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九)

77561


第五十一回 龙鳞解围


李白拉其手道:“快回去。”二人回到楼前,唰唰跳下二人,正是李十二娘与邝柔,道:“你哪去了!吓死我们了!”
美玉急道:“对不起姊姊。我刚才出去办点事。”她们见李白在旁,自己又穿的单薄,笑了笑拉其回了内室。
她将金缕玉衣凤尾鞭放好,解衣而睡。
天亮后,三女莺声燕语的起来,说笑穿衣,邝柔习惯趴窗望了一眼,吓了一大跳,招二人来看。
但见,院中大树下,并排盘座五个喇嘛,鸡冠帽,绛色袈裟。不远处盘坐另一伙三人,二个弯刀,一个持剑。李白对持着闭目盘坐在他们面前,众人身上均是露水,可见从昨晚一直坐到现在。
美玉见了知道李白并没有睡,一直在保护自己,心中升起不尽的感激。她婷婷下楼来到近前,施礼道:“几位大师各位前辈驾到,有失远迎,何不屋中一坐。”
中间为首喇嘛,看样五十岁左右,大方面淡眉,狮鼻阔口,挂串念珠,很是威武。
单手立掌施礼道:“吾佛慈悲。老纳丹僧琅玛昨晚仓促到来,还请小姐见谅。”美玉道:“好说好说。上人来此有何贵干?”“唉!老纳受人所托而来,我家王爷娑悉笼猎受命印绶被自称白手之人盗窃,声称只有用梁王宝藏才能交换,老纳特来询问,何为梁王宝藏?”
邝柔上前道:“汝这和尚,四大不空六根不净,无非是贪婪宝藏而找出的借口。”“非也!老纳不敢贪恋红尘俗物,老纳只想请小姐给个方便,只须引出白手,即便归还。”
美玉道:“今人哪个不晓得梁王宝藏早在数百年前被曹操给发了,您应该问他去。”“老纳不远万里而来,希望小姐勿让空手而归!”美玉道:“偷你家王爷东西的人,并非白手,而是魔教中人,他们希望借白手与你两败俱伤,从中渔利。”“小姐怎知?难道你认识白手?”
邝柔道:“汝这和尚好不通事理,难道张三偷了东西硬索拿你娘换,你就得给吗?”
旁边弟子才仁怒道:“大胆,竟敢对上师不敬。”琅玛摆手止住道:“老纳只想请小姐配合引出那人即可,老纳保证绝不伤小姐分毫。”邝柔道:“你如何保证?”琅玛顿了下道:“老纳以人格保证。”“你的人格算个什么?”
才仁实在受不了,因为喇嘛在藏人中就等于敬仰的神灵,何况是大喇嘛。这次他并没有出声,一挥手乾坤圈打出。邝柔大惊感觉一股巨大力量袭来,她持剑拦出,嘭的一声大响,邝柔娇躯倒飞撞破楼窗栽入室内,才仁伸手收回圈子。
李白倒吸一口凉气:弟子都这么厉害!师父得什么境界。
二女急忙冲回室内,见邝柔蹦起冲了出来,拔剑欲拼命。李十二娘硬是拉住,指指另外三位,来到近前道:“你们三位从何而来。”持剑者脸色苍白且长,两条淡眉显的很冷酷,他道:“在下何贵财,他们是我的兄弟遇惜烟、劳太拉。”邝柔心中一惊,低语道:“南天三秀,南诏国的大内第一高手。”
十二娘道:“来此有何贵干?”“王宫内被人盗取宝物。”其实是王妃沐浴时内衣被偷去,这简直是所有大内护卫们的奇耻大辱,护卫总管以死谢罪,他也不便说出口,太可耻。
