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珍惜小说网  >  武侠小说
剑仙李白——千金卖壁(三)

77567


第十三回 诗仙之约


拉美玉刚跑出林中,见对面一群灰衣蒙面人,足有数十人。最前面几个人道:“将宗小姐留下,你快滚。”李白道:“我若说不呢?”那人一摆手。冲上去六七人,一瞬间,这几人全倒下了。
远处,有一人喝道:“哎!小子,裴旻是你什么人?”李白道:“不认识,没见过。要想活命你们快走。”又十几人将其围住。
这时,突然一声大喝:“休得猖狂,我来也!”汤久与星儿月儿赶到。”众杀手将其放入圈内。星儿将剑捧上道:“小姐接剑。”美玉接住,呛啷出鞘,一道亮闪,确实是把好剑。李白见了一征,伸指夹住剑面,立即颤抖着泪水下来,美玉颇觉奇怪。
这时,远处那首领道:“我们向来与船帮井水不犯河水,汤爷何必掺和进来。”汤久道:“既知是船帮,还不快滚。”“没想到船帮也垂涎梁王宝藏。杀!”凛冽的刀罡从四面八方劈来。五人全力还击,其实应该是两人,美玉星儿月儿根本自顾不及。又一片腥风血雨。
十几个人又倒下,然后,又上来一批。这时,唰唰唰,跑来十几个人,却是少林僧人。为首者正是圆通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莫要贪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快快退去吧!”
那首领道:“少林的秃驴也看好梁王宝藏?”“非也非也!我寺住持被恶人所害!《易筋经》被盗。”“彼此彼此!请大师慈悲我们吧!”圆通道:“请施主回去,待贫僧苦劝宗小姐交出宝藏……。”“去你妈的,把秃驴们干掉。”
双方开始混战,少林僧人佛门,以慈悲为怀,并不要命只是以驱赶为主。圆通道:“施主还不快走。”
李白五人匆忙而去,终于来到兰考近前,找家小店住下。 没到开封即沉了船,众人研究下步怎么办。汤久道:“依原计划,我们明日继续坐船西入洛阳。”
美玉泣道:“为了我,让这么多人死伤惨重!你们还是走吧,别管我了。”佳人落泪,柔心浸肺。
汤久道:“大丈夫习武保家为民,好狗护三邻。连个女子保护不了,何以护天下。”
李白拱手道:“汤兄之义,义薄云天。在下自愧不如。”汤久道:“与诗仙相比,区区乃荧火比日。”
众人饭毕洗漱休息,汤久去连系本帮人马。李白因一刻不能离其左右,直接横剑坐其室内。
美玉一觉醒来,扭娇躯坐起,见星儿月儿睡的正熟。理理秀发,见李白还在坐在那里,不由心中升出几分感动。
仔细看看,见其方脸即富态又英俊,朦朦胧胧中觉的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见过。见其气势言谈举止,是大家公子,为何冒充李白而来?以其身份也许自己会委身下嫁于他。
不由脸发起烧来,轻声道:“相公,这么晚了,你睡下吧!”李白睁开眼,立即躬身施礼道:“有您在上,我哪敢鼾睡。”
美玉道:“你为我出生入死,值得吗?”“值!舍命而不足惜。”“到底为什么?就为那所谓的宝藏?”“不是。”“你为了我?”“对。”“你为了美色,则不惜性命?”“你错了,我绝不敢对您有半点非份之想。”
美玉哈哈一笑,道:“你绝不敢对我有非份之想,即不为财,也不为色!骗鬼去吧!”李白无语。
美玉道:“你不喜欢我?”“喜欢。”“还是为了美色。”“喜欢也有不同的喜欢。”“男人喜欢女人,还有别的喜欢吗?”“有啊!比如你父母对你的喜欢。”美玉嘘道:“难道你是我父母?”李白不语。
美玉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取来那把宝剑递上,李白突然来了精神,他的手又颤抖起来,慢慢拔出,慢慢泪水又下来。
美玉道:“你认识这把剑?”李白点点头。“从什么时侯?”“从很小的时候。”“你认识我师父李含光?”李白点点头。“什么时候?”“很小的时侯。”“你今年多大?”“二十四岁。”美玉道:“难道李诗仙,二十四岁?”李白不语。
美玉站起沉脸道:“我不与骗子同行,你快走。”见其不动道:“好,你不走我走。”转身欲离去。
李白急忙去拉,一下将其外衣扯落。美玉啪!给其一耳光道:“你竟敢对我非礼!”李白吓的汗珠下来,立即卟嗵跪下道:“对不起,我绝不敢。”美玉差点笑了,见其对自己恭维样,贱的好像自己的儿子。
合好衣道:“好,我不走,你得对我说实话?”
李白道:“其实是李诗仙让我来的,我与他有约。”“什么约?”“他乃修道者,不便入世俗为美色动情。于是让我代替。”美玉睁美目道:“你说诗仙让你代他向我求婚,谈风花之情雪风之意?”“是。”“然后,给你什么好处?”
李白道:“好处是,若成功就赏给我一个娘。”美玉噗乐了,道:“你没有娘?”“对,我从小就没娘,是个孤儿,所以我非常想有个娘。”
美玉道:“你简直傻透腔了。牛啊马啊可以赏,娘还有赏的吗!娘就一个,没了就永远的没了。赏多少也不是,也代替不了亲娘。”
李白又落泪道:“可是李诗仙,却能赏给我个亲娘。”美玉挥玉指摸摸其头道:“你即不热也不像傻子。为何这么蠢?啊!知道了,你是骗子!”
李白叹道:“谎言永远有人信以为真,真话许多人永远以为是谎言。”
“是的。”门开了,进来一脸色苍白的少女,她清瘦还算比较有姿色。她一身白衣,披肩秀发,很是冷傲。
美玉道:“你是谁?”那女子进来,大方的坐在凳子上道:“因为谎言最符合愚蠢人的思想逻辑,他们认为世界上人从来是吃喝拉撒睡,除了像猪一样的生活,不可能有别的神奇传奇。”她这才回答道:“我叫肖飘飘。”李白道:“你确实很飘,你应该还有妹妹叫荡荡吧?!”“对,她没有来。”“她什么时侯来?”“我若见了鬼的时候。”
美玉道:“肖渺渺是你什么人?”“家母。”二人立即明白了鬼王宗主的女儿到了。美玉道:“你来做什么?”“应婚,代替我兄长前来应婚。”“可你是个女子。”
肖飘飘道:“蒲笑笑也是女子,为何能来应婚?我就不可以?!”美玉道:“蒲笑笑是何许人也?”“你身边还有谁女扮男装。”“你说她叫蒲笑笑?”“对,她就是峨眉派凤凰山庄大剑蒲水生孙镜波夫妇的女儿。”李白立即明白了,那天孙向北望着她眼神怪怪的而去,原来是其外甥女。
美玉道:“她来做甚么?”“她倒不为什么,只不过为逃婚而已。”“逃婚?”“对。那丫头从小被父母宠过了头,向来调皮任性。听说父母要把她嫁人就跑了,害的蒲大剑派人四处找她。”
美玉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肖飘飘道:“你必须跟我走。”“我若说不呢?”“那就是死,因为你们喝的水,被我下了毒。”“从什么时候。”“我们接到你去洛阳的消息,便将你可能路过的地方都派上我的人,包括这里。”美玉道:“看样我非去不可了?”“别无选择。”


