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十)

77560


第五十六回 心性道德考验


美玉强挺着走了二里,突然老妇呕吐起来,吐了其后背都是秽物。要知道美玉可是顶级富豪家庭,沐浴都是香汤,满身都是高级香味,家里家外都是鲜花满路,便桶都是一次一冲的金盆。
此时把她恶心的汗毛直立,加上脚疼又累,一阵眼前发黑跌倒在地,耳边传来老妇哭泣之声。
她昏头昏脑的爬起来道:“老人家勿要烦恼,没事没事。”来到附近水池,脱下外衣清洗干净,换件衣又背其向其而去。
终于,走了十多里来到一小镇,街上人来人往,房屋颇具艺术性且整齐,木楼居多,一家小店酒旗飘飘,美玉背老人进来,要了一桌好酒菜。
老人吃的狼吞虎咽,片刻后突然两眼发直,躺下抽缩。食客围观,见病的可不清。
古人民风纯朴,颇热情,给找来一位郎中,给诊了片刻,道:“这老人病的怪哉,无脉无相,可能因饿年龄大的原因,治好她恐怕只有腾空真人。”众人点头道:“对对对!腾空仙人若来,定可起死回生。”
美玉喜道:“各位见过腾空真人?”小二道:“当然了!半个月前,李仙长还路过此地。”美玉道:“小二哥,开间上房,将老人安顿。”小二皱眉道:“夫人,你住可以,她恐怕不行,若死在这我店染了晦气恐怕无人住了。”美玉道:“小二行行方便吧!善有善报啊!”“这个老人是你亲人?”“非也,路遇而已。”众人惊讶。
掌柜道:“好吧,连您这样千金之躯,尚且如此,况我等小民。”于是小二将老人抬入房中,老人时而明白,时而糊涂。
一连数日,不见李白踪影,只好静静等待。结果老人拉的满床都是,出多少钱小二也不给收拾,美玉只好自己伸手。
恶心的呕吐连连,小二过来送水皱眉道:“夫人,这老乞婆,又非你爹娘,又非大富大贵的娘娘,你何必如此,图个什么?扔外边去得了。”
美玉道:“老吾老人之老,见死不救非人也!天有好生之德,我等见死不救,上天何以慈悲于我们!善恶有报,人做天看,神目如电。”小二撇嘴道:“夫人,你太傻了!”满脸嘲笑之色。几个房客也说她傻,美玉不为所动,善心愈坚。
二日后,老人恢复,忽然来了两个汉子,见了老人呼娘,抓住美玉赖其拐走了亲娘。美玉百般解释,二个家伙越吵越凶,扬言上告。那老妇却望望其包,突然心生贪婪,大哭道:“这个贱人,是个强盗,见我有财,将我劫持来此!”二个汉子一把夺过包道:“好啊,走,跟我们去官府。”美玉简直傻了眼,小二掌柜满脸古怪讥笑声。
美玉点点头道:“好吧,老人家,你既然喜欢,就送给你吧!”其一汉子道:“哼,看在你年少无知的份上不报官了!将我娘送回家。”
美玉只好将老妇背在身上,来到街上,不知为何那老人重如千斤,美玉也是有些本事的,所以扛的动,但也累的热汗直冒。不少人围着观看,嘲笑声喝骂声,吐口水的,美玉从小到大从未受过如此羞辱,泪水直流。
老妪在其耳边道:“谁让你心好了,只要你同意别再行善多管闲事,我就让他们放过你。”
美玉正气道:“其实我救的不是你,我是在对得起天地良心!我在行使一个修炼人必须应该做到的。”话音刚落。
只听哈哈一声大笑,道:“好一个修炼人必须应该做的。”从楼顶落下一个女道士,但见其清秀无比仙风道骨,正是李腾空。
但见其一伸手,唰那老妪飞在空中,飘飘落其手中化为一个拂尘,两个大汉倒地化为两个树枝。
众人欢呼雷动跪拜,口呼腾空真人。他们好像忘记刚才的一切行为,原来皆是真实的考验,仙人操纵常人简直太过容易。
佛家讲普度众生,什么道德水准的人都可修炼,慢慢提高道德。
而道家不同,道家不讲普度众生,只教一个弟子,道德必须是最好的。所选择之人一上来就要求必须高道德,一上来就要对其进行,难以想象的道德考验。
美玉所有考验通过,合格了。
美玉立即跪拜,李腾空道:“快快请起。”这时李白也笑眯眯的出来,原来他知道美玉考验来临,故意回避。店小二也过来对腾空见礼,原来前时的刁难嘲笑皆是其暗中吩咐。
李腾空赏了许多药品给百姓,向众人讲解重德行善之理,所以整个社会弥漫修炼氛围。
今天所谓科学时代,特别魔教霸占的中国无神论社会,对传统社会拼命抹黑,今天人一点想象不到传统社会什么样子。
三人向深山而去,来到香炉峰附近,这里特别清秀,但见长瀑垂画,池水清清,苔绒藓润,野花遍地,矫猿偷窥,小鹿奔腾 ,宛若人间仙境。
李腾空指指山腰道:“那里有个古洞,算上你已经修出十代仙人。”美玉跪地又拜称师。腾空道:“哎!差也,我非汝师!这才是你师,此乃千年大道。”这时空中显现一紫光闪闪的道家仙人。
美玉急叩首道:“师父在上,请受徙儿一拜。”那仙人点头微笑,飘飘而去。
李腾空挽其腰,唰唰唰纵到山腰钻入洞中。美玉刚刚入定,但见那仙人显现出来,掌中太极盘叭开了,飞出无数金光闪闪之物,飞入其丹田身体周围,原来师父给下上修练的机制,如果不下上这个什么也练不出来。
从此日日打坐入定修炼,一个月时间达到斩三魔(把体内的老病死因素剔除不老不病不死)半年即达到三花聚顶,道家修练三花聚顶安排在很低的层次。
天目可看到天上地下宇宙许多层空间的情况,是当今科学永远认识不到的。
李白在山间不远处池塘边,建立一个木屋,从此这里多了一个镜池草堂与其一齐修练。李白与他们法门不同,修炼状态不一样,他喝酒吃饭正常,美玉本来应该辟谷不吃饭,可辟谷却损失少量的功力为代价,所以李白常常给其送饭。


