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八)

77562


第四十五回 聋姥姥是谁?


这时,外边几声鸟鸣,鬼谷双士,噌噌,蹦出窗外而去,华雄闭上眼睛静听,忽听脚步声,一人回来站到床前。
华雄忽觉气味不对,腥中带臭,脚步声也似乎不同,他撩眼一望,差点吓尿了。只见僵尸铁木耳,站其近前,面无表情,眼睛雪亮的盯着他。
喳一声刺耳的尖叫,扑了上来,华雄啊一声,猛的一滚躲开。那知对方一扑不中,又腾身扑来,速度快如闪电。
华雄何许人也,丐帮少主啊,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却被人家像老鼠一样按住。华雄掐住其双腕拼命向外推着,僵尸似乎力大无穷,腥臭的大嘴张开慢慢靠近其脖。
华雄拼命的推开……又慢慢靠近……再推开,远处的护卫们闻见声音,吓的汗毛直立,知道又出事了,结成队慢慢搜索着。
华雄累的冒了汗,知道被这玩艺咬一口,中毒就没命。突然大吼一声,用膝盖猛顶其腹,使劲一推,嘭把僵尸倒摔到墙上,轰隆一声,砖墙倒塌,古人不偷工减料,这质量确实好,若今天豆腐渣工程能钻墙外边去了。
僵尸又一声尖叫,一把抓住华雄一只脚,把靴子拽掉,又露出那只大黑脚,原来他只洗了一只,如果当时让他脱两只就露馅了。
那僵尸实则是精怪附体,它从来没见过这是什么东西? 用鼻子闻闻,打个喷嚏,真他奶奶个臭,嘛!你几个月不洗脚!是熊掌还是驴蹄子?!
华雄趁机啪一脚踹出,嘭僵尸被蹬翻,他使全力向窗外弹射而去。
那精怪嗷一声,腾空而起追上,双手猛抓,咔哧将其裤子扯开,一口咬其屁股蛋子上,结果啃下一块黑踆老皮。
华雄噌,逃到窗外,僵尸咧嘴卟嗵倒地不动了,原来把精怪臭跑了!说啥也不吃他了,真臭,可能八个月拉屎不揩腚。
华雄如脱网之鱼卟嗵钻入池塘里再不出来,一直等到天亮,闻听众人呼喝之声。他才从莲叶下伸出脑袋蹦上岸。

众武士们,一齐壮胆冲进屋中,见僵尸铁木耳瞪着眼睛,口中咬着一碎布屑,抓着一块破布裤子,都觉的奇怪,议论纷纷。“哎!怎么回事!”“怪了!”
这时,华雄早换条裤子过来,晃折扇道:“区区精怪算个甚么,本仙的裤子都能降妖捉怪!”众人轰声大笑。
华雄突然冒汗倒地昏了过去,众人大惊将其扶入他室救治。
一切安静下来,大家各做自己的事情。
饭毕闲着无事,曹大拿来到内室侧厅,轻敲几下,茹仙请了进来,她正在描凤,她真是才女,文化造旨一流。
曹背手伸脖望望道:“好,线条流畅落笔不俗。夫人不愧雎阳第一才女。”茹仙笑道:“大人过讲了!大人请坐。”曹掠衣坐在一旁。
传统中国人教养就是好,站坐有相,正襟危坐,面无邪色。茹仙给斟杯茶道:“大人这么悠闲?”曹吃了一口道:“有些不便外人听见之事,否则绝不敢染足内室。”“大人请讲?”“夫人,即将喜事迎门,可府中老摆弄精怪不太好吧!”
茹仙道:“我何愿府中多事,可事不由我。”曹又喝口道:“难道这一切不是夫人的逐客令?”“我家正缺人手,逐客岂不是自断膀臂,若不是众英雄顶力相助,我母女性命堪忧矣。”曹点头道:“言之有理。可是所有人均是摆设而已,皆不如夫人傅母一人也!”“你是说聋姥姥?她一年枯岁萎行将就木之人,何护我家。”
曹转头笑笑道:“夫人,能否介绍一下姥姥之家世?”茹仙一愣,好半天没吱声,然后道:“不知,这个老人家世,小妇确实一无所知。”
曹点点头道:“好,知道了。”他起身而去满脸不相信之色。
他走后,茹仙呆呆的静坐,心想:难道聋姥姥?她突然打个冷战,跟随自己二十年的聋姥姥,自己竟然对她一无所知,真是可笑。
确实茹仙不知,她没有说谎,笔者替她担保。宗府本来住在城北,因交通不便,后来买下城中王大将军的豪宅,聋姥姥随房而来,她以为是人家遗弃的佣人。传统中华文明有神论,讲善恶有报积德行善,宗府每年洪扬佛法斋僧布道,兴学赈灾修桥补路,救济贫苦的钱无数,多养个老人算什么。
聋姥姥不但从来不讨人嫌,而且琴棋书画,刺绣饮食才学都超过茹仙,所以她非常喜欢。唯一缺点就是耳背长的丑了点。可是今天问到了她却蒙了。对啊!她到底哪来的?

