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四)

77566

第十九回    王淮输了


美玉盘坐床上,静心练功,渐渐将体内毒素逼尽,体力恢复。这时天黑了,天上密布繁星,远处时而犬鸣声,再远处千家万户的串串彩灯。
她慢慢来到阳台,四周看看,见没什么危险,飞身跳下。双脚刚刚着地,啊一声尖叫,原来底下是翻板,上边咔又合上。
哗啦一声响,身体似乎砸碎了什么东西。不远处一桌,一烛,一椅,一人,一壶,一杯,一菜。正是王淮,他狞笑着,冲其举杯干了一盅。美玉仔细看看近前,又一声尖叫,原来砸碎的是一具骷髅骨架,不知谁掉在这里而死。
这时,墙壁机关啪啪啪,射出三只箭,但见王淮抖手三颗花生,将箭击飞,可见其功力之高。唰网兜开了,美玉与碎骨一同掉了下来,王淮将其抱起坐在椅子上。
轻声道:“告诉你别乱走。饿了吧,来喝杯奶。”美玉转头拒绝。“你今后就是我的人了!没人知道你在这,他们都会去找丐帮算帐。”
也许是对他的回应,院中几声大喝:“什么人?”接着刀剑的撞击声,与惨叫声。然后好像人越来越多,好像在打群仗。
美玉笑道:“我是个不祥的女人!谁得到我!就等于引火烧身。”突然咔又掉下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啪啪啪三只箭将其射死。美玉道:“噢!原来这里这么危险。”王淮道:“你很聪明。”“你却不聪明。”
王淮点点头道:“也许吧!但是我想赌一把。”“你却会输掉性命的。”“所以我才感兴趣。”“你已经输了一次。”“可是我却得到了你。”美玉道:“正因为如此。这次,你会输的更惨!”

院中,终于平静了,不知从哪传来声音道:“少爷,来人全部消灭,我方损失不小。”
王淮道:“你能把那面墙壁送给我吗?”美玉道:“好啊,我家墙壁多的是。”“我指的是哪个,你应该明白。诗仙题字那个。”“好啊!我带你去。”
这时,外边又杀声四处,然后惨叫之声,好一会才停止。美玉道:“如果你不放了我,永远没完没了。”“你可知梁王宝藏之秘密?”“不知道。天下人皆知,唯独我这拥有者却不知,可笑吧!”“是有些可笑。”
美玉道:“你家钱多的装不下,数不尽的金银财宝,还要钱做什么?”“你不懂,这是好奇,懂吗?好奇。梁王刘武简直是皇帝,他搜集的肯定不是金银珠宝。我就想看看是什么,我最感兴趣的是金缕玉衣,武林人士人人梦想的刀枪不入的金缕玉衣。”“可是这个代价却是生命。”“所以才有趣。”
这时,外边又杀声四起,突然房顶又传来声音道:“惊动金吾厅,官府来人了。”王淮皱眉不语了。美玉道:“才知道这是烫手的芋头,”“确实,没想到,我这么周秘的计划,怎么出现的纰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许多人想坐收渔翁之利。”
王淮道:“我们走吧!我从后门放你出去,你自己回家,千万别死。否则!……。”“我若死了,天下所有人都会认为梁王宝藏已经落入水月楼王公子手中。你终于聪明了。”美玉说完笑了。他们从地下出来,果然从后门将其放出。
美玉望望百米多的胡同道:“信不信,我走不到尽头。我若在黑暗中消失,天下人都会认为是你干的,你已经得到想要的。”

王淮突然打个冷战,从来没感觉女人这么麻烦可怕过,如果自己得到了宝藏还好,可是自己什么都没得到,却成为天下公敌练刀的靶子,实在是冤大头。
“好,我送你。”他们慢慢前行,果然黑暗处,突然有人跃起寒光闪动,接着空中大叫声与血腥的味道,王淮的刀已经归鞘。
他们越过尸体,刚走不远,又一阵撕杀。美玉觉的他确实比自己想象的还厉害。来到路口,突然烟雾弥漫,王淮猛劈几刀,叫声不好,跃墙逃走。
美玉也拼命奔跑,后边风刮衣襟声,她知道一个绝顶高手跟来了。突然,卟嗵被个软东西绊倒。后边人影象大鸟般跃扑而来,噗嗵一声大叫,被一只脚蹬飞。
原来地上有个人,他踢飞杀手,背起美玉就跑。她觉的此人气息很熟悉,又摸摸其胸与自己一样,此人正是蒲笑。
她跑的可真快,宛若腾云驾雾,又翻了几道墙,突然停下。有人喝道:“什么人!胆敢夜闯鲤鱼山庄?”美玉大喜到家了。
天亮时,李白赶了回来,见美玉平安,他激动的直落泪。美玉甚感奇怪,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个样子。汤久严肃众人都归来,众人大喜,但见蒲笑正在众女侠面前,吹的风声浪起,众女有的咬牙,有的捂唇,有的睁大眼睛,听的津津有味,不时惊呼。
“我这么一下,打趴下仨,又一脚踢翻四个!我吹口气……。”阳居正拍拍其肩头道:“哎哎哎,行了行了!且听下回分解。诗仙,开早饭了。”蒲笑对其打断自己的精彩演讲,显的很是不满,皱眉对其使劲哼了一声。众笑。
然后,对众女耳语一番,众人点点头。室内正在吃饭,可是众武士们,在却在门前贴出悬赏:有知道小姐下落者,赏钱万金。又进进出出,飞来走去一副找人的样子。
美玉询问:怎么知道自己落在王淮那里?
原来不知谁在街上贴出个告示:欲寻宗家美玉小姐,去找水月楼主,还标上地图。
汤久道:“看来,是有人故意将火引到水月楼。”众人点头。

