子三从四德温柔似水太好了。
十一月,广平王俶、郭子仪来自东京,上劳子仪道:“吾之家国,由卿再造也。”

 

第六十八回 魔教残杀


己丑,以回纥叶护为司空、忠义王;岁遗回纥绢二万匹,使就朔方军受之。以严庄为司农卿。
肃宗为了复国稳定,到了不可理喻之地步,凡魔教贼将投降过来者皆封官且留有兵权,比如曾投降魔教的死党平卢军,征叛将刘展后打着官军名号大肆抢劫扬州,整个江淮最富裕地区给毁了。
各军队副将杀主将自立,肃宗都承认封官,直接埋下灭亡大唐的祸根。
周朝时,三家分晋乱了纲纪伦理,臣子杀主子称王,周天子都认可,既然如此诸侯取代你周天子也可行啊!直接导致大周礼崩乐坏一片混乱的战国时代直到周灭秦立。
如今肃宗乱了军规,导致军阀混战二百余年,直到宋太祖平太下定军规,触犯即军法处置才使将领不敢乱来天下太平。
大家发现个规矩没有,每个朝代开国君主明,然后中兴,然后一代比一代昏直到灭亡。天意如此,若都是明君则不能改朝换代了,也显不出忠奸善恶了。
十二月,丙午,玄宗至咸阳,肃宗备法驾迎于望贤宫。上皇在宫南楼,肃宗不敢着黄袍,穿旧日王子身份的紫袍,望楼下马,趋进,拜舞于楼下。上皇下楼,抚儿而泣。肃宗捧上皇足,呜咽不自止。
上皇索黄袍,亲自为肃宗披上,李亨伏地顿首固辞。玄宗道:“天数、人心皆归于汝,使朕得保养余齿,汝之孝也!”肃宗不得已,受之。长安父老在远处,欢呼且拜。
戊午,肃宗御丹凤楼,赦天下,惟与安禄山同反及李林甫、王鉷、杨国忠子孙不在免例。
立广平王李俶为楚王,加郭子仪司徒,李光弼司空,自馀蜀郡、灵武扈从立功之臣,皆进阶,赐爵,加食邑有差。卢奕、颜杲(gaǒ)卿、袁履谦、许远、张巡、张介然、蒋清、庞坚等忠烈皆加追赠。

但是张巡争议最大,议者或罪巡以守睢阳不去,与其吃人,不如全人。
其友人李翰为之作传,上表道:“巡以寡击众,以弱制强,保江、淮以待救兵,师至而巡死,巡之功大矣。
可恨许多人拥军不救,而却议其吃人,这分明是抑善扬恶,臣心痛之!
难道张巡守城之初就打算食人吗? 损数百之众以救天下更多人,臣犹曰功过相掩,况其为国为民之忠义之志!今巡死大难,不能来辩解,唯后世之名是其荣禄。若不纪录个明白,恐远而不传,使巡等忠烈死不瞑目,诚臣敢撰传一卷献上,乞编列史官。”众议由是停止。

安庆绪之北走也,其大将北平王李归仁及津兵曳落河、同罗、六州胡数万人皆溃归范阳,所过俘掠,人物无遗。
史思明拼命拉拢自己势力,曳落河、六州胡皆降。同罗不从,思明纵兵击之,同罗大败,悉夺其所掠,余众走归其国。
安庆绪忌史思明之强,遣阿史那承庆、安守忠往征兵,想干掉他。自相残杀从来是魔教的本质,后来共产魔教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上皇加肃宗尊号曰光天文武大圣孝感皇帝。
壬申,斩达奚珣等十八人于城西南独柳树下,陈希烈等七人赐自尽于大理寺;应受杖者于京兆府门。肃宗感当年张说救自己于母腹之恩,求全其子,玄宗把张均赐死,张垍为其长流岭表。

庚寅,命朔方郭子仪、淮西鲁炅、兴平李奂、滑濮许叔冀、镇西、北庭李嗣业、郑蔡季广琛、河南崔光远七节度使及平卢兵马使董秦将步骑二十万讨庆绪;
三月,壬申,官军步骑六十万陈于安阳河北,思明自将精兵五万敌之,诸军望之,以为游军,未介意。
结果两军列阵正要大战之时,突然刮起一场大风,昏天黑地,拔树催屋,众人大惊:天!一定是老天发怒了!吓的两军大溃,玩了命的跑。
郭子仪制止不住军队只好转于他处,这下还便宜了安庆绪史思明,白捡了大量唐军丢下的军资。
子仪以朔方军断河阳桥保东京。战马万匹,惟存三千,甲仗十万,遗弃殆尽。
东京士民惊骇,散奔山谷,留守崔圆、河南尹苏震等官吏南奔襄、邓,诸节度各溃归本镇。士卒所过剽掠,吏不能止,旬日方定。惟李光弼、王思礼整勒部伍,全军以归。
郭子仪的性格宽厚,对属下放松管理,而李光弼治军甚严。