聋姥姥独住一院,她从来不喜欢丫鬟随便进入,她总说丫鬟们欲偷窃她的东西,所以大家都离她远远的!怕赖上。
她总是自己洗衣,聋姥姥最大的愤怒就是总怀疑丫鬟们欲偷窥她的青春。她每次愤怒时,丰肌雪肉的漂亮丫头们,都笑的前仰后合。因为从她满脸的皱纹,谁都能猜到她的身体得什么样。一定比抽巴窝瓜还难看,大家都这么说。可她却特别自珍自爱,自己尊容岂容他人观瞻,丫鬟也不行。
她的世界满院都是菊花,也许她非常爱菊,她正闭着眼睛躺在悠闲椅子上品着她的菊花茶。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曹一惊,聋姥姥的耳朵竟然比自己想象的都灵。以自己的轻功,如此之远竟然被她听见。此时,她的声音非常悦耳,不再老气横声。
曹背手挺胸进来,她的椅子一直晃动着,她慢悠悠道:“我的漏洞在哪?”曹道:“你的气质,就漏在这里。不论你如何掩饰,可是你一点都不像个佣人。”聋姥姥叹息摇头道:“谁让我天生不是贱命。我已经模仿下人三十年,还是没有成功。”
曹道:“还有你的牙齿。你的声音!都与你的外表太不般配。”“对,这两点也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也是我大富大贵的资本。”“你是贵妇?”聋姥姥点点头道:“对,而且不是一般的贵妇。”
“你最不应该做的,是将那铁球塞在蔡雄手中。”“这就证明我是本家人。”
“对。因为只有自家人才对黑暗中,出入地下室如此自如。”聋姥姥叹息道:“我并不是一个单于心计之人,因为我从小即不需要算计操心,我只须享受即可。”

“是啊!贵妇只需张口即可。你到底为了甚么?”


第四十六回 彼此彼此


聋姥姥正色道:“如果大人家里来伙人,要杀人抢劫,赖着不走要毁了这个家,你如何做?”“我一定想办法将他们赶出去,因为别人杀我,我有自卫权。”“彼此彼此。”
曹道:“我应该怎么做?”聋姥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最好。”“可是我已经知道了。”“知道太多的往往都短寿。”
曹点点头道:“是。可是以姥姥的本事,我早该没命,为何留到我发现你?”
聋唰睁开眼,她的眼神非常的威严,仿佛王者之态,不是硬装出的瞪眼,而是天生的不怒而威。
“你以为我是乱杀无辜之人?那些死去的都是早就该死之人。”“夫人,认为我是不该死之人?”“你至少目前不该死,因为你为人还不错。”曹点点头道:“我娘信佛,常告诉我善人自有天佑。我办案中多次死里逃生,我也认为善良即是护身符。”“你以后更应该多行善。”“一定。我是捕头,夫人命案我该如何处理?”“按你自己的命案办。”
曹激凌凌打个冷战,惊讶的望着对方:自己如此诡秘,她怎么发现的?
聋姥姥冷笑道:“你以为上官丫头床下搜出的毒瓶哪来的别人不知道?”曹冷汗下来。聋问:“你为何毒死同伙?”曹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与美玉小姐感情?”“视为已出。”“其实我身边那几位,都是水月楼主王淮派来的,他们想乘追查白手之机将美玉蒲笑都除掉,然后所有的事都由我来承担,白手同党一定会恨我!然后杀掉我,乃至我全家。”“所以你先下手为强。”“对!而且他们都该死,这些年制造冤假错案,害的众多人家破人亡子女流落娼门。”
……
六扇门其他高手,在院外等侯多时,忽见曹大拿踉踉跄跄逃了出来,他是被击出来的,并不是演的双簧,因为他想评估下聋姥姥的保秘程度。
这下他放心了,自己不必搬家隐姓埋名了。聋姥姥轻轻一掌挥出,便将其击到院中,多大的本事!自己师父都办不到,这样的人官府绝对抓不住。
其他人,纷纷跳入院中,啪啪扔入室内几个迷烟弹,然后冲入,聋姥姥却不见了。

聋姥姥不见了,美玉哭泣数日,宗璟宗珑城里周边寻找也是不见。找到王大将军家人询问,根本就没有聋姥姥这个人。
案基本结了,曹大拿把所有事都归到白手头上。可白手却跑了,去向不明。只有派人秘密盯上蒲笑所有近亲家属。
天策营副总项金刚亲自赶到峨眉山下凤凰山庄,却打听到个特别消息,蒲笑已于数年前死亡,因案情重大,开棺验尸,确实一具少女骨架。在民间秘密询问访查,也证明蒲笑早就红颜薄命。
案情更加复杂了,那这个蒲笑是谁?
华雄病了,病的很重,将张智请来,他听说是华雄病了,用天目扫了几眼,道:“去,到街头挑虱子最多的,衣服最破的乞丐衣裳买下来,给他穿上,然后抛到泥坑中。”众人依法操办。
果然,华雄很快好了,他仰天叹道:“天命难违,我一定前生做恶,注定一辈子讨饭命。”垂头丧气而去。阳居正也辞行寻找未婚妻而去。
留下来的只有本事实在一般的鬼谷双士,还有神秘未测的冒牌李白。