次日,五月二十九。小雨。
吉热派人过来,要求会见小姐。家人回话至今未归,正在全力寻找。
吉热来到水月楼,面见了王淮道:“你把宗美玉藏哪去了?”王淮道:“我放她回去了!应该到家了。”吉热怪笑道:“到嘴的肥肉,还能吐出来,傻子才信。”王淮嘿然一笑道:“吉八爷果然聪明,当然放到好地方去了。”“你可问出了那个?”“什么?”“装什么糊涂。”
王淮低声道:“不瞒您说,她给我画了张藏宝图,可是我却看不懂。”“能否借给我一看?”王默然无语。
吉热道:“咱们什么交情,我七兄吉温与汝父王鉷王大人俱是李相爷的门人,咱们同属一家。”王淮想想道:“这样吧,你找高人给参看参看具体位置,若能找到,你我各分一半。”“好!一言为定。”
王淮去了内室,好一会出来,捧出一金盒,从内拿出一绸布,吉热眼瞪溜圆。
打开后,又山又水的,根本看不懂。二人研究好一会,最后吉热决定取回家一观,王淮同意。
吉热乐颠颠,到家将座前第一谋士流星剑客海劳找来,哪知他连看都没看,就道:“假的。”
吉热一惊道:“此话怎讲?”“凭王淮那奸诈之徙,如此之宝怎能轻易送你。”吉热大怒,撕个粉碎。

 

第二十回 白手一出


六月初三,各茶馆都在传,宗家小姐失踪,吉热得到了梁王宝藏的地图。把吉热气的跳脚骂王淮八辈祖宗,这家伙太坏了。
他想想眼珠一转,又乱画了几张藏宝图。到处请人鉴定真假,说是王淮劫持了美玉小姐所得。
结果吉府与水月楼,天天有人驾到,杀的尸体乱滚。
不久,到处有人兜售藏宝图,甚至古董摊上一百钱都能买到一张。
又是阴暗的地下室中,段凤坐在大椅子上,下边几个黑衣人冷汗直冒道:“启禀夫人,劫持宗美玉的计划失败。”没等说完,段凤道:“你们快跑,能跑出这个门就活。”突然,三人闪电般一跃而起,向门奔去。但见寒光闪闪,啊啊几声惨叫。段凤的刀已经归鞘,空中落下漫天的血花。
这时安庆恩走出来道:“好个七圣刀。娘已经达到天女散花之境。”段凤道:“不行,还差的很远。(她握拳)宗美玉绝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六月十五,月圆之夜。
宗鸣独自坐在竹林中巨石之上,远远的望去象一尊雕像。月光是那么的温柔,仿佛是嫦娥的丝丝秀发,散在人间。梁园中的武士们都睡了,睡的很沉,因为他们中了人家的迷药。
突然,走来一群灰衣蒙面人,其首领来到近前,翁声翁声道:“宗八爷,还没想通呢?”宗鸣转头望望道:“你们干什么?”“请你去喝茶。”“不去,你们统统没安好心。”那人跃上石头道:“不去,让你生不如死!”说着掐住其脖子,宗鸣痛苦呻吟着。
忽然,远处飘飘荡荡过来一黑影,简直像个鬼魂。离石不远处站住。那首领喝道:“什么人?”那人说话道:“将你那鬼爪子拿开,普天之下,只有我有权折磨他。”她竟然是个女人,声音婉转的似乎天下无双,好像只有杨玉环有这么动听的声音,估计二十岁左右。
首领道:“他是你的仇人?情人?还是敌人?”“与你无关。快放开,我从不与人说三遍。”
这时,唰唰,两个蒙面高手,游其近前,轻功绝对天下一流,伸手去抓。突然浑身一震,软软的倒下,没见那女子有任何动作。
众人一惊,又跳上去四个,刚要动手,依然一震然后软软的倒下。
这下,他们不敢小视了,知道遇到前所未有之劲敌。唿啦!将其围在核心,刀光闪闪,那女子冷冷一笑道:“区区魔教七圣刀能奈我何!”她慢慢抬起右胳膊,袖子慢慢退下,露出一只洁白洁白的手,在月光下都白的出奇。
如果在白天,你一定会见到那首领的眼神是多么的复杂惊恐疑惑与不服。他惊呼道:“白手一出,天下遭诛,武林浩劫,江湖齐哭。劈了她!”登时刀罡滚滚,锐风撕面。好像任何人都会被劈成碎片,可不幸的是,他们今天实在倒霉,遇到五千年史上少见的怪物。
众杀手们突然发现,那女子不见了,却听见那首领大叫声,众人转头大吃一惊,她不知是怎么从圈中出去,她的白手已经抓住首领的脸,他的双手似乎废了一般低垂。他唯一的能力就是大叫,他突然窜起飞在空中。
嘭的一声闷响,身体爆炸了,崩的漫天血雨残肢。杀手心头全凉了,从没见过这样的死法。
其中一位惊道:“移形幻影玄功!这竟然是失传数百年的移形幻影玄功。”
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拼,二号首领,一挥手道:“劈死这个贱人!”那女子突然大笑,那笑声似乎那么的悲哀:“八百年了!已经八百年没人这么叫我了,听起来这么怀旧。我决定放过你们!”
杀手们全体行动,如同蝴蝶空中乱飞,穿插有序,寒光闪闪,刀罡回荡,齐齐袭向石头上的核心。突然,人影一晃,宗鸣与她都不见了,她将鸣放在远处。
又人影一晃,只听惨叫连连,二号首领的脸被其抓住。
众人齐齐来救,转刀锋劈来,人影一闪,没了,二号躺在地上不动了,又大叫连连,原来又一人被其抓住。
这下众人害怕了,才知这个可怕的白手,到底有多么可怕。众人又急攻,结果左一个被抓右一被抓,没一会工夫全躺在地上。
她来到宗鸣近前蹲下,抚摸其脸道:“今天可好?”突然抓住其脸,宗鸣痛苦的呻吟,她立即放开了,看样她并不想让其过度受苦,又将其挽入怀中,柔声抚慰着。
这时,一声叹息,是个美妙的叹息,因为是个女子发出的。原来不远处,站立一全身白纱的女子。
白手站了起来,冷冷的道:“你勿要多管闲事,否则。”“我不敢管王妃的闲事。”“算你有自知知明!”她又转头冷冷的道:“你知道我是王妃?”“对,我知道,我不但知道你,而且知道你与宗八爷宗夫人的前世今生。”“什么,说说看?”“天机暂时不能泄露。”“废话。你常来这里做甚么?”“我为八爷治病。”
王妃冷笑道:“你能治他的病?他的病只有吾能治,因吾而发,因吾而愈。”“对,不但能治他的病,还能治你的病。”“噢,还能治我病!你还有这本事。我是病的挺重,治治看?”“请王妃上坐。”她坐在一旁。
白衣女子横琴于膝,玉指轻划几下,琴声一转,来曲大汉之音之味的《虞美人》,表现的是霸王别姬哀婉的故事,虞姬对项羽的忠贞不二。
王妃听着听着不知不觉落泪了。突然,站起止住道:“别弹了!什么狗屁东西!怪声怪调。”转身瞬间围地上杀手们转了几次,所有人木然的站了起来,随其而去。