第十四回 吉热的歌声


“未必吧!”这时门开了,从外边进来一个中年人,浓眉瘦脸,透着青气,一看就非善类。肖飘飘道:“你是何人?”那人道:“阴山派白虎旗旗主吴政。”
众人一惊,阴山派旗主亲自到来,看样势在必得。
吴政道:“我在他们菜里下了毒,你带去了也是一具死尸。”肖飘飘道:“那你也带不去啊!”吴政道:“那只有你拿出解药喽!”说着闪电般,向其肩头抓去。
肖飘飘并没有躲,因为她根本躲不开了,阴山派四大旗主是何等魔王。她突然袖中多了把短剑,狠狠的刺出,
两声大叫,外边也传出惨叫声,原来屋内与外边,双方都在决斗。
吴政急身暴退,腹部中了一剑,却硬抓下对方肩头一块肉,这是她身上唯一几块肉多的地方。他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狠,又急身弹射出窗而去。
肖飘飘半边身子染成红色,渐渐变成黑色,她并没有动,依然坐在那谈笑风生。道:“我回不去了。请求小姐救救我哥哥!我马上就成鬼了,我妹妹若来了,就绝不这么客气了。”
说着卟嗵倒地昏迷,李白上前急封其数道大穴。那肩头伤口竟然散出臭气。原来阴山派邪功白虎爪太过霸道。
李白按住其背,用功力助其驱毒,臭血往出冒,这时星儿月儿醒来,其实她们早醒了,吓的不敢动而已。美玉命其撕布包扎。
“慢!”窗外一声喝,进来一郎中模样很老实的小伙。“千万别碰那血
!”李白大喜,全力发功驱毒。那人拿出一丸药,药香扑鼻,和水为其灌下。又拿出一瓷瓶,倒出些水,涂其伤口之上。
好一会,血变成正常颜色,那郎中拿出几根细针,扎其身体各部。
轻声道:“该着其命大!”星儿月儿出去从井中打来一盆水,为其清洗干净。
李白收功站起,一把抓住其手道:“吴大哥,是你!你怎么来了。”吴道:“听说诗仙有难,敢不来吗?”李白转头介绍道:“这位是川蜀药王谷,药王世家。”原来他正是吴指南的长子吴大。
美玉当然知道药王世家,她一直想去求药为爹治病。退一步,微蹲腹前抱拳道:“小妹有礼了,给吴兄万福了。”吴赶紧避开道:“晚辈不敢当,晚辈不敢当!”美玉一愣他怎么自称晚辈。
星儿道:“我们中毒了,快救救我们。”吴大用天目看看茶具,透视众人肠胃,点点头道:“确实中毒。肖姑娘的“三更叫魂散”,阴山派的“五毒钻肠钉”,都是非常霸道的慢性毒药。可巧在你们一齐服用,以毒克毒,互相抵消了。”众人大喜。
这时,肖飘飘醒来,肩头巨痛冷汗直冒,吴大又给其服了其它药类,她立即痛苦减轻。 她那苍白的脸,更加的惨白,虚弱道:“我失败了,你们应该杀了我。 ”吴大道:“我们药王世家从来以救人为怀。”
她想运功站起,却发现功力消失,甚是吃惊,道:“我怎么功力消失了?”吴大立即明白了。肖瞪着李白道:“是你方才发功为我驱毒?”李白点点头。
她道:“你竟然废了我的功力!所以不用感谢了。”说完站起踉踉跄跄来到门外,吹了几声哨子,跃进二人驾其跃墙而去。原来李白先天正道功力化去了她鬼王派阴功邪功。
李白道:“伯母可好,我一直想回老家去看望她老人家。”吴大道:“好,很好。她一直念叨你们,让我顺路过去看看。”李白道:“有重要病人?”吴大道:“近二年,江湖上突然出现一只可怕的白手,她以美色、拘魂、下毒等手段,专门控制各大派掌门。华山、衡山、天山、少林等等各大门派都有重要人物中招。”“大哥,可能破解?”“此人超过我的本事。比如鬼王宗少主肖必达,实则被人下毒又拘去一魂,毒可解,但是魂必须找回来放入其体内才行,不然他必然胡言乱言颠三倒四。”
美玉突然跪地泣道:“求求大哥救救吾父?”吴大赶紧也跪地扶起她道:“使不得!使不得! 前辈折杀我也。汝父那不是病,他乃心病,心病必须心来治,已经有人为他治疗去了。”美玉喜道:“真的吗?我爹会好吗?”
吴大道:“按理应该会好。我还有要事,就此别过了!”李白道:“大哥要小心,那白手知道你破坏了他的计划,小心会暗算你。”“是的。已经有人在跟踪我了,就此别过!”出去消失在黑暗中。
快天亮时,汤久归来,李白述说经过,汤道:“看来,我们到洛阳不易啊!白天恶战中,少林高手死了数人。包括圆通大师。”众人一惊。
次日,一早,船帮来伙人,保护美玉坐上马车而去,来到河边,上船向洛阳进发。