其实几件衣裳也值不了多少金子,这脸面实在过不去,这是尊严的问题,是其民族所有人的耻辱。其实古代许多战争多因面子问题。
十二娘道:“必须是梁王宝藏交换。”“正是。”“宝物丢失乃尔等无能之过,何必强人所强。”何道:“言之有理,只需小姐引出白手即可。”“小女不才,学过几天剑术,请先生指点几下可好?”
何贵财突然腾空而起一道寒光劈出,他并没有下死手,只是吓吓对方,这么漂亮女孩实在没理由让其失去生命。
哪知十二娘也亮出小巧的剑器,扫向其腕,何急忙伸指去夹其剑,哪知对方,撤剑出剑又刺出十八剑,何大惊急忙暴退。
他方才是盘坐,如今站立,惊讶道:“裴旻是汝何人?”“师伯。”何笑道:“好,没想到今日碰到名门之后,姑娘小心。”他腾身而起一剑劈出剑罡,这可厉害啊!那能量老远便可将人分为两半。
十二娘也大喝还击,咔嚓一声脆响,她被震飞倒翻数个跟头才站稳,她知道自己功力火侯不到位,与人家差一大截。何也吃惊不小,再过二十年这丫头简直天下第一的势头了。
十二娘方要再战,只见竹林中云雾升腾,滚出一团白雾停在远处,只听一声冷笑道:“尔等找我何事?白手在此。”李白一惊,正是蒲笑的声音。
劳太拉唰双目掠起,仿佛谁撅了其家的祖坟,呛啷宝刀出鞘,闪电般冲上,腾空而起落入雾中全力劈出。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一个人倒飞而出,卟嗵栽在地上,正是劳太拉。但见其脸色铁青,昏了过去。
只听哈哈娇笑道:“这只是一点小小教训,尔等听着,快去寻找魔教教主,他才是真凶,再来骚扰定要尔等小命。”
遇惜烟大怒,持刀行功闪电般冲进雾中全力猛劈一通,刀罡把近前竹子成片扫倒,可见其锋。
可是,确实如同扫在空气中,连白手的影子都没挨上。他突然心中升出未名的恐惧。这时,一阵晨风吹过,他鼻中嗅到一股芳气。但见地上侧躺着一紫色纱衣的佳人,她一只戴着金丝手套的手抓着一个尺多长的鳞片,正源源不断的喷着雾气。
她另只胳臂从肘往下露出,是一条洁如玉藕般的玉腕葱指,这正是江湖传言的白手打扮。他明白了,搞了半天人家躺着呢,这能砍上吗!
刚想细看,不知为何那明明躺着的她,轻轻挥出一掌,就是那只谗死人的小嫩手,嘭的一声巨响,把威震南国的遇惜烟煽了出去,卟嗵摔在地上,跌个半死。
又是一声哈哈尖笑之声,这蒲笑特有的声音使美玉又惊又喜。
这时,两道红影闪过,才仁、佳旺持乾坤圈冲入雾中,全力扫出。几个回合过后,嘭嘭两声巨响,二人倒飞而出摔在地上,昏了过去。
突然,丹僧琅玛不见了,原来一瞬间进入雾中,众人瞪大眼睛,希望看到能发生什么惊心动魄的后果。哪知一个紫色人影,眨眼间跃过院墙,正是蒲笑,红色影子也跟上,正是琅玛,一道白影也随其而去,正是何贵财。二人紧追不舍,片刻消失在远方。
李白与美玉才知龙鳞让她得去了。也佩服蒲笑确实聪明,知道不是人家对手,见事不好,是撒腿就跑啊!