安庆绪收子仪等营中粮,得六七万石,与孙孝哲、崔乾祐谋闭门更拒思明。诸将道:“今日岂可猜忌史王!”
张通儒、高尚等言于庆绪道:“史王远来,臣等皆应迎谢。”庆绪曰:“尔等前去吧。”
辛丹辛红这等阴险之人耍他那简直太过轻松,立即给出了主意,令史思明见面哭涕絮旧,赠了厚礼而归之。经三日,安庆绪还是不到。
思明密召安太清令其引诱,安庆绪此时已走头无路。史思明当初实在太惧其祖母,可如今阿史德段凤都下了地狱,还怎能怕他这个废物。
绪不知所措,知道自己实在不是人家的对手,史思明在魔教内部乃大佬级人物,资格太老。就如同邓小平李先念陈云,红太教主死了,他们立即是老大了。
绪遣太清上表称臣于思明,请待解甲入城,奉上玺绶。史思明大喜却卖个关子,回表道:“何至如此!”因出表遍示将士,咸自称万岁。
回话表示:“愿结为兄弟之国,鼎足而立,互相支援,北面君臣之礼,固不敢受。”
安庆绪天真的信以为真,大家发现没有,聪明过了头的人,后代往往是傻子,如司马懿父子。阿史德聪明绝顶却有这么个白痴孙子。绪大喜,因请歃血同盟,思明许之。庆绪以三百骑去思明营,思明令军士擐甲执兵以待之,引庆绪及诸弟入至庭下。
庆绪再拜稽首道:“臣无能,难以担当大任,弃失两都,久陷重围,不意大王以太上皇之故,远垂救援,使臣应死复生,摩顶至踵,无以报德。”
史思明突然翻脸震怒道:“弃失两都,何颜足言。尔为人子,杀父夺其位,天地所不容!吾为太上皇讨贼,岂受你个佞媚乎!”即命左右牵出,并其四弟及高尚、孙孝哲、崔乾祐皆杀之;对张通儒、李庭望等却悉授以官职。
高尚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他怎么也没想到史会杀自己。
思明勒兵入城,收其士马,以府库赏将士,庆绪所有州、县及兵皆归于思明。遣安太清将兵五千取怀州,因留镇之。思明欲攻长安,虑自己根基未稳,乃留其子朝义守相州,引兵还范阳。


第六十九回 史朝义弑父


史思明自称大燕皇帝,改元顺天,立其妻辛丹为皇后,子朝义为怀王,以周挚为相,李归仁为将,改范阳为燕京,诸州为郡。

史思明使其子朝清守范阳,命诸郡太守各将兵三千从己向河南,分为四道,使其将令狐彰将兵五千自黎阳济河取滑州,思明自濮阳,史朝义自白皋,周挚自胡良济河,会于汴州。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下之上上元元年(庚子,公元七六零)
史思明猜忌好杀,群下小不如意,动至灭族,人不自保。朝义,其长子也,常从其出征上阵,颇谦谨,爱士卒,将士多附之;无宠于思明,思明爱少子朝清,使守范阳,常欲杀朝义,立朝清为太子,左右颇泄其谋。于是辛丹辛红又展开激烈的权斗。
史思明既破李光弼,欲乘胜西入关,使朝义将兵为前锋,自北道袭陕城,思明自南道将大军继之。
三月,甲午,朝义兵至礓子岭,卫伯玉逆击,破之。朝义数进兵,皆为陕兵所败。思明退屯永宁,以为朝义怯战,怒道:“没用的废物,终不足成吾事!”欲按军法斩朝义及诸将。
戊戌,命朝义筑三隅城,欲贮军粮,给时间一日完毕,朝义筑毕,未上泥,思明至,大骂怒之,令左右立马监泥,很快完工。
思明愤愤道:“等拿下陕州,就斩此贼。”史朝义害怕忧惧,不知所措。思明住在鹿桥驿,令心腹曹将军将兵宿卫;朝义宿于逆旅,其部将骆悦、蔡文景道:“我们兄弟与王,死无日矣!自古有废立,请召曹将军谋之。”史朝义低头不应。
悦众将道:“王若不肯,我等今归李氏大唐,王亦不全矣。”朝义泣道:“请诸君善为之,勿惊圣人!”他毕竟在孝治天下的中华文明道德氛围,熏染的还有些人性孝心。
是夕,悦等以朝义部三百高手被甲前来,个个均是出手就能将对手干没气的。护卫兵甚怪之,但是因为畏曹将军,没敢问。
悦等引兵入至思明寝所,该着上天灭他,值思明正在蹲厕,问左右护卫帝下何处?未及对,咔嚓放倒数人,有怕死者指示之。
史思明听见声音不对,可屎还没拉完,因为上火有些大肠干燥,憋的脸红脖子粗正掯劲时,为活命只好夹着橛子跳墙至厩中,刚跳上马,又顶了回去,刺激窝囊的他汗毛直立。
骆悦、周子俊等人追上,他们知道史思明推茵魔功太厉害,不敢上前,众人乱箭齐发射之,中其臂,坠马。众高手冲上一阵猛攻,史思明这辈子就倒霉在屎上,挥掌嘭嘭嘭拍死一些,但终于被人家擒住。
思明咬牙切齿的问:“乱者为谁?”悦道:“奉怀王命。”思明道:“怪我语失,使其如此。然杀我太早,何不待我克长安!今大事不成矣!”
骆悦等送思明于柳泉驿,囚之,还报朝义道:“事成矣”。朝义道:“没惊到圣人?”悦道:“王爷放心,没有。”