六月十八。
美玉突然接到消息,母亲武茹仙失踪,上官春梦董庭燕身受重伤。她吓的登时哭泣不止。聋姥姥与月儿安慰着。
她决定立即带人赶回雎阳。薛鏐道:“万万不可!半路上小姐又会被人袭击。”众人商议如何办。
薛鏐道:“从空中走。”众人面面相觑。班须道:“山人自有妙计。给我一日时间。”
随后二人命人买来铁丝、铁皮、丝绸、鱼胶等物,一夜间制成一个巨型孔明灯,众人围观。蒲笑鼓掌道:“这两个白乎蛋,真有两下子。”薛鏐沉脸道:“你这混帐东西,我哪天一定将汝嫁给原夫。”蒲笑一声尖叫道:“这对我最大的诅咒!”众人大笑。
晚上,刮起西风,众人大喜,来到后院,但见孔明灯下边是方箱底座,原理与热气球相同。薛鏐来到上边点燃火筒,慢慢的绸布膨胀起来。道:“现在风速每个时辰百里,天亮即可过开封,然后熄火跳下。”美玉感激的点点头。
由于载重有限,只能乘坐三人。最后美玉选择两个假李白。汤久,严肃阳居正众人,拱手道:“吾等先行一步。”急急跃墙而去。以他们本事,混出城墙太过容易。因为大唐盛世百年无战争,武备越来越松驰,城墙上没几个人。他们来到城外快马加鞭向东而去。

 

第二十一回 孔明灯飞


一个方方的大球伫立飘飘荡荡在空中,三人跳入箱中,数名武士一点点放着绳子,大球越升越高,李白咔一剑斩断绳子。
孔明灯如脱缰的野马,唿随风而去,蒲笑乐的鼓掌。可这个庞然大物也被园外暗中许多监视的帮派探子发现,立即纷纷报告上头,到处信鸽乱飞。