然后救醒四人,几个人功力都是一流很快恢复,站起称谢,劳太拉还留下金子道:“多有得罪,这是包赔伤竹之损失。”几人匆匆而去。
琅玛二人也佩服,一介女子如此了得,片刻间十里开外,蒲笑被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忽听河边有女子歌声,一拐弯来到近前,心中大喜卟嗵钻入人堆中。
琅玛与何贵财登时止住,见一群打完临时夜工的妇人正在河边梳头洗脸,几个人还在河中洗澡。二人知道坏了,让她跑了!总不能钻入赤身裸体的老娘们堆里去摸人,传到江湖上岂不让人笑掉大牙。这二人何等品德人物,摇头叹息而去,盯着两边河道希望抓住她。


第五十二回 寻找姨娘

 

十二娘与邝柔都知道个事实,自己的功夫实在一般。
众人又回到城中,李白没想到蒲笑竟然躲在附近,那阳居正找哪去了。
宗珑闻听邝柔差点送命,立即前来嘘寒问暖的慰问,珑不知为什么,初次见到她,便一见钟情。邝柔多年来东奔西走,从来没有如此大家相公来关心过自己,有些受宠若惊之感。
美玉的婚礼选在中秋之日,这下她没有任何逆反心理,如果与这个冒牌李白假戏真作也可,是真李白则更好,随天意了。
她猜想着李白到底什么样子,脑中闪过多个形象,但她并不满意。她忽然想起那些画,欣喜不已差点让自己给烧了。
她找到一副,一个男子给紫烟描眉图,紫烟闭上眼睛微微仰头,那么端庄漂亮,面带不尽的幸福表情,难道这个就是前世的自己吗?她仔细呆望着,可是这个男人背对自己,还是无法看见他,他一定是诗仙了。
她正呆呆懊恼时,突然觉的眉头发痒,有物在触动自己的眉毛,唰睁开眼睛,惊呆了,但见一面如冰雕玉琢般的飘逸公子弯腰在给自己描眉。
距离如此之近,他那双凤目,是那么的温和,美玉登时差怯的芳心乱跳,窘着玉面通红道:“你是谁?”那人道:“娘子,你怎么了?”“什么?我是你的娘子?”“对啊。”
这时,突然扑上两个孩子抱着其腿呼着娘亲,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哎呦这个可爱!美玉惊的目瞪口呆,转头望着镜子,自己又是紫烟形像,自己已经是一个丰乳肥臀的少妇,但是一点不蠢,贵气十足,典型大唐美人。
两个孩子不停的叫着娘亲,美玉道:“你叫什么名字?”男孩道:“我叫伯禽。”女孩道:“我叫平阳,娘亲我要吃奶。”爬上腿扒开胸衣就吮了起来,女孩边吮边闪着眼睛望着,她的眼睛脸形简直与紫烟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哎呦可爱的,美玉先前简直汗毛立了起来,续而母爱大发,心里感觉这两个孩子就是自己的。稀罕的抱着亲着。
这时,叭的一声响,美玉惊的一震,回过神来,幻象消失,见手中依然拿着画,原来一阵风,吹开窗子。她自语道:“平阳伯禽,我的孩儿,我的孩儿。”随后明白了,闭上眼睛仰头心想:“难道这就是我的前世儿女吗?他们的妈妈早逝,这些年他们怎么度过的?”不由泪水下来。
这时,十二娘邝柔说笑着进来,惊讶道:“哎,妹妹怎么哭了?”美玉不好意思,急忙道:“邝姊姊,你的大姨娘找到没有?”邝柔道:“没有啊!还被人骗去了不少钱。”美玉道:“姊姊,我知道在哪?”二女惊讶。
邝柔大喜急忙道:“在哪?”美玉吱吱唔唔,邝柔急道:“你快说啊!我找了十年了。我娘想起姨娘就暗中哭泣不敢让阿婆瞧见。说她一定是生自己的气才远离她。”
美玉道:“说起来太离奇,只怕你们不信。”“你快说我们一定信。”美玉拿出一轴画道:“就在这画中,这里有个女子她告诉我她叫程洁。”
邝柔失望的沉脸转身道:“妹妹,这个事你也耍姊姊开心。”美玉惊站起道:“真的姊姊,我没骗你。画中那女子与我一起在海边洗澡,是她告诉我的,程洁与我非常好。”邝柔嘘气道:“妹妹从哪搞来的歪门邪道的东西,你是不是中了人家的邪术了?”
美玉道:“不是,真的姊姊。”她拼命解释着。二女依然不信。十二娘道:“好,信你。除非是李诗仙的画,有身临其境之效。”美玉红着脸道:“这就是诗仙的画,我与那叫程洁的女子在野人岛海边崖下洗澡,紫烟要与她结为金篮姐妹。”邝柔一听野心岛唰站了起来,道:“什么?野人岛?那乃当年魔教的基地。”急忙打开了画。由于她心急,什么也看不出来,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副画。
片刻后道:“你快问问她,现在在哪?”美玉道:“好吧!”拿着画急着想进入境界,却怎么也不行,折腾到中午也不行。十二娘道:“行了吧!修炼界讲无求而自得,越求越得不到。”邝柔失望的流泪,美玉答应哪天试试再询问,她才破泣为笑。她尽管是老姑娘了,还是这么的天真。
八月十三,圆月当空,还有两日,自己即将结束少女时代,她每见到李白即脸红心跳,她一直等待后天将发生什么,到底谁是自己洞房郎君。
她来到阳台,打算望望夜夜为自己站岗的他,她将其呼上阳台,方要询问,哪知突然滑倒。李白立即掺扶起她,哪知她却投入其怀中不肯离去,实则想考验下他,是否是色狼,或许会原形毕露,套出他的身份与图谋。
李白却满脸正色,毫无他意,轻声道:“不早了,休息吧!”美玉道:“我后日即是你的人了,还用见外吗?”李白道:“你记住,我不是真的李白,我只是在完成与诗仙的交易。”美玉道:“你真是个傻子,诗仙能把你娘从地府中叫回来吗?他能给你个亲娘吗?”李白道:“诗仙不会骗我的!如果我娘没在地府呢?如果她转生在人间呢?好了,时间不早了,听话。”说完将其抱到秀床上,然后回到院中依然盘膝而坐,横剑于前。
美玉纳闷,他怎么这个表现,难道凭自己雎阳第一小姐,他一点不动心。诗仙能送他个亲娘?天下还有这样的恋娘傻三小子!让人家如此的耍戏,她不由笑了出来。
她闭目思索着他的话:他的娘亲不在地府,已转生在人间。她觉的这个假李白方方脸双眼皮,一副富态的样子,怎么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哎!长的这么像自己的师姐紫烟……她突然大惊坐了起来,她似乎想通了什么事,激动的浑身颤抖,难道他是自己的……。
她疯了般,打开那些画,查看紫烟曾经用过的物品,以呼起某些记忆。