八月初五,多云。
奇怪近几天,没有江湖帮派前到袭击劫持,因为许多人知道了,宗家竟然出现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白手。许多人畏难而退。更多人知道了那面墙壁碎了,什么都没有,梁王宝藏,根本就是以讹传讹的无稽之谈。
美玉,实在没有心思办嫁妆,他望见窗外院中持剑静坐的李白就闹心,想爱又不敢,赶又赶不走。
午后,美玉躺在聋姥姥的床上小息,忽然一干枯的手,抚向其脸,她一惊,睁开眼一下扑其怀中道:“姥姥!你哪去了!”娇泣起来。聋姥姥抚其秀发道:“姥姥一直在这里啊!这里是我的家。是他们认为我一定得逃走,可是我一直在这里。”“姥姥,我怕怕,他们全是骗子,你要把这个假李白赶走。”“你舍得吗?”“怎么舍不得!与他非亲非故!”“那你还抱人家不放。”美玉羞的满脸通红撒娇嘤咛。
聋姥姥道:“小李子是好人。那天你听到的,是周太合故意表演给你的,那家伙单于口技。他模仿小李子的声音,故意离间于你。”美玉睁美目道:“原来如此。姥姥这些人真的是你除掉的吗?”“对啊!他们欲破咱家,我们没有自卫权吗?死的又都是凶恶之徙,他们不死,更多良民就得遭殃。更主要的是他们为宝藏而来。”“姥姥,难道真有梁王宝藏吗?”“当然了,当年曹操给挖去一些。但是还有他们没发现的。”“姥姥,你怎么知道的?”“因为宝藏就是我的。”“什么?姥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将来会懂的。今晚你与小李子去竹园等我,我让你开开眼。”“嗯!”美玉点点头。“你与当年一样乖,是娘的心肝。”“什么?”“你当年就是我的女儿。”“是过去世吗?”“对。”“姥姥,你是白手吗?”聋姥姥站起道:“你别提她了。从来是个让心的东西,唉!让了上千年的心。”又道:“有人来了!记住,今晚去,出去吧。”美玉,理理衣服从室内出来,见李白来到院中。
美玉依然装作不高兴道:“你来做什么?”“我来看看你是否安全。”“哼,你是最危险的人物。”说完头前而去。
李白跟其回到阁楼,美玉坐在阳台之上,他背手束立一旁,二人默默无语。美玉嗔道:“瞧瞧你整天规规矩矩那样,简直好像我儿子!你随便一点不行吗?”“我娘当年教我在长辈面前,不许随随便便。”“你不没娘吗?这又有娘了!”
美玉忽见那些画轴道:“你那些画到底从何而来?”“我说过,多是诗仙所作,少数是紫烟所作。”“你说我的前世是许紫烟?”“千真万确。”“那你是谁?”李白道:“我就是我。”“神神秘秘,去走,我不想看到你。”李白转身来到院中。