吉热这些天非常高兴,因为牡丹楼第一花魁暖玉,丐帮帮主华劲松,终于同意其圆房,吉热正在度蜜月。可是仅仅半个月,他就乏味了。
他觉的暖玉与别的女人没什么不同。他甚至奇怪,自己当初为何那么的热恋她。其实本来就不是越漂亮就越享受。生理上所谓瞬间刺激是自己身体的反映。
太多人看不透,以为是对方带来的快乐。 其实多漂亮的女人也白废。
所以他去暖玉的房间,越来越少,他又热恋上一个新美人。
他不知其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反正常常出现在他山中的别墅。他甚至怀疑其是狐狸精。
可是狐狸精就为采人精华精气。若求其同床,立马同意,可是这位从来不让其碰,甚至脸都没看见,只是为其弹琴唱歌跳舞,除了杨玉环,他从没见过这等美女。他简直疯了,一天不见,好像少了什么。
这天,他在山中别墅,独自沉浸在方才那悦耳的歌声中。不时学学哼唱着,可是他的声音太难听,如同瘟鸡,时而像驴鸣,时 而像出大差的破锣。把那只老黑狗搞的闻其歌声,就冲其汪汪表示抗议;
家雀们闻其歌,轰一下全飞了。连保镖们都受不了。金刚腿杨博,单手摸星胡伟光把耳朵用棉花塞上。
可是,吉热却偏偏爱唱歌。老娘听其唱回歌病了三天,把老娘听的当场抽了;过后他还要给唱,老娘让他给准备棺材。姐妹们听其唱歌撒腿就跑。气的他还不服气:我比不上玄宗座前如仙嫒、吴娱、公孙大娘,还比上雷海青李龟年董庭兰吗!
这时,突然,手下来报宗美玉到了洛阳,住进了西门外的鲤鱼山庄。吉热噌坐了起来,他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
他前天接到可靠情报,宗美玉在黄河上的座船遇到阴山派劫持,被逼跳入河中自尽。

是的,美玉住进了鲤鱼山庄,据说鲤鱼跃了龙门即可化为龙。美玉即在化龙亭前品茶,可是她的内心却非常痛苦,星儿为了自己献出了生命。
那天随汤久去的根本不是美玉,而是义仆星儿。果然船在中途遭遇伏击,星儿跳进黄河洗清了自己。


第十五回 马球大赛


这所别墅非常精致,金色琉璃瓦,白色墙壁,脊角平直,大气高贵,典型唐式建筑。满园的牡丹各类花卉,争奇斗艳。可美玉却独爱莲花。

这时,月儿过来喜道:“聋姥姥们到了。”美玉立即站起迎接,远远的便听到了蒲笑的笑声,原来人家目标是美玉,她不在所以再无人理会他们,顺利到达。
美玉扭娇躯扑其怀中娇泣,聋姥姥抚其身道:“吾的儿,莫要哭,人家看相的说我能活九十九所以死不了。”丫鬟云儿雨儿相拥而泣。蒲笑笑道:“是啊!老人家福大命大,长寿有余。”聋姥姥道:“啊!你还要送我一头驴!你这孩子心眼真好,等回洛阳的。”蒲笑无奈道:“我这头驴算送定了。”众人大笑。美玉扫了两眼,见随从保镖少了一半。对女侠保镖们慰问一番。
蒲笑边走边述说经过:“那些匪人,闻听我诗仙李太白在此,吓的望风而逃。余下几个,被我一炮打翻几脚踢跑……。”阳居正严肃撇嘴嘲笑。
美玉却拉其手似乎听的津津有味,蒲笑突然停住道:“干嘛,怎么这个表情?”阳道:“没什么没什么?请诗仙接着讲。明日洛阳牛贵。”“为何?”“被人吹跑了!”众笑。
蒲笑翻了个白眼,扶美玉丰腰,得意前行。众人落座,厨房忙活起来。
忽然,月儿来报:“小姐,铁马堂大东家吉热驾到。”

