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十一)

77559


第六十一回 李璘惨败


甲辰,永王李璘擅引军队舟师东巡,而且邀请李白作赋,意思此事得到诗仙的认可支持了。李白知其绪谋已久,根本无法劝诫,只好写诗明捧,把其比喻太宗征高丽,可是谁都知道,出师不利而回,实则暗诫。

永王正月东出师,天子遥分龙虎旗。
楼船一举风波静,江汉翻为燕鹜池。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
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
雷鼓嘈嘈喧武昌,云旗猎猎过寻阳。
秋毫不犯三吴悦,春日遥看五色光。
龙盘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访故丘。
春风试暖昭阳殿,明月还过鳷鹊楼。……
李玚看到“王出三江按五湖,楼船跨海次扬都,”与“祖龙浮海不成桥,汉武寻阳空射蛟。我王楼舰轻秦汉,却似文皇欲度辽。”观后冷眼而视,面现杀机,可永王却捧诗哈哈大笑,道:“好,一定借吾祖太宗之威扫平逆胡,造福天下。”
祭祀水陆众神完毕,船队沿江而下,军容甚盛,但是然犹未露反叛割据之谋。
吴郡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给其书信,指其擅自引兵东下之意,实则劝告。
璘大怒,分兵遣其将浑惟明袭希言于吴郡,季广琛袭广陵长史、淮南采访使李成式于广陵。这就等于正式反了。
不怕强大的对手,就怕遇到猪队友。会议室中,岳玲珑怒不可遏道:“愚蠢,实在是愚蠢!此举完全打乱了我们原来计划,王爷并未掌握局面,我们应该按原来计划在广陵金陵各地换上我们的心腹,然后才能举事。”
李玚道:“师父放心,我们挥师东下,那些贪生怕死之辈。一定望风而降,而且阴山老祖也归顺于我们。”玚现在狂的不得了。
人生最大的愚昧未过于自己愚蠢去自以为非常聪明。
岳玲珑沉默片刻后道:“事已至此,尽快出兵广占要地。”
李璘兵进至当涂,李希言遣其将元景曜及丹徒太守阎敬之用兵拒之,李成式亦遣其将李承庆拒之。
双方一番撕杀,严肃一剑洞穿阎敬之,元景曜、李承庆皆投降于永王,江、淮大震。李玚是个有勇无谋之辈,稍有胜利即众人庆功,他实则并不太听岳玲珑与薛鏐的计策。