军至柳泉,骆悦等恐众心未壹,遂将史思明勒死,以革裹其尸,橐驼负归洛阳。史朝义即皇帝位,改元显圣。
密使人至范阳,命散骑常侍张通儒等杀朝清及其母辛丹并不附己者数十人。于是魔教内部自相攻杀,战于城中数月,死者数千人,范阳乃定。
魔教心狠手辣连亲爹都不放过,何况百姓,这样的东西能造福万民吗。魔教教主毛泽东就是地主家庭,文革时期,他曾说自己父亲若活着,也得坐飞机(酷刑)毛搞死数千万中国人,魔教内部血洗权斗,老家伙们被其收拾个遍,不死扒层皮。
史朝义以其将柳城李怀仙为范阳尹、燕京留守。可叹大唐盛世,时洛阳人口百万,最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如今四面数百里,州、县皆为丘墟,可见魔教破坏力之强。
朝义所部节度使皆安禄山旧将,这些魔教大佬们召之多不至,不能为其用。

公元七六三年。
史朝义在降唐的范阳节度使李怀仙追击下东奔广阳,广阳不受;欲北入奚、契丹,至温泉栅,李怀仙追到,义走投无路,自缢于林中,怀仙取其首级以献朝廷。
至此轰轰烈烈的安史之乱就此大至结束,五千多万人口的中国,大量死亡人数锐减,至代宗七六五年,户部报人口一千六百九十多万,死了三千万。东西两京一片废墟残破,牡丹楼、水月台、麦香阁、狼烟台、铁马堂人去屋空,残垣断壁,金谷园各地大户别墅中众贵妇小姐们流落异族香肌入土红颜薄命。

杜牧作《金谷园》
繁华事散逐香尘,
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
落花犹似坠楼人。

而今天魔教终于霸占中华,历次运动害死国人八千万,二十年计划生育,杀胎四亿,是南京大屠杀的上千倍。等于杀掉一个半美国。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反传统破坏整个中华民族之道德,人心不古,黄赌毒横行,连老人不敢扶之地步,找处女都难,全民变成共妻房,达到共产共妻所谓的共产主义人间天堂。


第七十回 大结局~使命完成诗仙归天


李阳冰,官拜当涂县一小官,文化颇好,闲时吟诗作赋。这日家中品茶,忽然门人来报,诗仙李白到来。阳冰立即高兴的迎入屋中,见其竟然还似年青人,闲聊些家常。
从此便在这里住下,茶余饭后,二人不是作诗,就是讲道修练练功,谈天上人间神仙之事。
李白将许多诗稿交给叔叔,让其保留下,自己可能不久将离开人间,李阳冰颇信修练之事,知道这个侄儿可不简单。
李白所有心愿完了,这天,明月当空与亲友文人们,在画舫上赏月吟诗。中华文明太高尚,平时大家在一起都是吟诗作对琴棋书画,而今天被马列魔教洗脑后的年青人在一起非财即使色整人,满口黄段子。
李白表现是与往常一样,喝的酩酊大醉,感慨而发。
吟道: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
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筳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
众人鼓掌叫好。随后,李白因兴而剑舞, 煇光缭绕,口中诵诗连连:
客有鹤上仙,
飞飞凌太清。
扬言碧云里,
自道安期名。
两两白玉童,
双吹紫鸾笙。
飘然下倒影,
倏忽无留形。
遗我金光草,
服之四体轻,
将随赤松去。