孔明灯越升越高,下面整个洛阳城一片灯海,渐渐那片灯海远去。城外依然彩灯片片。半个时辰既行很远,这时底下一片黑暗。
风越来越冷,天空布满阴云,将月光挡住。蒲笑美玉裹着毯子,三人盘膝稳坐。过了一会,蒲笑似乎觉的速度太慢,不断加大油门,让火更旺升的越高风越大速度越快。
三人渐渐的困倦而睡,不知何时,李白觉的似乎下坠。睁眼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因耗油太大,已经油尽灯枯。喝道:“不好。”二女惊醒。
这时,卟火苗熄灭,二女一声尖叫,方箱立即下坠,速度越来越快。李白一把将美玉抱在怀中,蒲笑抱着他。
终于嘭的一声大响,轰隆一声,一阵巨烈晃动,平静下来,蒲笑捂着头哼哼着。
突然,锣声大作,喊声连连:“不好了!有人劫寨!”“快来人!四寨主遇到袭击。”登时四周灯光团团。
蒲笑趴出箱子边一看,又缩回道:“不好了!我们掉在贼窝里。”因冲击力被李白承受,美玉安然无事。
这时,外边吵吵嚷嚷人越来越多,几个高手跃上伸头欲看,嘭嘭挨了两拳,大叫栽下。
四周一片怪叫:“里边有人!”“别让他跑了。”蒲笑打完人抽出剑道:“今天可能要完蛋。”
李白伸头就着亮光一看,原来箱子砸在二层草楼上。
这时,一人从塌楼中,抱一女子 窜出大叫道:“是哪个杂种搅了爷爷的喜事,我今天非宰了他不可。”“赶快出来,不然我们放火了。”“快出来。”四周人怒吼着。
李白伸头大声道:“误会误会,自己人,别放箭!”他见四周全是人,还有许多弓弩手。自己逃之夭夭足以,可是二女怎么办。众人一听是人动静,不是鬼就不怕。“快出来!不然老子放火了!”
唰,三人跳了出来,众人见一帅气小伙,两个美人。一齐叫喊:“放下兵器!不然我们放箭了!”蒲笑跳出道:“不许造次,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王母娘娘座前夜游神,派吾等巡视人间可有恶人,没想到坠落至此。”四周轰声大笑。
这时,走出二位首领,一个矮胖光头,提着鬼头刀。一个环眼洛腮胡子提着钢叉,喝道:“什么人,报上名来?”李白上前拱手道:“再下李小二,附近庄户,朋友制作个孔明灯,试着玩,没想到落到这里,所有损失,我们一定加倍偿还。”说着从怀中掏出二锭金子奉上。
那二人点点头,小喽啰接过。那首领上前道:“二哥三哥,他们搅了爷爷的喜事,这二个小美妞儿老子要了。”那矮胖子老二道:“本寨向来不欺良善,三位前厅请。”众人让路,三人前行。
来到一宽阔的木屋,三人落坐,李白拱手道:“三位英雄高姓大名?”那老三道:“这里是野鸭寨,我们大哥是一刀震河东项一虎,这是我二哥铁霸王赵奎。我叫童超,那个是我们四弟赵际。”
这时,一人使使眼色,赵际闪身离去,片刻后乐颠颠归来,指着美玉道:“二位哥哥,你猜她是谁?她就是大哥苦苦寻找的宗美玉宗大小姐。”众人唿啦站起。原来这寨中有雎阳来入伙的无赖。
李白见应该动手的时候了,正在这时,蒲笑站起道:“你们也想要梁王宝藏?”赵际恶狠狠道:“交出来还则罢了,不然爷爷的刀可不认人。”“你们知不知,梁王宝藏地图被水月楼楼主王淮得去。”“不知道。把你那个墙壁送给我们,便饶了你的小命。”
蒲笑道:“这倒好说,不过你们得护送我们,不然半路谁都想要我们小姐。”赵奎道:“好。我们跟你去取,若是耍花招就宰了你们。”李白道:“不敢不敢。”美玉道:“随我去取吧!”
众匪们选择五十名精壮刀手,准备了三艘大船,向北划去,天亮后进入大运河,扬起帆,这下快了起来。 李白才知道,原来此地位置在开封附近。 来来往往的两侧船只无数,如同今天轿车一下,千差万别,还有用脚蹬的水轮泥鳅艇,还有众多精美画舫。
刚行一个时辰,突然,从洛阳方向飞驰而来几只快艇,每个上边数人,均戴斗笠。瞬间超过了三只大船。唰唰唰,小艇上的人,空翻落到大船船头。
原来方才过去一许多武士的帮派船只,两船相错时,从窗口飞过一折扇,用唇膏书写“宗家美玉小姐在此求救”正是蒲笑所为。

面对来人,野鸭寨刀客们呼喝道:“什么人?”只见对方抱着膀阴测测的问:“尔等小辈可看见宗家美玉小姐?”“没看见,怎么的?”“让我们搜搜可否?”
赵际怒道:“你他娘的算老几!”抽刀就砍,那人突然转其身后,啪,就一掌,一声大叫,赵际口喷鲜血落入水中。
与此同时,但闻其他两船也大叫连连,野鸭寨刀客片刻间全部毙命,少数跳入水中。
这时,只听蒲笑连声尖叫:“救命啊!……宗美玉大小姐在这里……。”她的靓嗓传出很远,附近许多船只人头张望,果然有个别船只飞出信号鸽子。有的小船转头试图靠近或跟上。
忽然几个人冲进船仓,喝道:“不许再喊!否则割了你的舌头。”另一人道:“本想去洛阳找你们,没想到在此遇上。”蒲笑立即拱手道:“多谢几位大爷搭救之恩。”几个人哈哈笑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另一个首领道:“宗小姐,我们来护送你回府,不过吗?”美玉道:“我若平安到家,一定将你们想要的送给你。”“好,一言为定。”
那首领转头道:“升帆快行,否则官府到来就麻烦了。”双帆升起,以最快速度前进。李白拱手道:“请问兄台高姓大名?”“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多了短寿。”众人不再言语。