高适与来瞋、韦陟(zhì)最高军事长官紧急会于安陆,结盟誓众以讨李璘叛军。
中华人才多的是,经军师谋士们给出主意,先展开心理战,派人潜入军中劝说诸将,力陈厉害关系,晓以民族大义,又让其为家族性命着想。
这招可真灵。安禄山为何可成功,因为大唐东北军将领,大多是胡人而不是汉人,安禄山经营多年,人脉关系都非常的铁,而且都多是祆教徙,信奉太阳魔教的神~密特拉马兹达。人家信仰军事都统一,结成团的干。
而南方军则不同,几乎全是汉人,最主要的是唐德未失,国家处于最鼎盛之时,万民享福均感恩李氏。大伙都骂李林甫安禄山杨国忠乱臣贼子,主人待你不薄反过来落井下石捅刀子,在传统社会道德氛围中,这都是猪狗不如之辈。
至于今天人说玄宗宠杨贵妃如何如何,那是后人的评价,当时资讯不发达,而且以国家总产值来对比,实在不算什么。
因为藏富于民,皇帝花的是税收,不是去百姓家抢劫。而且是王鉷搞来的船业车业等或罚款偷税漏税,贪脏不法商人之钱,专门为玄宗成立一个小金库。如果不发生安史之乱,再养十个杨贵妃家族也不成问题。
比如今天二十个中国人养一个马列魔教徙~党员,许多百姓不也觉的不错嘛。
永王是儿子搞老爹,在孝治天下的国度更不得人心,注定了他失败的命运。
高适等人做好充份的战略准备。
时李成式与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合兵讨璘,铣兵数千军于扬子;李成式命判官裴茂兵将三千,军于瓜步,广张旗帜,列于江津。不断的偷袭骚扰。许多江湖豪客帮助暗杀叛军首领。
李璘与其子李玚登城望之,才开始有惧色。未反之前,他权力无比,可是反了之后,他等于放弃父亲大唐之权。登时没了权力,船帮丐帮江湖帮派乌合之众实在力量有限。
季广琛秘密召来诸将,道:“吾们从王至此,天命未集,人谋已隳,不如趁兵锋未交,早图去就。不然,死于锋镝,永为乱臣贼子,给祖宗蒙羞,后世唾骂。”
诸将皆然之。于是广琛以麾下奔广陵,浑惟明奔江宁,冯季康奔白沙。
大将们都跑了,李璘开始忧惧,不知如何是好。李玚薛鏐岳玲珑等人商议,决定先尽量占领城池,然后安抚百姓获得人心。
可是官军也在行动,准备速战速决,因为北方战局太过紧张,郭子仪李光弼大战史思明蔡希 德,张巡在雎阳力阻尹子奇令狐潮魔教南下。形式并不乐观,南方资源截断后院起火就坏了。
其夕,突然江北之官军多列炬火,光照水中,南岸璘军内部又以火应之。李璘以为官军已过江,带家属与麾下潜逃;及天明,不见官兵,才知虚惊一场,复入城收兵,具舟楫而去。
李成式手下大将赵侃带精兵各路侠客高手们,过江至新丰,这些人每个可写一部武侠小说,都是练就的一出手,就把对方干没气的绝活。
李璘命李玚及其将高仙琦带兵击之;侃等逆战,好一场大战,严肃汤久华雄都阵亡。李玚肩头中箭,依然血战。
李璘终于兵溃与高仙琦收馀众,南奔鄱阳,收库物甲兵,欲南奔岭表。
江西采访使皇甫侁遣兵追杀到来。
璘兵退守山谷,扎营半山腰,筑起防线。这里易守难攻,官方伤亡惨重,一下难以拿下,双方暂时对持休息。
经李白肯请,带其家属从谷后转走,以免为乱军所伤,李璘知道意味着什么了,对其拜拜道:“我的家人,全仰仗先生了!”然后抱抱几个月大的孙子,泪水下来。
李白带数百人的车队向谷后而去,待天黑后出谷,又急行一夜,天明时,来到一山清水秀之地,这里池塘片片,草地平平。众人安营扎寨,埋锅煮饭。
永王妃寻视着,但见这些美人,如今个个花容不整狼狈不堪。


第六十二回 真正白手


冬天的江南也是很冷。不时,传出木鱼之声,给人异样的宁静之感。但见三个女尼,盘坐诵经,正是杜良娣与王冰母女。她们神色安宁毫无惧色,王妃愣愣的观看好一会。
突然,被一阵孩涕哭声惊醒,她回头望着,见儿媳露出雪胸为孩子哺乳。她来到近前脱下外套为其掩上。
杜春雪可害了怕,才知多么的危险,她是个单纯女子,以为借了亲戚光让跟着走就走,没想到成为大逆罪人。
她道:“我们还去哪里啊!”王妃木然道:“哪也不去,回去,任凭帝下降罪发落。”上官春梦突然大喝道:“不行。我们一定要东山再起。”
这时,从远处奔来一武士浑身是血,来到近前,跪拜声嘶力竭的道:“报!少爷与老爷全部战死。”说完趴地而亡,登时一片哭声。
王妃突然跪地抱住上官春梦的腿泣道:“求求你,放过我们这些孤儿寡母吧!王爷已经归天,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
这时,忽听四周杀声四起,围上众多官兵。吓的孩哭儿叫,柔弱的众贵妇们立即钻进帐中,求佛的求佛求道的求道。
岳玲珑大声道:“应战。”一群武士宫女,将木车连成一圈,形成小城墙,将众人围在核心,这些宫女一个特殊标志,右手瞬间露出一只漂亮的白手。
这时,从远处过来一队人马旗帆招展,边走边喝,“阴山老祖,万寿无疆!阴山老祖,万寿无疆!……。”片刻来到近前。
大轿纱帐中,坐着一白胡白发枯瘦的黑衣道人,正是阴山老祖彭傲。
岳玲珑上前点道:“你这个反复无常的老贼,今日就是尔等的死期!”彭傲哈哈大笑道:“大胆反贼,身为大唐子民,享盛世,得太平,不思报恩,反而图谋不轨犯上作乱,人人得以诛之。我等受朝廷之命前来捉拿尔等小辈。”
岳玲珑道:“呸!你这老贼干的勾当,天下几人不知。官府今日利用你,明日就将尔等统统剿灭。”
彭傲道:“少废话,快将梁王宝藏交出来,不然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呸,你这老贼无非贪图梁王宝藏。”
彭傲一挥手道:“给我杀!”原来这些人根本不是官军,而是阴山派伪装。众人一齐围攻,武士宫女们护住战圈,登时惨叫声连连。
李白围着帐篷游走,来到方才那报信武士近前,用脚轻轻点点低声道:“起来吧,别装了。”那武士果然站起,正是阳居正。上官春梦登时眼露寒光盯着李白,然后又欲对阳居正动手,被李白拦住。
这时,岳玲珑孙向北已经跳出圈外,她紫衫飞扬抵挡阴山派四高手的围攻,阳居正呆呆的望着她。
倒下的几乎全是阴山派杀手与永王护卫军,白手武士们几乎无所伤亡,原来,他内穿金缕玉衣,刀枪不入。
突然,空中烟雾腾腾,阴山派投掷迷烟弹,上官春梦,急忙抛出石子在空中拦截使其提前爆炸,但还是熏的武士们发昏,形式越来越不利。