第五十七回 永王掌权


公元七五六年
太子李亨在危机中草草的在甘肃灵武称帝,史称唐肃宗,历史进入新篇章,郭子仪、李光弼、张巡、南霁云、雷万春等所有将星出场,对安禄山展开大战。
安禄山这伙魔教徙,胸无大志,占居长安后,便不再西进,大小头目们疯狂的抢劫财产,奸污小姐贵妇们,整天享乐杀人,这就是魔教历来追求的共产共妻的人间天堂。百姓更加思唐,四处反叛,魔教根本控制不住局面。
这给唐军极大的恢复还手机会。特别刀神郭子仪李光弼转战山西河北关陕一带;张巡简直如同当年的刘武血战雎阳,死死的挡住魔教南下的步伐,才保住江淮米粮钱帛军资不断从湖北入陕进入西北。
民间修道隐士,李泌成为肃宗座前第一谋士,
初,京兆人李泌,幼以才敏著闻,玄宗使他与忠王李亨同游,男慕贤良,女慕贞洁嘛。玄宗欲加封其官职,泌不同意,只愿与太子为布衣交,太子常谓之先生。可是杨国忠却妒贤嫉能,甚恶之,怕抢了自己的风头,上奏将其下放到蕲春,后得归隐,居颍阳。
肃宗紧缺人才,自马嵬北行,遣使召之,谒见于灵武,上大喜,出则联辔,寝则对榻,如为太子时,事无大小皆请教,言无不从。
上欲以泌为右相,泌固辞曰:“陛下待以宾友,则贵于宰相矣,何必屈其志!”肃宗乃止。
同罗、突厥从安禄山反者屯长安苑中,甲戌,其酋长阿史那从礼帅五千骑,窃厩马二千匹逃归朔方,谋邀结诸胡,盗据边地。肃宗遣使宣慰之,降者甚众。