第五十三回 中秋婚礼

 

夜色中,月光温柔的将大地一切呵护在怀中,花园中凉凉的夜风中,飘着阵阵的花香。
邝柔披件纱衣来到花丛中,她望着天上的圆月,她睡不着,她从小闻听娘给其讲大姨娘的故事。是姨娘将巨万财产从魔教手中夺回,然后让给了妹妹。
她也升出思念这个姨娘的感情,母亲上了年岁后,常常思念姐姐而悄悄哭泣。
邝柔为了尽孝,不惜自己的青春,同龄姐妹,孩子都十岁了,可她依然为母分忧,不找到姨娘绝不想终身大事。
她忽闻练剑之声,寻声来到近前,见亭旁空地上,一人正在舞剑,他剑式很奇特,奇特就是他太俗气太普通,好像天桥的把式们都会的招式。可她哪里知道,这是汉代皇家绝学。
此人正是宗珑,他笨拙的舞动着,练了一遍又一遍,晃晃头道:“唉!不行,又该遭她打了。”将剑猛摔在地上。
邝柔见他好像极不情愿练武,又见其练起拳来,结果更笨了,哈着腰又蹦又跳,伸掌划来划去,很像日本相扑。其实她看的没错,相扑就是来源汉代角抵。
父亲邝野教其兄弟姐妹刀剑拳法都讲快干净利落。从没见过这么古仆笨拙的拳法,不由掩樱唇噗笑了出来。
“什么人?”宗珑停下,闪身来其近前,邝柔一惊,才知他可不是笨,自己绝不是人家的对手。想走又不好意思,有偷艺之嫌了,停下转身羞涩之态。
宗珑道:“原来是妹妹在散心。”“嗯!珑兄招式好个奇怪,小妹从来没见过。”“当然了,古墓之物,何人能见。”“什么?”“啊!我是说太普通了。小妹,姨娘可有线索?”
“其实,我根本就没打算能找到她。”宗珑道:“那为何妹妹还周游天下?”“我是给娘一个希望,让其不必伤心,有个盼头。”宗珑惊讶道:“为了让母亲舒心,你不惜浪费自己的青春?!”“小妹没那么高尚,贪玩而已。”“不!妹妹之孝,珑自愧不如。”说着掠衣便拜。
“呀!快快请起。”说着将其掺起。又闲谈片刻。“时间不早了,回房休息吧。”说完宗珑转身离去。
她也想回屋,刚转过花树。忽听一清脆声音道:“汝还在找姨娘吗?”邝柔一惊,见不远处站起一白纱女子,似乎没有敌意。柔问:“你是谁?”那女子道:“我是青莲,是美玉的朋友。你还在找你的姨娘吗?”“是,我找了她整整十年。”说着哽咽。
“为何非常找她?”“因为我娘年岁大了,这是唯一最亲的姊姊。她能不想吗?”“所以你为母亲分忧,连自己终身大事都不考虑?”邝柔道:“母亲不悦何敢自愉!”青莲道:“好个孝女啊!巧的很,你姨娘与我同在山中修仙,她知道你的事后,命我前来送些物品。”说着递上个包。
邝柔大喜接过道:“真的吗?真的吗?”说着跪地感谢。青莲上前掺起道:“好孩子!你姨娘正在修仙,不要打扰她,若动了情丝掉了层次,前功尽弃。她说这些画足以解其姐妹之情。”说着而去。
邝柔大喜,捧画回到房间,打开后见两个女子正在程园嘻戏,其中一个是自己母亲,另一个则不认识,心想一定是姨娘。又打开几个均是生活细节之作,大概是当年与母亲的生活过程。
她高兴的一直看到天明,次日,北风大起,她对美玉述了经过,二女大喜。十二娘高兴道:“姊姊的苦心没白废。”邝柔道:“恕姊姊不能参加你的婚礼,正好我家商船,今日路过雎阳南去广陵,他年我们姐妹再述情意。”二女点头。
李白与十二娘众人将其送上码头,临登船时,宗珑忽然上前道:“妹妹,今日一别,不知何年再见?”邝柔道:“珑兄随时可去广陵程园找我。”不知为何面有羞涩之意。
李十二娘是女孩,立即明白了,拉李白退到远处。
宗珑道:“如果我接妹妹来雎阳,肯赏脸吗?”邝柔立即明白了,点点头羞怯的转身欲走。
“慢!”宗珑解下佩剑,道:“妹妹一路小心,这柄剑给你防身之用。”邝柔见是把很普通的斑纹古铜剑,道:“谢谢相公美意。”说着解下一琉璃玉佩道:“这个送你留作记念吧!”说完跳上大船,扬帆而去。隋唐大运河从雎阳直通广陵扬州。
宗珑拿着玉佩,阳光一闪,竟然显出一女人形像正是邝柔。他非常高兴, 二人心意已明。