这时,又过来一队人马,来到近前,为首者一娇艳妇人,却是风都门鬼王宗宗主肖渺渺。她左右跟着肖必达与肖荡荡。还有两个人均是於菟门下,杜战衣张新国,他们两派结盟对付摩尼教。
彭傲望着大喝道:“谁让尔等前来,快滚。哪天再收拾你们!”肖渺渺道:“你这老怪今天可能做古,我来帮忙。”彭傲道:“爷爷还不至于用你帮忙之境,快滚!”肖荡荡道:“我们奉朝廷之命前来捉拿逆党。”彭大骂道:“快滚,没你们的事。”
肖渺渺道:“好,老娘我看你们怎么死的。”
这时,连声惨叫,原来朱雀旗主付良玉双手连连发镖,岳玲珑竟然熟若无物,打中其身竟然击而不入,瞬间一剑挑开其前胸。又闪来闪去,飘忽不定,旁边三个武士被其抓住脸抛在空中,嘭嘭嘭爆响,血肉横飞。
肖渺渺哈哈大笑鼓掌,又一声大叫,三魔真君杨寒被孙向北一掌击飞而死。
右护法孟健大怒,飞身跃起,挥剑急攻,二位以快打快,瞬间对斩无数剑,突然,孙向北大叫,左手臂落地,他大喝冲上,片刻后,握剑之手也落地,孟抓住其喉,抛在空中,一剑劈开,鲜血四溅。
岳玲珑大怒,呛啷宝剑入鞘,晃出白手,使出移形幻影玄功,三大旗主全力围攻,岳简直如同鬼魅,好像随地消失又在旁处显出。
突然,啪,抓住玄武旗主柴刚的脸,抛在空中,嘭的一声大响,身体炸开。
这时左护法孙军大怒,跳起翻在空中,挥动开山钺,此物小巧锋利无比,在高手手中,自然杀伤力更是无比,左右护法加上二大旗主围攻,岳玲珑吃不住劲了,险象环生,身上中了数下,若无金缕玉衣早没了命。
突然面纱飘落,众人才看清,竟然是蒲笑。阴山派这时又全力猛攻,永王护卫队没穿宝衣者几乎全部战死。
肖渺渺见阴山派也死伤大半,双方已成两败惧伤之势,喝道:“给我上!”风都门高手冲上,这下白手武士们顶不住了,虽穿宝衣必竟有露肉地方,不断伤亡。
阴山老祖彭傲见风都门前来硬抢,不干了,腾空而起,从轿中飞出,啪一掌将蒲笑击飞。阳居正腾空而起接在怀中,蒲笑口喷鲜血,昏迷过去。李白急忙连点其穴位施救。
鼓傲哈哈狂笑道:“什么白手!什么移形幻影玄功,不过如此嘛!”只见上官春梦咬牙切齿道:“我让尔等几识见识,真正的白手!”只见她慢慢伸出右手,众人发现一个奇怪的变化,上官春梦的皮肤越来越白越来越嫩,片刻间,比原来漂亮不知多少倍,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她一瞬间飘出圈外,众人简直没看清如何出去的,瞬间连声惨叫,青龙旗王军,白虎旗主吴政,连连冲上空中,嘭嘭身体炸开,右护法孟健,刚急身暴退,刚跑十几米开外,嘭的身体炸开, 可把这些人吓坏了,从没见过这样的死法。
彭傲心觉不好,急忙将左护法抱在怀中急退,翻在远处,突然嘭的一声响,孙军在其怀中炸开,弄的血染全身。
彭傲可怒了,呛啷抽出他的追魂剑唰唰唰练了一气,猛冲上,狠命的拼杀起来,二人速度实在太快,只见两团身影缠在一处。
众人才明白,这才是真正的白手岳玲珑,而不是上官春梦。