吉热正在客厅喝茶等待,忽听环佩叮噹,帘子一挑,进来一位稳贵十足的二八佳人。美玉上前半蹲施礼道:“叔叔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吉热立即站起,道:“贤侄快快请起,唉!岁月不饶人啊!当年我见你时才十岁,如今出落成大姑娘。”
二人寒喧礼毕落坐,吉热道:“我与汝父在西京长安,醉笑人生,同床共枕,没想到他……唉,因事太忙,有空我一定探望这个老友。”几句话说的美玉心中甚是温暖,觉的他不那么可怕。
吉热一伸手,侍卫递上一皮箱。打开后,拿出几个大帐本,一一指点,这些年狼烟台除去球场维修、赌资、工资、税金各方面花销。分红三十万金。
美玉吃了一惊这么多。
随后,吉热递上一皮袋,美玉见一叠票子,去各地进贡院立即换来现金。非常高兴道:“有劳叔叔辛苦了!”“哪里哪里。还是汝父信的过我吉八。三天后,还有一场大买卖,水月楼对阵狼烟台。这场比赛轰动两京。贤侄可有意见?”美玉道:“全凭叔叔操办。”“好,六月初一,水月楼就是我们的。”二人又闲聊几句而去。
美玉拿出数万金,重赏保镖与伤亡者的家属,众人大喜。鬼谷双士等每个人赏百金。
众人商议情况,都觉的吉热太好说话,怎么可能。好像背后一定有重大阴谋。一直琢磨不透。
薛鏐想想道:“请问赌注情况?”众人一惊。次日,整个洛阳城酒楼茶馆,都在谈论这场比赛。压在狼烟台的赌注为三十万金,压在水月楼的五十万金。
五月二十二,离比赛还有一日,突然压在水月楼赌注高达一百五十万金 ,压在狼烟台的才五十万金,这若输了倾家荡产。
班须道:“明白了明白了!”蒲笑道:“明白了甚么?”薛鏐道:“如果吉热故意输掉呢?小姐不但这三十万金难保,恐怕还得赔上全部家荡。”
阳居正道:“只要让球员故意输球,太容易了。”
晚上,美玉坐在亭前研究对策,甚是发愁。李白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什么?”“临时换将。”“可是,吉热是绝对不同意的。”“我们一定要他同意。”
蒲笑道:“除非你与吉热一伙的,否则绝难办到。”李白道:“吹牛大王的本事哪去了!”蒲笑一跳老高道:“谁说我是吹牛大王。等着!”说完,几个起落跃墙而去。
美玉叹息道:“如果你们都是没有任何目地的靠近我,都是我的朋友该多好!”李白道:“别人,我不敢保证,但是我绝对是好的。”阳居正道:“我家与宗家确实是世交,我确实是因宗家有难而来。”美玉立即施礼道:“谢谢哥哥。”居正道:“不过,我还有个另外一目地。”李白道:“什么?”“躲婚。”二人一愣。
“是的,躲婚。我爹给我许下一门亲事,哎呦,听说这个老姑子,不守妇道刁蛮任性撒泼耍赖无所不为。可是这根本不是我的理想中人,我的梦中人,是……”他没有说出口,却望望美玉。
她登时双颊绯红,明白了他要的是站坐有相,进退得体知书达礼稳贵的大家闺秀型。
李白大笑道:“你躲过了初一,能躲过十五吗?”“可我毕竟清静了半个月。”众笑。
这时,突然武士来报,汤久归来。众人站起,立即迎了进来,述说遭遇袭击经过,真是惊险万分。美玉躬身施礼感谢,并流泪义仆星儿之死。
这时,远处一阵吵杂声,原来又来刺客,被暗哨发现一顿乱箭,但是来人武功甚是了得,带伤而去。美玉立即躲入密室之中,李白阳居正把守。

五月二十四,天未亮,众人起床,梳洗完毕。美玉也一身武装,别有一番妩媚。
东方破晓时,大家列队,向城西狼烟台球场而来。各类瓜果商贩为了占位置,更是早早的到来。因为这场比赛太过隆重,各国使者都来观看,所以官府官兵秘探大量布置一级安保。
美玉车队刚到,立即数名大汉过来,躬身行礼,将大东家迎入。李阳二人高度紧张,随时准备应对那只有一秒中的袭击。

不久吉热到来,身边八位保镖到齐,好个气派,所有人全部跪拜,恭迎大东家,美玉一看与刚才迎接自己之对比,明显人家才是正主。
双方在宽阔大厅落坐,英气腾腾。美玉道:“叔叔,不知球员状态可好。一旦出个差错,你我倾家荡产。”吉热道:“放心,贤侄,我队骑手都是身经百战之高手,保证没问题。”
蒲笑道:“可否请来一观。”吉热道:“好好好。”摆摆手,随从转身而去。片刻后,蹬蹬蹬,进来二十名大汉,几乎个个虎背熊腰。吉热道:“给宗大东家露两手。”
但见众人,翻跟头打把式,踢腿抡拳的,更有人扛来巨大石头。抛在空中接住,再抛再接,像球一样耍着。还有人一掌接一掌的削成碎块,尽显其能。