第二十二回 一剑溅红


刚行约七八里,天空下起朦胧细雨,加杂着烟雾。远处青山树木村庄,仿佛一切都在朦朦胧胧中。
前边不紧不慢,行着一只小船,舵手真不含乎,直接撞了过去。嘭小船被撞翻,可船上之人腾空而起,一刀劈来,那首领呛啷长剑出鞘,全力迎出,咔的一声脆响,闪道霹雳。
首领被劲风推倒,卟嗵倒栽入船仓。李白点点头,这伙戴斗笠之人,乃衡山派。他早说其掌门人被暗算,要求以梁王宝藏做交换。
刀客也被击飞,他双脚一踏水面残板,又腾身到来,其他几人长剑迎出,突然,刀客一扬手。哗一把毒砂撒出,几个人捂脸大叫,刀客寒光闪闪,将几人劈入水中。
这时,那首领从船仓中人剑合一的射出。准备一击而中。哪知哗啦从水中又窜出二人,扬手数镖。首领大叫冲入水中再没上来。
其他衡山派高手,咬牙准备应战。突然连连大叫,原来从水中射出几支毒箭。片刻间,衡山派全部被击毙,尸体被抛入水中。
那刀客收刀后, 向空中放了几颗闪光雷信号弹。 然后背手来到舱中,众人见其大长脸浓眉,面色阴青一看就非正道。李白拱手道:“兄台高姓大名?”那人道:“阴山老祖座下玄武旗旗主都默有,我们本来去雎阳找你,听说你去洛阳,便西行,没想到半路碰到。”
李白心想:还不知有多少伙,在雎阳与洛阳间寻摸呢,刚才蒲笑这一喊,说不上引来什么人。
美玉倒吸一口凉气,道:“阴山派倾巢出动,看样势在必得了。”
这时,唰唰唰,又从水中跳到船上一些高手,掌舵前行。
都默有冷笑道:“只要小姐交出东西,我绝不伤汝一根汗毛。”美玉道:“好吧!只要我顺利到家,一定奉上。”“好。我一定让小姐平安到家。”
他扫了李白一眼,并不认识,以为只是其家人,掠衫坐在桌前。倒杯茶自斟自饮,还吃了几块夹馅点心。
蒲笑站起晃着折扇道:“哎!老大,你有多大本事,敢说保护我们?刚才那几位也说了同样的话,结果……!”
都默有本是胡人,抬眼冷冷的道:“信不信我一下揪下你的脑袋!”蒲笑摆摆手笑道:“这个我信,不过来劫小姐的,可不是我这样的烧火做饭的妇人啊。”
都默有冷笑道:“土蕃王那伙,见阎王去了。华山派在店中中毒全军覆没;天山派正与风都门决斗。少林派的秃驴们,被我放烟熏的望风而逃。”
蒲笑道:“看样,还是阴山派厉害!佩服佩服啊!”“算你聪明。”“请问,梁王宝藏,到底有何好处?”
都默友微微一笑道:“我不妨告诉你!金银财宝先放一边,单说梁王宝藏中有一把宝刀,名曰饮血,谁得到这把刀增百年功力,天下无敌。”“你如何得知?”“当年我教祖师爷,长枯子便是梁王座上宾。”“是他替梁王制作的这把刀?”“你确实很聪明。可惜太聪明了往往都短寿。”蒲笑吐舌不敢再多问。
这时,突然,前方水面出现一巨大的漩涡。
头船进入后,立即旋转起来不能前行。后二个船紧急落帆抛锚,向反方向急划。
唰唰唰,漩涡中窜出数个白衣水鬼,伸手抓来,船上武士们挥刀剑乱砍,却什么也没有。又窜出一些,持刀剑的,狂砍之后,依然没有。
然后,又窜出许多,阴山派武士们,不理会了,原来皆是幻象,不知是谁摆的水阵。哪知血光崩现,大叫连连,这次出来的,竟然是真人,把前船上的武士全部杀光砍入水中。
一白衣散发头系白绫的女子,她脸上裹着防水纱巾,持剑哈哈大笑,道:“阴山鼠辈听着,将人留下饶尔等狗命,不然我肖荡荡让尔等统统去见阎王。”
都默有站在船头冷笑道:“雕虫小技,班门弄斧。”从怀中抽出几道符与黄纸,默默念咒,然后喝道:“铁船有风飞黑海,明月万里故人来。着!”一晃手,唿黄纸与符着起火来扔入水中,嘭的一声,漩涡散开不见了。
都默有腾空而起,一刀斜茬劈出,两个水鬼登时变成四段,女子闪身跃上桅杆,咔嚓,大船被劈开,女子腾空弹射一剑劈出,对方使出全力,举火冲天,从下向上兜出,咔嚓一声霹雳,女子倒飞而回几个空翻卟嗵钻入水中而去。
呛啷宝刀归鞘,都默有嘿嘿冷笑道:“风都门鬼崽子,算个什么!升帆起航。”大船快速前进。
这时,离雎阳越来越近,突然都默有站起道:“停船靠岸。”手下们立即落帆靠岸。
都默有道:“请小姐上岸?先交出你的兵器。”李白真想全力一击,但是他实在不敢赌一把,因为美玉一旦有个闪失,就完了。随手将剑递上。都接过望着,见是把普通的剑而已,美玉也将剑递上。
全部上岸后,但见都默有扬刀一挥,咔嚓一声,罡风扫过,大船被劈为两半。
众人,钻入林中,向前急行,不久来到路边,但见迎面过来一辆马车,驾车者是个破小伙,因为他满脸渍泥,穿的非常的破,戴个破草帽。
可这辆车却锃新,车上一铺干草,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子,梳个冲天辫,手中把弄一柄木剑玩具。
“站住!”“站位!”几个武士拦住。小伙吓了一跳,停下道:“大爷,有事?”“把车给我留下!”
小伙卟嗵跪下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不知是您老人家的,否则借我三个胆儿,也不敢盗您的车。”
几人哈哈大笑道:“原来是偷的,爷爷也怀疑你是贼,把车留下,快滚,不然要你脑袋。”
小伙嘻笑拱手道:“几位无非是想捎个脚,请上车,到地方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都默有点点头,美玉三人坐上车,他本人坐在侧板上。小伙一挥鞭子,“驾!”大马快跑而去。众人两侧跟着。李白见个个轻功了得。
行到中午,因天热行人渐少,这时,可远远的望见雎阳城墙,都默有蹦下车的同时,用刀鞘点向小伙的肋下,哪知对方用鞭杆,一推一滑点其后腰。
都一惊,急忙跳出一丈开外,腾空而起,挥刀猛劈,因为他知道了,对方是个可怕的对手。
那小伙不慌不忙,抬手一掌,二力相撞,嘭一声巨响,都被震到远处,瞪眼道:“降龙手!丐帮!”
突然,车上那孩子腾空而起,一剑刺出,都默友急忙后退挥刀回击。阴山派高手们齐齐袭向那小伙。那孩子与其瞬间对斩数百,忽然,戛然而止。
都默有浑身颤抖吃力道:“一剑果然名不虚传!”卟嗵倒地胸前喷出鲜血而亡。与此同时,大叫连连,其他武士,被降龙手击的死尸横飞。
一武士突然跳起,奔美玉抓来,李白抬手一掌,嘭将其击飞,随后跳起将剑夺回。众武士才知对方的厉害。可是更厉害更可怕的他们还没发现呢。