第六十三回 决战


这时,那阴沉的玉面孤魂肖必达,终于出手,饮血刀确实喝血。他腾空而起,不论是阴山派还是白手武士一齐杀,残肢断臂横飞,连金缕玉衣也挡不住。张新国杜战衣,更是疯狂无比,打的阴山派高手死尸翻滚。永王妃见了心想完了。
正在这时,突然远处犬鸣声,但见一头黑驴,一条花狗背上一只大公鸡,黑驴背上盘坐一貌美佳人,正是美玉。她的前面开路者是一个贵妇,两个少女,可谓三个丽人,正是狐狸精老顺母女。
这驴奇快无比,瞬间来到近前,跃入车圈内,冲开的缺口处倒下数名风都门武士尸体。
美玉跳下驴背,叫声相公,然后命令道:“任何人不许入圈内。”老顺母女应声散开。美玉见李白正在为蒲笑发功,她明白了,从怀中取出一瓷瓶,倒出一粒药“金光还魂丹”,乃高层空间中金光草所制。放入其口中,片刻蒲笑嘤咛苏醒过来,立即盘膝打坐,行功疗伤。
美玉与永王妃见礼交谈片刻,转身来到阳居正近前将身上剑递上道:“此剑名曰甘将!正念可克饮血魔刀。王妃已经决定回家接受圣上处置,这是皇室中人,任何人来劫,都是图谋不轨。”原来伯禽走时将宝剑放在母亲那里。
阳居正接过后,呛啷拔出行功于刃,此剑竟然像活了一般,发出微鸣跃跃欲试之声。他跳出圈外,与肖必达战在一处,杀的难分难解。
余下白手宫女们,非常失望,以为来了帮手,竟然是又鸡又狗又驴的有什么用,只有这几个女子看样还行。
片刻后,她们想法变了。因为这伙没一个是人,当年李白在广陵收服几个精怪,给其取名榆大胡二顺,蛇三苟四猪五姬六吕七。除了榆大猪五留下给程洁护院,随程洁听佛法修行外(因为佛教普度众生,度兽类精怪) 都带来了。
风都武士们纷纷攻入圈内,结果嘡飞了!被驴踢飞的,那个啊声大叫,被花狗精在屁股蛋上咬下一块肉。精怪们知道这群坏家伙,个个有人命,按国法都该死,所以也不客气。
大公鸡嘭抓烂了脸,那杀手捂脸大叫,被白手宫女一刀劈死。最可怕的是花狗脖子上的蛇三,弹射出咬上就死,片刻间,咬倒五六个。
吓的众杀手不敢再前进。有不听邪的,跳进来,嘡黑驴一蹶子飞了。张新国大怒,喝道:“大胆妖孽,找死!”原来他看出是精怪,诵咒持剑,飞身跃入圈内击来,与老顺瞬间对斩数百剑。
啪脸上被胡老顺不知贴个什么东西,薄薄透明的糊在脸上,怎么抓也抓不下去,后来憋的他发狂,连面皮一起抓下,鲜血淋漓惨叫声声,杜战衣急忙抱其而去。吓的众人直冒凉气,再不敢靠前。
岳玲珑与阴山老祖千招已过,跃到树上林中,罡风刮的残木纷飞。
肖荡荡见到美玉道:“娘,他就是宗美玉。”肖渺渺大喜,抓住她就等于得到梁王宝藏,腾身而起向鬼魅一样飞来,鬼王宗拘魂手是令江湖闻风丧胆之绝学。
可美玉已今非昔比,一个大火球飞出,肖渺渺一声大叫,倒翻而回,衣服眉毛均烧焦。美玉手中多了一条长长的凤尾鞭,既凤凰尾毛也。
正在这时,只听嘭一声大响,彭傲被岳玲珑一掌击飞,刮的草木乱飞,一口鲜血喷出,他抬头望见肖必达,瞧见饮血刀,心中大喜。
