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珍惜小说网]首页 

珍惜小说网
博客分类  >  文学艺术
珍惜小说网  >  《珍惜时评》
纪实小小说:师父教我做个善良人

77577

纪实小小说:师父教我做个善良人
作者:珍惜

〈 翠楼吟•幻想与现实〉

自负平生,
当织好梦,
何须踏寻千路。
招星明月来 ,
赚得了 、
金山银树 。
夸车俊马 ,
戏落雁沉鱼,
豪宅别墅。
还来点 ,
六合佳瑞 ,
五行福禄 。

妄想,
尊贵荣华,
再幸福长久,
浪得纨绔。
瞬间白头了 ,
举杯叹、
青春难驻。
交加贫病,
夜雨泪飘摇 ,
孤舟何处 ?
一腔恨 ,
万般凄惨 ,
向谁倾吐 。

玉梅说:“在大法中修炼已有二十年了。
我从小受苦受难,因父母离世的早,寄人篱下,饱尝人间的酸甜苦辣,形成了对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敢做出一点反抗,也不敢发表任何不同的意见。
但是在修炼法轮功的问题上,我却意志坚定,坚如磐石,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我的信仰。”

她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轮功修炼者,默默无闻。
在她的人生旅途中,曾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波折、风浪,在魔难与痛苦中,她用真、善、忍的标准作为行动指南,不知不觉她成了亲朋中备受敬佩的人,以致在当地很多不认识的人,都在夸赞着她,并且在酒桌上谈论着她的故事。

一、关键时刻想起师父的教导

在玉梅十四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那时哥哥、姐姐都已成家,只有她和弟弟与母亲相依为命。后来母亲也病重,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家需要照顾,没成家的她,便独自伺候母亲,直到离世。

母亲离世后,在县城工作的哥哥把她和弟弟接到家一起生活。没有亲生父母的关爱,孤儿般的日子是不好过的。
每次弟弟做了错事,玉梅担心他受气,就自己承担过来,向哥嫂承认那件事是自己做的。
在哥嫂家不能吃闲饭,白天她到建筑队打工,晚上为哥嫂一家人洗衣服等,经常忙到很晚。

玉梅的婚姻是哥嫂包办的。第一次见面后她本不愿意,可想到总住在哥嫂家给他们添麻烦,就勉强同意了。
婚后生活依然与幸福距离遥远:丈夫阿喜挣了钱从来不往家拿。为了维持家用,玉梅开了一个小服装店。到孩子六岁时,阿喜不但不管家,连人都见不着影了,根本不知他的去向。玉梅每天在店里应付着顾客,精神恍恍惚惚的。

就在她精神快崩溃时,有个朋友对她道:“你去学法轮功吧,这个功法能让人心胸开阔,遇事看得开,还教人修心向善,做一个超越好人的好人。”这样玉梅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马列共产邪教教主江泽民因为妒忌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和广大修炼者。
迫害发生后,阿喜更是变本加厉的伤害妻子:進家门就跟她吵,在外面吃喝玩乐,还和一个单身女人厮混,这下可以公开了,当着玉梅的面挎着那女人去饭店,把妻子抛在一边。
一天,玉梅绝望到极点,她想到了死……她从里到外换上全新的衣服,还去理发店烫了头发,做了漂亮的发型,准备去一死了之。
走到半路上,思绪万千,突然想起大法师父讲过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
玉梅立即明白了,自己是法轮功学员,若自杀了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马列共产邪教立即拿来大作文章:“痴迷者为升天自杀了”。自己可不能这样做,因为法轮大法是绝对禁止杀生与自杀的。

想到大法和师父,渐渐的,玉梅知道怎样处理家庭关系了,无论多苦多难,都要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再记恨丈夫;不仅不记恨,还要善待他。
玉梅说:“虽然他不断的伤害着我,我就是要对他宽容、忍让。于是我开始整理家,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还为他把生活安排的井然有序。
对待他的家人我也都按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对公婆我也做到细心照顾、体贴入微。外人都说象我这样的儿媳妇天下难寻。”

二、伺候瘫痪在床的公公

往事这里不再赘述,就讲讲玉梅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内痛失两位亲人,自己如何对待的,以及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如何悉心照顾瘫痪在床的公公。