第二十三回 惊人决定


正在这时,唿啦啦从四周林中跳出一群人蒙面杀手,他们都是阴山派事先安排好来接应的。哪知还没动手,大叫连连,其背后射出无数暗箭,只有少数人跑掉。
这时,又冲出一伙人来,为首者正是前时袭击船只的散发白绫缠头的少女肖荡荡,他们后边抬顶轿子。
李白立即认出,上前拱手道:“小姐,可是肖荡荡?”那女子此时未裹纱巾,所以见其脸色非常苍白。她上前道:“听说是你救了我姊姊?”李白道:“非也,是我放了她。救她的是药王世家。”“那我今天也放过你。你滚!让美玉跟我们走!”
李白道:“可以,只是你得有这个本事,比如这个孩子!”肖荡荡登时沉默了,因为她实在没把握胜了名满天下的丐帮第一剑客。他曾经一剑要了称霸南国的丐帮分舵主杨雄的命。
美玉躬身施礼道:“姊姊无非想救兄长。无可厚非,不如府上一絮。”肖道:“即然小姐盛情,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她坐上轿子,留下少数人处理尸体,其他人向城中而去。
李白跟走在轿边,问:“后边轿中何人?”肖荡荡道:“正是家兄。”“在下早想见见玉面孤魂肖必达何等人物。”“一个活死人,你见他作甚!”“因为活人见多了,从来没见过活死人。”
说着掠起后轿窗帘,见一披头散发,剑眉瘦脸高鼻薄唇凸颧骨的年青人,看样子当初是多么豪狂之辈,此时却精神委顿,两眼无神,像个活僵尸一样。
他看完放下帘子,来到前轿默默行走。“看到了?”“看到了。比我帅。”“那当然了,我哥是天下最帅的男人。只有宗小姐能配上他。”李白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肖冷笑道:“你不吃醋?听说你也想要宗小姐。”“是的。”“那我就杀了你。”“哇!令姐说你比她凶,果然如此。”“那我更得杀了你。”“为什么?”“因为我姊姊要你死,你必须得死。”“算命的说我能活九十九岁。”“我看你只能活九十九天。”
李白高声道:“多谢肖大小姐金口玉言,你必须保证我九十九日内平安。”肖一愣,坏了,自己被人家绕进去了。
人无信无以立,因为传统道德社会不讲诚信混不下去,所以不论黑白两道信字看的最重,一诺千金,为个诺言甚至不惜失去生命,信在传统社会就这么重要。今天魔教统治下的中国,官员张嘴撒谎,宰亲骗熟,一屁两谎,毫无诚信可言。
这时,众人来到城门前,守门官兵见到美玉,立即施礼让了进去。
很快来到宗府,几名武士迎接,给客人们安排房间。
这时,汤久严肃四人出来,原来四人骑的均是上等千里马,刚刚赶到,众人握手高兴问侯。
美玉立即拉住宗珑道:“快说,娘怎么样?”宗珑落泪道:“娘去看望爹爹,半路上被人劫去,二位姨娘受了重伤。多亏一白衣女人给医好。”“白人女子,她们在哪?”“在梁园。”
美玉立即与李白快马加鞭赶到,武士迎入后,来到竹林,但闻琴声旎旎,歌声嘹亮,她心头一震,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又陌生。
来到近前,见爹爹与董庭燕上官春梦坐在巨石板上,果然有一白衣女子在弹琴歌唱。她全身罩着白纱,戴着白纱手套,看不清面目。
美玉娇呼一声:“爹!”众人立即止住。董、上官二女立即道:“美玉回来了!”她扑其怀中泣道:“姨娘,我母怎么样了?”上官春梦抚摸其头道:“我们在半路上,被几蒙面人袭击。我们拼命阻挡,还是无能为力,多亏这位姊姊救了我们。”
美玉立即跪在石前道:“多谢前辈搭救之恩!”那白衣女子站起行其面前,扶其道:“小姐勿要多礼,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美玉跪下道:“请问前辈高姓大名?”“小可名曰清莲。小姐勿要多礼快快请起,咱并非外人,我与八爷在长安是旧相识。听闻其病,特来相医。”