阳肖二人又一个照面错开,彭傲口中念咒,飞身而起,抓住饮血刀嘭一掌将肖击飞,尸体落到远处。原来饮血刀乃阴山派祖上所练,将无数冤魂恶鬼阴气能量聚在刀上。
当然受人家咒语所治,他一念咒恶鬼们全跑了。肖必达立即邪劲没了。肖渺渺大叫一声,差点昏了过去,扑上抱着儿子大哭。
彭抓住魔刀滚滚阴性能量输入其体内,像充足了电一般,凶气万丈,哈哈狂笑,冲上与岳玲珑大战。岳登时险象环生,只有招架之力。
肖渺渺咬牙切齿道:“老贼拿命来!”挥剑冲上,二女双战阴山老妖,杀的难分难解。老妖体上邪功越来越壮所以越战越勇。
阳居正持甘将剑,正一旁观望,一眨眼,剑没了,落到岳玲珑手中,转身大战。就在这瞬间,战局发生变化,肖渺渺一声惨叫,飞了,身体在空中分为两半。彭傲大叫:“阴山老祖,天下无敌!”哈哈狂笑。
肖荡荡大哭欲冲上,被手下哼哈二将拉住,她咬牙切齿道:“给我杀!”风都门又与阴山派余众战在一处,片刻把阴山派几乎全部杀光,少数几个逃掉。
这时,彭岳二人一黑一紫两团光芒缠杀在一处,罡风荡荡不可开交。突然,蒲笑睁开眼,一跃而起,美玉发现手中凤尾鞭不见了。
蒲笑冲进战团,一甩凤尾,一个粉色大火球,又一个大火球,彭傲身上恶鬼们可受不了这神物,吓的不得了,所以搞的彭傲也害怕状态心惊肉跳。
这样一来登时邪劲大减,蒲笑发现妙处,将功力输入其中,使劲甩着……恨不得一下烧死他。突然双眼一黑又昏了过去,因其受伤太重。
岳玲珑抓住其身抛到远处,阳居正接住,搭其脉见其有油尽灯枯之相。这次,美玉立即为其发功输入能量。
顶级高手相争哪容半点疏忽大意,瞬间凤尾鞭落入彭傲手中。他用功力加持,宇宙就是相生相克而成,任何生命都有阴阳两性,这凤尾鞭正用则正邪用则邪,同样发挥作用,蓝白色火球连连飞出。
烧烤的岳玲珑疼痛难忍全力还击,立即险象环生,连连后退。彭傲哈哈狂笑,简直比秃尾巴狗还横,大打出手左一刀右一刀。
岳玲珑觉的今天可能够呛,心中悲伤不已向天道:“先帝列祖列宗,臣妾已经尽力,难复大汉天朝。”
彭瞅准空子,一刀劈下,岳玲珑一闭美目等死。就在此时,远处飘来一紫色身影。离其十米左右,一挥手打出一道白光。
来人正是李王后李金菊,她打出的是颗钻石锥,修炼界高人都知道,钻石有吸魔类能量的作用,特别经高功力加持,更是不得了。
彭傲使足了劲刚要落刀,突然浑身一震,岳玲珑大喜,一剑洞穿其喉,啪补上一掌将其击在空中。
阴山老祖落地后,嘣,站了起来,瞪圆双眼,回头望望李金菊,嘭!一声爆响身体炸成四分五裂,黑烟直冒,一代叱咤风云的妖人就此毙命。
岳玲珑丢剑瘫坐于地,浑身肌肉直颤抖,腿肚子直转筋,娇喘连连。
李金菊,又从碎尸中收回钻石锥擦净收好。口中念咒拘魂点在饮血刀上,将众鬼拘住,打算将来度化这些可怜的冤魂,用块碎布缠好提在手中。又收起甘将宝剑与凤尾鞭,静静的望着岳玲珑。
肖荡荡早已经命人带上母亲兄弟尸体而去。