公婆有三个孩子,大姑姐、阿喜与小弟。小叔子早年就去世了,大姑姐身体不怎么好,没有精力照顾二老。
所以在公公患病卧床的日子里,玉梅经常放下店里的生意去帮婆婆照顾公爹。
公公卧床多年,大小便失禁,照顾他的确很累人。婆婆或许因为照顾公公太累,或者天年到了,就在二零一八年九月买菜的路上突发心梗离世。

婆婆走了,照顾公公的责任全部落在玉梅的肩上。公公的脾气倔,花钱雇人来照顾他,谁来都觉的很难。
因此玉梅的店也打理不了了,只能关门回家照顾他了。因为公公排尿有障碍,要伺候他撒尿、翻身。
严重便秘时还得戴上手套帮他抠大便,卡痰时要用注射器帮他吸痰。若是被马列共产邪教无神论改造出来的人,一百人九十九个都会干这个的。
公公的下巴总掉,玉梅也学会了帮他端下巴,一勺一勺的喂水、吃饭。
公公感动的道:“你比我亲闺女都好啊!”

有时,他会象孩子一样抓住玉梅的双手道:“谢谢你!孩子啊!”玉梅道:“爸,别谢我,你谢我师父吧,我是学了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要无私无我处处考虑别人。不然,凭阿喜对我的冷酷无情,我怎么也做不到这样伺候您。我如果不是学了大法,一个月您给我一万元我也做不到这样。”
大姑姐对玉梅道:“咱爹如果不是你这么精心照顾,一定挺不到现在。”玉梅道:“这都是师父教我这么做的,孝敬老人是应该的,我若不是修炼大法,我也做不到啊!”

有一次,阿喜当着众多亲人的面,感慨的道:“我媳妇对我父母的孝顺我都做不到,我媳妇是这样的!”说着伸出大拇指。


中国被马列共产邪教霸占,用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给全民洗脑,反传统道德,说善恶有报天国地狱是迷信,人死就什么都没了,干坏事没报应。
所以党员吃喝嫖赌抽什么坏事都干,带动整个社会道德败坏。
过去骂孔子,今天扛着孔子招牌全世界招摇撞骗,表面讲孔,实则还是马列邪教那套。结果谁都看出共匪挂羊头卖狗肉的丑恶嘴脸。
阿喜在社会大染缸中的污染,坏毛病不少,抽烟、喝酒、打麻将,也有外遇,对他的父母几乎不管不问。他在外面不着家习惯了,对妻子一直也不好。因为害怕中共的迫害还反对玉梅修炼法轮功。
玉梅经常劝诫他要多孝顺二老,将来不给自己留遗憾。可他总不以为然,还说有妻子照顾老人他就放心了。

玉梅说:“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在修炼中我严格的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尽管在家中我跑前跑后操心受累,但因为修炼法轮功的缘故,我的身体一直很好,二十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常人的生命是无常而脆弱的。”

三、阿喜猝然离世

玉梅说:“修炼大法后,我最大的变化就是做事先考虑别人,对任何人都要善。包括对我冷酷无情的丈夫,虽然他一直在外边跟别的女人鬼混,也不给我钱,也不伺候他父母。”

阿喜的姘头介绍他去做卖酒的生意,这两年他大部份的时间都是呆在卖酒的门市,经常几个人凑在一起就开喝、打麻将。
马列共产邪教,说没有善恶有报那是它说的,可是天理可是威严的。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阿喜和六个人又在酒店喝酒。到下午三点多时,他说感觉头和鼻子非常难受,要去医院。酒店老板赶紧叫了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做CT、抢救。
玉梅赶到医院时,他已昏迷,确诊脑干出血十毫升,没有了生命迹象,插上了呼吸机。
晚上十点多病房主任把玉梅叫到办公室道:“病人不行了,要有思想准备。”就这样,阿喜离世了。可叹神洲大地,多少众生在马列邪教粪坑社会中醉生梦死的毁去生命。

平时,夫妻俩不怎么在一起,这下看到他躺在病床上,没有了生命迹象,玉梅哭着抓着他的手道:“你怎么对我这样啊,我对你那么容忍,什么事都让着你,你怎么这样狠心,扔下不能自理的老人和没成家的儿子自己走了……。”