美玉的婚礼实在是冷清,是因为她穷吗?恰恰相反,因为她太富有,竟然拥有梁王宝藏。
所以其他兄弟姐妹,都没让回来,怕遭坏人劫持,兄妹都派人送些礼物略表寸心了。
八月十五,这天宗府依然与往日无别,可府前后左右,街上路口,有许多神秘人物在晃动,这是官府雎阳太守许远许老爷派的秘探。而邻家对街的赵老爷家娶儿媳同时嫁女儿,张灯结彩,好戏连台,鞭炮齐鸣,引的许多人观看。
午后,茹仙突然命准备喜堂,丫鬟仆人们高兴的筹备着。渐渐的太阳要落山了,依然没有诗仙李白的影子。
而假李白整衣束带,更加丝毫不敢放松,横剑膝前盘坐在台阶上。美玉穿好彩衣,来到近前道:“诗仙不可能来了,走吧,只有你我拜天地了。”说完婷婷前行,李白跟在其后面。
刚出园门,突然丫鬟月儿来报道:“小姐,小姐!大喜,大喜!”美玉道:“喜从何来?”“李仙长李含光到来。”美玉喜道:“师父来了。”欢快的跑入厅中,见茹仙正与一仙风道骨五缕墨髯的中年道士闲谈。
此人正是盛唐时茅山派大宗师李含光。
大家熟知历史的,或常看武侠小说的都知,少林武当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可是在唐还没武当的事呢,武当因真武与明代张三丰而出名。唐代道家兴旺处在广陵近前长江两岸的茅山,茅山派一直兴旺到宋代,才被北方全真派取代,形成统领武林修练界的龙头门派。
美玉娇呼一声:“师父!”上前跪地叩头。光哈哈笑道:“好徙儿,勿要多礼!今日是汝大喜之日,快快请起。”说着将其掺起。