 

第六十四回 天命难违


岳玲珑这时缓过劲来,觉的此人这么熟悉,一看是聋姥姥,她们过去在宗府天天见面,她公开身份是上官春梦嘛,但从不说话,这聋姥姥没人爱与她说话,你说东她听西,实在没办法交流。岳跪拜道:“多谢老人家搭救之恩。”
只听一和蔼可亲婉转的声音道:“玲珑妹妹,难道真的不识我了吗?”就这一声,岳宛若触电,浑身一震,坐在地上道:“你你你……。”这哪是平时聋姥姥的声音了。“是啊!是太久了,八百年的岁月,你我还相逢在此,实在不可想象,人间神话。”
岳惊慌道:“你你你……到底是谁?”
这时,蒲笑再次醒来,美玉已经发功完毕,她高兴的跳起,道:“娘!飞快的跑了过去。”扑其怀中。金菊抚摸其头道:“给你的宝贝,也看管不住,差点丢失害人!收去喽。”美玉嘤咛着。
金菊道:“娘可能这是与你最后一面,娘从来没让你看过我的真面目,今天娘让你见见我的本来面目。”美玉惊讶的闪在一旁,但觉其身热浪扑面,能量滚滚。
李金菊竟然像被充气一样,身体膨胀起来,干瘦的身躯,越来越丰满,脸上的皱纹全部消失,花白头发全部变黑,片刻间一雍容华贵肌肤似雪的中年贵妇站在众人眼前。
岳玲珑一跃而起,瞪大眼睛道:“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在墓中装神弄鬼吓嘘我。告诉你,我一定完成先王之遗命,一定恢复大汉天朝!”
恢复大汉天朝是她多年的梦。她花大量金钱收买控制达官显贵,混入王府做了李玚的师父,璘的家姬,后来被璘派去卧底在李瑁身边。
但是她从来没让璘碰过,他起性时,是其使用幻术将永王妃调来陪其取乐,待璘清醒时再躺其身边,所以永王妃特别喜欢上官春梦。对付李瑁用同样法术。
李璘觉的享受一个又一个妃子,其实大多是原配,都是岳玲珑使的术。本来人就是自我耍戏而已。
此时,岳玲珑非常气恨的转身欲走,梁王妃李金菊上前轻轻一点,她立即倒下。 她本来没人家本事大,又是大战之后,只能任人家摆布。
气的她大喊大叫:“放开我!放开我!”金菊扶其坐起道:“妹妹,你这性子若不改,何年能得道。”岳恨恨的道:“我,欠你一条命,我将来一定会还给你。”金菊落泪道:“你就这么恨姊姊吗?是,当年姊姊对你照顾不周。姊姊给你赔罪。”说着跪其面前叩头。
岳玲珑泪水下来道:“你别假仁假义!我永远比你强!你是废物!我才能助王爷完成遗命。快放开我!”金菊解开其穴道,但是腿依然不太灵。
这时,只听身后道:“娘,你别执迷不悟了,历史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大唐天朝,永远不可是大汉了。”
这时,宗珑与一个白胖富态的和尚出现在眼前,和尚正是宗鸣宗八爷。
宗珑跪其面前,岳玲珑啪给了一个大耳光,道:“畜牲,窝囊废!不配是刘氏子孙。我八百年岁月竟然怀出你这么个东西,气死我了!”
金菊道:“如果是王爷的命令,让你放弃,你是否遵命?”“如果是王爷之令,我一定放弃。”金菊伸指点点宗鸣道:“你可知道他是谁吗?你的身子没失任何男人,却偏偏做了他的妾?为何?她即是梁王转世,所以你们的孽缘一直不断。”