第四十七回 亦真亦幻


美玉又想起那肉肉的宝宝,打开那卷被火烧的画,仔细望着,忽一阵孩子啼哭声,她四周寻看着,帘子一挑,丫鬟进来抱着一孩子,哭的青筋暴起,美玉赶紧接过抱在怀中,她大吃一惊,自己又化为紫烟之身,赶紧哄着道:“宝宝不哭!宝宝不哭!”见孩子手背通红,惊问:“怎么搞的?”丫鬟道:“是小姐烧的?”“甚么,是我烧的?”“对,是小姐用蜡烛烧的。”
美玉不知为何又母爱熊熊,她感觉这个孩子确确实实是自己的亲骨肉,心疼的泪水直流道:“宝宝别哭!宝宝别哭!是娘亲不好!是娘亲不好!”果然慢慢孩子不哭了,格格笑了起来,活蹦乱跳的,美玉高兴的爱不释手。
突然,传来一女子格格欢笑声,美玉一下回过神来,原来皆是梦幻,自己还在阳台之上,手中拿着画。她早听说过李白画有身临其境之效,果然如此。
她伸头见院中树下多了两个妙龄少女,其中一个特别艳丽清秀的正与李白说笑着,道:“师父让我前来看看你。是否可帮忙。”“多谢姊姊了。”一指旁边的问:“这位妹子是?”女子接过道:“不。是大姐,你二十四,我比你大一岁,十二妹与我说了你的年龄,我叫邝柔。”李白躬身施礼道:“大姊在上,请受小弟一拜。”“你是李白?”“对。”他见对方疑惑的眼睛,道:“重名而已,坐坐。”三人坐在树下石头凳子上。
李十二娘解下头巾道:“好容易才找到这里,在路上遇到邝姊姊。”月儿给上茶。这时,她发现了探头观望的美玉,冲其摆摆手。
只听星儿娇呼一声道:“哎呀,恩公是你。”立即上前参拜。邝柔立即将其扶起道:“快起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星儿招呼道:“小姐,她就是我的恩公邝姊姊。”
美玉一听赶紧下楼,人家救她就等于救自己,立即上前大礼参拜。
邝柔立即扶起道:“哎呀,妹妹快快请起,当日我在黄河乘船,忽见水中起浮一人,便拉到岸上,看样是咱们姐妹有缘。”她是标准扬州口音,古称吴音软语非常的温柔好听。
美玉立即命厨房加菜,然后望望十二,见其苗条清秀的简直像仙子,道:“姊姊贵姓?”十二娘道:“我姓李,家中行十二,故称十二娘。”她便是杜甫诗中大名鼎鼎的著名舞蹈家李十二娘,公孙大娘的梨园弟子,霓裳羽衣的传人。
美玉道:“姊姊你这身材,一定舞蹈好吧!”十二掩樱唇笑道:“好眼力,我的专业是舞蹈。”美玉喜道:“有空与姊姊切磋舞功。”“好的好的。”
美玉忽然眼一亮道:“哎!我早闻广陵十大美女之一有个叫邝柔的,不会是姊姊吧!”邝柔面带害羞道:“当然不是喽,广陵可是江南美女成群,哪能排准名次。”十二娘道:“就是邝姊姊哎!”邝柔挥秀拳轻捶,众人欢笑。
美玉道:“姊姊因何雅兴来两京游山玩水?”邝柔道:“找人,寻找我多年未见的姨娘,应该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姨娘。”众人点点头。邝柔道:“我娘叫程香,我的姨娘叫程洁,各位可听说过?”“程洁?”美玉差点跳起来。
众人齐看她,邝道:“难道妹妹听过她?”美玉吱唔道:“没…没…没有。”她想起画中所遇,可有谁会相信这荒唐事呢!
美玉又眼亮着问:“听说广陵有琼花苑大东家第一花魁程香?”邝柔道:“正是家母,在下父亲名叫邝野,我外婆修佛,琼花苑虽卖艺不卖身,但毕竟不是高雅场所,所以外婆命改行为刺绣坊。今天之琼花苑,是他人又复名而已。”
不知不觉已经日落西山,众人饭毕,美玉道:“这城里太过气闷,走,去城外竹园。”众人骑马出城,片刻而至,这时,已经夜幕微降。
由于大雨冲唰,竹园清静极了,座座假山亭台,曲径通幽,别有洞天。自宗鸣走了之后,护卫武士们都撤走了,只留些力工负责喂猪看园。
四人漫步在园中,邝柔赞道:“不愧昔日梁园,果然非同凡想。”众人来到池塘边,凉风习习,荷叶团团,蛙鸣叠起。
美玉想起父亲,叹息道:“不知那和尚可是好人?”李白道:“无相法师在川蜀那简直神仙级人物。”美玉喜道:“真的吗?”十二娘道:“当然了,那是诗仙的老家。”美玉哼了一声道:“姊姊也随他骗我!你们一伙的。”十二娘道:“人家可没有你们亲哎!”美玉羞涩道:“姊姊取笑人家!”众人欢笑。
十二娘拉其手道:“来,姊姊教你跳舞!”二女高兴应允。在林中三女翩翩起舞,李白抚琴奏乐。
只到玩累为止。
众人坐在石头上,美玉道:“姊姊们敢睡在这里吗?我可是梁王宝藏拥有者,谁都想得到我!与我在一起,非常危险。”二女道:“没问题。”
仆人给准备了两间上房,是唐式非常精致的木楼。
沐浴过后,二女睡熟,美玉起来,悄悄来到外边,刚趴在李白窗前,见身旁二人,正是聋姥姥与李白,她示意别出声。三人快速向北而去,来到一座大的假山前。
这座假山由巨石堆积而成,聋姥姥钻进山洞中,里边传来轻微磨擦声,片刻她招招手。二人钻进洞中,美玉吃了一惊,自己从小常来玩,没想到还洞中有洞。三人钻了进去,但见聋姥姥,将巨石推回,这大石足有千斤重。
三人走下台阶,又来到一四米见方的小屋。美玉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不想看梁王宝藏吗?”二人一惊。但见,她又单掌按在石壁上道:“你俩来推?”三人使足力气才慢慢推开一条缝。李白明白了,普通人休想进来。
终于推开了,底下却是一口似乎深不见底的深井。聋姥姥跳了进去,猛的双手撑住两边井壁,然后再下落再撑。
二人也模仿,李白算了下约有百米。底下依然是石壁,推开巨门。穿过一条黑暗走廊,又推开一巨大石头门,唰眼前大亮,来到一个大厅,很是豪华,顶部嵌着数颗巨大夜明珠。
厅中两排座椅,桌上金盘中,还有些已经脱了水的水果干,还有桃核。聋姥姥呆呆的望着那些水果。
美玉抓其手道:“姥姥,这是哪里?”“这里是梁王地宫。”“这里还有水果,好像有人来过。”“是我放的,这个桃核是我吃的,这个是梁王吃的。”“什么?”美玉睁大眼睛。
聋姥姥道:“是,是我放的,这里就是我家,包括宗府都是我家,这里就是梁王宝藏,都是我的,因为我就是梁王王后李金菊。”二人大吃一惊。