第五十四回 赏个亲娘


美玉抬头见李含光身后,站立一白衣秀士,他戴着个斗笠,看不清脸,从身材看是极清秀之人,觉的这个人熟悉,可能哪个师兄弟。
她忽然嗔道:“拜什么堂,我要跟师父出家!”说着流泪。光惊讶道:“此话怎讲?为师当年没让你出家,就因你有段俗缘未了,而且是汝前生之誓愿。”美玉伸指道:“我就与这个假货拜堂吗?”光道:“你当真不识他?”“不识?”“将他赶出去如何?”“随便。”“当初是谁抱在怀中亲啊爱啊!牵肠挂肚的舍不得?”
假李白登时泪水下来,卟嗵跪拜在地。美玉惊讶不已,聋姥姥李金菊当初也是这个话,他到底是谁?
李含光道:“你这愚儿,还不快快醒来!”说着挽袖伸剑指奔其眉心一点,一道紫光射出。
美玉呀的一声栽倒昏了过去,片刻后悠悠醒来。喃喃自语道:“相公,相公,好个能受!好个难受,苦也!相公!……。”原来她被李含光使用神通法术打开前世之记忆。
她的前生最后时刻是在病床上,是债主来索命时的痛苦中。这就是她的最后记忆,此时依然如此。突然睁开眼睛,惊讶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在这?”李含光笑道:“你这愚儿醒来第一句就是你的相公,何来记的师父!”众人大笑。
美玉站起道:“这是哪里,我怎么再这?我的相公孩儿呢?桃儿、杏儿、桔儿,苹儿,相公呢?”她左顾右盼寻找丫鬟。李含光道:“你看这是谁?”唰旁边那人摘掉斗笠,美玉喜道:“相公!”扑其近前,又止住,在众目睽睽之下,何敢亲妮。
茹仙立即觉察到了,美玉的眼神表情全变了,根本不再是少女,而是超级稳重成熟的表情。她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女儿一瞬间消失了,她现在已不再是宗美玉,而是活生生的许紫烟。
果然,她立即表现出大家主妇的豪气与威严,喝声道:“来人,苹儿桃儿,告诉厨房加菜,今日贵客迎门。我李家棚壁生辉。”众人哈哈大笑。
而茹仙却泪水直流。
她望望茹仙道:“这位姊姊,好个面熟,请问您是?”茹仙皱娥眉流泪。
美玉满脸惊讶道:“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对了,对了!我病的好苦也!是师父您老人家救了我!大恩不言谢,我给您叩头。”说着欲跪。她的记忆还停在十多年前生命最后时刻。
李含光伸手拦住她叹息道:“真让师父汗颜,为师道行境界实在有限,根本无法化解你的命债,你已是两世之人,这是宗府!你已经往生十六载。你此生名叫美玉小姐。”紫烟才发觉确实自己的嗓音怎么变了。
自己是大腹便便的熟妇,现在怎么变的娇小苗条?她摸着手脸与身体,不知所措的表情。
李含光站起又摸她头一下,这下此生记忆一并记起,这下她再也控制不住,扑到李白怀中放声大哭,众人息嘘感叹落泪。人生什么才是永恒啊!功名利禄转眼即空,只有做好事积的德与做恶产生的罪业永远缠身。
紫烟突然想起道:“我的平阳伯禽呢?”忽听身后道:“娘,孩子在此。”她转身抬头望望,见说话的正是跪趴在地的假李白。她慢慢来其近前,蹲下捧起其脸,她立即知道了,太像自己,太像紫烟了。
伯禽道:“娘,我就是伯禽。”“吾的儿!长这么大了!娘竟然一点不认得你啊!”美玉抱其放声痛哭。众人心软者落泪。她突然道:“妹妹平阳呢?”“她假死随仙人修道去了。”
这时,一声欢笑,这娇嫩欢快的声音,似乎扫除一切悲伤。李十二娘从小性格大方,因为她是表演艺人行业,不大方怎行。她大声道:“两世为人,母子团圆,好啦!开始拜天地。”众人掌声雷动欢呼。
李含光道:“你们前生虽是夫妻,但是今天换了肉身,还得拜天地,才是天道认可之夫妇。”丫鬟立即将美玉扯入后房,重新化妆打扮,片刻出来凤冠霞披,头盖大红。
王龙大喝:“拜天地!”李含光与武茹仙上座代替双方父母。李白也换件新衣,打扮一番,仿佛就是二十多岁,不愧为谪仙人。
李白拉美玉之手,在其手心,划个圈一点,划个圈一点,这是当年在野人岛时,二人定下的结拜暗号,美玉当然全记着,不由激动的浑身颤抖。
“一拜天地!”二人向南叩头。“二拜高堂。”二人向李武二人叩头。“夫妻对拜!”二人面对面互相叩头。“入洞房。”李白拉美玉进入内室,
然后出来陪众人吃酒用餐。也没外人,唯一贵客就是李含光。
酒席上,李含光道:“雎阳不是祥地也,尔等要远走他乡!”李白点头道:“此劫必成无法改变。”光点点头道:“天意难违,历史将进入新的时代!谁能改变。唉!魔乱人间。最后只等转轮圣王最后救度,才可逃出此劫。”王龙与茹仙不知怎么回事,方要询问,光道:“天机不可泄漏,漏者没命。”二人不敢再问。
饭毕,李白与美玉喝了交杯酒,两世夫妻,说不尽的离别恩爱不必细表。
次日,李含光欲走,美玉挽留,光道:“你我师徙缘份已尽。我只能带你达到此境界。你欲往更高修练,当去庐山,去找腾空真人。让她带你找高人指点修练。”美玉叩头跪拜,含光抚抚其头飘然而去。
转眼来到九月,李十二娘欲回长安宫中梨园,李白命伯禽陪送,二人高高兴兴而去。
接下来的日子,茹仙将丫鬟们嫁的嫁,让回家的回家。这日叫来宗珑宗璟道:“你二人也不小了,天下游学去吧。”二人跪下,宗珑道:“我走了,何人服侍娘亲?”茹仙道:“吾儿之孝娘知。你去广陵找那邝家姑娘去吧。那里有咱家绸缎庄行,足可娶她过门,你兄弟莫要再北上,不久北方将有大劫。”宗珑心想:真是知子莫若母,竟然这么细微的事她都知道,可见其对自己关心成度绝不次于亲娘,她早知茹仙不是亲娘,但是他对其比亲娘还亲,他讨厌自己亲娘岳玲珑,老是强制自己做不愿做的事。他流泪道:“娘,你怎么办?”“娘,自有去处。”宗珑叩头不止落泪。茹仙沉脸道:“不听娘的话谓不孝,你们快走,切记再莫北上,若有合适的大家闺秀,汝做主为弟弟办了婚事。”“是。娘!”兄弟二人背包坐船南去。
他们的家破,不是因为太穷,恰恰相反,是太富有了,谁都眼红。
不久宗家人去室空,茹仙不知去向。
一些贼们高兴了,纷纷夜里前来偷盗东西,可是来一回的这辈子再不想做贼,差点吓死!差点被妖精吃了,宗府又成了吓人的鬼宅!