第十六回 球场风云


蒲笑就是为了挑毛病,道:“这与打球有关吗?”一棍震九州何天壮一摆手。
但见,二十人唰唰唰一色红樱枪,上下翻飞神出鬼没。噌!蒲笑跳入其中,挥折扇与众人战在一处。她如同枪海中的鱼儿,左翻右跳游刃有余,玩的不亦乐乎。枪被称为百器之贼,要求速度最快。
时间一久,蒲笑招架不住了,脚法散乱,颠三倒四,终于被人家一枪撅飞,她身在空中翻了数个跟头,噌,穿过大梁,挂在空中,众人大笑。
她掉下来一个倒空翻站立。美玉见挑不出什么毛病,点点头同意了。
这时,只听远处报道:“水月楼驾到!”众人站起,但见远处一百匹白马奔来,而后一百匹黑马奔来,而后是一百匹红马……。
中间一匹马上,坐一红袍之人,却头戴斗笠,看不清面目,威风凛凛,路边喝彩连连。
水月楼楼主王淮是个可怕的人物,据说其手下有批神秘的刀客,两京没人敢得罪王家,他想要的人头,几日后那人便消失。即使是当朝公主的儿子都难幸免,可见多狂。
这时球场上,早已鼓乐齐鸣,叫好连连。原来马球比赛之前都有马术表演,一个个身手矫健的少年,在围场中飞奔的马上,蹦上蹦下,站立倒立,最激动的是五匹马并排齐奔,五人翻跟头互换,做出各式花样。
人群中,各府上的夫人小姐少爷们尽情的欢声叫好,其火爆绝对不逊今天的足球橄榄球。其中有几位大人物张巡、雷万春、南霁云,张巡身边带着爱妾蝉娟,她们高兴的鼓掌叫好。

吉热出去与水月楼互相客气一番,终于安静下来,双方队员出场。水月楼骑手全部红衣,狼烟台骑手一色蓝衣。
双方祭祀神灵之后,队员围场奔马三圈亮底,满场欢呼叫好。
吉热陪美玉进入东方上座,这里视线好,又阴凉。李白曾经多次来过此地,形状与今天足球场类似,四周层层的座位,越下边近处,座位越高级越贵,都是达官显贵定下。
对方南面主坐上,王淮等人也坐好。只是他依然戴着斗笠,看不清面目,也许是因为得罪人仇家太多吧。
马球与足球不同的是,有东西南北四个门,南北为水月楼东西为狼烟台。终于准备就绪,双方各十二名队员,头戴铜盔,手持数米长的像冰球棒般的铁拐。
裁判手中一个特制的红木球,使劲抛在空中,然后拨马后退到远处。双方头前四位先峰八人一齐纵马挥棍去抢。
讲究的一定要眼急手快力气大,人马都得配合一致才行。骑兵历来是传统战争最机动的部队。北方胡人人少为何那么难对付,因其从小便在马背上以骑射为生,机动性太强,射箭简直如同机关枪。
大唐为增强战斗力,历来军中与民间风迷马球。大唐二十二帝,竟然十八帝热爱马球。玄宗太子时便亲自带队击败土蕃国球队。

狼烟台率先得到,传给中线,却被人家夺了过去,迅速向东移动,两边助威队,齐喊:“水月楼,旗开得胜……水月楼,旗开得胜!……”对方也不示弱:“狼烟台,马到成功!……狼烟台,马到成功!……。”
片刻,狼烟台将球得到,立即向北推进,这时,战鼓齐鸣,激动人心。双方激烈争夺着,有时还带偷着使坏打人的,因为没录像记录,就说你自己撞枪杆上的,所以绝不次于实战。不时有人掉下马来,受伤者,由侯补队员替上。

片刻后,又被水月楼得到,迅速向西推进,双方来回拉锯。可是后来狼烟台速度慢了下来,终于被人家攻入一球。三刻钟后,人家以三比二,胜了第一场。台上有少数人怒吼不满摔东西,被武士驱出场外。
球员退下后,一群仙女队,来到场中,翩翩起舞彩带飘飘。
美玉心头发凉,如果下场输了,自己就输定了。
这时,蒲笑大怒,立即站道:“什么狗屁高手,统统是酒囊饭袋。不行,立即换人!”手下们也起哄。吉热沉脸道:“这是我们最好的骑手了。胜败乃常事,也许下场便胜。”蒲笑道:“如果输了呢?”吉热不语。
蒲笑道:“坚决换人。谁知你们背后可有交易?”吉子吉利大怒站起道:“胡说八道,谁敢保你换上的人就行。”手下们也起哄道:“对,谁敢保你们的人就行。”双方争吵着。
这时,薛鏐站起道:“大家别吵,不如这样,我们换上几位既可。”吉热冷眼望着。吉利道:“好,请你们的人上来比试比试。”
李白点着阳居正、汤久、严肃,望望鬼谷双士,二人点头。但是六个还是太少。众人来到大厅,挑出十个大汉,双方对视,然后一发喊冲到一处打了起来,片刻之后,十人全部趴在地上。
吉热笑道:“好好好,看样我们势在必得。”这时外边号响,第二场准备开始。
李白六人,换上蓝衣戴上蓝色头盔。手持球棒飞身上马,他们对这个并不陌生,闲时常玩。
鬼谷双士选在中线,其他四人李白阳居正成为先峰。汤久严肃在后卫。三排十二骑上场,一声炮声,裁判将球抛在空中。
双方纵马争抢,李白被震的差点栽下去,暗吃一惊,知道对方绝对是内功高手。与阳对视一眼,全力争抢。啪啪啪,金属铁杆碰撞声,这与使剑不同,大部分是比力气,比谁能撅能挑。
李白大喝,嗨一声,使足力气挑开对方三个拐头,将球挑起,啪,击飞到远处。众人拨马急驰,互相拥挤之时,其中一人,啪的球杆倒点李白肋下。
速度之快宛如电光火石,李白急忙吸气扭腰,躲过一击,纵马急行。球被自己人得到,猛击飞向南门。