一日肃宗忧虑道:“今敌强如此,何时可定?”李泌道:“臣观贼所获子女金帛,皆输之范阳,此岂有雄据四海之志!今独胡人虏将为其用,中国之人惟高尚等数人而已,其他人皆被迫胁从者。以臣料之,不过二年,天下无寇矣。”
肃宗道:“何故?”对曰:“贼之骁将,不过史思明、安守忠、田乾真、阿史那承庆等数人而已。
今若令李光弼自太原出井陉,郭子仪自冯翊(yì)入河东,则思明、忠志不敢离范阳、常山,守忠、乾真不敢离长安,是以两军缠其四将也,从禄山者,独承庆耳。
愿命子仪勿取华阴,使两京之道常通,陛下以所征之兵军于扶风,与子仪、光弼互出击之,彼救首则击其尾,救尾则击其首,使贼往来数千里,疲于奔命,我常以逸待劳,贼至则避其锋,去则乘其弊,不攻城,不遏路。
来春复命建宁王为范阳节度大使,并塞北出,与光弼南北呈掎角形以取范阳,覆其巢穴。贼退则无所归,留则不获安,然后大军四合而攻之,必将拿下贼首,天下平矣。”肃宗非常高兴。

永王李璘,自幼失母,为三哥李亨所抚养,常抱之以眠;从上皇玄宗入蜀。
玄宗让臣子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之辈诓骗的太苦了,看样还是亲儿子保险,命诸子分总天下节制诸镇,谏议大夫高适进谏,以为不可,玄宗不听。
李璘领四道节度都使,镇江陵(荆州)。
临行前,寿王李瑁宴请吃饭,李璘不知何意,因为武惠妃的子女,李瑁、咸宜公主向来与李亨李璘宁亲公主这窝不和。他思索到底为什么,心腹薛鏐令其前去随机应变。
席间,李瑁大述兄弟情义,道:“如今国难当头,家里不合外人欺,过去因为老贼李林甫的挑拨,令我与三哥关系非常冷淡,如今老贼死了。我们兄弟应该齐心合力,共抗外敌。”
李璘道:“那是那是,覆巢无完卵嘛!我敬哥哥一杯!”二人一饮而尽,闲聊多时,甚是亲热。李瑁高兴道:“请看我的美人一舞。”“好好好。”
帘幕一挑,进来一丽人,正是上官春梦,翩翩起舞,真是婀娜多姿,一曲下来,二人鼓掌。
李璘谦虚道:“哥哥美女如云,而我那却是残花败柳。”瑁道:“哪里哪里,既然这个喜欢不妨就送给弟弟。”璘急推道:“这哪行。”瑁道:“咱们兄弟还分彼此吗。”
席散后,上官春梦随李璘而去。到家后,他对薛鏐道:“没想到他意图在我的身边安个细作,没想到将上官姑娘送给我。”二人哈哈大笑。
董庭燕道:“这分明是安排在董卓身边的貂蝉,王爷一定要小心。”李璘点头。薛鏐道:“放心,我们来个将计就计。”

李璘起程,半路上,站在船头顺长江东下,自己终于手握大权,甚是激动。
儿子李玚道:“父王,这下我们大事可成矣。”李璘回头瞪其一眼,然后高声道:“吾等,一定扫除逆胡,重复大唐江山。”寒山剑客孙向北薛鏐华雄等人,举拳呼喝,真是威风凛凛。