 

第五十五回 庐山寻道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下之下天宝十四年(乙未,公元七五五年)
十一月,甲子,安禄山发所部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凡十五万众,号二十万,反于范阳。
命范阳节度副使贾循守范阳,平卢节度副使吕知诲守平卢,别将高秀岩守大同;诸将皆引兵夜发。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上之上
玄宗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下之下至德元年(丙申,公元七五六年)
春,正月,乙卯朔,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以达奚珣为侍中,张通儒为中书令,高尚、严庄为中书侍郎。
李随至睢阳,有众数万。丙辰,以随为河南节度使,以前高要尉许远为睢阳太守兼防御使。
初,雍丘令令狐潮以县降魔贼,贼封其为将,使东击淮阳救兵于襄邑,破之,俘百馀人,拘于雍丘,淮阳兵遂杀守者攻来,潮弃妻子走,故贾贲得以其间入雍丘。庚子,潮引贼精兵攻雍丘;贲出战,败死。张巡力战却贼,因兼领贲众,自称吴王先锋使。
三月,乙卯,潮复与贼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四万馀众杀至城下;众惧,莫有固志。张巡道:“贼兵精锐,有轻我心。今出其不意击之,彼必惊溃。贼势小折,然后城可守也。”乃使千人守城,自帅千人,分数队,开门突出。
张巡绝对的是大唐第一高手之例,身先士卒,直冲贼阵,干掉数十员战将,劈的残肢乱飞,贼遂退。明日,复进攻城,巡于城上立木栅以拒之。贼蚁附而登,巡束蒿灌油脂,焚而投之,贼烧的乱蹦不得上。乘机出兵击之,或夜袭营。二个月,大小三百余战,带甲而食,裹疮复战,魔贼遂败走。
巡乘胜追之,获胡兵二千人而还,军威大振魔教胆寒。
又战,巡使郎将雷万春于城上与令狐潮相闻,语未绝,贼弩射之,面中六箭而不动。潮疑其是木人,使问之,乃大惊,遥谓巡道:“见雷将军,方知足下军令之威矣!可惜天道不向唐矣,尔等何不顺天归燕!”巡道:“君未识人伦,焉知天道!”未几,出战,擒贼将十四人,斩道百余级。贼乃夜遁,收兵入陈留,不敢复出。