却远远的被人家后卫防线得去,使劲向东击去,木球在碧绿的草地飞滚着,众人急驰冲去。突然,卟嗵卟嗵,阳居正与对方战马同时摔倒。
原来对方使诈,伸杆插其马腿前面,阳摔倒的同时,也插其马腿间,二人倒地间又挥掌互击数下,才发现对方均是一等一的高手。
二人重新换马上阵,这时,李白得到球,使劲击向北方,严肃接过,传给汤久,对方二骑来抢劫,鬼谷双士拼命放马阻拦,拥挤中不知互相暗算几下。
汤久渐渐来到近前,啪,猛击!木球飞入球门。全场一阵火爆鼓掌喝彩欢呼声,鼓声雷声。助威队又开始大喊:“狼烟台,必胜!狼烟台必胜!”对方也示弱:“水月楼,必胜!水月楼,必胜!”

守门员使劲将球抛向中间,双方又猛烈争夺,移动,李白将球击出,被人家防线得到,向西猛击,一个传一个,啪打入球门。一比一平。
木球被门守扔入中间,双方又纵马争抢,你来我往的拉锯,时间越来越接近,突然李白纵马单行,快速突击,啪一铁拐,球进了,二比一。全场欢呼,鼓声雷动。双方争抢不一会,终于时间到,第二狼烟台胜。


第十七回 水月楼惨败


双方骑士归队,幸好今天阴,空中飘着点点细雨,比较凉快。尽管如此,还是热的大汗淋淋。有递西瓜递水的,有给扇风递上手巾板的。还有光着膀子冲水的。
班须后背与薛鏐的腿都受了伤,於青疼痛。原来遭遇对方暗算,吉利坚决不让再上场,这样又少两个得力助手。
钟声响起,时间到,少女仙子们列队从场上退下,美玉期望的看着李白与阳居正,各胜一场为平,第三场决胜负。
这时,一身材苗条的骑士上场,原来蒲笑坚持要上,吉利却立即同意了。本来他们与王淮设计故意输球,然后暗分宗家财产,这就是他们的奸计。
他认为蒲笑是女子体弱,上场正中其怀。一声炮响,双方开始争抢,这次更加的疯狂,甚至有大打出手之驾势。终于球被对方挑飞,滚向西门,众人齐齐湧去,所有的暗算都在此刻拥挤时展开。
狼烟台骑手卟嗵卟嗵,马翻人落,滚出老远。这时,蒲笑眼现寒光,拼命冲峰,拥挤在马队中。突然对方最狂最厉害连李白都触头的对手,人仰马翻,卟嗵摔在地捂腿大叫。
其他人继续前冲,卟嗵卟嗵水月楼又两员大将落马,主力缺失给了对手最佳机会,啪!球转向南方,居正传给汤久,再传严肃,啪,一拐,嗖!木球飞入对方球门。
门守丧气的将球扔入中间,水月楼立即补充更厉害高手,甚至欲下狠手要李白等人小命的地步。双方又聚堆挤在一起。啪啪啪铁杆撞击声,汤久大吼一声挑起二杆,啪被人一杆点中腿部,他咬牙忍着。
与此同时,卟嗵卟嗵,对方又三员大将落马大叫,众马从伤者头上越过奔腾,又聚在一处,狼烟台骑手卟嗵卟嗵也翻倒四骑。
蒲笑虽人小却专门往人堆中挤,阳居正后背也被人点了一下,差点背过气。仗功力深厚跃马横冲,突然对方卟嗵卟嗵又三马摔倒,人声惨叫。
借此机会,啪,又一球攻入对方球门,主坐上的王淮大怒,差点跳起来。以他那等武功,没看明白谁干的,到底是谁下的重手连伤自己大将?他使劲冷眼注视着李白,认为一定是他干的。
让身边最厉害的高手紧急上场,而狼烟台几乎无人可补,只能三流骑手上去充数。
双方又开始疯抢对打,突然,严肃跌下马去,捂着肚子冷汗直冒,被扶下场。片刻间,被人家攻入一球,二比一。
双方再次疯抢,突然汤久马翻人滚,他前时腿伤再加上这下,立即下场了。
可马队并未停留继续奔腾,这时又被人家攻入一球,二比二平,吉热与王淮都乐了,就这么干,稳操胜算了。
狼烟台又补上庸手,双方争抢,很快被人家控制了球。一齐向东冲峰,这时,卟嗵卟嗵水月楼四员大将跌下马摔个半死。王淮大惊。
这时,众人聚在东门前拼命碰撞着,如此危急,随时狼烟台会有全败的那一幕发生。美玉紧张的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突然,嘭嘭水月楼又两员大将跌下马,不知怎么的,木球从下边飞起,李白大喜,猛的一下,击向南方,正好狼烟台一骑手在此,与对手争抢着。
这时,蒲笑纵马穿出人堆冲到,一走一过,将球带走,奔近对方球门前,她突然按马停下,将球止住。
唰,似乎也止住了所有人的呼吸,千万双眼睛盯其球上,全场鸦雀无声,出奇的安静。那门守浑身颤抖着盯着那球,他知道若守不住,将意味着什么,也许自己小命丢了,浑身冷汗湿透。
蒲笑坐在马上,回头笑着望着呲牙咧嘴瞪眼疯狂赶来的水月台高手们。终于门守卟嗵倒在地上,因为过度紧张昏了过去。
就在水月台的高手,驰到的瞬间,蒲笑手起杆落,啪木球飞入球门,全场突然象爆炸般雷鸣呐喊。王淮好玄没昏过去,张巡惊奇的盯着蒲笑。美玉身边的女侠们尖叫连连,美玉睁开眼一看,喜的浑身颤抖。蝉娟掩唇大笑欢呼。
同时,她们又一声惊呼,只见蒲笑被人家撞翻,那马飞跃蹦在她的马上,蒲笑娇弱的身躯也飞滚出老远昏了过去。
这时,时间到,全场有人大哭有人狂笑,输钱的哭赢钱的笑,鼓声雷鸣,震耳欲聋。
水月楼败了,败的太惨了。王淮差点气死!他一定要报仇,首先要揍死吉热,叫父亲的死党们把其抄家,然后子女流配。
吉热拼命解释,并答应把分得的金子原数奉还。
这样,王淮才解了气,因为他得到了这么多金子。但是他心里还是不舒服,因为他这样的人,物质享受对他已经毫无兴趣了。他要的是精神上的胜利满足。
他决定一定要降服宗美玉,要她像猫一样趴在自己脚下。