第四十八回 前世今生皆是缘


李白明白了,才知她为何总是流露出一种稳贵大气的王者风度。立即跪拜道:“晚辈参见王后千岁。”金菊立即一抬手遥空一股力量,掺起他道:“唉!荣华富贵,转眼化为烟云。史书中李王后早已入土,而且是不光彩的入土,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老妪而已。”李白站起道:“姥姥难道会辟谷休眠入定之术?”李金菊点点头道:“对。”
中华民族文化开山之祖,轩辕黄帝即是道家修练人,最后白日飞升成仙而去高层空间神的世界。大汉从开始即是采用道家法理治国,休养生息。
所以全民修道,修练可以开天目看到宇宙其他空间,看到物质其他空间存在形式,比如开天目可看到脉络存在于微观身体小分子组成的身体上,用文字图画描绘下来,发展出中医学。道家炼丹产生出医药化学冶金方方面面的神学科技。
比当今西方科学发达无数倍,传统敬畏天地,绝不搞大部积工业化污染毁灭人类。传统修练即是开发人体,因为人体这个机器才是最发达的。
道家修练三千六百法门,佛家八万四千法门。正道的魔道的各种术类多了去了。
世人皆知动物刺猬、青蛙、蛇等等会休眠,半年不吃不喝,春暖花开醒来时一切正常。
其实人体一样可办到,道家或奇门修炼中高人入定或睡觉,一睡几十年,历史记载有上百年的。
李王后自述着,当年因年壮奈不住情欲之煎熬而与侍郎尹霸等行淫,后来病危临死之时,来位道人点破迷津,说到这里她落下泪来,美玉也陪其落泪。
李白立即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金菊点点头正色道:“是的,我知道我因淫乱之大罪,致使我病重欲死,我那不肖的孙儿刘襄与任氏竟然懒的过来望我一眼,任氏后来因此事与夺先王宝鐏而被天子弃市砍头。我终于看破红尘,荣华富贵到头来皆过眼烟云,万般带不走,唯有德与罪业缠身,于是我决定与仙人去修道,那仙长指物化物,将块石头化成我的身体,不久死了,我悄悄随道人而去。”美玉高兴的鼓掌。
后来,金菊进入辟谷休眠入定达近八百年之久,她醒来后,早已改朝换代多次。她的梁王宫也几经兴衰,战乱毁了重建,但是地基并未破坏。
她从芒砀山自己陵墓中出来,因为她贵气的太过显眼,运功将自己化为一老妪,回到自己的梁王府,她一直在地宫中静坐修练。
只到她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她讲到这里,李白美玉惊道:“什么可怕的事情?”金菊道:“我的另一同房姐妹岳玲珑还活着,她也在地宫中休眠入定数百年。”

美玉道:“她有什么可怕的?”金菊道:“此女妇人面丈夫心!足智多谋,野心勃勃,当年就是她支持梁王刘武争夺皇位,最终害死了梁王。也不能全怪她,当然是王爷自己的欲望主张。但是作为贤妻,丈夫入歧途,当应全力进谏。唉!也怪我当年不尽妇道。”
美玉道:“男人执着的事情,女人为之奈何?比如我娘,很少干预爹的事,所以我爹倒喜欢她。”
金菊道:“茹仙当年是那个性格,今生又是如此,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汝父天生大德之士,所以大富大贵,他重修梁园,聚友欢歌。
有天,月圆之夜,忽闻女子歌声,他从未听过如此靓丽之歌声,从此几乎夜夜此女为其歌舞,来无影去无踪,他后来以为是狐狸精,画了许多符咒却无用,才知她根本非妖而是人。
可怜你父很快被其迷昏,达到见所有女人无色之地步。”
美玉道:“我娘即是大美人胎子,那个女人得姿色美到何种之地步。”金菊点点头道:“她确实是稀世的优物。你知她达到何种地步吗?她只出一只手,即迷惑了无数男人帮主侠客。”
李白道:“难道她是白手?”金菊点点头道:“对。当年她与王爷同时练‘移形幻影玄功’。王爷武功之高你们想像不到,他为何能抵挡住吴楚七国之乱,吴王刘劓那么多高手,成片的躺在他的剑下。
当年雎阳大战你们不知惊险到何种地步。数百顶级高手,同时围攻王爷,结果成片的倒下。”
她脸上洋溢着为夫君骄傲的神色。
“后来王爷因迷恋岳玲珑实在无法自拔,终于有天命她自毁其容。”美玉掩唇惊呼道:“天哪!一个视容貌如生命的女子,她怎么受得了?”
金菊点点头道:“是的,她虽野心勃勃,却深爱王爷,不违背他的任何意愿。她毁容后在痛苦中万念惧灰,这时王爷也因冤魂索命病了。不愿见她,她便在地宫中闭关休眠入定了,一瞬间八百年后。”
李白道:“夫人的意思是玲珑其实是个毁容者,已经不是美女? ”金菊晃晃头道:“非也!难道女人只有脸一个部位吗?她一只手足以迷天下,何况她的身子。她无论琴棋书画唱歌舞蹈都是顶级的,她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都是完美无挑的,是我不如的。”李白点点头。
金菊道:“她后来找到个神医,将毁坏的容颜修好。最造孽的是,她在闭关休眠前,竟然已经受孕,那胎儿种子也与其休眠,直到她醒来后才正常生长,终于产下一男孩,就是宗珑。”
美玉啊的一声,道:“你说珑大哥,是她的儿子。”“对。八爷将其母子从地宫中接出来,精心照顾,日久生情,成为又一房小妾。孩子以宗姓取名,长大些便领回家中混在兄弟姐妹中。你娘天生贤惠,视为己出,珑儿也与她亲如母子。”美玉道:“珑哥老实孝道,一点也不像其母。”
金菊哈哈大笑道:“你说的太对了,这也是岳玲珑最恼火的,气的骂他是野种,一点也没老子半点霸气。珑儿甚至拒绝其传功,她便唆使群孩子狠打他,将其打急了眼才肯学。
你爹与她非常恩爱,可是后来发现她行踪诡秘,经常一年半载不归,后来终于告诉他,她成立一庞大江湖势力~白手组织,打算重复大汉江山,因为珑儿的出生,更助长她的愿望。
这是逆谋造反,会灭门的。汝父拒绝,二人翻脸,同时永王寿王均想拉拢宗家势力,汝父被逼无奈于是装疯。岳玲珑经常折磨他,又保护他不许任何人动他。他们二人就是这种又痛又爱又恨又缠绵的病态关系。”
美玉流泪道:“可怜我父为了我们,受了如此多之苦。”
金菊摇头道:“并非都是如此,也是他自己造下的罪业之因,他欠她的痛苦当还?”美玉道:“欠她的?”“对,知道你父前生是谁吗?他即是梁王刘武!”二人一齐惊呼。
金菊道:“这梁王宫殿梁园本来就是他的,今生又是他的。有德之人不用忙,无德之人跑断肠。有德之人当猪都得睡在宝藏上。”
李白感叹道:“普天之下,几人真懂啊!都是在拼命的追求。没想到神灵都是按其罪业福德大小而定人生富贵。”
金菊道:“王爷死后在阴间受了好多苦又多次转为牲畜,才还完命债,又出家修练多次功德恢复,这生又成大富大贵。
可是白手之事终于被太阳魔教知道,它们便冒充白手到处杀人害命拘魂下毒盗窃惹事生非,把梁王宝藏秘密公布出来,想借白手之威血洗武林,可见阴谋之歹毒。然后魔教称霸天下。”
美玉道:“玲珑并没有杀人害命?”金菊道:“没有,她只是把她那套勾引男人的狐媚手段使出来,与那些自谓风流的权贵、剑客、帮主们吟诗作赋,唱歌跳舞结为红颜知己,臣服其裙下死心塌地为她效力。
男人都爱帮助女人嘛,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使其发疯却得不到的女人。”美玉道:“你说那些男人并没有得到她?”
金菊道:“她是修道者,她敢去淫乱卖身吗?那样道德败坏后,功力法术早没了。她如同个骑驴人在驴嘴前挑颗白菜,驴只能闻到味不论怎么跑却永远吃不到。只能被她逗引的牵着鼻子走。”二人哈哈大笑。