大船队伍浩浩荡荡来到江陵,长史李岘率众出迎,将王妃女眷们安排妥当。
当时江、淮租赋钱粮如同大山般堆积于江陵,李璘开始召募勇士数万人,日费巨万。
这晚,一间密室中,灯火通明,上座李璘,旁边站立李玚,次座薛鏐、班须、高仙琦、孙向北、丐帮少主华雄,船帮少主汤久,严肃众人。
李璘侧座则是一身紫衫,面罩细纱的女子,她最特别的就是那只白手,美的令人心颤的白手。这只手令江湖闻风丧胆的白手。
薛鏐站起道:“现在天下大乱,逆胡做乱,万民入水火,当今圣上年龄已高,用事糊涂,太子懦弱,唯吾王雄才大略,必将力挽狂澜,重复唐室,使天下太平。”华雄道:“对,我们丐帮一定力保王爷重兴大唐。”众人纷纷呼应。
李璘甚是高兴,拱手道:“全靠各位鼎力相助,将来共享富贵。”
薛鏐道:“今天下大乱,惟南方完富,吾王握四道兵,封疆数千里,宜据金陵,保有江表,如东晋故事,必成大事。”
李玚躬身道:“师父,您看怎么样?”岳玲珑道:“我们现在还欠缺名气,如果拉来几个大人物,则更加名正言顺。比如安禄山胁住王维。”
李璘道:“姊姊看哪位合适?”岳道:“当然是诗仙李太白。”璘摆手道:“不行不行,这个人实在是油盐不入,当年长安时我金钱美女献上,他无动于衷。”岳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他必须得来!我已准备妥当。只须一人去请即可。”李璘道:“谁去为好。”岳玲珑道:“上官春梦,她当年为诗仙执箕帚甚久,她去最为合适。”

 

第五十八回 胁迫出山


庐山镜池草堂,是那么的清静,一场大雪过后,更是别有一番韵味,青山挺立,劲松叠翠,长瀑激流,云雾缭绕。
远远的过来一行马队,个个雄纠纠气昂昂。转眼来到草堂近前,纷纷下马,为首者一靓丽美女,她白绒斗篷,白色绒帽,由于急行,她的脸被寒风吹的通红。
她正是上官春梦,她美目流盼,池旁的草地上,一只公鸡,门口趴着一条花狗,因来人它站起张望,汪汪叫了几声。还有一头黑毛白嘴白蹄的驴子,正在吃草,长的滚胖溜圆。上官春梦见了驴子,芳心激动起来,正是李白的座骑,又见到他了,没错,自己的梦中人。
门开了,室内冷冷清清,但甚是祥静。正中墙上一大副水墨丹青,黄帝升仙图。左右两副对联: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画下一白桦木榻,上坐一仙风道骨之人,正在闭目打坐。灶堂冷冷,可见他坐这可不是一两天了。
上官春梦急上前,解下斗篷披在李白身上,然后跪其脚下,将脸倚其腿上娇泣。
李白唰睁开眼睛,道:“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会来?”“知道。”“你没忘记我?”“快了。”“谢谢,还是记的我。为何记的我?”“因为我与永王今生终有一段孽缘未了。”“我们无缘?”“有。”“什么缘份?”“有缘无份。”“你好狠心!”说着捶打着。
李白道:“你的春梦何时醒来?”“入土之日。”“我今日必须去吗?”“是的,王冰母女在他们手中。”李白一征道:“他们?不是你们?”“有你就是他们。”李白微微一笑,握握其手道:“你的手越来越白了。”春梦一惊,然后平静道:“我的身子更白,可惜你不要。”