岳玲珑惊讶道:“我不信,我不信,你说谎诓骗我。”
宗鸣由于是大根基之人,在佛门修练这些日子,具备了宿命通功能,已经记忆起过去世。
他上前伏玲珑之耳,众人退到一旁,夫妻间当然有太多他人不知的隐私。片刻后,她惊讶发呆晃头掩唇颤抖,然后大哭。
宗鸣叹息道:“人生如梦,五千年大戏,你我只是个演员,切莫入戏太深。忘记自己来时之愿,最后找到转轮圣王之法,得到救度,提高道德,回到自己天上真正的家园,才是人生目地。”
岳玲珑站起,望着众宫女武士道:“听令,(众人跪下)从今日起,解散白手组织!谁若再以此兴风作浪,即是欺师蔑祖,绝不轻饶。”众人齐声道:“遵命”。
玲珑道:“飞燕,大风,细君,你们将财产分给众人,各自嫁人娶妻去吧!赶快走,一会官军来了。”三人说声遵命带众人散入林中而去。
金菊道:“你我是汉家之人,还是回汉家去吧!”说完拉其手,飘然而去。回到芒砀山在山洞秘室中继续修练,直到得道成仙。
蒲笑又缓过来,望着阳居正道:“夫君,为妻绝不难为你,将我抓住请功吧!记的我们当年在洛阳林中树下的故事吗?我今天再做一件好事。”解下腰间玉佩,塞进其手中道:“你我解除婚约,从此蒲家与阳家没有任何关系。”
阳居正登时泪水下来,道:“当然记的,我也做个好事。我放弃官职,我放弃终南山庄掌门之位,与吾贤妻蒲笑隐姓埋名浪迹天崖。”蒲笑幸福的将脸埋入其怀中。
李白美玉望着欢笑,美玉上前道:“好啦好啦!洞房再亲热去吧!快将龙鳞还给我。”蒲笑不好意思笑笑,伸手从怀中拿出一看,龙鳞碎成四块,原来刚才若不是这宝贝挡住了彭傲的邪功阴气,必死无疑。
蒲笑道:“拿你一个还你三个!”唰抛了过去,她知道这个宝贝太好玩了,留下一块将来降雨施雾玩。
李白道:“快走!”阳居正道:“二位前辈,他年有缘再报大恩。”抱娇躯急驰而去。远远传来蒲笑的声音道:“娘子,待我诗仙阴阳转正之时再来娶你成亲。”
美玉格格笑道:“这个淘气的风丫头。”二人大笑。李白过来与杜良娣王冰众人见礼问侯。
这时,官军搜寻到此,立即将众人围上,为首大将赵侃道:“将罪人统统拿下。”
杜春雪大喝道:“大胆!这是皇家内人,你们哪个敢动。”赵侃道:“拿下。”众兵蹦过木车冲进来数人,结果被驴嘡嘡,几蹶子踢了出去。一人不服道:“哎呀畜牲,爷爷非骑你遛几圈,然后杀肉吃!”纵身而起扑向其背,啊嘡一个蹶子飞了,落下后又一口耳朵差点给咬下来。
众官兵又好气又好笑,头一回见过这么凶的驴。人打官兵是拒捕殴差,这被驴踢了,你去哪评理去。
杜春雪指一尼姑道:“你们可知她是谁?她是昔日太子妃杜良娣,我们均是被哄骗而来,小心尔等的脑袋!”
这下赵侃害怕了,太子李亨已经在灵武登基。谁不知当年杜国丈被李林甫冤枉所害,早已大赦了,这若得罪还了得,只好以礼将众人迎出,
皇甫侁派人将李璘家属送还蜀地。
肃宗李亨闻迅后,又伤心又生气,他与李璘感情不光是兄弟,简直情同父子,李璘是其从襁褓时一手带大的。打算抓住后关个院好吃好喝再不让他碰到权力就得了,哪知被宰了。
怒道:“侁既生擒吾弟,为何不送之于蜀而私自擅杀?”遂废皇甫侁所有官职不再用。薛鏐等人均被杀。

 

第六十五回 轻舟已过万重山

 