蒲笑终于醒了,她终于成为真正的笑笑,因为她见谁都呵呵傻笑。
可把美玉吓坏了,抱其哭泣道:“姊姊,你可别傻啊!蒲伯伯
找来看你这个样子,可怎么办啊!你即使不逃婚,都没人要你了。”大伙才知道,原来她也是逃将子。
蒲笑呵呵傻笑道:“娘子,我就要你。”美玉哭泣不止,道:“还是找吴大哥来治好她吧,可能摔坏了脑子。”
李白疲倦的靠在椅子上,闭眼道:“不必,我就能治好她。”众人惊讶的望着。李白哼哼道:“去,找条蛇来,放她脖子里,立即就好。”只见蒲笑猛的蹦起,一声尖叫道:“你这个坏家伙!我要把你尿炕的事,告诉天下所有人!”众人哄堂大笑。


第十八回 丐帮之请


正在这时,忽然,月儿来报:“小姐,水月楼大东家发来请帖,邀请小姐赴宴。”美玉道:“不去,没空。”月儿转身离去回咐。
片刻后,薛鏐慌慌张张而来道:“小姐,不可啊!你可知水月楼大东家是谁。是王淮啊!”美玉道:“王淮,何许人也?!”“御史中丞王鉷之子啊,权力仅次于李林甫。”阳居正一征道:“真得罪不起啊!听说这家伙霸道极点,打了附马,还得反过来请他吃饭。”美玉道:“难道你让我亲去陪这泼皮吃饭吗!”阳默然无语。
片刻后,月儿道:“丐帮少帮主华雄邀请小姐赴宴。”美玉道:“没空。”确实,她一个身大袖长的大家闺秀,跟这个吃饭跟那个吃饭,确实不像话!可是商场必须如此。
班须道:“不可,既然得罪了水月楼,绝对不能再得罪丐帮。我们面对强大的对手是吉热,小姐不妨赴宴。这样给人家表象是,丐帮是我们的靠山。”
美玉道:“我家若想有靠山,随便投靠永王寿王即可。可是我家不想再掺入官场。”李白道:“丐帮帮主华劲松确实正人君子,所以其子也应该不错。”美玉道:“好吧!赴宴。”月儿转身回咐。
麦香阁是洛阳最上等饭店之一,雄伟阔气,在阳光下瓦顶金光闪闪,尽显天朝大唐之盛世。