美玉泣道:“娘现在在何处啊!”宗鸣怒道:“你娘不在那好好的吗?真是混帐。(说着指指远处一头白胖老母猪)混帐,搅了我的雅兴!快走快走。”
美玉只好回去,她坐在院中,担心母亲的安全,怎么也止不住泪水,不知为何那白衣女子感觉特别亲切。
这时,面前忽现一人,原来是肖荡荡,道:“你得嫁给我哥哥!”美玉冷笑道:“当然好说,可是你能保护得了我吗?”“这个不必你操心。”“好,看你怎么保护我的!”说完美玉转身上了阁楼。
入室内她一下愣住了,见桌前坐着一人,正在慢慢品着她的茶,正是那年青乞丐。
“味道如何?”乞丐皱眉沉思道:“水温而滑,茶香浓郁,但是总有一丝特别之处,没品到。”美玉笑道:“华兄,果然是品茶高手。”
乞丐笑道:“小妹只知我是品茶高手,还不知我还会成人之美。”“噢!说来听听?”“英雄救美往往都是以身相许,可我不过是个叫花子,所以还是李诗仙比较合适。”“所以你偷了他的腰带放在床下。”
华雄笑而不答,转话道:“本想在洛阳为妹妹接风洗尘,没想到被王淮搅了。”“你不敢惹王淮?”“不敢,确实不敢。因为他老爹王鉷惹不起。”
美玉道:“华兄,也是为梁王宝藏而来吗?”“不,我是为了你。”“为我?”“对,我是受人所托来保护你。”“什么人?”华雄站起背手道:“很不得了的人。”美玉道:“替我多谢他了。还有我欠华兄一条命将来我会报答你。”
“命?”华雄一愣,随后明白了,贞洁就是女人的生命,我中华文明从来是道德胜过生命。


晚上,美玉突然宣布一个重要决定,带大家去看那面墙壁。众人登时来了兴趣。
大家随美玉来到后院仓库前,这里一排石屋。她点点一个位置道:“谁来将其打开?”严肃腾身而起,嘭一掌击中,纹丝不动。华雄行功于掌,一个降龙手拍出,嘭的一声巨响,打的石屑乱飞,依然不动。汤久啪又补上一掌微微动了动。李白嘭一声击中,石墙巨石晃动,阳居正嘭又补上一掌更加晃了晃。


第二十四回 饮血魔刀


这时,一声尖叫:“闪开!”蒲笑跳起用肩头一撞,轰隆一声石头倒塌现出一门洞。蒲笑晃折扇得意洋洋道:“都什么本事,简直是师娘教的!连个石墙推不开!”众少爷这个气,自己出力打活动了,最后她来捡漏。李白道:“确实牛不是白吹的,还是你厉害。”众人大笑。
大家见这石头墙两米多厚,将巨石搬开,来到里边,见北侧竟然是条阶梯,下来后见是条甬道。又现一门洞却被巨石塞住。阳居正伸手道:“请大仙出手吧!”
蒲笑却嗔道:“我已经打开一面,还让我打,岂有此理。”严肃点着班须道:“大爷,这位作鬼谷派传人正好,强词夺理到家了。”众笑。班道:“是个好材料。”三人同时一掌击在石壁上。倒是巨富人家,石料真是高级,打的碎石乱飞,手痛发麻,却纹丝未动。几个人聚力又打。
却见蒲笑拉美玉,走到尽头一拐进去了,大家才发现,原来旁边直接开着的,白使这么大劲了。
蒲笑乜眼晃扇道:“天下竟然有如此愚蠢之人!有门不走,竟然开墙。”三人差点气冒泡,这家伙早发现有门却不吱声,震的手这么痛!
众人齐用目光扫射,寻找那面令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墙壁。哪知美玉在铁架上取出一箱,却伸手拿出一个瓶子,然后转身而出。
众人尾随,来到花园中,转过一片花树,众人高举灯笼,霍然一面墙壁展现眼前,上面文字已经重用透明油漆描绘,所以风雨无害。
正是千古名篇《梁园吟》:
……
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
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
梁王宫阙今何在?枚马先归不相待。
舞影歌声散绿池,空馀汴水东流海。
……
歌且谣,意方远。
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