李白果然被牵连,被关在浔阳大狱中,因其名头太大,所以罪也大。连杜甫都认为他死定了。作诗《不见》:
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美玉与弟弟宗璟们四处迎救,处处碰壁,真是看尽了人家脸色,主要罪太大,没人敢伸手。
李白也为自己辩解,知道高适是主审官之一,觉的与他是老熟人,与杜甫高适三人游洛阳醉雎阳,自己免罪的机会较大。
哪知高适一点不开面,当然由于历史记载太模乎,咱无法知道高适是公铁面无私,还是怕受连累等他因,所以不做评论。
患难见真哥们,宣抚使崔涣与御史中丞宋若思力保。
解救李白最关键的还得是大人物,大唐第一功臣郭子仪,他感当年李白救命之恩,再加对其了解,李白参与永王谋反,这纯是瞎扯,一定是永王使诡计骗去的。
他在肃宗面前以自己性命担保,如果李白真有罪,自己愿同罪,把李白之忠如实讲出。肃宗被其说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被关二年后,于公元七五九年被流放贵州夜郎。

一路之上,美玉宗璟护送,给官差些好处,像爷爷一样侍候。
结果行到半路,因天灾皇帝大赦天下被赦免,于是留下李白千古名著。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晚,站在船头,李白仰望星空,突然,一道亮光从空而降,一巨大神人显在空中,李白立即跪拜,那神人笑道:“汝已为中华五千文明,留下最光辉的文化,为千年后创世主最后来传法度人,为人树立认识法的理念,留下最重一笔。将来不论魔教如何反神祸乱人类,因有你的诗赋,也无法抹去对神的信仰与修炼境界之事,汝在人间使命已经结束,应该归位了。”说完一指,一道金光,射入李白头上,登时脑中全部开悟,彻底知晓自己前世今生,天上人间所有事情,也就是得道成神了。
大家要明白,李白不是来人间修练来的,他是有使命的神,下到人间为后世留下辉煌的诗词文化。
李白与美玉说明白了真相,她很高兴,又回庐山修练。

李白要把最后事情做完,如何让自己的作品留传后世,他知道上天安排的一个人正在寻找自己,于是去广陵等待他~魏颢。

公元六零一年,李白六十一岁。
这天他将众精怪叫到近前,它们一齐跪下。李白道:“一瞬间,从广陵至今三十春秋过去了,你们跟随我三十多载。”众精听着,感觉今天可能有特别之事。
李白道:“我的人间使命已完成,不久就要归位了。我要处理你们之事。”大顺小顺二狐哭泣道:“主人,你不要抛弃我们。”驴七苟四等道:“对对,主人您走了,我们怎么办。”
李白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老顺大顺小顺,这些年你们煮饭烧茶辛苦了!驴七更是辛苦,经常脚力载我周游天下,不知走了多少苦路。狗四为我看家护院,姬六为我司晨,蛇三随我出生入死。”
老顺道:“主人,若没有你,为我等施了隐灵符,我们早被雷部劈死了。”其他精怪道:“对啊对啊!主人对我等大恩感激不尽。”
李白道:“这数十年尔等没有做恶附体采人精华害人,反而积下许多功德,来生足可转生成人。今日我将撤去隐灵符,尔等去阴间阎王殿去报道去吧!发愿来生得人身一定修炼正法正道。”
片刻后,众精道:“我等发愿完毕。”李白剑指向天,默默诵咒,挨个点点道:“隐灵术已解,尔等快去阴间,否则被雷部发现立即追杀。”众精叩头不止,然后化作团团亮光,入地而去。
而蛇三行到半路上,突然想:转生成人,人类一出生什么也不知道,吃喝嫖赌,在名利引诱下,还能修炼吗?人间太迷太可怕,不如找个恶人,附体采其精华修成个人形,这样即可修练,还是这个办法好。它从地下飞到空中。
用功能看见许多贪婪之人拜佛拜神,求升官发财考学生儿子找媳妇,都是贪欲邪心。 它想:对,就上到这些佛像上去,挑个身体好东西多的附体。
它刚要上去,突然咔嚓一道霹雳,蛇三被雷部诸神劈死了。谁祸害人类都是不充许的。
李白知道后叹息不已,一念错千古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