李白走出草堂,拍拍花狗脑袋道:“别忘记给主人送饭。”花狗点点头。

李白终于西下来到江陵,李璘早命人打扫街道,隆重欢迎,他故意让天下之人都知李白做了自己的幕僚。
早有人提前送信,人到了。永王大喜亲自在城门迎接,百姓们成群的围观互相打听,“这是迎接什么人物啊!”“你不知道啊!听说是诗仙李白。”“是啊!今天大开眼界了,一睹诗仙风姿。”“来了来了!快看。”
但见一例马队远远的到来。李白与上官春梦刚到近前立即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上千人齐喝:“恭迎诗仙!恭迎诗仙!”给足面子。
李白下马后,远远的看见黄帆伞下一中年气派男子,正是李璘。他立即急忙上前参拜道:“李白参见王驾千岁千千岁。”李璘急掺道:“先生乃世外高人,不必如此大礼。”李白站起。
李璘道:“现四海分崩,逆胡作乱,民不寥生,小王不才,愿拯黎民出水火,重享盛世之福。”李白道:“王爷之仁堪比尧舜,在下铭记肺腑。”李璘哈哈大笑,拉其手同坐马车,回到城内。
安排在了紧挨王府的梅园,但见满院老梅树,中有几间典雅小楼。众人入院,李璘唤道:“杜大姐,诗仙到来。”但见,从一间室内出来一中年贵妇,秀发堆挽,环佩叮当,琼肌塞玉,面孔中带着几分英气,正是柳勣之前妻杜春雪。
当年她被柳勣休了之后,天天气恼以酒度日,不久柳勣被庭杖死在堂上,因诬赖朝臣之罪,子女流配岭南,这下杜春雪可不干了,她孩子遭罪当娘的能干吗!
路上贿赂官差,到地方后,带子女逃在江陵,后来李林甫王鉷王銲兄弟,相继倒台,杜国丈家被大赦免罪,杜便名正言顺的住下,这里风景好气温适怡,住的挺顺心,这几年越来越发福。
杜有邻杜国丈因遭李林甫柳勣诬告陷害,太子被迫又得休妻后,良娣春花便出家为尼,此时住在附近大慈庵,每日断绝尘缘,打坐修练,以脱苦海。
李璘到来后,闻迅立即见面,这可是老熟人,实在的亲戚,璘从小是李亨养大,杜春花位例良娣是其嫂子,性格温顺对其百般呵护,与春雪经常同庭歌舞言欢,如今见面特别亲切。
李璘笑道:“大姐,这位便是诗仙,与您做邻居吧!”杜春雪抬眼羞看,不看则已,一看惊的简直三魂出壳。
太认识了,同谋李太。当年在长安时一同盗窃大户人家财物以栽赃李白,以迫其离开官场,保护太子。结果把自己老爹尿壶偷去,让老娘差点骂死,幸亏妹子春花劝解没挨揍。
李白躬身施礼道:“小可参见夫人!”杜春雪必定是高等教育之人,立即回过神来还礼万福道:“久仰诗仙大名,幸会幸会。”进入室内,众人闲谈。片刻后,李璘因有事回府。
杜春雪对侍女道:“去准备些酒菜,我为诗仙洗尘接风。”丫鬟离去。室内只剩二人,杜春雪唿的站起,一手牵袖,翘指点道:“你你你……耍我的我,好苦!”泪水下来。
李白面露奇怪道:“夫人认识我?”春雪激动颤抖道:“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我真是个愚妇,被人家如此耍戏!”说着奔墙撞去。
李白一把拉住,春雪猛捶打其胸道:“我恨你我恨你!”然后伏其身哭泣。
李白却任其发泄,木然站立,片刻后依然道:“夫人认识小可?”春雪咬玉牙道:“你装你装!我看你装到什么时候。”这时,门外有人轻咳一声,春雪立即拭泪正色,李白迎出,正是永王妃,后面跟着董庭燕。她笑道:“诗仙,可还记的我?!”当年李璘拉拢时,经常请其到府上娱乐,永王妃还既兴与白同歌而舞。
李白急忙掠衣跪拜道:“小生参见王妃殿下。”王妃立即掺起道:“先生快快免礼。”一旁的上官春梦喜道:“大家都是熟人,今日一醉方休。”招呼众人准备。
果然,一直吃喝到半夜方散。
几日来,李白发现,李璘从不与自己谈政事,不是吟诗作赋就是歌舞娱乐。
有趣的是,李白饮食起居都是春雪给操办,甚至衣服都亲自给洗,但是却冷着脸一言不发,李白也默默无语。
上官春梦董庭燕却常过来说说笑笑,这日,李白道:“我要见见王冰母女。”董庭燕道:“她们与杜良娣同在大慈庵修心,你还是别见为好,免的分了她的心,若离开那里,她们的安全我不敢保证。 ”李白点点头。午后,王妃邀请赴宴。

 