突然,晃出门外栏杆近前,卟嗵跌入水中,众人大惊。小伙子们水性好的,纷纷跳入水中,好一会才捞上来。
也许是凉水激了,从此病了,没过几日,死了。李阳冰倒没悲伤,因为李白早明示自己要走了, 只是为侄儿买棺埋葬。
而且高人也没有生死概念,在他们看来,死了只是肉身去掉了,其他粒子组成的身体并没有死掉,还留在其他空间,只不过如同脱去一件衣服,只有愚人才嗷嗷哭叫。
济公之师圆寂,众和尚大哭他大笑,大伙骂他狼心狗肺,常人理解不了高境界人的状态。
阳冰将其事迹诗稿整理成集,历史就两个人将其诗作流传下来,魏颢与李阳冰。因安史之乱其著作大部分遗失,只有少数留下,即今天我们所知。
话说,邻居有壮汉阿牛,颇会经商,去金陵办货。正在街上行走,抬头见一仙风道骨之人,心中一喜,不是别人,正是李白。
他高兴上前道:“哟!李爷,你老人家这么闲着?”李白笑道:“阿牛,来上货?”“对对对!走走走,咱们去酒家。”将其拉进一酒楼,二人闲聊。
李白道:“你多进些粗布当可值钱,勿要多进绸缎,赔钱。”“好好好,听你的。”二人饭毕而散。
阿牛回到家乡,果然粗布在码头上就被数倍价钱包去,当真大发一笔。因为各地战乱,经济萧条,大多人只买粗布做衣,绸缎多赔钱。
阿牛高兴回到家中,与亲戚朋友们一屋子人吃饭,大家高兴说笑着。
阿牛道:“这次多亏了诗仙老爷,不然哪能得这么多钱。是他让我进粗布。”众人一惊,有人问:“哪个诗仙?”阿牛道:“天下还有哪个诗仙,李太白啊!”“你碰到他了?”“对啊!我俩还吃顿饭。”众人哄堂大笑。
阿牛愣愣的,道:“你们笑个甚么!”“你何时与李诗仙见的面?”“半个月前,我们在金陵洪福酒家吃的饭。”众人又大笑。
阿牛又发愣,玩伙宝成道:“别扯了,李诗仙半年前就病逝了。你们还吃饭,遇鬼吧!瞎扯蛋。”阿牛不干了,站起道:“你才胡谄,诗仙明明活的好好的,还病逝了,你傻了吧。”几人犟的脸红脖子粗。
最后拉拉扯扯来到李家,述了经过后,李阳冰吃了一惊,他知道侄儿是修练者,不是一般人。仔细询问经过,阿牛简直对天赌了誓。
最后决定开棺验尸,将坟挖开后,打开棺木,结果尸体不见了,只有一个竹竿。
大家明白了,李白得道成仙了。因为人们常听道家修练的事,得道后,要离开人间,只有少数人可像黄帝那样白日飞升,骑龙骑鹤走了;或者天人们来个威武仪仗队,天车天马将人接走,历史多有记载。
多数人采用尸解,得道功成,弄个佩剑、鞋子或帽子笤帚等物,用神通改变分子结构化成本人形象告诉家人自己得道了要走了,给准备,一会就没气了。其实他本人早走了。
家人将其埋了吧,过不久又恢复原形,一柄剑一竹竿等物。
今天网络上对李白评论,什么李白晚年贫困潦倒啊!寄人篱下啊,好像李白是个要饭的破落户。
西汉时轵人大侠郭解,徙民关中。 卫青为其言道:“郭解家贫,不符合迁徙。”汉武帝道:“解,布衣,权至使将军为其言,此其家不贫。”卒徙解家。
同理,李白之友公主高官之级别,郭子仪为其言,白是贫困潦倒之人吗?
所以今天的砖家们解历史与真实的李白差之千里!常人永远理解不了修炼人的境界。特别今天魔教无神论控制的中国,更是难以理解修练人。
今天也是所有历史上修练人最耽心的时刻,因为创世主此时正在人间传法度人,而魔教的黄金时代也到来,它们疯狂迫害修练人,借口是考验修炼人与众生。谁看清魔教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那伙的罪恶,认同正法修炼抹去兽印就是永生。

亲爱的读者们,《剑仙李白》系列,就此全部结束,请看《大汉天朝》系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