肃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上之下至德元年(丙申,公元七五六年)

五月,玄宗弃长安,西走,贼
占长安。 安禄山使孙孝哲杀霍国长公主及王妃、附马等于崇仁坊,刳其心,以祭被赐死的安庆宗。
凡杨国忠、高力士之党及禄山素所恶者皆杀之,共八十三人,或以铁器揭其脑盖,流血满街。己巳,又杀皇孙及郡、县主二十馀人。宫中或各王公大臣与府上美女姬妾抓住全部一批批运到洛阳。

玄宗西行路上,太阳魔教教主阿史德亲自尾随混进皇家队伍中,多次暗杀玄宗,李白与公孙大娘,全力还击,粉碎了魔教的阴谋。
马嵬坡兵变,杨国忠一党被陈玄礼高力士合力诛杀。赐死杨贵妃。马嵬驿李白公孙大娘大战阿史德终将其击杀。
(详情请看剑仙李白~霓裳羽衣)
李伯禽与公孙大娘成亲后投奔郭子仪而去暂且不提。

单说李白与美玉奔庐山而去,二人晓行夜宿,步步东南,十堰、襄阳、荆门、武汉,然后顺长江东下,进入江西九江地界,进入鄱阳湖,庐山已近在眼前。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美玉心情非常愉快,而李白因为王雪之死余痛未消,善解人意的美玉百般哄逗,李白心情好了起来,他知道一切皆有因缘。
这日,终于来到庐山近前,李白不止来一次了,他曾留下千古绝唱
《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
君寻腾空子,
尽到碧山家。
水舂云母砌,
风扫石楠花。
若爱幽居好,
相邀弄紫霞。

其二
多君相门女,
学道爱神仙。
素手掬青霭,
罗衣曳紫烟。
一往屏风叠,
乘鸾著玉鞭。

清泉处处小溪条条,说不尽的美景。

美玉有点发蒙,这么大的庐山,去哪找一个人。
临到中午,美玉实在是累了,来到路边,坐在溪边岩石,脱下秀鞋,哎哟!白白的小脚底下磨出几个血泡钻心的疼。
李白蹲在溪水中,为其清洗揉捏,果然疼痛减轻,白道:“娘子,这样吧!你在此休息,我去深山寻找,我路比较熟,而且腾空真人常常出没为百姓施药济世救人,也许有乡人知道她的洞府。”“好吧!相公你要多加小心。”
李白上岸向深山而去,美玉闭眼倚在树干上静静等待,待日落西山时也不见其归来。
这时,从远处过来一干瘦老妪,柱着木杖,持个要饭碗,突然摔倒呻吟。
美玉立即穿好鞋子,急上前扶起,道:“老人家,老人家你怎么了?”“饿,我饿!”美玉立即从包中拿出一个面饼。老人狼吞虎咽吃着。美玉微皱娥眉,原来老妇身上太臭,可能半年未洗澡。
片刻后,老妇道:“我的大儿出去谋生某归,小儿全家前年染疫而亡,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美玉从包中,取出一个珠子道:“老人家这个可值百金,够你余生了。”老妇大喜接过连连感谢。
“孩子,你心太好了。我好久没吃顿汤面了,你带我吃碗好吗?”美玉点点头道:“好吧!”说着掺扶起她,刚走几步一下摔倒,老妇涕道:“孩子,你独自去吧!让我这个没用的老婆子死在这喂狗吧!”
美玉道:“老人家,我来背你。”说着将其背起,没走百米,脚下血泡钻心的疼,每走一步如同踩上钉子,美玉咬牙挺着。
要知她过去可是坐轿的,前呼后拥的千金小姐,哪吃过这苦。还得提着包,片刻累的香汗淋淋。
这还不算,还得忍爱老妇身上的臭味,简直要了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