第五十九回 傻的可爱


饭毕,调琴饮茶,李白弹了一曲又一曲,侍女们觉的无趣,纷纷离去睡觉。
王妃却侧歪在榻上闭目一直静静倾听,李白吟道:
大汉无中策,
匈奴犯渭桥。
五原秋草绿,
胡马一何骄。
命将征西极,
横行阴山侧。
燕支落汉家,
妇女无华色。
转战渡黄河,
休兵乐事多。
萧条清万里,
瀚海寂无波。
王妃闻言,忽然叹息道:“先生美意妾身早知,可是为之奈何!”李白道:“妇德之道,绝非愚忠!直言进谏,周室三母,人之凯模。”
忽然门外一声娇笑,上官春梦进来,端盘水果进来,道:“糖水冰梨快来尝尝。”王妃笑道:“快快献给先生。”然后道:“我去去就来。”起身离去。
上官春梦摆在桌上,将李白拉来坐下,盘中每个梨子插个竹签,她挥葱指一个一个,放入其口中。
李白指指主位道:“你应该坐在那里。”春梦笑道:“实在没那福份。但是感谢诗仙成全,我很快坐上。”“怎讲?”“因为你在送王妃死路。”“怎讲?”春梦又拿起一个放其口中道:“王爷欲重整汉室,你却离间其伉俪。”
李白拿起一个放她口中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春梦启贝齿咬下道:“还有句叫上船容易下船难。现在天下皆知诗仙为永王幕僚靠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已经没退路了?”“别无选择。即使先生回山也枉然,因为你是光明正大的被王爷请进王府的。”
李白一把将其挽在怀中道:“看样我栽在女人手中啦?而且是个小白手。”春梦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嗖!李白转一圈将其从窗子抛出楼外,春梦一个燕子大翻身站稳于地,然后哈哈大笑而去。
李白,回到梅园,屋内洗衣声,开门见正是春雪,轻声道:“这么多仆人,你何必呢?”“你管不着,我愿意!”二人默默无语,室内出奇的安静,只闻搓衣声。
忽然春雪噗笑了,掩樱唇笑的前仰后合,道:“当年,竟然偷的是我爹的尿壶,我娘找上来后,他们的衣服竟然放在桌上,我还……我还死不承认……若不是妹妹拦着,我非挨揍不可。”又格格笑着。
李白也笑了,春雪却哭了,仰头流泪道:“我怎么那么傻?我恨我自己那么傻,总被人家耍戏。”趴在腿上哭泣着。
李白来其近前,蹲下道:“对不起!当年绝无戏耍之意。”春雪抱其哭泣,道:“我即无耻下贱又愚蠢,诗仙天天陪我合谋害诗仙,你说我多蠢。”李白道:“当时实在迫不得已。李林甫对太子虎视眈眈,如果因你被抓住把柄,太子危矣。你实在不是阴险的张垍老谋深算的李林甫对手。”“可还是我害了爹娘,柳勣那禽兽,我恨死他了。我太傻了,总是被人家耍戏。被张垍耍戏,被你耍戏!我对不起爹娘!多年来我这口气,难出啊!”痛哭着。
李白叹息道:“一切,都过去了。人皆因贪婪名利而生恶念而行恶,唯一的补救,就是教育好子女,做个正人君子远离邪恶。”“嗯!我一直教育孩子相信善恶有报。绝不能像他爹是个禽兽。”“好好。”“你恨我吗?我当年处处治你于死地?”“不是你害我,是张垍,你只不过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我一点不恨你,相反很喜欢你,喜欢你的傻,你的单纯。”“谢谢你。”春雪激动的浑身颤抖。李白好容易将其哄好。
当年杜春雪夫妻感情不合,好容易碰到知音,醉酒后愿以身相许,遭拒,回洛阳之家。今日才知李太既是李白。淫乱即是下地狱之大罪,才是真正的自杀。(详情见《霓裳羽衣》)