 

第四十九回 梁王宝藏


李白道:“魔教在哪里?”金菊道:“这个不知,我也是未圆满的修道者,只可知道很少的事情,加上我的推理。具体事情是不知道的。”
她说到这里道:“我给你们看看,什么叫宝贝。”
命李白取一桶水来。他提铁桶来到来时出口的深井处,站在井口石头上插入水中,提了进来。李白惊叹风水师选择地宫之位置,正好是躲过水线的干燥处。 三人净过手擦干。
金菊来到西墙前,使劲一推,又一石门大开,里边光芒四射,顶部又是西瓜大的夜明珠,如同个大灯一般,亮如白昼。
但见一排排木架与箱子,各种玉器宝石琳琅满目。
美玉点着一块黄色的骨头道:“姥姥这个是甚么?”金菊道:“叫娘,我喜欢你叫我娘。”美玉躬身施礼道:“孩儿给娘万福了!”喜的金菊一把搂入怀中道:“真是我的乖乖,当年就可爱,现在一样可爱。喜欢吗?娘都送给你?”美玉摇头道:“不,我可算怕了!现在我一听梁王宝藏就心惊肉跳。”金菊道:“这个是龙骨,龙的骨头。”
李白慢慢观赏着,但是大多不知是什么,美玉指一碗口大的鱼鳞般的鳞片道:“这个是什么?”金菊道:“这是龙鳞。”美玉道:“去年下雨,我还在云中看见龙腾,这个东西有何用?”
金菊道:“好,这个娘送给你玩!将来你就知道它的好处。”美玉道:“娘,这里的宝贝哪些最值钱?”金菊道:“跟我来。”她们穿过木架群,来到石壁前又推开一层门。
但是,这里多是一些铜器等物,美玉见远不如外层房间之物,道:“不好看。”金菊道:“鼠目寸光。”
拉其来到一镜子面前,但见一米高二尺宽,底座全部镶金,镜面为一层琉璃,溜光锃亮,只是呈墨色如同乌玉。金菊问李白道:“知不知这个是什么?”
李白摇摇头道:“从其构造图案与文字来看,应该是先秦遗物。”金菊道:“对了。此镜名曰观心。当年秦皇嬴政,利用此镜验看宫女太监护卫们的品德。凡心怀恶念不正者,即可看出。你来站在近前。”
美玉移到正位,见自己映在镜中,望望道:“没什么啊!”但见金菊摸摸镜台下方双凤浮雕嘴间那凸出的圆日亮球。唰唰唰镜中亮了起来,从内向外扩散着。
慢慢镜中美玉影像逐渐模糊不清,却亮了起来,越来越白,整个头与身体表面一层淡粉色。
金菊长出一口气道:“吾儿真是心地善良纯净,所以是白亮颜色。若是发黑可坏了,越黑越坏。”美玉道:“这粉色是何物?”金菊点其脸蛋道:“羞羞羞!还不是汝近来春心荡漾,起了情欲!”美玉呀!一声娇呼扑其怀中哼哼。李白金菊哈哈大笑。
然后,又试李白,依然是白亮与淡粉色,美玉道:“哼,还跟我装本份,原来早已花心想入非非!”李白道:“我可不敢对你动情哎!”“那你对谁动情?”“这个!”李白不语。为转移尴尬,他指指架上一柄斑纹古剑道:“这把剑一定很有来历了?”
金菊道:“那是当然,这里是件件价值连城的稀世之宝。当年楚王命铸剑大师甘将莫邪造剑,三年乃成王怒,杀死甘将,甘将死了,可是这把甘将宝剑却留下……。多君你试试。”说着指指地上一长条大石。
美玉抓起抽出,望望见很普通,不如师父给的那把剑也就是紫烟前生所用之剑锋利,猛的砍到石头上,噹反弹回来。美玉讽道:“这就是铸剑大师的造化?不如街口铁匠王二的手艺高。”
李白接过仔细看看,觉的嗖嗖剑气能量扑面,心里奇怪:怎么可能如此之俗。
金菊道:“你注入功力试试。”李白催动功力行到剑上,好家伙整个剑面立即微微发亮,锐气逼人,对着石头轻轻一挥,咔的一声脆响,巨石从中裂为两半。又一挥咔又齐唰唰分为两半。美玉惊的睁大眼睛。
李白叹道:“不愧一代大师之做,名不虚传。如果此剑落入普通人之手,无非就是把砍柴刀而已。”金菊道:“言之有理,那年我亲眼见到一收废品之俗人,将一面阴阳宝镜,砸碎当了废铜烂铁投入炉中。那面镜子乃一千年修道人所采第三层天诚山铜精制造,挂在屋中百鬼不敢涉入。
如果大德功高之人经功加持,可观赏群仙歌舞,唉!这样的宝物,在民间不知被毁了多少。”