安葬的第二天,玉梅在阿喜的床垫下发现了别人写给他的一张一万五千元借条。玉梅让儿子打电话去向对方要钱,人家不承认,几经周折才要了回来。还有没写借条的,就更不认账了。

玉梅说:“不管丈夫平时怎样对我,面对他的猝然离世,我还是接受不了,陷入巨大的痛苦中。
没有成家的孩子,瘫倒在床的老人,都要我一个人来面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
在火葬场,玉梅几近昏厥,儿子小杰掐其人中不断的喊着:“妈,还有我呢,你不要这样,以后我都听你的。”
弟妹道:“姐,你忘了你是干啥的了吗?你不是有大法信仰吗?你不是有高人指点吗?”亲人们称李师父为高人。

玉梅理智坚强起来了:是啊,我有信仰,我有师父有大法,我需要节哀,我也不能只顾自己痛苦而忽视自己做儿媳、做母亲的责任,我也需要给儿子树立一个坚强的榜样。
擦着眼泪,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却摆到自己的面前。

四、不追责 不索赔

当时,阿喜的呕吐物里有血并含有大量的酒精,医生问:“要不要保存呕吐物作为追究责任的证据?”
哥哥与其他亲朋好友也都跟玉梅商量:要不要追究一起喝酒的那几个朋友以及那个卖酒门市的责任?
在当时,近期当地发生了两起在酒桌上意外伤亡的事件,死者家属都是得到了巨额赔偿。
善良的玉梅实在不愿给别人带来麻烦与伤害。自然的脱口而出道:“人都这样了,追啥责任?”
并对儿子道:“你的事业刚刚开始,我们要活的坦荡和有尊严啊。赔给百八十万能花一辈子吗?别人赔出这些钱,别人又怎么活?”
玉梅回首往事:“尽管我儿子正面临结婚买房,我需要钱,但我不能缺那个德,做出损人利己的事。我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做事要考虑别人,我一定听师父的话。”

话说到这份,小杰道:“妈,我听你的。”兄弟姐妹也都尊重玉梅的意见,谁也没有再逼她去追责,而且非常的叹服玉梅的为人,说信仰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
大哥说她有高人指导,嫂子说她自己也开始天天念佛,也是在修炼。
大哥道:“你看看玉梅修的,那才是正法正道,总考虑别人。”

当初,在马列邪教新闻谎言的毒害下,娘家、婆家的人都反对玉梅修炼大法,如今,他们却从心里佩服,尤其对阿喜意外病亡这个事件的处理上,更令他们对大法、对大法弟子刮目相看。

玉梅说:“我之所以做到能为别人着想,就是因为大法在我心中已扎下了根。大法师父教导弟子们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我听师父的话,虽然大难临头,我不索赔不讹人。”

在处理阿喜后事的前七天,大姑姐帮助照顾老公公。朋友看到玉梅承受了这么大的精神打击,看其心力交瘁,消瘦了很多,就劝:“暂时不要伺候你老公公了,你调整一个月再说吧。让他亲姑娘侍候呗!他们家怎么对你好了。”

可是玉梅想着大姑姐身体不好,她要再累坏咋办呢?她的家不也完了。所以在丈夫离世七天以后,急忙赶去伺候瘫痪在床的公公了。
不明就里的公公,难受时依然对玉梅吹胡子瞪眼耍脾气,玉梅的眼泪涌上来又憋回去。
玉梅暂时还不能告诉他,他的儿子已不在世了。依然照常平静的做着往日的一切。心烦时,就用师父的法理教诲告诫自己,一定要做好,一定要努力用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自己。

有一天,朋友告诉道:“在酒桌上听人议论:前段时间喝酒出意外的那个人的妻子是炼法轮功的,人可好了,没有要任何赔偿,而且她丈夫在外面不着家,喝大酒走了,她还那么任劳任怨的伺候着她的老公公……。天下还有这样的好人!”

玉梅听了眼泪上涌,由衷的感谢师父教自己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善良可以打动人心、正人心,善良也可以为自己疗伤。阿喜的百天祭日已过,她心中的剧痛也渐渐平复。

大姑姐从玉梅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也走入大法修炼了;公公天天念“法轮大法好”,身体有了一些恢复。
身边认识玉梅的人,了解她的身世和经历的人,没有不敬佩法轮大法的,都说:“法轮大法好!”

注:本文根据《明慧网》真实修炼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编而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