三日后,五月二十八。
中午,麦香阁更是酒香飘飘,笑语欢歌。
从鲤鱼山庄,同时出来三组豪华马车车队,主要目地,迷惑欲谋袭击者不知哪个是真。其中一组来到这里。美玉一身男装,晃着折扇,不但一点不象男子,却别有一番妩媚动人之处。
刚刚来到门口,迎上四名年青女子,躬身行礼道:“恭迎宗大掌柜。”美玉明白了,人家暗中在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随其而行。李白阳居正紧随其后,随时应对可能突发的惊变。
终于,来到顶二层靠北单间,门口四位大汉。唰,门开了,一年少公子正背手望着窗外,闻声唰转过身来,但见其浓眉鹰眼,高鼻阔口,浑身透出一股霸气。
他立即躬身施礼道:“小妹玉趾光临,在下三生倍感荣幸。”美玉还礼道:“能得华兄之邀,美玉受宠若惊。”
双方落坐,谈些风土人情过后,那华公子啪啪啪拍拍手,门开了,进来四位美女,每人手托金盘,慢慢将菜摆在桌上。
其中一盆香汤,一侍女慢慢掀开道:“请您受用。”李白突然浑身打个激零,这四女身上阴气怎么如此之重,她们好像不是人,是借尸还魂的尸精。正想着,突然那盆中,冒出一股青烟,满鼻的芳香。
与此同时,那女子手中多柄短刀,抬手刺向华雄,另三个女子挥刀扫向李阳二人,事发突然,距离又近。
但见华雄果然非同小可,急忙后仰,一脚蹬飞桌子,李白正好坐其对面,侧身倒下躲过一刀,桌子从身上飞过,咔嚓撞在对面墙上。
美玉闻了毒烟后,登时脑中浑浑,晃晃欲倒,忽然被人抱住,飞向窗外。那华公子见那刺客掠走美玉,也弹射出窗外,而阳居正比其早跟出一刻,身在空中,拔剑劈下,那女子实在了得,瞬间与其对斩百刀。
阳居正全力抓住美玉夺回,可因为前时球场受伤未愈,身体迟顿。嘭的一声被对方一掌击在胸口,简直如同重锤,登时呼吸困难,他猛的将美玉向上抛去,被华雄一把接住。
那女子抖手寒光一闪,短刀随美玉一齐飞到。华雄吓的大惊,这几个女子根本不是方才自己计划中人,被人家钻了空子。
只听嘡的一声,那刀被跃窗跟来的李白长剑击飞,同时他推出一掌,将华雄推到远处,落在一匹俊马之一,那马突然受惊,咆哮而去。
这就是一瞬间发生的系列变化。
李白阳居正见美玉脱险,长出一口气,因中毒烟,昏头昏脑的,急劈数剑而去。那女子们见目标跑了,也急急跃墙而去。
二人回到鲤鱼山庄,使劲用冰冷井水冲冲头,因功力深厚清醒过来。询问华雄可曾将美玉送回,众人说没有。
立即派人去丐帮询问,不久武士归来,神色紧张道:“不好了!丐帮少主一直在麦香阁等待小姐赴宴。”阳居正啊声道:“那人根本不是华雄,我们上当了!”李白吓的登时冷汗下来,浑身颤抖,飞奔而去。

美玉终于醒来了,撑娇躯坐起,口中有水与药的味道,她知道刚才被人家吃了药。
这是一间豪华的房间,清香袅袅,这是一张漂亮的象牙床,起码得值百金。
一个背影站在那里,挺胸望着窗外远方,她对这个背影已经不再陌生。他听见嘤咛声,转过身来,微笑道:“小姐,你没事了。”美玉站起,施礼道:“谢谢华公子。”“错了,不是华公子,是王公子。”美玉惊的圆睁双目,道:“你你你,你是?”“我是水月楼楼主王淮。”美玉惊的慢慢后退一下坐在床边。
王淮笑着点头道:“你坐的非常正确,今天那张床就是你我的美好回忆。”美玉道:“你想干什么?”“把雎阳第一小姐请来,还能做什么。”说着轻轻将其按倒,美玉想挣扎,因为那药,竟然毫无力气。皱眉道:“你为何不趁我昏迷时?”“试过了。那样实在没趣!我喜欢烈性的又喊又叫的,最好打我一个嘴巴的。”
这时,只听阳台一声冷笑,王淮显然对这个噪音非常不满。
他站了起来道:“什么人?”
但见三人,一妇人缟衣麻裙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手持菜刀,另二个老者一身黑衣,一眼大如铃,一眯缝如盲,二人持斧持锯。
妇人道:“王少爷,天下女人多的是,这个让给我怎么样?”“好主意,告诉我,怎么进来的?”他认为没有人,天下没人能进来这里,因为若知道保镖是谁,没人敢来,可是偏偏有人进来了。
大眼老头道:“你把这个丫头交给我!就告诉你。”“你们是什么人?”“杜战衣是我们朋友。”“噢!原来是於菟老妖门人。”
说着一脚将凳子踢去,咔嚓碎成数半,三人运足全力,劈向碎木,嘭嘭嘭,那巨大力量,将他们从阳台击到空中。刚落到天井中,立即跳出一批红衣刀客将三人围在中心。
王淮不愧为水月楼楼主,确实有两下子,他背手站在阳台,叭打个指响。众刀客一齐劈出,罡风刮面,所有角度全被封死。三人拼全力还击,数声惨叫,那刀客捂面翻滚,显然中了暗器。大眼老头双腿被削断。
那妇人一个胳膊掉了,她惊恐道:“七圣刀!”他们知道今天难以幸免了。第二轮攻击开始,那妇人这次没有使刀,而是双手急抖。
又是一片惨叫,妇人与老者被砍成数段,而刀客们又倒下六七人,他们捂脸大叫而死,片刻伤处腥臭难闻,可见其毒。
王淮闻到臭气呕了几呕,也许扫了他的兴趣,转身道:“你好好呆着。不要乱走动,否则没命。”下楼而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