李白将剑归鞘放回,金菊道:“既然此剑与你有缘就送你吧!”李白道:“此等宝物,我怎敢觊觎。”“我并非为你,而是为我家之孽,那饮血刀已经落入风都门,必为害江湖,此剑经许多高人加持,能降妖镇邪,足可克饮血刀。”
李白拱手道:“晚辈可替老人家破除那邪物,将来必定归还。”金菊道:“你若为我了此心愿,此可为感谢之物。”李白方要推辞。美玉道:“别推了,你能否办到都难说。”李白点头收下。
金菊打开一箱子,拿出一手帕大小的金属布道:“这就是江湖人人梦寐以求的金缕玉衣。”命其试剑,李白挥剑一切而落。美玉道:“这个毫无用处,根本挡不住任何刀剑。”金菊道:“再试试?”她暗中将功力注入布中,立即分子结构被改变。
李白挥剑一扫,丝毫未损,他将布放到石头上,一连斩了数下,依然未损。不由叹息道:“真乃宝贝也。”
金菊从箱中拽出一套完整的金缕玉衣,有帽子,上衣裤子,道:“此物经功力稍微加持立即坚硬无比,功力越高加持其越硬。当年在雎阳大战中梁王就靠它,抵挡住众多顶级高手的进攻,魔教一直想得到制造此衣的秘方而不得。”对美玉道:“吾儿送给你吧!”“谢谢娘。”
美玉顺手掀开一扁扁四方形状的金匣,见里边一卷不知是何鸟类的尾毛做成的鞭,她打开甩动着。
李白惊讶道:“这好像是凤凰的尾巴。”金菊正在打开一尺多高的小箱子。从里边拿出一口小铜鼎道:“正是,而且是火凤凰的尾毛。”她命李白将另两个箱子提到外厅去,三人一齐出来。
金菊道:“此鼎乃这些宝物之中宝中之宝。”二人仔细看看,见非常古仆上边有些大篆字,不认识。美玉道:“此鼎有何好处?”
金菊道:“当年大洪水后,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造福万民,功盖天下,舜帝禅位于他,禹为神洲打造九鼎放置九州以镇邪安天下。那九鼎均采天上铜精合造,制成后余料造此小鼎。你来看。”
说着往鼎中倒些水,开始没什么反应,美玉忽觉热流扑面,渐渐冒起泡泡片刻后,哗哗沸腾起来,成为一锅滚烫的开水,完全可煮饭烀肉。


第五十回 无价之宝


美玉高兴的鼓掌大笑。
她也将功力注入凤凰羽毛中,然后一甩,可不得了,呼窜出一个大火球,李白急身蹦开才躲过,二人吓了一大跳。金菊急道:“用功加持后,千万勿向人甩,否则会出人命。火凤凰天生会放火降魔,如今虽是死物,对人也是受不了的。若是活物,可将整座城烧掉。”美玉喜道:“娘,这个我要,再也不怕恶人欺负我了。”““好,这些宝贝都是吾儿的。”
金菊将开水倒了两碗泡上茶,众人饮下味道鲜美无比。金菊将余水倒回桶中,然后道:“这鼎煮的饭非常美味,可除肠胃之疾,增强寿命。”鼎空了之后,片刻间自动变凉。
她又取出一盘子道:“这个可认的?”李白接过望望,见很普通的银盘,见盘中一圈篆字: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惊道:“难道是成汤大帝的洗目盘?”金菊点头道:“正是。”说着倒入盘中一些清水,命二人洗目。
二人恭敬的对成汤跪拜后,李白道:“借先圣之遗物,醒我后世之心目。”美玉洗后,他也清洗一下。
哪知美玉捂眼道:“哎呀哎呀!痛死了!这是甚么?被人下毒了!”李白也烧的难受。金菊道:“初次,都这个感觉,汝辈多见世俗不净之物,眼中多有罪业浊物。普通人有眼疾者洗后即愈,此乃大道高人敬献给圣主成汤之宝物,均乃采于天上山中上等材料。”
然后,又看了许多其他宝贝,会吸鬼魅能量的钻石,能显示其他世界景象的琼璃,宝珠里面有跳舞的仙女,能飞的机器鸟,会唱歌的花等等。
不怪曹操寻摸挖他墓,梁王刘武真是搜尽天下宝物,比皇宫宝贝还多。
其实凤毛龙骨这些东西在高层空间神类来看,都是天上没用的废物垃圾,如同人间没谁拿鸡毛蒜皮当好东西,可是对人对低层空间的生命来说却是宝物。