李璘的举动,很快玄宗听到风声,觉的这个儿子不带好兆头,敕其归觐于蜀,李璘不从。这等于拒抗皇命,等于反了。江陵长史李岘辞疾赴蜀告了密,吃一堑长一智,傻子都明白怎么回事。
玄宗召高适与之谋,高陈江东利害,且言璘必败之状。
十二月,置淮南节度使,领广陵等十二郡,以适为之;置淮南西道节度使,领汝南等五郡,以来瞋为之;使与江东节度使韦陟共防璘。这是玄宗对儿子的战略布属。
玄宗的布属李璘立即知道。这日,会议室中非常紧张,岳玲珑道:“我们内部出了奸细,一定要将其找出来。”李玚道:“我们一定要注意每个人。”
散会后,李玚回到住处,董庭燕进来,道:“我听说内部出了奸细,我知道是谁。”玚道:“谁?”燕道:“一定是上官春梦,她是寿王的人。”玚道:“言之有理,你要盯住她,抓住把柄就收拾她。”“嗯。”董说完离去。
她回到房间,觉的有些累,撩帘躺在床上,却吓了一跳。唿坐了起来,见上官春梦侧躺在身边,望着自己冷笑。
她又躺下,也针锋相对的侧身面对着她。 上官春梦抚其脸道:“非常留恋那些年在宗府的日子,虽然各为其主,但我们竟然像姐妹一般,一起吃一起睡一起唱歌跳舞,我很喜欢你的舞蹈。”
董庭燕道:“是,我也怀念那段日子,我们若是一对姐妹多好。”“我们不是姐妹吗?”说着握其那白皙的小手欣赏着,赞道:“好漂亮,我就喜欢这样洁白的白手。”
董撤回手道:“不是,我们好像天生是对手。”春梦道:“可是我却从来没拿你当对手。”“噢!为什么?”“你相信在宗府那一剑,是我刺你的?”“相信。因为你一直拿我当对头。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为何没拿我当对手?”“你已经替我回答了。”董道:“我还是没明白。”“因为,你太年青太无知,你不配。”
董唿,又坐了起来道:“信不信,我一声令下,就能要了你的命?别忘了这里是永王府,不是寿王府,这里是我说的算。”“不信,你我不过是一个歌伎。”
董喝道:“只要我喊一声,就把你抓起来,因为你是奸细。”“是又怎么样,你怎么对付我?”“只要你招了就免受皮肤之苦。”“然后呢?”“然后,由王爷处置你。”“我想知道你怎么处置我?”
董庭燕想想道:“看在相识一场的面上,赏你个痛快。”上官春梦哈哈笑道:“妹妹,你好仁慈啊!如果我想活呢?”“那就供出你的同伙。”“我的同伙就是寿王啊,他命我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这是连孩童都可想到的。”
董笑道:“看样,你是不打自招了。”春梦道:“免受苦嘛,这样可否活命?”“你们的同伙是谁?”上官春梦道:“好说。来人,带进来?”