但见笔锋苍劲,龙飞凤舞,果然大家之作。
众人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如此之宝,竟然放在这么随便的地方。任何人得到此宝,认为一定得藏在数层密室之中,用最坚固的铁箱装着,哪知多君命人锯下来后,运来就放在露天院中。
肖荡荡这个后悔,若早知在这,自己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
阳居正对蒲笑道:“这就是诗仙大作?!”众人大笑。蒲笑用折扇点点道:“那日酒后一时兴起,留下些墨迹,没想到吾娘子如此抬爱,喜结天缘,幸哉!幸哉!”说着挽住美玉丰腰,贴着其脸,谗着少爷们,众人噗噗暗笑。
美玉并没有躲闪任其搂抱着,而是望望墙道:“这里就有梁王宝藏?!真是怪谈。”肖荡荡上前道:“快快砸开,看看你边到底什么物件?”美玉道:“若伤了吾相公大作如何是好!”蒲笑道:“唉!娘子对我一片痴心,叫我如何报答!”
美玉从瓷瓶中倒些药粉在手上,然后走上前,闭眼伸葱指,慢慢靠近墙面移动感应着,突然,急身后退,众人一惊。美玉道:“此墙怎么如此大的阴气。”
正在这时,啊啊数声惨叫,嘭嘭连爆数颗霹雳弹,烟雾弥漫。四周像蝴蝶乱飞,来了不知多少蒙面杀手,见人就砍,众人混战一团。
李白急忙保护美玉,却见被蒲笑抱住纵到远处。这迷烟太过霸道,稍稍嗅到便栽倒,只能行功拼命抵挡逃窜。
只有华雄与一剑全力回击,打的死尸翻滚。前来袭击者正是阴山派,青龙旗主罗彪朱雀旗主付良玉。
付乃一女子,手持双钩,杀的风都门武士血肉横飞,肖荡荡大怒持刀与其战在一处。
最激烈的当属阴山派地府王爷康城大战华雄,三魔真君杨寒大战一剑,旗鼓相当,打的花盆乱飞,砖土四炸。
杨寒一晃灵蛇剑,一会工夫与一剑对斩千剑开外,可是谁也没想到地上早躺着一具活僵尸肖必达。
这时,康城越战越勇,一晃锁魂掌连连劈出,罡风四射,华雄因为中了毒烟,头脑有些发困,全力回击,却连连后退,一下贴到宝墙上。这时康城大喜,腾身而起一掌击出,喝道:“栽这吧!”
那威力如同流星穿日般袭来,华雄咬牙闪身倒翻远处,嘭一声巨响,可怜美玉最心爱的《梁园吟》被打的碎石乱飞,火星四溅。康城也一惊:坏了坏了,宝贝打碎了,这一定藏着什么东西。只有一会再找了,接着追打华雄。
这墙中有没有东西?有,这东西太可怕了,从石中飞出正巧落在僵尸身上,原来是一把刀,表面看很普通,很像战国时的刀形钱币。
可是这把刀太邪乎了!当年梁王刘武,一心想要夺得大汉皇位。这家伙确实不止有两下子,简直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他的“移形幻影玄功”可称为大汉顶级高手中的高手。
率领手下羊胜公孙诡群雄愣是在雎阳挡住以吴王刘劓为首发动的七国之乱,多少高手死其手下。
他早年便网罗黑白两道能人异士,其中包括阴山派的祖师爷长枯子,这位乃魔道高人。许多人知道阴山派练邪功,专门在阴气极大的墓地等处。
他们数代人练就着一把魔刀,此刀集结了其数代师爷的功力能量,特别是将众多横死的鬼魂,比如被父母打胎的婴儿,自杀上吊的厉鬼,仇恨越大的厉鬼报复害人越凶,将其都拘在刀中。
本来母亲窦太后逼的景帝已经答应传其皇太弟,哪知被舅舅窦婴袁盎等大臣给搅了,可把刘武气坏了,他派手下将袁盎等十几位大臣刺杀。
这么多国家重臣被刺,这还了得。后来汉景帝查明后,对其非常不满,因为母亲在堂因孝道没动他,因为窦太后见儿子没了,就哭:帝下一定害杀吾子!而景帝大家知道却是特别仁孝之人。
可是,刘武却在恐惧中被害死的索命厉鬼缠身病死,人不治天治。
后来此刀流落江湖伤人无数,被一高僧得到,将其封印在一石头中。后世僧人误将石头砌墙,后来李白到梁园游玩,惊奇的发现此物封印即将失效。
只要阴气大显,立即便会被魔道高人发现,为害天下,于是用仙家符咒留诗,试图镇住此邪。哪知天意难违,该着历史进入新的一页,大唐该遭此劫。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