三人,从原路井中出来,又来到四米宽的小房间。李白发现自洗目之后,自己视力增加数倍。
美玉低声道:“娘,这个地宫,岳玲珑知道吗?”“不知。她在此园的另处地宫中,其实此园地下有众多暗道,可通到城里王宫中,可因为数百年来年久失修,加上地震等天灾已经损坏堵塞,我也懒的再疏通。”
美玉道:“她会不会打我?”“你别招惹她,别触动她的领地,因为珑儿的关系是不会动你的。其实她不想毁了宗家,因为这里也是她的家,她一直派手下在保护你。”“噢!谁?”
“寒山剑客孙向北,鬼谷双士,严肃、汤久、华雄,都是她的人。”美玉大惊:“什么?她们都是白手的人?”“对,不然谁肯舍命护卫你。”“那蒲笑呢?”“蒲笑即是白手!”“什么?她是岳玲珑?”“她是玲珑的弟子,同时也是她的替身。”“替身?”
“是的,她有多少弟子我不知,但是蒲笑是其中一个。”“她是假白手。”“不,确实是真白手。”美玉道:“娘把我说糊涂了。”
金菊道:“移形幻影玄功,练到一定程度,可元神离体,借用其他人身体行事。狐黄鬼蛇附体不也这样吗?她自己的身体,入定在那不动,元神出来控制另一个身体。此法也叫转元术。”
李白道:“夫人的意思是,她可借用别人身体。”“是的,但是必须得经本人同意,才好用,不然受控者,元神一动念支配身体,外人就控制不了,她们得经过训练配合好久才可以。”
李白道:“师徙互用身份当然自愿了。”金菊道:“所以有时蒲笑确实是真的白手啊!”
李白道:“这就解释了,为何洛阳球场水月楼高手们人仰马翻的原因,而且可以从王淮吉热手中逃出。”金菊道:“而且还救了聋姥姥,答应她一头驴。”三人大笑。
美玉点点李白道:“她是谁?他是不是更奸诈的有不可告人目地的大坏蛋?”
金菊笑了道:“还是留着好处,你们自己说吧!当年心肝心肝的叫,现在反而不相认了!”美玉冲其禁鼻使劲哼了一声,李白笑笑。
美玉道:“玲珑的地宫,可有宝贝?”“当然了,梁王富可抵国,哪里不堆满财宝,随便拿出一样,都不得了。不然她何来经费操纵这么多武林人士。出去吧!别再出声了,你们回去我走了。 ”
美玉拉其道:“娘,你别走,我怕怕。”金菊道:“娘没有走,娘一直在你家,你家地下其实还有地宫。上边的几代住户都不知,只有贞观年间,何家老爷重建时,发现,可是他只发现表层,深层暗道他没有发现,那巨石他也进不去。他把浅层当作藏宝室。这倒给我开通了出入之门。”
美玉笑道:“哈哈,若宝贝丢了都不知谁做的。”“我只求他们别偷了我的宝贝。他们那点东西,不够我一件值钱。现在开始别说话了。”
三人又堵住千斤大石,李白回头望望,见即使毁了假山,下层也根本无法进入。
这时,园中满天星斗,草香扑鼻蛙鸣阵阵,远处竹林如同一座座黑色小山,黑的令人害怕。
金菊三人来到池塘边,她停下低声道:“来,娘教你玩龙鳞。”从袋中取出那碗口大的鳞片,趴在亭台上将鳞插入水中。
片刻鳞片竟然贪婪的猛吸着水,快速膨胀到二尺长,她站起对龙鳞道:“雨!”
使劲抛在空中,没想到那鳞片竟然自己在空中盘旋旋转,哗哗喷起水来,方圆百米内竟然下了一场小雨,直到水干落了下来。
美玉高兴的格格欢笑,将鳞片插入水中。金菊道:“你说雾,他便下雾。你玩吧!娘走了。”说完一闪消失在黑暗中。
片刻后,果然鳞片膨胀起来,她道:“雾!”使劲抛在空中。那物在空中旋转,一片白茫茫的雾气散发出来,将方圆二百米内全部浸泡在其中。
美玉高兴的鼓掌,片刻雾散了,鳞片却不见了。二人大惊,亭顶草丛中仔细寻找都没有,美玉不高兴噘嘴道:“一定是龙鳞自己飞走了,回其天上空间了。”李白道:“怎么可能,它已经是死物,就像离开身体的壁虎尾巴,别看动的欢,不过留下些残存的本能而已。”
他突然一惊道:“一定是刚才雾气中,被人偷走了。”美玉惊讶道:“啊!是谁?谁轻功如此了得?会不会是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