第六十回 庭燕赎罪


哗啦,房门大开,几个武士,押进一个浑身是血脸部於青的汉子,卟嗵跪下。董庭燕登时惊的面无血色。
上官春梦笑道:“只要你招了,免受皮肤之苦。”董突然纵起向窗外跃去,结果又回来了,被人家抓住脚腕拽了回去。
她拔出匕首刺去,嘭被上官春梦双指夹住,一甩,咚射在窗框上。她挥掌斩向其项,打中了却震的玉掌疼痛难忍。
董庭燕突然对其陌生起来,在宗家时二人也经常撕闹或比武试剑,她认为上官春梦与自己差不多,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她刚想动啪,被点中穴道,登时栽在床上,那汉子道:“小姐,你就招了吧!”
董吓的浑身颤抖。这时,李玚进来,揪住其发,啪啪啪几个大耳光道:“贱人!你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快统统招来?”
董悲凉的哈哈大笑,然后转头道:“报应!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你赏我个痛快?”上官春梦道:“我不过一个歌伎,哪有权力决定他人生死。”
李玚道:“带走。”董庭燕被人家像揪小鸡一样提走。
李白正在室内抚琴,一阵香风,上官春梦进来,她抢过桌上的茶,喝了一口道:“可惜有乐无舞!如同宴席无菜。”李白道:“不有你吗?”“多一个人才有趣啊!英雄救美从来是千古佳话。”“可是红颜祸水此起彼伏。”
春梦道:“此罪我们女人可但不起!尧舜为何没出红颜祸水?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勿怪他人。”
李白笑了道:“言之有理。你想救她为何不明说?我初次发现,原来你心肠这么好,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春梦道:“刚才不久。”“良心发现?”“对。因为我让她决定她自己之命运。”李白又轻抚几下道:“听说她赏你个痛快。”“对。看样她不是个恶毒女人,如果稍加调教也许是有用之才。”“可她却是你的对头。”
上官春梦站起背手傲然道:“我说了,她不配。”李白用赞赏的目光道:“你确实有王者风度!”“诗仙就是眼光独到。”
门开了,刑室内几个大汉回头望着,见李白与上官春梦进来。董庭燕双手被吊在梁上,已经昏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满鼻的幽香,发现自己在一张大床上,一双清澈无邪的眼睛正望着自己。
她登时泪水下来,道:“谢谢诗仙,搭救贱妾。”
李白摇头道:“不是,是上官姑娘救了你。”董唿!坐起道:“是她?”接着一片茫然。
李白道:“为何落此地步?”董苦笑道:“救命之恩你懂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年一个恶少欲奸污我,一个人救了我。她拖人将我送入永王府,条件是定时将他们情况无论衣食住行都汇报给她。”
“那人是什么人?”“是个女人,声音很好听,可能很漂亮的女人。”“你没看到她的脸。”“对。她一身红衣,细纱蒙着脸。”“她叫什么做什么的?”“不知道。因为她救了我,保住了我的贞洁,也就是保了我的生命。我的命等于是她的,而她也没让我做杀人放火之事。”
李白道:“如此说来你对她一无所知。”“对。只是每隔半个多月,一量车来接我,车上两个女子我们游玩一番,她们听我讲述王府中情况,她们最感兴趣的是太子李亨的情况。”
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很好听的女子声音传来,道:“好大的胆子,你竟然将我们的事靠诉了他人。”董庭燕大吃一惊。
她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恩人的声音,竟然是从李白口中发出。她不由四周望望,希望不是真的。
李白从其表情点点头,全明白了,又恢复自己声音道:“你上当了。那个女人,你知道是谁吗?她就是魔教教主安禄山之母阿史德,我方才不过模仿一下她的声音而已,果然是她。”
董庭燕美目圆睁,魔教倒听说过,可是阿史德却从来没听说过。
李白忽然轻轻将其推倒,欲非礼状,然后另个拳头击在自己脸上,转身背手望着窗子道:“方才恶少非礼,我也英雄救美了,很简单嘛。阴毒狡诈无比的阿史德导演出这把戏太过轻松。魔教最会利用人的善良!人光有善良是不够的,还要有智慧,具有强大分辨正邪的能力。所以仁义礼智信,仁后边还有智。如果她是好人,为何利用你刺探他人机密?”
董庭燕回想当年的经过,恍然大悟,惊的面无血色道:“我被人家耍了!”说着捂脸哭泣。
于是王府中多个女仆,她端粪桶劈柴挑水做饭干最苦最累的活。人们往往非常诧异,因为她的娇容她的身段,与她的工作太不般配,所以后来她将脸包上。
这日早晨,提水做饭时,因逆风被灶堂的烟,呛的涕泪横流,在门口咳喘着,一阵香风入鼻,她睁开眼,见上官春梦站在面前,伸玉指丝帕为其擦擦脸上的黑灰,燕低下了头。
上官和蔼的道:“你为何不逃?凭你的武功,完全可逃走。”
燕木然的道:“我这是在赎罪,我恨自己太傻了,被人家耍戏,我对不起王爷与圣上。”上官春梦正色道:“你不是傻,你是善良是忠义。不知恩图报非人也!我必竟与你相处多年,你的性格我是知道的,记住,是你的善良救了你,让你还活着,精明人往往都短寿,比如阿史德。”燕泪水下来。
这时,一管事仆妇过来,喝斥道:“哎呀,你这懒虫,洗脸水还没烧好,小姐夫人们正等着呢,快呀快呀!”说着掐了一把。“来啦来啦!”燕急忙回房内,将水舀入铁皮桶中提走。上官春梦一直目送她远去,然后低头思索了好一会儿。
从此董庭燕闲时读经书,总是自省道德欠缺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忍辱修德,数十年后,她竟然发现自己得道成仙,因为她处于不修道已在道中之境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